|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十四章 最大赢家
  半个时辰不到,师叔侄两个赶到了绝魔山脉。

  “绝魔山脉里不但设有绝魔阵,而且还有绝灵阵。自上古以后,我们炎华界的灵气越来越稀薄,所以,为了防止修真界里的灵气外泄,数万年前,那几位道君还在绝魔山脉里设下了绝灵大阵。过了这么多年,绝灵大阵的微力也减弱不少,是以,这几千年来,凡人界才有了一点稀薄的灵气。而以前,凡人界是完全没有灵气的。”张师叔一边在山脚降下飞剑,一边解说道,“经过山脉时,我们体内的灵力将会被阵法压制,十之去七,仅余三成。以我现在的修为还没法带你飞越过去。”

  沐晚闻言,仰头看着眼前巍峨的青山,心里顿生敬畏之心:“师叔,我们只要翻过这座山,就横穿过了绝魔山脉吗?”

  张师叔轻笑:“哪有这么简单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眼前这座山其有七个山头。你看到的这个山头还不算是最高的。最高的山头从这边数过去是第三个山头,足足比这个山头高了近一倍。”

  沐晚吐了吐舌头,暗道:怪不得师叔说他飞不过去呢。

  张师叔找了块平坦的大青石,盘腿坐下:“山里头常有各种妖兽出没。不过,数万年来,绝魔山脉里的妖兽和修真界相处还算融洽。我们所经之地,全是双方默认的安全地带。只要不是碰上兽潮,妖兽通常不会主动袭击安全地带里的修士。安全起见,我们先休整半个时辰再进山。”

  “妖兽?是蓝色巨蚁那样的吗?”沐晚很是好奇。到目前为止,她还只知道这一种妖兽。就是蓝色巨蚁,澳门赌博网站:她也没见活物,只是在坊市里见过它们的尸身。

  张师叔摆手,一脸的不屑:“蓝色巨蚁之中,以蚁后的品阶最高,也不过四阶罢了,实力仅相当于筑基前期的修士。在绝魔山脉里,据说曾有人看到过十阶大妖兽,那是才是真正厉害的存在。”

  妖兽和灵宠在修为境界上的划分好象完全不一样哦。沐晚现在跟张师叔已经混得很熟了,是以,不懂就问道:“师叔,妖兽是怎么划分境界阶层的?”

  张师叔不禁又微微有些脸红关于妖兽,之前,他好象就只在讲灵宠的时候,附带着点了一两句……惭愧呀,貌似当初他并不是很尽心。

  好吧,现在补课。

  清了清嗓子,他认真的讲解起来:

  对于妖族来说,血统越高贵,越纯粹,那么,资质就越好。是以,根据血统的高低与纯粹性,妖族可分为三大类别,分别是神兽灵兽和妖兽。其中,神兽是妖族之中血统最高贵最纯粹的。它们的天寿最长,修炼资质也最为出众;灵兽次之,妖兽最差。

  自上古以后,神兽在炎华界早已绝迹。现在若是还有神兽存在,也许仅存于上界之中。所以,不提也罢。

  灵兽,炎华界里还是有的,不过,大多是些血统较低的种族。真正的高血统灵兽也少得可怜。偶有高阶灵兽问世的消息,修士们往往趋之若鹜,拼得头破血流因为前面已经着重介绍过,所以,张师叔只是几句话带过。

  重点是妖兽。

  妖兽的资质远不如灵兽,能修炼到凝丹大圆满,已经是顶了天去了。并且,它们的天寿也远远不及灵兽。所以,在上古以前,妖族便将妖兽划为低等族群,耻与它们相提并论,特意单独为它们设定了另外一套境界标准共分为十一阶,最低阶层是白阶,其次是一阶,二阶……最高的是十阶。

  和神兽灵兽不同,妖兽在刚出生之时,和凡兽一样,也是灵智未开的。但是,比凡兽强的是,他们自出生之时起,或多或少的带有灵兽传承的残缺记忆。因此,刚出生的幼兽都有修炼的本能。待灵智开启,幼兽便具有了白阶修为,这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妖兽。白阶一到三阶四到六阶七到九阶十阶分别对应灵兽的先天化身筑基凝丹期和凝丹大圆满。

  妖兽是天生的战兽,并且,越是高阶的妖兽,战力越是呈几何数字增加,连同阶的灵兽都望尘莫及。它们在人类修士面前,更是越强悍的存在。比如说,一阶的寻常妖兽,一般的炼气后期的人类修士尚可与之一对一的对抗,而十阶大妖却能秒杀元婴上人,非化虚真君以上莫能敌也。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除非发生血脉变异,否则妖兽的修为境界将止步于十阶。理论上,妖兽或灵兽都可以通过血脉提纯,产生变异,从而进阶成更高血统的妖族,但机率低得可怜妖兽进阶成灵兽,机率是百万分之一;而灵兽进阶成神兽,机率则是千万分之一。

  张师叔叹了一口气:“所以,修士最多会收它们作奴兽。没人会跟一只妖兽订下本命契约。”

  沐晚闻言,惊得一双眼睛浑圆,禁不住问道:“师叔,那凡兽可以进阶成妖兽或灵兽吗?”修真界的所谓“兽”与凡人界不同,包括了草木植物在内。所以,香香就是从凡兽直接进阶成灵兽的特例。

  果然,张师叔点头说道:“凡兽是可以进阶成妖兽的。途径也是血脉提纯。机率大概是万分之一吧。”

  万分之一乘以百万分之一……香香好幸运哦。沐晚猛然想起香香在变异中具有了“域”的本能属性,据她自己的本源灵识说,只有亿分之一的机率……我滴个娘哩,香香才是天道亲生的……呃,不对,应该是天道亲手种下的作为一只修真界里的小蝼蚁,她真心不敢给天道乱添绯闻,好不好。

  某人心里痒痒的,实在忍不住,问道:“师叔,化身和化形有什么不同呀?”

  之前,关于灵宠的修为境界,张师叔讲得很粗陋,等于只是扔给她几个名词。她一直以为化形才是变化成人形。

  可是,香香才仅仅是化身修为,就已经能化成人形。

  她很是疑惑,也曾问过香香。可是,香香现阶段得到的传承有限得很,也说不出个名堂来。

  她老早就想问张师叔了,一直找不到机会而已。

  张师叔略加思索,答道:“我之前在内门的藏经阁里看过一份关于灵兽的资料,里头刚好有提到这个。”心里捏了一把冷汗:小家伙问的问题太难了。

  若不是他筑基之后,一心想收个厉害的灵宠,费尽心思去收集相关资料,这样的问题,才能勉强一答。若是换作其他的筑基修士,十有**是答不上来。

  所谓化身,是指灵兽的灵识可以在一定距离内,暂时脱离本体,化成人形,亦称为小化形。

  妖兽是没有化身一说的。待修到七阶以上,妖兽可以用一些障眼法之类的法术,幻化出人形。但是,那都是些不入流的小法术,连筑基期以上的修士都唬不住。

  至于化形,则是指灵兽的本体化成人形。这对于灵兽来讲,是质的飞跃。而妖兽永远都达不到这种境界。

  另外,灵兽化身时,它化出来的人形或多或少都会保留一些灵兽的特征。比如说,象飞禽走兽之类的,往往会留有兽耳,脸上带毛,有尾巴,身披鳞甲等等;草木灵族一类的,则头上挂藤,面上布满花草状纹身,或者全身的肌肤呈树皮状,甚至于有的根本就没有腿。

  一般来讲,只有灵兽的血统越高贵,最纯粹,化出的人形,才越和人类相象,所留的原族特征也越少。据说,化身时,基本上不带原族特征的灵兽,极有可能进化成神兽。

  另外,除非是刻意为之,否则,灵兽化形之后的形象,与之前化身时的形象,是一致的。

  “资料上讲的只有这么多。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灵宠,所以,也知之不多。”

  沐晚使劲的咽了咽口水。

  香香,你听到了吗?你将来极有可能成为神兽哦她暗中用神识呼唤道。

  可是,香香仍然处于失联中。

  听了张师叔的解说之后,沐晚完全放心了香香是天道的宠儿,有天道罩着,她肯定不会有事的。

  某人越想越高兴,竟然嘿嘿笑出声来。

  张师叔抚额,满头黑线:小家伙该不是又在做收灵宠的美梦了吧?

  半个时辰后,张师叔起身:“走罢。”

  这回,他没有径直往前冲,而是手握七宝折扇,不紧不慢的向山口走去。

  沐晚跟在后头,表示好奇怪。

  很快,她就明白了半刻钟后,师叔侄俩刚靠进山口,从里头就冲出一队人马,挡住他们的去路。

  又是一行七人。散修联盟的?沐晚已经习惯看不穿对方的修为了,冷着一张小脸,全身戒备,站在张师叔身后。

  果不其然,当中的那个红脸大汉看上去是这一队的头领。他冲张师叔抱拳打招呼:“道友,我等是联盟巡逻队,在此查案。”

  张师叔抱拳回礼,笑道:“好说。”心中暗惊才三年而已,散修联盟的势力范围又扩张了

  红脸大汉侧过头,看向他身后的沐晚,轻“咦”一声,假惺惺的赞道:“不错,才六岁的骨龄,便有炼气三层的修为了。道友的这位子侄可谓天纵之才哇。”

  哼,只怕姐才是尔等重点搜查的目标。既然对面七个人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沐晚也不好再当隐形人。她上前一小步,站在张师叔身后侧,正儿八经的行了一个道礼,朗声说道:“小子见过几位前辈。”

  礼数周全,且不卑不亢,好风采张师叔呵呵一笑,谦虚道:“区区伪灵根,不足挂齿。”伪灵根就是五灵根别称。因为五灵根过于斑杂,通常连筑基都做不到,在修真界是聊胜于无的存在。

  小头领显然不相信灵根在修士体内有一个产生生长的过程。两岁之时,灵根初成。但六岁以前,灵根不稳,极易受到伤害。是以,通常修士都是要等到六岁才测试灵根,然后才正式开始修行。不同的资质,修炼的速度也各不同。最快的是风雷冰等三种变异灵根幼童。他们大约只需半年的时间就能进级到炼气中期。其次是单灵根幼童,半年之内可达炼气三层。

  眼前这个小童顶多修炼了半年,却已是炼气三层的修为,摆明了就是单灵根嘛

  其余六人看着沐晚,也只差没有在脸上明晃晃的写着“我不信”三个大字了。

  张师叔似乎很为难,握拳掩嘴,飞快的说道:“她曾灵气灌顶过。”

  对面七人齐刷刷的倒吸一口冷气。还有人禁不住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给伪灵根灌顶?”

  若是给变异灵根的天之骄子灵气灌顶,足以将其修为越阶,从先天期直接筑基。

  换做是单灵根的天才们,虽然不能令之直接筑基,但修为也能妥妥的提升到炼气十层。

  如果是伪灵根的废材……呵呵,以前还真没听说过。原来是提升到炼气三层

  小头领扫过张师叔的袖口,满脸的艳羡:“小友好运道,有一位慈爱的尊长。”

  反正他是真信了。越是高阶的修士,子嗣越是艰难。类似这种疯狂的举动,在修真世家里是极有可能发生的。

  况且,他一筑基中期的小散修有什么本钱去质疑朔风谷张家的金丹长老?他刚刚才从卿长老那儿得了个大教训来着。

  “那倒是的。”张师叔一点儿也不觉得心虚,认下了。

  信归信,但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小头领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只海碗粗的灰色石盘,对张师叔笑道:“张道友,联盟之令,凡炼气期修士要测过灵根才可进山。我等也是例是公事。”

  张师叔凝神细看,见是一块最普通不过的测灵盘,这才侧身对沐晚说道:“你上来,随便将一只手掌平放在测灵盘上。”

  “是。”沐晚走上前,坦荡荡的伸出右手放上去。

  掌心微凉。

  测灵盘猛然变亮。它的颜色急剧变化,以沐晚的手掌所在的位置开始,灰色迅速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五条彩色的光带。红黄金绿蓝,五种颜色全齐活了。不过,这些彩带只是一闪便逝。转眼,测灵盘又变回灰色。

  “可以了。”小头领收了测灵盘,冲张师叔抱拳,“多有得罪。”

  他后面的六人皆闪到一旁,让出道来。

  张师叔抱拳回礼,带着沐晚扬长而去。

  分界线

  某峰谢过书友shannee赠送的平安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