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十三章 除非你亲爹是天道
  散修联盟一行七人抱了抱拳,嘻笑着道了声“得罪”,便呼啦收拢,汇成一队,往前面寻找下一个目标去了。

  张师叔不屑的轻哼,不紧不慢的继续逛着。

  沐晚却完全没了先前的兴致,面上不显,她心浮气躁的跟在后面东窗事发这队人摆明了就是来找他们两个的。只是,不知道他们怎么就认定了她是单灵根的?

  难道是因为灵气分离了的缘故……

  前面,张师叔轻咳了一声。

  沐晚回过神来,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刚刚走神了,不知不觉中灵符区已经逛完。他们现在站在炼材区。

  张师叔立住,转身对她笑道:“用点心,指不定里头有你的机缘呢。”

  炼材区里的东西千奇百怪,出宝概率最大,向来是坊市里人气最旺之所。

  “是”沐晚定了定神,仰起小脸,笑得阳光灿烂。既来之,则安之。况且,既然散修联盟已经找过来了,她若自乱了阵脚,岂不是等于给自己贴了张“此人大有疑嫌”的标签?

  呵呵,他们认定的是单灵根姐是货真价实的五灵根,慌什么

  好定力张师叔“啪”的打开七宝折扇,赞许的点头轻笑。

  和先前一样,他一边逛,一边轻声细语的指点一二。根据他的指点,沐晚很快明白过来:这一带资源贫瘠,所出唯有巨阵里的蓝色巨蚁。所以,坊市里出售的炼材差不多都和巨蚁相关,蚂蚁腿,蚂蚁妖晶……其中,卖的最贵的是巨蚁全尸,其次是巨蚁下颚。它们是炼制法器的好材料。

  沐晚已经有了青锋剑。手握青锋剑,让她生出“一剑在手,天下我有”的豪情。是以,对这些完全无爱。

  张师叔倒是在一个专卖巨蚁下颚的摊位前打住。

  摊主是个膀大腰圆的青年汉子。他木着脸,澳门赌博网站:一声不吭的盘腿坐在摊位后面。在他的脚边立着一块尺来长的黑色小木牌,上面写着白色的一行字:两阶巨蚁下颚,十块灵石三只,不议价。

  “唔,价钱公道。”张师叔撩起袍角,兴致勃勃的蹲下来,“带点土特产回去,以后好当伴手礼送人。”

  沐晚挑了挑眉:修真界也讲究这些人情往来?。

  这里的摊主大多摆着一张“爱买不买”的冷面孔,也令她的购买**大打折扣。唔,论做买卖,修士们骑马也赶不上凡人界里的商贩们。

  除了蚂蚁,还是只有蚂蚁……目光一转,她垂手侍立在一旁,百无聊赖的扫向下一个摊位。

  那里也是卖的蚂蚁。摊主也太不讲究了,所有东西都没头绪的乱堆在一起……咦,等下,什么东西

  在一堆乱七八糟的蚂蚁部件里,她总算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那是一些黑色疙瘩,形状各异,大的和成年男子的拳头差不多,小的比鸡蛋大不了多少。

  她悄悄用手指捅了捅张师叔的肩膀。

  张师叔回过头来。

  她呶嘴:“师叔,那些是什么?”

  后者张眼望去,飞快的扫了一眼,不以为然的说道:“玄铁矿石。千斤玄铁矿石里可提炼出一两铁精。”

  铁精可以炼制飞剑哦……沐晚有些心动,大眼睛亮闪闪的。

  张师叔见了,笑道:“这东西常见得很。不过,真到用时,也不是三两千斤就能解决问题的。你若是有地方堆放,价钱合适的话,可以考虑攒一些。”

  “嗯”沐晚高兴的走了过去,蹲下来,拿起一块中等大小的矿石掂了掂。唔,比凡铁要沉手得多。这一块差不多跟她的拳头一般大,却差不多有十来斤重。

  摊主不在。摊位上也没有标明价格。

  沐晚拿着玄铁石,茫然的伸长脖子四下里张望,喃喃自语:“咦,人呢?去哪里了?”

  这时,膀大腰圆的青年汉子抬起眼皮子,终于吭声了:“摊主有事,暂且不在,不议价。总共有两份半,全买的话,五块灵石。单买的话,一份,三块灵石。”

  “一份?”沐晚听不懂,不解的看向张师叔。

  张师叔的脸微红。好吧,这也是修真常识,他以前又说漏了。和炼丹一样,炼器师通常也不是以“份”来报炼材的。不同的材料,一份的重量不同。比如说,象玄铁矿石这种用量大的,通常都是两百斤一份。而有的炼材,象千年石乳,一份却只有一滴。

  握拳轻咳,他飞快的解说道:“一份是两百斤。”

  沐晚当即全包了,掏出五块灵石,递给青年汉子。

  “自己捡。”青年汉子又木着脸,抱着膀子坐在那儿,跟庙里的菩萨一样,一动也不动。

  什么态度……呃,看不穿那汉子的修为……沐晚牙疼,认命的蹲在摊边,埋头分拣矿石。

  好在这玩意儿沉手得很,目测一下,两份半还不到四十块。拣出来后,她也不敢直接放空间里,而是装模作样的扔进储物袋里。不一会儿,腰间的储物袋就象灌了水的水囊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

  眼见着玄铁矿石都被清理出来了。沐晚最后又扫了一眼。结果,居然真让她发现了“漏网之鱼”好几只毛绒绒的蚂蚁腿下“藏”着一块小矿石。它才鸽子蛋大小,很不显眼。

  这也是付过钱了的,都是姐的

  她探过身子,伸手去抠小矿石。

  张师叔见了,不禁摇头轻笑。

  结果,沐晚一碰到那块小矿石,指尖好象被什么刺了一下。心中一惊,她“嗖”的收回手,慌忙定睛查看手指。

  指尖不红不肿,好好的

  张师叔和那青年汉子都扭头看了过来。

  沐晚强装镇定,嘻笑道:“巨蚁腿上有刺……”

  “小心点。”张师叔已经出十来只巨蚁下颚。他扭回头,对青年汉子说道,“就这些。”

  青年汉子瞥了一眼那块小矿石,没看出什么异常,于是,收回目光,仍然是木着脸,说道:“承惠,三十四块灵石。”

  木牌上写明了不议价的,再者,张师叔也懒得跟他为了一块灵石多费唇舌。他撂下灵石,收好东西,起身。

  那边,沐晚已经半趴在地上,将小矿石“抠”了出来她刚刚又试过了。小矿石明明是圆溜溜的一块,但是手感却凌厉得很。

  也许真的捡到宝了

  心中一喜,她明面上装出恼火的样子,暗地里却陪着十二万分的小心,在指尖快要碰到小矿石的那一刹那,心念一动,飞也似的将之收进了空间里。

  整个过程快如闪电。在外人看来,她只是“气急败坏”的将小矿石扔进了储物袋里。

  拍拍手,她爬了起来。

  这时,空间里突然猛的震动了一下。震感很强烈,整个丹田都跟着微微颤了颤。

  脑袋里又是一阵嗡嗡作响,沐晚闷哼一声,两眼直冒金星,险些背过气去。

  张师叔上前一把扶住她:“怎么了?”

  好在整个过程非常短暂,不到半息。深吸一口气,沐晚缓过劲来,脑门上冒出黄豆大的冷汗,弱弱的应道:“刚刚头发晕,可能是蹲得太久了。”

  这是什么鬼毛病?张师叔难以置信的当即伸出二指,替她把脉。过了一会儿,他收回手,轻声训道:“神识还有些不稳。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看”

  青年汉子闻言,脸上现出了然的神情,居然开了金口:“小东西,你是看了门口那座石屏上的字吧?”

  “嗯。”沐晚没精打彩的垂下头,掩去眼底的焦虑肯定是那块小矿石有问题。空间联系不上了

  在空间震动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暗中用神识去查看情况。结果,她头次跟空间失联了

  当时,吓得她只差没有两眼一翻,当场昏死过去。

  稍微一回神,她再次联系了空间。

  还是联系不上

  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她又用神识联系香香。

  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香香也联系不上

  香香是她的本命灵宠,非一般情况,怎么可能失联

  那块小矿石到底是什么东西?

  空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香香还在里面

  怎么办

  后背上冷汗涔涔,心里好慌,沐晚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面上却不敢表露半分。

  张师叔见她脸色不是很好,抬头看了看天色,也无心再逛,用扇子敲着手心:“没什么好逛的,回去了。”

  “是。”沐晚抬起头来,勉强的挤出几分笑容。

  出了坊市,张师叔并没有急着取出飞剑,而是不紧不慢的走了一两里远,才带着沐晚御剑飞行。

  “小晚,今天晚上可能要在绝魔山脉里歇脚。你现在不如打坐,好好的养养神。”

  “是。”沐晚随即盘腿坐下。她身量小得很。在两尺宽的剑面上打坐,地方宽裕得很。

  可是,这会儿,她哪有心思打坐?忍不住又暗中联系了一次香香。

  依然联系不上。

  不过,此时,沐晚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

  她想得很清楚:

  首先,她现在能说会跳,跟没事人儿一样,说明香香现在也安然无恙因为她们俩等于是共用一条命的。要是香香那边出了什么事,她恐怕也不能好活。

  其次,她已经检查过了。空间虽然处于失联中,但是,丹田里的碧玉珠子犹在,无伤无损,好得很。

  最主要的是,她隐隐感觉到这回可能真的是撞上大运,捡到了宝因为她刚刚在查看碧玉珠子的时候,猛然发现丹田居然变大了五分之一

  就冲这一点,她敢押上全部的灵石,赌那块小矿石肯定是好宝贝

  它会是什么宝贝呢?

  左思右想之后,她实在忍不住,睁开眼睛,问道:“师叔,玄铁矿石主要有什么用途?”

  张师叔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脸色如常,淡淡一笑:“铁矿石总共分为四种,分别是赤铁矿云铁矿磷铁矿和玄铁矿。在我们东华洲,最常见的是赤铁矿,其次是云铁矿。玄铁矿储量最少。是以,四种铁矿石之中,它的价格最高。四种铁矿石都可以用来提炼铁精,打造法宝。不过,它们的性能稍有不同,所以,每一种铁矿石的用途又有不同。比如说,玄铁矿是四种铁矿石里最坚硬,最重的,而云铁矿则是最锋利的,打制刀剑之类的法宝,就离不开这两样……唔,你不学炼器的话,这方面只需略微了解一下就可以了。”

  好吧,他这个师叔严重偏科,对于炼器一道,也知之甚少。

  大眼睛忽闪忽闪,沐晚仰着头,又问道:“师叔,除了铁精,铁矿石里还含有其它的东西吗?”

  张师叔哈哈大笑道:“小晚,你该不是想着捡漏,想疯魔了吧?”

  沐晚不解的看着他的背影。

  感觉到她的目光之执着,张师叔不由回过头来。看到她那一双清澈的黑眸,他叹了一口气,正色道:“据说,所有的铁矿石都是自同一块金灵晶经历上亿年的岁月衍生出来的。所以,理论上,在每一条矿脉里都应该会含有一块金灵晶。只不过,自炎华界有史以来,不知挖净了多少铁矿脉,却没有人声称挖出过金灵晶。东华洲现存的资料里,也只有我们的祖师爷曾在手札里语焉不详的留了一句大憾事,与金灵晶失之交臂。由此可见,金灵晶确实是存在的。”

  小心肝突然“怦怦”的狂跳,沐晚尽量平静的追问道:“所以,没人知道金灵晶长什么样儿,对吧?”

  张师叔摇头,轻笑:“不对,祖师爷肯定知道。”

  他老人家早就飞升了,好不好沐晚心花怒放,脸上的兴奋之情,压都压不下哈哈哈,姐十有**是搞到了一颗金灵晶

  而在张师叔看来,她现在这副德性,跟咬到骨头的小狗相比,就只差在屁股后面没长尾巴了

  小家伙,你还真敢想

  他顿时忍不住想逗她一逗:“你想从两份半玄铁矿石里求得一颗金灵晶,除非……”

  沐晚一听,眼睛“噌”的变得雪亮,迫不及待的问道:“除非什么?”原来真的是极有可能

  “除非什么”张师叔“咚”的赏了她一记火辣辣的毛栗子,“除非你亲爹是天道”

  沐晚此刻心情大好,抱着头,故意犟着脖子回了一句:“师叔,弟子的亲爹是沐叔俊”

  “所以呢,大白天的,你就别做美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