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十二章 边境坊市
  沐晚心中一凛。虽然从未听说过子母袋为何物,澳门赌博网站:但是,在此之前,她在《阵法初成》里学过子母阵。

  子母阵,不是具体的某种阵法。它是一组阵,每个阵之间,彼此之间能够互相感应。

  具体来说,就是同时排列至少两个阵,将其中一个设为母阵,其余的则是子阵。当母阵被激发时,所有的子阵都会同时被激发。反过来,若是其中任何一个子阵被激发,母阵也会同时被激发。但是,其余的子阵不会被激发。

  想必,“子母袋”也差不多吧。

  接下来,张师叔一边御剑飞向绝魔山脉,一边跟她详细的解释了“子母袋”。

  和她想象的差不多。子母袋是两个在一定范围以内,能彼此能互相感应位置的储物袋。储物袋的品阶越高,感应范围就越广。象她手中的这一个,是中品的母袋,与子袋在方圆千余里内都能彼此感应。

  我滴个娘哩沐晚闻言,紧张的转身朝后面望去。

  张师叔也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龙眉微皱:“子母袋只能彼此感应方位,并不能传讯。再加之,当时是半夜,大胡子的同伙未必立时就发觉他出事了。还有,大胡子是散修,也有可能并没有其他同伙。他只是将子袋是收在洞府里……所以,过了这么久,也一直不见有人追过来。我刚刚在上面打了道隔离符。至少在七十二个时辰以内,子母袋之间不能彼此感应。只是,这里还属于散修联盟的势力范围,我们谨慎些,总归是没错的。”

  沐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也许还有一种可能。之前,她一直将母袋放在空间里。而香香的存在,使得空间也具有隔离符一般的作用。是以,子袋那边才一直感应不到他们的方位。

  想到这里,她很是后怕的又回头远眺。

  大约飞行了一刻多钟,后头都不见有人追来,沐晚这才真正放下心来。

  事实上,她所料不差在他们匆匆离开后不到一个时辰,一位散修联盟的金丹长老便亲自率领两支巡逻小队赶到了。

  他们翻遍山头的每一寸土地。然而,一无所获。

  最终,金丹长老在那堆红褐色的碎石堆前站定,随手捡起一块来,放在鼻子底下,深吸一口气,使劲闻了闻。

  他合上双眼,过了一会儿,不紧不慢的说道:“五种精纯的灵气同时击中是五个炼气期的单灵根修士。五人之中,以木灵根的那个修为最高,不超过炼气六层。金灵根的最差,仅有炼气三层的修为。”

  一位巡逻小队长麻着胆子抱拳,在他身后小声禀报道:“禀卿长老,之前的现场和这里,小的等都只找到一大一小两样脚印。”好吧,其实他最想问的是:单灵根弟子是随处可见的大白菜吗?哪个修真世家或大宗门能有这样的手笔,舍得同时派五个低阶的单灵根弟子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历练?并且,全程还只有一名筑基中期的长辈陪同?这样的推断,根本就不合理嘛

  金丹长老“叭”的扔掉手中的碎石块,并没有回过头去,而是昂首远眺绝魔山脉,冷哼:“抹去几只脚印,很难做到吗?”

  金丹期的威压呈实质当头压了下来。

  小队长的脸色顿时白得跟张纸一样。喉头涌上一道腥甜,一条红艳的血线顺着一边嘴角淌了出来。他不敢伸手去擦拭,唯有勾头弯腰,飞快的应道:“不,不难,不难。”

  片刻之间,他的后背尽湿。

  金丹长老收回威压,发布命令:“一队去绝魔山脉的入口,一队去坊市。但凡看到单灵根的低中阶炼气期修士,便给本尊抓回来。本尊要亲自审问。”说罢,他一甩袍袖,架着一朵祥云状的飞行法宝,朝巨阵那边飞去。

  “是。”两队人马都不敢乱动。一个个的立在原地,勾着头,抱拳齐声说道,“恭送长老。”

  而张逸尘师叔侄俩差不多用了一个时辰才找到了坊市。

  坊市里不能飞行。张师叔在离坊市半里远的地方降下了飞剑。

  说是坊市,其实就是一处山谷。在入谷处连个标识的木牌都没有。只有两个彪形大汉身着青色短打衣衫,跟门神似的,手执红缨长枪,一左一右的站在一丈来宽的谷口。

  在他们之前,有两个人先行入谷。在进去之前,两人都主动递给大汉两块灵石。

  沐晚看不出俩大汉的修为,暗中扯了扯张师叔的袍角:“师叔,他们俩很厉害吗?”

  张师叔摇头,轻声答道:“两人都只是筑基初期的修为。据说,这个坊市的主人是位元后上人。”

  元婴后期传说中的修真大能哟。沐晚飞快的吐了吐舌头。

  待走到谷口,张师叔主动交纳了四块灵石。

  右边的那名大汉先是上下看了他好几眼,又看了看他身后的沐晚,问道:“宗门弟子?”

  张师叔没有言语,只是右手轻抬,现出一角袍袖,上面用银线绣着一个半寸见方的“张”字。

  大汉了然:“朔月谷张氏”

  张师叔冲他抱拳一笑,径直走进谷里。

  师叔籍贯朔风谷?他出自修真世家?沐晚跟在后头,面上不显,心里却忍不住也八卦了一把。

  谷口的后面是一道三丈来高,仅宽丈许的青石隧道。越往里走,隧道越窄,光线渐暗。待走了不到两丈远,脚下的路已陡然收窄到仅能两人并排而行。这时,亮晃晃的洞口就在眼前。

  正对着洞口,立着一道气势磅礴的天然青石屏。上面刻着两行脸盆大的血红大字:禁飞行;禁打斗。

  “不要看”张师叔闪身拦在前面,急声示警。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沐晚才瞅了一眼,连上面是字还是图都没看清。只听到头脑里就“嗡”的一声象是炸开了,紧接着,天在转,地也在转,眼前金光灿烂,现出一大串星星。

  两边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她“哎呀”一声,本能的用手压住。整个人站立不稳,摇摇欲坠。

  张师叔赶紧一把将人扶住,轻声说道:“打坐,运功”

  沐晚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睛,扶着他的手就地盘腿而坐,催动功法。一个周天之后,症状消除。

  不敢再往石屏那边瞅,她垂眸眼观鼻,鼻观心,不解的问道:“师叔,上面是不是使了什么厉害的法术?”

  张师叔轻笑:“什么法术也没有。据说是那位元后上人题了几个字在上面。”

  “啊?”沐晚愕然,暗道:什么字这么厉害?是咒语吗?

  “元后上人的亲笔字,连我也不敢冒然去看,怕被字里行间的煞气伤了神识。”张师叔用折扇轻轻敲了敲她的头,笑骂道,“也好,让你吃个亏,长点记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瞪着眼睛乱看”

  原来如此。沐晚不由头皮发麻,一双小手悄然紧握成拳:总有一天,姐要比元后上人还威风

  绕过巨大的青石屏,象是掉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喧闹的声音扑面而来。

  当中是一条两丈宽的青石道。两旁是一水的地摊。地摊后面是商铺。

  坊市里,商贾如云,人来人往。

  如果不去看那些摊位前立着的“丹”“符”等各色小旗,这里和三水镇的城南集并无两样。

  张师叔用折扇轻敲手心,举目四望:“先去地摊上面看看。”

  沐晚也是这么想的。前面,师叔已经介绍过了。公共坊市里的商铺,绝大多数都是各宗门或修真家族开的。里头的东西中规中矩,到处都差不多。而地摊则是散客们临时摆的。所卖的东西就很挑战人的运气和眼光了。说不定,他们这次真的能淘到什么宝贝呢。

  一想到这里,她便心里发烫,跃跃欲试。

  和所有来碰运气的修士一样,两人也是沿着青石道,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逛着。

  排在前面的是法宝摊。充斥其中的以下品法器居多。偶尔出现一两件灵器之类的法宝,还是半残品。

  先前通过虬髯修士的收藏开了眼,沐晚根本就提不起兴趣。

  然后是丹药区。这一片明显就人气旺了许多。既有卖丹的,卖灵药的,也有以丹换丹的,还有出售丹方的。

  但凡碰到灵药,张师叔都会轻声介绍一番。于是,丹药区逛完了,沐晚也认识了近百来种灵药。不过,都是些最常见的低阶灵药。

  “贵得要死。”他如是点评道。

  沐晚立马就没了兴趣。

  再往前走,便是灵符区。

  这时,法宝区那边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吵闹声。

  “我不是单灵根真不是……求求你,不要砸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稚嫩的求饶声吸引了过去。

  张师叔皱了皱眉头,也转身循声望去。

  沐晚太矮了,什么也看不到。要是在凡人界,她还可以放出神识查探。可是,这里是修真界呢,以她的修为还是莫轻用神识的好。

  “看什么看联盟办案,有什么好看的”人群里有人恶狠狠的吼着。

  于是,刚刚拢来的人群便一轰而散。

  是散修联盟的人办案?沐晚听得分明,暗中拉了拉师叔的袖角。

  张师叔垂眸看了她一眼,神色自若的笑道:“走,接着逛。”

  眼下也只能如此。不然,一听说是联盟办案,便露出异形异色,和不打自招有什么两样?沐晚和先前一样,抿着小嘴,一声不吭的跟在师叔后头。

  “师叔,那个是敛息符吧?”很快,她就在前面的一个摊位上发现了感兴趣的东西,再一次悄悄扯师叔的袖子。

  张师叔看了一眼:“中阶敛息符。想买?”

  沐晚点头。

  张师叔便带着她踱了过去。

  摊主是位瘦骨伶仃的半百老头。沐晚看不出他的修为。

  见有生意上门,老人睁开眼睛,用浑浊的老眼上下打量着他们俩,嘶声问道:“想买什么?”

  “敛息符。”

  老头微微合上双眼:“中阶的,两块灵石一张。不议价,不收火灵石。”

  张师叔看向沐晚:“你要几张?”

  老头闻言,仍然闭着眼睛,插话道:“没几张,仅此一张。”

  沐晚冲张师叔耸耸肩。

  老头面前有一个斑驳的小木盒子。里头散乱的搁了十来块灵石。沐晚取出两块水灵石,放进小木盒饭子里,探身伸手将敛息符取走。

  老头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走出好远,张师叔才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那人的修为是炼气大圆满。炼气士的天寿不过百年,他的骨龄已经超过九十。如果再不能筑基,他的面相会迅速老去,用不了两年就会变得和年过九旬的凡人差不多。”

  沐晚神使鬼差的摸了摸自己象光滑细嫩的脸庞,使劲打了一个哆嗦。

  “喂,小子,站住”

  背后突然传来一通厉喝。

  沐晚没反应,继续往前走。

  “说你呢,穿黑边青布袍的那个”

  呼啦啦,背后风起

  沐晚只觉得眼前一晃,几道人影刷刷的围了上来。

  “聋子?”一只毛茸茸的大手伸了过来。

  她本能的侧身避闪。

  结果,半道上,那只手被一柄月白色的折扇“啪”的架住了。张师叔挑眉,不爽的问道:“做什么呐?”

  他暗中用了“粘字诀”,是以,手的主人顿时动弹不得。那是一名黑壮的大汉,立在那儿,一时窘得老脸通红。

  另外一名看上去是头领的人跨步上前,瞅着张师叔,眉毛胡子皱成了一团:“筑基后期?”他才筑基四层,看不出张师叔的修为。这是他通过气息,估计带统计,瞎猜的。

  张师叔比他高了近半个头,居高临下的瞥着他:“道友,幸会”

  点子硬得很。小头领呵呵一笑:“联盟办案,请道友配合一下。”说着,指着沐晚问道,“这小子不错,是单灵根吗?”

  张师叔懒得跟他废话,直接从储物袋里取出测灵珠,扔给沐晚。

  沐晚抬手接住。掌中的灵珠豪光大作,呈五色。

  小头领惊呼:“不错呀,小小年纪便是炼气三层了。”目光落在张师叔的衣袖上,他长长的“哦”了一声,抱拳笑道,“原来是张道友,不好意思,刚刚得罪了,请多多海涵。”

  沐晚双手将测灵珠奉还,暗道:看来师叔真的出生名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