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十一章 青锋剑
  香香的情况很怪异。》し沐晚也拿不准到底要浇多少水才算够。所以,她将神识一分为二,一边灌水,一边浇水。

  而张师叔不想喝水。他在泉边挑了一处干净的树荫盘腿坐下,又开始闭上眼睛,打坐运功——其实,他才堪堪恢复一半。这里是修真界的边缘地带,各类人马出没。难免会遇上太一宗的对头们。故而,他真的不敢掉以轻心,放任小家伙自由行动。

  小家伙虽然远比同龄人机敏,但说上天去,修为也才炼气三层。在修真界,这样的修为真不够看,是任人秒杀的存在。就是在宗门里,这样的修为也暂且还不具备试练、做任务的资格。

  沐晚蹲在泉边,足足浇了近千斤水,小树苗旁边的泥土才恢复如常!

  这是……要变井妖了么?

  她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定睛细看小树苗。

  貌似树杆比先前粗壮了一丁点儿!

  想了想,她伸手量了量树高——呀,竟然长高了小半寸!

  难道香香是在进级?

  她再一次用神识联系香香。结果,鼾声依旧。不过,她很细心的发现,香香的鼾声较之前轻快了许多。

  沐晚不由从心底里笑了出来,一鼓作气的将所有水囊都灌得满满的,重新码在井台边。

  这一趟,忙活了近一个时辰。沐晚抬头看了看天边。唔,快到天亮之时。于是,她学着张师叔的样儿,也在泉边选了一处树荫,盘腿坐下,略作休息。

  天亮之后,师叔侄俩和往常一样,雷打不动的练功一个时辰。

  服过辟谷丹后,又到出发时。

  修真界,姐来了!沐晚满怀希翼的看向张师叔,问道:“师叔,今天我们是要过绝魔山脉了么?”

  不料,张师叔瞅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那么急着赶路做什么?”

  沐晚不由一怔——这一路上,是谁火急火燎的赶路,恨不得能一步就跨回宗门的?

  “修行是一辈子的事。生命不尽,修行不止。”张师叔正色道,“只要心中有道,勤于修炼,凡人界、修真界,顺境、逆境……何处不能修真?”

  所以,他又何必急着返回宗门?不如既来之,则安之。清风明月好做伴,旅行、修行,两不误。指不定这一路上又能碰到什么有趣的事儿哩。

  沐晚点头称“是。”原来师叔也是这么想的!

  张师叔接着说道:“我曾听人说过,靠近绝魔山脉的地方有一个很大的散修坊市。应该就在这一带。既然来了,便顺道去逛逛。”

  “坊市?”沐晚顿时来了精神,“修真界里也有集市吗?”

  张师叔点头,取出飞剑,一跃而上,说道:“走,边走边说。”

  “是!”沐晚开心的跳上了飞剑。

  张师叔抿嘴一笑,催动飞剑,飞向着绝魔山脉一带。

  在飞剑上,他细细的向沐晚介绍起坊市来:

  坊市是修真界的集中交换场所,性质和凡人界的集市是一样的。

  在修真界里,大致有两种坊市。

  一种是家族、门派坊市。这一类坊市通常是由一家一族,或一门一派管理,仅限于门派或家族内部进行交换的坊市。

  太一宗便有两个这样的大型坊市,即,内门坊市和外门坊市。

  还有一种是公共坊市。这一类坊市一般建在城镇等散修集中的公共地带,故而又被戏称为散修坊市。当然,里头并非只准散修参与。事实上,大多数的门派和修真家族都有或明或暗的参与。大家彼此心照不宣。

  相比于门派坊市,公共坊市里各种势力掺杂,明显复杂得多。在两类坊市里,管理层都是严禁飞行与斗殴的。但是,只要一出坊市,禁令便失效。所以,在公共坊市的外围,劫杀之类的恶**件已经常态化。而门派坊市外围通常是家族或者门派所在地,受族规或者门规限制,劫杀之类的,也时有发生,但明显少得多。并且,鲜有人敢明目张胆的犯事,通常都是采用隐秘、阴狠的手段。

  当然,散修坊市里南来北往、形形色色的人都有。所以,相比于门派坊市,它里头售卖的货物良莠不齐,无奇不有,非常考验修士们的眼光。坊间经常爆出传言,说有人以极低的代价淘到至宝之类的。是以,散修坊市最是能吸人眼球。

  “我们现在要去的这个坊市建在散修联盟的外面,属于公共坊市。我们的宗门在这一带没设分部,所以,呆会儿在坊市里,要多看少动少说。你身上没有灵石,如果看中什么,先告诉我,我来帮你买。”

  沐晚仰起头,举起自己的储物袋,笑道:“师叔,弟子有灵石。大胡子的储物袋里有好多的灵石呢。”

  张师叔闻言,看着前面,哈哈大笑:“哦,原来小晚一夜暴富了!行,你看中什么,自己买就是。呃,切记,财不露白。”心思一转,他回头过来,说道,“小晚,要不,先找个僻静的地方清理一下大胡子的储物袋,免得到了坊市上,买了同样的东西回来?”

  好吧,更主要的是,他想先给小家伙开开眼。不然,他真担心小家伙呆会儿到了坊市,会看迷眼,变成散财童子。

  “好呀!”沐晚笑眯了眼。

  张师叔选了一处安全的山头,降下飞剑。两人选了一处背阴的地方,盘腿而坐。

  沐晚双手奉上虬髯修士的储物袋:“师叔,弟子担心会沾上不干不净的东西,只敢拿了里头的灵石。”

  “嗯,以你现在的修为,是应该如此谨小慎微。”张师叔接过来,笑道,“唔,中品储物袋。这厮身家也不算太薄。”他用的是上品储物袋……好吧,他还不算内门里最阔绰的筑基期弟子。据他据知,师兄的修为应该这厮差不多,可是,师兄现在用的是储物戒指之类的储物器——单单在修真资源上,大宗门的弟子们便能甩同阶的散修好几条大街!

  用灵力打开了储物袋,他只是瞄了一眼,便看着沐晚正色道,“小晚,可以说,你的谨慎救了你一命!那厮心思果然歹毒,收藏的武器大多数都有问题。”

  沐晚愕然。

  张师叔一边用神识将有问题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搬出来,摆在两人面前,一边细心的解说:“这十柄柳叶飞刀是一套。它们是用铁精铸成的金、水、木三属性下品灵器。铁精的颜色本来是纯黑的,而它们之所以呈碧绿色,是因为用血煞魔气淬炼过。哼,当初,那厮就是用其中的一把伤了我!以你的修为,稍有不慎,若被刀气所伤,魔气会乘机侵入心脉。恐怕是用不了三两息,便沦为了行尸走肉,根本就来不及服用清煞丹。”

  现在回想来,那厮怕是在他们身后跟了一段路。见小晚小小年纪,便是炼气三层的修为,且动作敏捷,奔走疾速,那厮早就动了要将小晚制成傀儡的歹毒心思。不然,无冤无仇,又素不相识,他为什么一照面就要对一个小孩子下这么毒的手?

  沐晚也想到了这一层,后背上顿时冷汗如瀑布般狂下。

  “那,它们怎么办?”

  扔掉吗?十把下品灵器呢,太可惜了。她心疼得眼角直抽抽。

  张师叔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块金色的毛皮来,用神识将十柄小刀包得严严实实的,递给她:“这是两阶金毛灵鼠的皮,是克魔之物。暂且用它包着这些刀。我们内门有不少专门炼化魔气的炼器师,待回到宗门,你有机会再找人将上面的魔气炼化掉。”

  “是。”沐晚双手接过。

  张师叔又指着地上并排摆着的几把长短不一的剑,从左边开始,一一说道:“这一柄阔剑也是金水木属性的,上品法器,大胡子先前用的就是它。很干净,比桃木剑强。不过,你一个女孩子家的,用这样的重器,太难看了;这三柄短剑是万能法宝,上品法器(注:法宝都是要用灵力驱动的,所以,和灵力一样,法宝也有属性。修士具有什么属性的灵根,就只能驱动相应属性的法宝。只有一类法宝除外,那就是五行属性的法宝。这一类法宝,具有五种属性,不挑修士的灵根属性,故而又被戏称为万能法宝),很适合你。唉,剑身都淬了见血封喉的三阶蛇毒,你要慎用。”怕看到最后面那柄长剑,他眼睛一亮,伸手一吸,将长剑拿到手里,“刷”的拔出来。

  青色的剑光迸出,映得他的一双眸子熠熠生辉。

  张师叔伸手弹剑。

  “铮——”三尺青锋轻颤,发出清亮的剑鸣。

  张师叔定睛细看,忍不住赞道:“剑鸣如凤啼,好宝贝!”

  这几柄剑里,沐晚一眼就看上了它。闻言,更是欢喜得搓着手,笑问:“师叔,这是什么品阶的宝贝?”

  “当”的长剑入鞘,澳门赌博网站:张师叔挽了个剑花,把剑倒转过来,将剑柄递给她,笑道:“小晚,你果然是个好运道的。这把青锋长剑是上品灵器,五行属性。”

  沐晚眉开眼笑的双手接过。呃,这剑好沉!先前她也从小胡子老三那里得了一柄长剑。那柄剑只是件法器,外形比这把剑要威武得多,但其重量却不及这把剑的十分之一!

  掂了掂,她甚是不解的抬眼望着张师叔:难道说,宝贝是论重量分好丑的?

  张师叔挑眉,接着说道:“我观这柄剑材质特殊,将来若是寻得灵种,炼入其中,这柄剑有九成的希望生出剑灵,晋升成宝器哦。”

  “真的!”沐晚狂喜,手捧青锋剑,乐得合不拢嘴。宝器哦!当然要更够份量啦!她不再嫌这家伙沉手,也刷的抽出长剑,细细欣赏起来。

  这是一柄细剑,剑身不到寻常剑的三分之二宽,刚好是那柄阔剑剑身的四分之一。

  沐晚恍然大悟,怪不得虬髯修士平素不用它——实在是拿不住手呀!他那样一个槐梧的中年壮汉,若用的是一柄如此秀气的细剑。一出剑,只怕是威风扫地,形象全无,搞不好还会笑场!

  起身,她提剑,“哗”的挽了一个剑花。

  一时间,青辉似水,铺洒开来。

  张师叔微微颌首,抚掌轻笑:“这柄青锋剑就是属于你的!”

  沐晚收剑,爱不释手,乐得合不拢嘴,略带可惜的叹道:“只可惜太长了,要是能短上一寸就好了!”

  唔,我之前介绍基础知识的时候,说漏了吗?张师叔握拳,清咳一声:“小晚,所有的法宝本来的尺寸都是很大的。象之前给你的桃木剑,剑身是一丈长,三尺宽。平常,我们都是往法宝中注入灵力,改变其大小。其中,法器和灵器,都只能如意的改变大小。而宝器以上的法宝,连器形都能随心所欲的改变。”

  怪不得叫法宝呢,好厉害哟!沐晚闻言,欣喜的握紧剑柄,欲输入五行灵气。

  张师叔连忙叫停:“别急!”

  沐晚立马打住,看着他。

  张师叔细细道来。原来,这柄青锋剑是无主之物。所以,在注入灵气之时,要同时在剑首打上神识烙印,从此,这把剑才能真正算是沐晚之物。

  沐晚照做,首先将五行灵力从剑首注入剑中。

  剑身一抖,又“铮”的发出一声剑鸣,瞬间青光大作。

  她赶紧在剑首打上一道神识烙印。

  青光内敛。青锋剑似水,周身散出一圈青色的光晕。

  “变小些!”沐晚盯着剑身,轻声说道,“只要有两尺来长就够了。”

  五色灵气一闪,青锋剑连同剑鞘晃了一下,陡然变成两尺来长。同时,宽度也等比例缩小。

  太好了!沐晚忍不住箭步踏出,刷的出剑,向着身侧三丈开外,一块半人高的红褐色岩石,反手一剑刺出。

  “铮!”青锋剑发出一声凌厉、短促的剑鸣。

  象彩虹一样的五色剑气自剑尖呼啸而出。

  “砰!”岩石从中间炸裂开来,化作一堆婴儿拳头般大的碎石!

  沐晚提着剑,惊呼:“天哪!”原来灵力是这么用滴!

  张师叔也是惊落了下巴——啊,他刚刚说了什么!说了什么!小家伙才炼气三层呀!怎么可能就让灵力与剑气如此契合!

  天才,绝对是天才!

  回过神来,他激动的跳了起来,围着那堆红色的碎色转了一圈,转身冲沐晚扼腕:“小晚,你是天生的剑修!你一定要上剑道峰!你将来要是不走剑道,简直就是没天理!”

  呃……沐晚的脸红了,难为情的收剑入鞘,顾左右而言它:“师叔,那一堆都是些什么?”

  在刀剑的旁边,还有一堆形状各异的法宝。

  被她一打岔,张师叔也意识到自己刚刚有些失态,嘿嘿一笑,重新回去盘腿坐好,神采奕奕的继续介绍起来:“这个叫做镇山印,金属性中品法器,也是一件攻击型法宝,注入灵力激活后,重若万仞山,是专门用来砸人的。唔,它已经用过两次了,再用一次便要报废了。”

  “这个是**铃,变异风属性的上品法器。音攻类别的,还能用两次。你拿来无用。”

  ……

  “这些法器参差不齐,应该是那厮从别人身上劫到的。”张师叔飞快的将那一堆法宝说完,皱了皱眉头,“咦,那厮口口声声说要做傀儡,怎么收藏的法宝里头不见傀儡?”说着,他又扒开储物袋,飞快的寻了一遍。

  未果。张师叔神色变得凝重起来,眉头紧锁,凝神细看储物袋。

  “糟糕!”大叫一声,他赶紧取出一只上品隔离符打在储物袋上,“这家伙用的是子母袋!”

  一挥袍袖,将地上的法器尽数卷入储物袋里,扔回给沐晚,他急吼吼的取出飞剑:“只怕会招来散修联盟的人。此地不宜久留,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