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十章 安全第一
  香香见了,澳门赌博网站:险些惊落下巴——原来,姐姐也是个财迷!可她还老笑话香香是个财迷!

  “对了,香香,你不是睡觉去了吗?什么时候醒的?”沐晚一边将隔离符收进储物袋里,一边抬头问道。

  香香甩甩头,星星眼的靠着她,蹭了蹭:“你掏大胡子的储物袋的时候,香香就醒了。姐姐,你好厉害哦,会想到找解药。香香当时就知道着急,什么办法也想不出来。”

  这要是变狗的节奏?沐晚笑道:“老人们常说,凡毒虫出没之处,七步之内,必有解药。这叫一物降一物。”

  “一物降一物呀!”香香眨巴眨巴眼睛,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得知师叔身上的魔气已解,沐晚心情大好,打开虬髯修士的储物袋:“先别说这个了。我们来看看都有哪些战利品。”

  “好的呀!”香香的眼睛立刻亮了。

  两人头碰着头,凑在一起,扒着储物袋查看了起来。

  唔,同样是散修,身为筑基期的修士,虬髯修士的收藏甚丰,远非胡老四能比。

  首先,两人的目光被一堆五光十色的长条形透明石块吸引住了。

  沐晚微怔,很快惊呼:“啊,灵石!”我滴个娘哩,好多的灵石!每一块都是两指宽,三指长,整整齐齐的码在那儿,跟座小山似的,起码有数千块之多!

  “呀,好多木灵石!”

  哗啦!香香手一挥,“灵石山”倒了。她将里头颜色绿生生的灵石尽数挑了出来,全搂在怀里:“这些都归香香!”

  沐晚瞪着她,立马石化掉。

  香香低头叨起一块木灵石,咬得“咔嚓”作响,嘴里含糊不清的嚷嚷:“香香只要木灵石!”

  有木灵石吃,她就不用天天不停的吃那些渣得要死的凡俗野果了。

  “好吧!这些木灵石都归你。”沐晚回过神来,想起灵宠确实是可以直接吞食灵石的,点头应下。

  香香咧嘴一笑,乐得见牙不见眼,一收手,怀中的几百块木灵石都不见了。

  然后,两人开始查看其它的东西。这回是各找各的了。沐晚看向的是摆放着刀剑的武器架。香香则是满储物袋里找书看。

  在武器架的最低层摆着整整十把一模一样的柳叶小刀。把把不及两寸长,薄如蝉翼。碧绿的刀面上寒光闪闪,一看就非凡品。沐晚看得眼热,心念一动,忍不住取了一柄出来。

  结果,柳叶小刀还没到手,一道劲风吹过。“当啷”一声,柳叶小刀被香香直接打落在地。

  “姐姐!”

  “香香!”

  两人几乎是同时出声。

  沐晚挑眉,看着香香。

  香香飞快的解释道:“姐姐,大胡子道士先前就是用一柄这样的小刀伤的师叔!”

  沐晚闻言,当即惊得出了一身冷汗。

  香香皱着眉尖,气呼呼的说开了:“还有,姐姐明明知道大胡子邪气得很,怎么轻易就乱动他的武器呢?你忘了,师叔是怎么拿取清煞丹的?”

  沐晚闭上眼睛,脑海里回现出当时师叔小心翼翼用法诀打开白玉瓶儿的情形,脸上飞红。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她诚恳的认错:“香香说的对,刚刚是我莽撞了。”

  香香不由怔住,绿眼睛闪呀闪。旋即,她掏出了一大把木灵石,塞到沐晚手里,小声说道:“姐姐,香香刚刚也做错了。姐姐也需要木灵石,香香不应该全拿了,也要分一些给姐姐。”

  这次轮到沐晚懵了。

  香香仰起脸,笑嘻嘻的请求道:“姐姐,以后,其它的灵石,香香都不要。只有木灵石,姐姐跟香香三七分帐,好不好?姐姐三,香香七!亲姐妹,也要明算帐!”

  沐晚笑了,学着师叔的样儿,揉了揉她的头:“行,全依你。”心中暗暗下了决心:以后定要努力赚灵石!

  “唔,师叔回来了!”香香冲她飞快的挤了挤眼睛,“刚刚我用了禁锢之力隔离这里,师叔听不到我们说话。姐姐,师叔是个好人。不过,姐姐,现在还是不要让师叔知道香香的存在,好么?”

  沐晚点头应下。

  香香这才闪身钻回空间里。

  沐晚凝神,小心翼翼的隔空将柳叶小刀收回储物袋。

  这时,张师叔扶着腰,从林子里钻了出来。脸上总算带了些血色,不象之前一样苍白如纸。身上的青袍已经换下,现在穿的是件干净的月白色道袍。但是,他步履轻浮,貌似有些脱力。

  唔,拉肚子的威力这么大?连筑基修士也扛不住?沐晚心中一惊,连忙上前,贴心的扶住他的一只手:“师叔,血煞魔气都清除干净了么?”

  “嗯,清除干净了!”张师叔没有避开,就势虚扶着她的手,叹道,“清煞丹好生霸道!”他身为堂堂的筑基修士,服用之后,也险些禁不住药效,只差没将肠胃拉出来了。

  沐晚勾着头,拼命忍住笑。

  张师叔在一棵大树下坐下,靠着树干,仰头吐出一口浊气,方扬手示意她也坐下。

  沐晚撩起前袍,在一旁盘腿坐下。

  “那厮阴毒得很。他的储物袋,你先收好,不要乱动。”张师叔深吸一口气,“待我恢复些精神后,和你一道查看。”

  沐晚也是这么想的,垂眸应下:“是。”

  想到之前沐晚也损耗不少,张师叔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瓶回神丹和一瓶养灵丹,递给她,叮嘱道:“那厮的丹药你也先不要乱动。”说完,他闭上眼睛,开始打坐运功。

  沐晚收好丹药,也闭上眼睛,凝神内视。先前情况紧急,没那闲功夫查看体内的状况。现在得空了,她很想查找一下原因:为什么腿上的经脉已通,而她的修为却没有进级,仍然停留在炼气三层?

  检察的结果是:丹田、经脉依旧,灵气充盈,没有任何异常状况。她不甘心的用神识轻戳丹田壁——先前几次进级,她都有留心到,进级之时,丹田壁的内层先会裂开、剥落,然后就会从里头涌出一股精纯的灵气,正是这股灵气打通经脉的——丹田内壁坚实得很。

  好吧,姐现在确实没有要进级的迹象!

  某人无奈的睁开眼睛,摸着下巴苦苦思索:莫非又是心境的问题?

  比如说,上次进级的时候,她就是明显感觉到心境陡然提升了,方才进级的。

  皱了皱眉头,她很快又推翻了这个理由:现在她心里明明亮堂得很。说明她眼下的心境还够用,并没有拖累到她的修为。

  ……

  冥思苦想良久,沐晚最终放弃了——修道讲究的是自然而然,率性而为。既然左想右想都想不明白,那便意味着进级的机缘未到。况且,修行不是一两天的事,她又何必苦苦纠结于眼下的突破呢?

  结果这样一想,她冷不丁的发现心里又亮堂了一些。

  唔,不知不觉之中,心境又提高了些许!

  貌似思考有益于心境的提升哦。沐晚扯起嘴角,从心里笑了出来,忍不住用神识联系香香,准备告诉她这个提高心境的好法门。

  哪知,她听到的是一连串沉沉的鼾声!

  沐晚抚额。死胖妞明明才睡醒来着,这么快又睡着了!

  不过,很快,她就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相处这么久,她大致掌握了草木灵族的很多禀性。比如,和人类的作息相反,草木灵族通常是昼伏夜出的。平常这个点,正是香香精神头最好的时候。她怎么可能刚睡醒,又跑去再睡一场?

  于是,她抬眸看了一眼身旁的张师叔。见后者依然在打坐,她闭上眼睛,佯装打坐的样子,实则是飞快的跑到井台边,蹲下来查看香香的本体。

  小树苗看上去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片片叶子尖朝下,表明香香此刻正在睡觉。

  沐晚不放心的又检查了一下树苗周边的土壤。

  呃,树下的泥土有点干。

  好在垒在井台边的水囊里还存有三四百斤水。神识铺开,沐晚一气打开二十余个胀鼓鼓的水囊。

  之前,按照香香的指点,沐晚在小树苗的周边挖有一道圆形的小沟。二百来斤水哗哗的流了出来,转眼就将小沟灌满。

  冒了几串小水泡,水沟里的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两息之内,小沟又重新见了底。

  咦,香香今天怎么喝得这么快?沐晚狐疑的定睛细看,当下被惊得眉头跳了跳——刚刚浇过水,泥土还是干巴巴的!

  情况不对!

  沐晚赶紧用神识再次联系香香。

  “呼——呼——呼——”

  回答她的依然是鼾声阵阵!

  该死的!

  沐晚用手轻捶了一下身边的地面。死胖妞就是这么不靠谱!

  脑海里不由浮现出香香刚化身那会儿说过的话——“没有水,香香就不能发芽……”

  “没有水,香香会渴死的……”

  她禁不住打了个冷战,从树下抓起一把泥土认真的辨析一番:以她的经验来看,土质确实干燥,处于缺水状态。

  “香香会渴死的……”

  耳边似乎又响起死胖妞糯软的声音。沐晚心一横,试着又打开了一个水囊。

  一个水囊里大概有十来斤水。很快,这些水又被吸干了。

  沐晚伸手捏出一小团,拧了拧。

  还是缺水!

  再打开一个水囊!

  唔,还是缺水……

  沐晚接连又浇了一百六十来斤水。空间里的水囊全部空了。可是还是缺水!

  期间,她一直密切注意着小树苗的变化。发现浇水之后,它没有被涝着,树干挺得笔直,看上去比先前肢更精神了!

  天哪,香香,你到底是在做什么!

  沐晚松了一口气,闪身出了空间——打水去!

  铺开神识,她先四下里寻找水源。幸运得很,山脚的西边刚好有一眼山泉。

  不想,她还没走出十来步,身后传来张师叔的询问声:“小晚,你要去哪里?”

  转过身来,她如实答道:“师叔,我想去打水。”

  “一道去。”张师叔起身,一甩袍脚,大步走在前头。

  “是。”沐晚眉开眼笑的跟在后头——太好了,师叔看上去全好了耶。

  和以往闷声不响的径直走在前头不同,这回张师叔有意放慢了脚步,只和她相隔两步远。一边走,他还一边说道:“过了巨阵,就算是进入修真界了。修真界龙蛇杂处,远比凡人界复杂。所以,一定要处处小心。”

  “嗯。”沐晚认真的听着。眼前的情景,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师叔来接她上流云观的时候。

  其实师叔本来挺爱说话的,当初是因为冷不防的接了这么一趟倒霉差事,所以才被气得不想说话吧?现在师叔又和以前一样有说有笑,想来是心中的芥蒂已经全消。

  沐晚昂起头,看着师叔那如山的背影,也从心底里笑了出来。

  师叔侄两个很快走到山脚。

  离山泉还有十来丈远,张师叔便打住,伸手一拦,轻声说道:“设伏劫杀同道,在修真界里随处可见。荒郊野外的,看到水源,即便先前用神识探查过,当真正走近的时候,也要再细查一遍。再三确定安全后,才能小心的靠过去。总之,在修真界里,安全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说着,他手一晃,轻摇七宝折扇,不紧不慢的向着水源走去。

  沐晚被他说得心惊胆战,有样学样的取出桃木剑,挽了个剑花,横剑护在胸前,同时放出神识,在周边来回警戒着。

  张师叔转过身来,连连点头:“嗯,就是这个样子。”说着,他啪的收拢扇子,轻掩口鼻,“我刚刚检查过了。这一带并无第三人。你放心过去打水罢。”

  声音里的笑意明晃晃的,根本就遮不住!

  啊——,师叔,你真的幽得一手好默!某人已无力吐槽,收了桃木剑,快步走到山泉边。

  她家胖妞妞是只喝有甜味的山泉水滴!某人蹲下身子,先双手捧起一捧,小心翼翼的用舌尖舔了一下。

  嗯,有点甜。她这才将捧起的泉水尽数喝下,从空间里取出水囊来灌水。

  “不错,你很谨慎,没有冒冒失失的喝水。”张师叔踱了过来,站在泉边,很认真的点评道。小家伙能做到这一步,说明他的安全教育做得很成功,他很是欣慰。

  其实,之前,沐晚每次打水前都要先尝过。这是常识,好不好!但是,她一点儿也不嫌师叔话多——能得到长辈的表扬,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