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十九章 血煞魔气
  小家伙实在是太懂事了。张师叔咬咬牙,决定将事情原委和盘相托——也许小家伙又能给他带来惊喜呢。

  他略一整理词汇,尽量将事情说得轻松些:“小晚,我刚刚中了飞刀。当时,我太大意了,没有及时发觉那飞刀之上带有一丝血煞之魔气。等我发觉时,这丝魔气已经侵入任督二脉之中。”

  “啊!”沐晚瞪着那团湿印子,不由惊呼,“怎么办?”

  果然,小家伙的反应不俗。张师叔呵呵一笑:“我发觉之后,立刻就服下解毒的丹药。这道魔气霸道得很,只怕这些丹药也压制不了多久。一旦魔气失控,首当其冲的是侵入我的识海。到时,我极有可能会走火入魔。”

  沐晚惊呆了:“入魔?”

  “对。”张师叔抬手轻指前面,“小晚看到前面的山脉了吗?”

  沐晚从他身后略微探出身子。只见夜幕之下,远远的天边现出一道连绵数千里的青黑色山脉。

  “看到了。”

  张师叔说道:“它叫绝魔山脉,是修真界的第二道关卡。它的作用是护卫修真界,限制魔界入侵。不过,过了数万年,山中的绝魔阵法早已残破,奈何不得大魔物,只能拦住一些低阶的魔修。”他先前的想法是乘着还能压制住魔气,径直带着沐晚飞进绝魔山脉。这样,有绝魔阵的压制,即便他走火入魔了,也不至于伤到沐晚。但是,绝魔山脉离这里有数千里远,以他的御剑速度恐怕是在入魔之前赶不到了。好在沐晚远比同龄人懂事、老练,也许能帮他一个大忙。

  “小晚,修真者一旦因血煞而走火入魔,便会道心失守,渐渐的不能自控。第一桩往往就是性情大变,变得好杀嗜血。”张师叔深吸一口气,再次压制住主脉里蠢蠢欲动的魔气,叮嘱道,“小晚,若是看到我的眼睛变得漆黑如墨,不见眼白,这便标志着我已经入了魔,沦为魔物。我已不再是我。你也无须再将我当师叔看待。初入魔时,会记忆全失,功法、法术都忘得精光。此时也正是魔物最脆弱的时候,不然,待到双眼变得赤红,以你的修为肯定是奈何不得。所以,你若是能杀了我,便要和刚刚你对付那散修一样,手下千万不要留情。若是杀不了我,你就要拼尽全力逃进绝魔山脉里。魔物甚蠢且至贪,到时肯定会紧跟不舍的。绝魔阵虽然威力大减,但是对付一个刚入魔的小魔物还是绰绰有余。小晚,记住!你一定要逃进绝魔山脉。我在师尊那里留有本命魂灯。待我入魔之后,魂灯就会灭掉。师尊见了,自会来寻我。到时,你只须向师尊道清原委,师尊便会带你回宗门。”

  听到这里,沐晚已经哭成了泪人。喉咙象是被堵住了,她说不了出话来,唯有使劲的摇头。师叔待她恩重如山,又是因为救她才被魔气入侵,所以,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叔走火入魔,最后惨遭绝魔阵灭杀!

  张师叔皱了皱眉头,使劲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前方的绝魔山脉,眼里尽是绝望——没有想到,修行近七十载,他张逸尘最后竟是如此收场!

  该死的散修,好恨!

  双拳握得“喳喳”作响,他没有回头,大声斥道:“小晚,你忘了师叔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吗?正邪不两立。再说,难道你就愿意看到师叔从此堕入魔道,变成不人不鬼,人人喊杀的嗜血狂魔么?”

  “不,不……师叔不会变成走火入魔,不会变成嗜血狂魔的!”灵光一闪,沐晚使劲的抹掉脸上的泪水,坚定的说道,“师叔,小晚会治愈术!小晚来帮师叔化解血煞魔气!”说着,她用双指抵住眉心,凝神看向师叔的主脉——被魔气入侵也是病!是病就能治!

  张师叔苦笑,回过身来,将她的双手从眉心处拿下来,星目含泪:“小晚,你能有这心,师叔已经心满意足了。这道血煞魔气非比寻常,师叔是筑基中期的丹修,尚且奈何不了它,更何况你的修为才初入炼气中期。”

  还有,治愈术也是师叔传给你的呢——这句话,张师叔最终没有说出来。

  因为心口一滞,那道魔气又猛的上冲了一次。他不得不赶紧服下一大把灵药,转过身去,运气化开丹药,将之再次压制住。

  沐晚盯着他背上的那团湿印,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师叔说的有道理。以她的修为肯定是化解不了那道血煞魔气。弄不好,还会弄巧成拙!但是,凭着多年的药罐子经验,她不难看出,师叔现在明显是药不对症呀。

  等等!药不对症!灵光再闪,沐晚差不多是跳了起来,大声叫道:“师叔,有办法了!”

  一边叫着,她一边从空间里掏出了虬髯修士的储物袋,双手奉上:“师叔,您看看那厮的储物袋,里头有没有解药!”心中暗道:什么血煞魔气,这么恶毒,应该是属于毒气一类的吧?肯定有解药的!因为那鬼道士本人身上并没有被血煞魔气入侵的迹象!

  “血煞魔气怎么可能有解药?”师叔苦笑连连。小家伙才修了几天真,不知血煞魔气是何物,也在情理之中。

  没有回头,他想借着最后的机会给小家伙再普及一些关于血魔的知识。

  “血煞魔气是……”

  见他无动于衷,沐晚只好火急火燎的自行翻找。

  虬髯修士死后,他留在储物袋上的神识封印也自然而然的消亡了。储物袋便成了无主之物。是以,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打开了储物袋。

  唔,这只储物袋好大哟——呃,好吧,这真的不是重点!

  很快,沐晚的注意力全部被一个五层的黄梨木储物架给吸引住了。每一层上都摆着十来只大小各异的白玉瓶儿。有意思的是,这些白玉瓶儿不但瓶嘴的颜色各异,并且每一只的瓶肚上都贴有一张红色的标签。养灵丹、回神丹、解毒散……标签上写的都是丹药名儿,沐晚飞快的扫了一眼,发现药名不下百种。其中绝大多数的药名,她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看来,这家伙身为剑修,对丹药并不在行。所以,为了区分这百十种不知道从哪里收罗来的丹药,他只好在白玉瓶上贴上药名。

  沐晚挑了挑眉,心思一动,从一大堆标有“养灵丹”、“辟谷丹”和“回神丹”字样的瓶瓶罐罐里随意的抽了三瓶出来,一一打开查验。

  三瓶都没有错,她所料不差。

  于是,沐晚这才铺开神识,寻找解药。

  不到一息的时间,她便在最上面那层的右边角落里发现了一只巴掌大的白玉扁瓶,瓶肚上写着“清煞丹”!

  某人的精神不由为之一振,急急的将之取出来,顾不上将之打开查看,第一时间递给师叔:“师叔,弟子找到了一瓶清煞丹,您看看!”师叔是丹修,有用没用,他肯定更内行!

  “清煞丹?竟有这种丹药?”张师叔闻言,两只耳朵动了动,狐疑的转过身来,接过丹药。

  他并没有立马打开,而是左手轻握住白玉瓶儿,飞快的打量了一眼上面的红色标签,右手对着瓶儿捏了个法诀,轻喝一声:“开!”

  红色的瓶嘴应声弹开。

  一股恶臭从瓶里飘了出来。

  “呕——”沐晚正微微张着嘴巴,满怀希冀的盯着瓶口,冷不丁的被臭味熏到,当场弯下腰来,捧着肚子大吐特吐起来。

  张师叔没有想到这东西竟如此防不胜防。

  什么鬼东西!世上竟然还有臭成这样的丹药!

  皱了皱眉头,出于丹修的本能,他强行压下胃里奔腾的胃液,皱眉看向瓶中。

  瓶底静静的躺着两枚赤红的圆形丹药。每一粒都有蛋黄那么大,正是恶臭之源。

  “滋——”张师叔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淫浸丹道几十年,他居然从外表上,完全辨别不出这清煞丹用了哪些药材!要知道,辨丹识药是丹修的基本功。到了他这样的修为,即便是一眼无法辨析出一味丹药的全部药材,至少也能认出其中的几味主药。

  心思一转,他取出一粒来,置于掌心,搁在鼻子底下,认真的闻了起来。

  没了白玉瓶儿的隔离,那臭味起码又浓烈了上百倍!

  “轰——”,沐晚只觉得脑袋里象是炸开了锅,身形一晃,站在飞剑上摇摇欲坠。

  还好,张师叔并不是和平常一样全心全意的研究丹药。他同时分神御剑和护着沐晚。

  见状,他赶紧丹药收回白玉瓶里,同时一把将人牢牢拉住。

  “闭气!”

  然而,沐晚竟是紧闭着双眼,神志不清的昏倒了。

  “小晚!”张师叔双手将人抱起,飞快的四下里查看一番,催动飞剑,向最近的那个小山包飞去。

  以他的修为察觉不出那处有什么古怪。况且,小山包上有一处密林,正好可以用来藏身。

  在林子里寻了一处平坦的地方,张师叔降下飞剑,将沐晚平放在地上。

  而他自己则在一旁盘腿坐好,伸出二指替沐晚把脉。

  好霸道的丹药!小家伙的修为太低,竟是被清煞丹生生的臭晕过去了!

  张师叔拧眉,略加思索,先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张隔离符来,“扑”的打在沐晚身上,然后才又取出那枚臭得要死的清煞丹,搁在手里反反复复的察看着。

  这丹药虽然臭不可闻,但是,方才丹气入体,他明显的感觉到主脉里的那道血煞魔气安分了不少!

  凭着一个丹修的直觉,他基本上可以判定:清煞丹能够压制血煞魔气!

  世上怎么可能有丹药清除得掉血煞魔气呢?果真如此的话,世上哪里还会有凶残的血魔?

  可是……看着掌心的丹药,张师叔一狠心,果断的将丹药送入口中!

  希望药效如其名。只要能清除体内的血煞魔气,他愿意以身试药!被不知名的丹药毒死,总归强过入魔而殒。

  清煞丹滑入喉咙,油腻腻的。这味道……好恶心!张师叔连忙“咕唧”将之吞下。然而,还是慢了点。整个口腔里都充斥着一股子浓郁的血腥味儿。

  胃液立时象浇开了的水一样,直往上冒!

  不能吐!张师叔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强压下去。

  神识内视,他凝神查看体内的情形。

  此刻,丹药已经化开,变成红色的浓雾状。这道雾气象是长了鼻子,能闻到血煞魔气一般,汇成一股,顺着主脉,径直扑向魔气的所在。

  而他体内的那道魔气哪里还有原来的嚣张劲儿?只见它乖乖的缩成指甲盖般大小的一团,一动也不动。

  须臾,红色的气雾赶到。一圈,一圈,又一圈,有如灵蛇一般,它迅速将黑色的魔气团裹了个严严实实。

  很快,这个红团子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淡……三十息之后,红团子颜色褪尽,变成透明的一坨。

  被裹在里头的黑色血煞魔气居然不见了!

  真的被化解了?张师叔难以置信的集中神识,聚集在透明团子上。

  透明的团子动了动。

  这是……不待张师叔反应过来,那透明团子便顺着主脉,飞也似的滚进了他的小腹里。

  他立马感觉小腹胀鼓鼓的,肠胃蠕动得厉害。

  “扑!扑!扑!”

  好象要拉肚子了!某人辟谷多年,很久没有如过厕,肠胃猛然大动,臭屁连连,一时大窘。

  飞快的瞄了一眼身边的沐晚,见她仍然昏睡,张师叔红着脸一跃而起,飞也似的遁进密林深处。

  “好臭!”

  绿光一闪,香香捏着鼻子从空间里钻了出来。看了看张师叔落荒而逃的方向,她强忍住笑,伸出一只胖爪子在沐晚的鼻子底下晃了晃。

  一阵清香拂过。

  沐晚幽幽醒转。

  “师叔!”她大叫着,欲猛的翻身爬起。

  “嘘!”香香连忙将人压住,用一根胖手指压在嘴边上,澳门赌博网站:低声笑道,“师叔在出恭哩!”

  什么呀!沐晚冲她翻了个白眼。

  “真的!”香香忍住笑,将刚刚的情形说了出来,指着她胸口的隔离符说,“姐姐,你看,灵符在此,可以证明香香所言句句是真。”

  沐晚低头一看。可不是吗?胸口上贴着一张金光闪闪的中阶灵符呢。

  “哎呀!”她轻呼,赶紧将之取下来,搁手里小心的捋平,“这可是中阶灵符!”

  就这样白白的耗费掉,太可惜了!

  ====================================分界线=====================================

  某峰谢过书友elly7212赠送的平安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