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十七章 树灵之令
  有了香香的清神术,沐晚便宛如开了天眼。不但巨阵对她失了效,而且所过之处的阵纹、阵石、阵心等,完完全全的呈现在她面前。只不过,她才学了一本《阵法初成》,只能布一些初级阵法。而巨阵是属于阵中有阵、阵上叠阵的巨型套阵。对于她这个初学者来说,委实是过于繁杂。

  要是换在平时,沐晚定是忍不住要停下来,反复揣摩、研习的。然而,现在并不是学习阵法的好时机。张师叔在前面带路,速度比前两天更快。沐晚只要体内的灵力稍有停滞,眨眼的工夫,便会被落下十余丈。所以,她不敢分心,只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全力以赴的紧跟在后头。

  半个时辰不到,他们便穿过了五个迷心阵。这时,张师叔猛的在一丛一人高的杂草旁旁停了下来,猫着身子,冲她招手。

  沐晚飞跟过去,蹲在张师叔身旁。只见后者正目不转睛的透过草丛盯着前面。于是,她也小心翼翼的从草丛的间隙中往前面看去。

  哇,有人!

  一、二、三……七!有七条彪形大汉排成一队,远远的走了过来。他们手里的武器五花八门,有三尺长剑,有九环银刀……最末尾的那个最夸张,肩上扛着一支半人高的狼牙棒。穿着打扮也不尽相同。

  只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的修为,沐晚一个也看不出来!

  但是,无论是从神态、气息,还是从行进速度、步法,她能断定,这些人都是修士!

  他们是散修联盟的巡逻队!个个修为比我高!

  心,猛然的提到了嗓子眼里。沐晚的呼吸不由变得急促起来。不过,她立马就意识到自己的呼吸声太大了,本能的用双手紧紧捂住嘴巴。

  张师叔回过头来,轻轻一笑,伸手指着她胸口贴的中阶敛息符,意思是:不用怕,有敛息符呢。

  沐晚低头看去。一道乍隐乍现的金色灵光急速游走于灵符表面。这说明,目前敛息符正在发挥作用。

  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巡逻小队走得很快。三息之后,一行人就拐过前面的密林,没了影踪。

  走!张师叔起身,一挥手,嗖——,身形一闪,从草丛中飞掠而出。

  沐晚提起腿,催动步法,欲大跨走跟上。哪知,左腿刚一点地,大腿根部便传来一阵刺痛。痛楚来得气势汹汹,须臾之间,遍及整条左腿!

  沐晚打了个踉跄,险些单腿跪倒在地。

  香香察觉到了,立马用神识问道:怎么了,姐姐!

  没事!沐晚做了个深呼吸,连忙取出两粒养灵丹服下。不等丹药化开,她便咬紧牙关,催动灵力,拖着左腿,继续赶路。

  黄豆大的冷汗,雨后春笋般的从她的额头上钻了出来,顺着脸颊,纷纷滚落。几息之间,观音兜之下,她后背的道袍尽湿!

  香香在空间里看得分明,怕她分神,不敢再吭声,唯有用一双胖乎乎的小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睛瞪得浑圆,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儿。

  丹药化开后,沐晚体内已经消耗近半的灵气立马恢复过来。可是,左腿的刺痛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愈来愈痛得厉害。每一次抬起左腿,她都感觉象刀削过一般。

  眼见着与张师叔的距离已经拉到二十余丈,沐晚呼的一把扯下观音兜,胡乱扔进空间里,用手提起左腿,拼尽全力催动步法,一瘸一拐的追了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

  刀削般的疼痛从大腿根部渐渐往下移。而疼痛消失了的部位,却宛若新生,充满了力量!

  这是……在打通经脉!左腿上的足太阴脾经通了!——在进级炼气三层的时候,沐晚发现进级时是要用到高一级功法的。所以,她提前将炼气四层和五层的功法都翻译了过来。而炼气四层正好是要打通足太阴脾经!

  沐晚意会过来,心中禁不住狂喜。

  坚持住,不能停!

  后牙槽被咬得“嚓嚓”作响,一股腥甜在唇舌之间漫开。沐晚疯狂的催动步法,拖着左腿,越走越快,步子也越跨越大……

  一柱香的工夫后,左腿猛的一轻,木灵气象一道热流,从大腿根上,沿着一条线,嗖的冲到左腿尖的隐白穴。

  沐晚整个人精神为之一振,提起左腿,嗖的一步飞掠出去近十丈!

  噌噌噌!

  接连三步,她已然飞跃到张师叔身侧。

  张师叔忍不住侧过头,飞瞥了她一眼。

  这时,前面隐隐的又迎面走来一队巡逻兵。

  张师叔赶紧一把拉着她,闪身钻进了路边的一簇杂树丛中里。

  然而,刚一蹲下来,他便后悔了——这里树矮林稀,紧挨着巡逻小道,显然不是一个藏身的地方。

  可就这一会儿工夫,那边巡逻兵已经走过来了。

  一行也是七个人。走在最前面的修为最高,筑基一层。两个炼气大圆满,修为最低的是走在正中间的那个瘦高个,炼气五层。其余三个的分别是炼气七、八、九层。

  不难对付!张师叔暗中握紧了手中的七宝折扇。

  看我的!香香仰起头,澳门赌博网站:展开双臂,两个掌心各自涌出一道手指粗的淡绿色光带。

  双臂上下各自划了个半圆,最后停于胸前,她轻喝道:“凝!”

  两道生绿色的光带便立刻团成一颗婴儿拳头般大的生绿色光珠。在她的双掌之间滴溜溜的旋转着。

  “树灵之令!万木听吾号令,掩!”

  香香猛的将光珠向前推出。

  生绿色的光珠悄无声息的飞出空间,迅速扩散开来,变成一张无形的大网,罩住那一小丛杂树。

  刹那间,那些杂树无声的株株挺得笔直,每一根枝丫、每一片叶子都尽量舒展开来,象一道绿色的屏障,将藏在其后的两人遮了个滴水不漏!

  张师叔正全神贯注的盯着迎面飞掠而来的巡逻小队,完全没有察觉。

  五息之后,巡逻小队从杂树丛旁仅半尺来远的小道上匆匆而过。

  看着他们扬长而去,张师叔惊讶的张着嘴,暗道:这些散修都是什么眼神!

  沐晚暗地里冲香香竖了下大拇指。

  香香收回树灵之令,得意的笑了。

  而张师叔待巡逻小队走远了,复又起身,钻出杂树丛,挥手示意沐晚跟上。

  只是,走之前,他忍不住又飞快的回头扫视藏身的那处杂树丛。

  此时,那一丛杂树早已悄然恢复如初。

  张师叔眉头轻皱,心中忍不住嘀咕:莫非有诈?

  不过,很快,他又连连甩头,断然否决了这个想法:一路上,他们走得极其谨慎,又有敛息符遮掩。先前碰到的那队散修和这队的实力差不多,怎么可能察觉到什么呢?肯定是他想多了!

  深吸一口气,沐晚起身,抬起右腿。果不其然,这回轮到右腿了——刺痛又起!

  只要能疏经通脉,一些痛楚算得了什么!

  不过,老天爷,你也太会选时候了!

  镇定自若的服下两粒养灵丹,沐晚冲老天爷翻了个白眼,用手提起右腿,催动步法,全力奔跑起来。

  左腿上的经脉已通,速度比先前快了一倍。所以,这一次,虽然疼痛程度不减分毫,但是她明显感觉轻松得多。

  差不多是经历同样的时间之后,右腿也猛的轻松起来。一时间,沐晚就象是卸下千斤的重担一般,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腿上的力道足足的,步子迈得又大又快。

  张师叔奔走在前,一直有分神关注她。见状,猜出她是在连续的极限奔跑之中又有了重大突破,他不禁摇头轻笑,在心中感叹了一句“奇材”,当下灵力一转,将速度又加快了足足两成!

  以这样的速度,他有十成的把握带着沐晚冲出巨阵!

  中阶敛息符的使用时效是两个时辰。在两个时辰将近的时候,张师叔又往自己和沐晚身上各自拍了一张中阶敛息符。过了一会儿,原来的那两道敛息符,“哧”的符光一闪,化成了青烟。

  待又一队巡逻散修走远后,张师叔压低嗓声,告诉沐晚:“以我们现在的速度,用不了半个时辰,就能出阵了!”

  沐晚点点头,一双眸子在月夜里亮晶晶的。

  张师叔再次校准方位后,又一次冲了出去:“跟上!”

  就在这时,香香在空间里突然又传来神识:姐姐,后面有人跟着我们!

  沐晚脚下一顿,险些走岔了灵气!

  是什么人?什么时候开始跟在后面的?

  香香飞快的报告:是一个长着虬髯须的中年男子。刚刚从北面飞跑过来的!

  沐晚快速调息之后,一边催动步法赶路,一边发问:看得出是什么修为吗?

  看不出!香香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他身上的气息比师叔还要凌厉。修为肯定比师叔要高。

  继续盯着!沐晚看了一眼前面的师叔,暗中双拳紧握,尽量控制住想回头察看的**——无论如何,在后面的人没有动作之前,她都要做出一副全然不觉的模样来。

  香香“嗯”了一声,用神识问道:要不要查一查,看他是否有同伙?

  好!香香想得很周到!沐晚赞了她一句。

  香香咧嘴乐了一个,手里动作不停,用双指抵在眉心,查看四周草木的记忆。

  过了片刻,她放下手指,肯定的报告:没有同伙。

  沐晚心稍宽。

  紧接着,香香又加了一句:姐姐,香香会盯死那家伙的。只要他一动歪心思,香香就用禁锢之力定住他。不过,以香香现在的灵力,只能将他定住三息的时间。

  沐晚大喜,连声道“好”。

  三息!足够姐把他扎成漏筛了!

  一刻多钟之后,张师叔在一处大石头后面躲了起来。沐晚跟上去,也藏住身形。

  盯着前方,见巡逻队还隔得很远,他压低声音告诉沐晚:“这是最后一个巡逻点了。”

  沐晚禁不住用眼角的余光飞瞄了一眼身后。那个虬髯修士一直远远的跟在他们身后。她很想向师叔示警。可是,忌惮那家伙的修为,她担心会打草惊蛇,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

  唉,要是和香香一样,也能用神识与师叔交流就好了。

  可惜,这是筑基期以上修士才有的神通。

  看到她眼珠子滴溜一转,眼神黯淡下来,张师叔觉得古怪得很:明明快要出阵了,为什么小丫头反而变得神情沮丧了呢?

  可是,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那队巡逻散修已经走近了。张师叔敛心凝神,密切注视着前方的动静。

  和前面的那些巡逻小队一样,这一行七人也是飞也似的从他们前面的小道上急奔而过,拐了一个弯,消失在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包后面。

  “走!”张师叔起身,飞身跃上大石头,双足一点,象只苍鹰一样扑向前面的小道。

  沐晚也纵身一跃,仅落后他半步。

  哪知,两人在小道上没走上两步,这时,沐晚突然听到背后传来“铮”的一声响。

  那是刀剑破风之声!

  一柄亮晃晃的柳叶小刀灵光闪烁,直指她的后心窝子。

  糟糕!下品灵器!张师叔心中大惊,连忙使出“流云袖”,将沐晚护在肋下,抱起她飞快的转开。

  两人象道陀螺一样,冲天飞起。

  沐晚在袍袖之下,两眼一抹黑,什么也看不清。只听到外面响起一道惊雷般的吼叫:“太一宗的小子,哪里走!”

  是那虬髯修士?沐晚赶紧用神识呼唤香香:定住他!快!

  那家伙的小刀好快,香香定不住!香香显然是慌了手脚,一双小手当空乱点:太快了……师叔转得太快了!

  “收!”一个虬髯修士大跨步飞掠而来,凌空一抓,收回柳叶小刀,落在他们前面一丈来远的地方。他刷的拔出手中的三尺长剑,挥剑拦住他们的去路,狞笑道:“跑啊,看你们还能往哪里逃!”

  而那队原本已经走得没影了的巡逻散修也飞一般的从小山包后面跑了出来。

  转眼间,一行七人便排成半圆弧形,将两人的退路切断。

  张师叔抱着人徐徐落下来。袍袖一甩,他轻轻的放下沐晚,眼角含笑的温声说道:“别怕!”很明显,对方就是冲着他们太一宗弟子的身份来的。今天之事只能是你死我活之争!

  沐晚仰起头,脆生生的应道:“有师叔在,小晚不怕!”这是真心话——若不是刚刚师叔及时出手相救,她已是虬髯修士的刀下新鬼。

  “乖!”张师叔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抬头环视四周,眼神越发坚定。

  嗖——嗖——嗖——,背后的那队巡逻散修移形换位,转眼间,已经摆好阵式。

  为首的筑基期修士“桀桀”怪笑:“太一宗的弟子?好,今天就让你们大宗门的弟子好好尝一尝我们的七星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