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十六章 飞行的滋味
  见沐晚神情镇定,澳门赌博网站:举止沉稳有度,张师叔甚是满意,暗暗赞道:这才是我太一宗弟子应有的气度!

  同时,在心里不由的又回忆起自己六岁拜入师尊门下时的情景。他禁不住摇了摇头,再次在心里叹了一句:后生可畏!

  这样的人才,放在外门,做一名天生地养的外门弟子,实在是太可惜了。

  心思一转,他选了近旁的一处树荫,走过去,旁腿坐下,冲沐晚招手,说道:“小晚,过来,坐。”他决定了:回去之后,一定尽全力说服清玉师叔,将小晚荐入内门。他只是一个筑基期的弟子,没有资格向师门荐举弟子。更何况,相比于丹道,他个人以为小晚更合适于走剑道。所以,他只能求助于清玉师叔。清玉师叔身为金丹真人,在剑道峰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人脉。

  “是,师叔。”沐晚见他又是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连忙敛了心事,走过去,在一旁席地而坐。

  张师叔看着她,正色道:“在内门,有专门负责接引新弟子的师叔,我们管他们叫做‘接引师叔’。接引师叔在第一次召集新弟子之时,首先是介绍宗门。小晚,我也算是你的接引师叔。现在,我正式向你介绍我们的宗门。东华洲上有‘一宗二门四派’之说。这里的‘一宗’,指的就是我们太一宗。我们的宗门自祖师爷开山立派以来,道统传承,已有五千多载,是东华洲上最大,也是最古老的修真门派。东华洲上,修真门派众多,修士无数,然而,五千多年来,仅有我们太一宗的祖师爷成功飞升至上界。”

  飞升哎!沐晚闻言,不由精神为之一振,眼睛被点亮了。

  张师叔笑了,接着说道:“小晚,你只是宗门的一名新弟子。今天,你以宗门为荣。师叔希望你一心向道,在仙道上能有所成就。来日,让宗门能以你为傲。”

  “是,师叔。”沐晚起身,恭敬的行了一个道礼。

  抬手示意她坐下,张师叔接着大致介绍起整个炎华界的情况:“炎华界被遗忘之海分成了东西两块大陆。东边的大陆,就是我们身处的这一块,叫做东华洲。西边的,则叫做西炎洲。遗忘之海广袤无垠,其面积比两块大陆面积总和的十余倍。中心又有一处唤作“海中海”的地域,里头住着凶狠的水族。除非是元婴以上的大能,寻常的凡人或者修士莫想安然渡海。所以,两块大陆之间的来往不是很多。历年来,宗门也有不少元婴师祖曾出海,甚至去西炎洲寻找机缘。内门的藏书阁里有许多他们在异域的游历传记。以后有机会的话,你不妨去读一读,对修行很有益处。”

  “是。”沐晚被他说得心里痒痒的,垂下眼帘,心里暗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内门?

  清玉师叔祖当初说得很清楚:以她的资质只能勉强进外门,做一个外门弟子。

  张师叔见状,又是一笑。在事情没有办妥之前,他不想扰乱小家伙的心绪。所以,并不准备将心中的打算和盘托出。

  他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粒龙眼大的淡绿色丹丸,递给沐晚:“丹药是清心丹。你用布囊装了,贴心口放着,可以令你眼明心清,不受巨阵迷惑。”

  “谢谢师叔。”沐晚双手接过来,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心旷神怡。放在鼻子轻轻的闻了闻,气味清香,很象香香施展清神术时发出的香味儿。只是清心丹的气味更淡些,或有或无,象山里清晨的雾气一样飘渺不定。

  “现在时间还早得很,你也养足精神,晚上好过巨阵。”张师叔摆摆手,闭上双眼,开始打坐。

  “是。”

  沐晚从空间里寻出一个蓝底金花的锦囊,先将清心丹放入其中,然后将锦囊扎紧,贴心口放好。

  隔着衣服摸了摸锦囊,她转过身去,远眺山下的天门关,以及更远的巨阵。唔,天门关还是老样子。戈壁依旧是戈壁。只有沙漠之上,阵法波动明显,看上去没有先前那般的真切了。

  呃,效果明显不及香香的清神术……

  那当然啦!这颗清心丹的主药只不过是一味五十年份的香樟木。香香可是香樟树的树灵呢。空间里,香香睡醒了,从本体里闪身出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姐姐不用担心。有香香在,那些迷心阵通通是摆设。唔,姐姐要是不想看到它们,香香就把它们统统砸个米分碎。

  香香,威武!只是,这可是修真界的边防阵呢,不要乱来哦。沐晚大汗。

  知道了!香香在本体旁坐下,学着沐晚的样儿,也用双指抵住眉心,屏息敛神,开始查看周边植物的记忆。

  沐晚抚额。自从看了话本以后,香香在八卦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果然,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香香放下手指,一边抹着额头的汗水,一边噼哩啪啦的开始爆料:

  天门客栈的老板是个修士。店里的房客也大半是修士。每到十五之夜,房客便会被集中送走。这在镇里的植物之中,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但是,只有他店里的伙计知道。镇里的其他人都不知道。

  店老板是镇里出了名的大善人,人缘很好。天门客栈还兼有驿站、杂货铺子等功能。镇子里的人们要收发信件、或者添置家什,售卖土货特产,一般都是托店老板代办的。

  客栈的院子底下有一个好大好大的地窖,里面喂着三头半人半兽的怪物。怪物们的牙口很好,每天都要生吃好多好多的巨蚁尸体。偶尔,店老板也会扔一两个不听话的房客下去,给怪物换换口味。

  听到这里,沐晚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惊呼:天啦,这是家黑店!

  香香不以为然的耸耸肩:天门客栈已经开了两百多年。每二十年换一次店老板。每个店老板都来自于戈壁深处。你说,他们会是什么人?

  太明显了!沐晚想都不想,立马答道:散修联盟的人。

  香香点点头,接着爆料:所以,晚上千万别从镇里过。也别从外面北边上的小道上过。一般打这里过的修士都会惊动店老板。店老板会放怪物们出来追捕的。那些怪物有一个半成年男子那么高。壮实的象座小山。跑起来象道风,力大无穷,厉害得很。假如它们失手了,店老板会立刻放出纸鹤通知戈壁深处的同伙,在半道上设伏捕杀逃脱的修士们。

  这个……不知道师叔知不知道!沐晚皱眉。

  站在山顶上,居高临下,天门镇的地理位置一目了然:它三面靠山,对面是戈壁。

  不能从北边的小道、或者镇子中间穿过……那么只能从南边的密林里过了?

  对喽。就是从密林里过。香香得意的打了个响指:其实南边的密林里也布满陷阵和警示阵。对其他人来说,危险系数远远大于北边的小道。但是,香香是树灵,到了密林里,那就是香香的地盘。有香香在,那些林中的陷阵和警示阵都形同虚设!

  哇,香香,你太厉害了!沐晚星星眼。

  香香得意洋洋的叉着小腰:香香不会骗姐姐的哦。香香真的很有用的哦。姐姐,晚上戈壁里很冷,你要穿得厚实些。

  知道了!沐晚乐滋滋的从空间里翻出一件秋香色的镶黑锻貂皮观音兜。这件衣服是年前新做的。衣服刚送过来时,田妈妈气得脸都白了:衣服颜色老气不说,还做长了两寸多。因此,她一次都没有上过身。

  而眼下,穿着这件观音兜穿越戈壁,却是最好不过了:一来,颜色与黄沙的色儿相差不大,不易让人发觉;二来,够厚实,并且长度也刚好。

  轻抚着柔软厚实的衣服,沐晚垂眸,暗自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田妈妈和青衣现在怎么样了?

  月亮初升之时,张师叔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在沐晚身上的观音兜之上,他挑了挑眉。

  沐晚微垂着头,禀告道:“师叔,这件大毛衣服是弟子从家里带出来的。弟子祖传了一件储物法器……之前,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禀报师叔。”

  小丫头终于带熟了。“这是你的私产,好好收着便是。”张师叔甚感欣慰,忍不住多说了一句,“怪不得你不但有灵根,而且小小年纪就知道修真之事。原来也是修士后人。”

  沐晚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弟子不曾听家里人提起过祖上曾出过修士。其实,弟子也是歪打正着,才偶尔知道世上有修真这回事的。”

  “这便是仙缘!”张师叔抬头看了看天色,又正对着山下,飞快的掐算一翻,才说道,“时机差不多了,走。”

  沐晚想起香香之前的话,赶紧上前一步,问道:“师叔,我们是要从天门镇里头经过吗?”

  张师叔看了她一眼,答道:“天门镇里只怕也有古怪。呃,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所以,我带你从天门镇上面飞过去。”仅此一次,且事出有因,想必清玉师叔知道了后,也不会揪着不放吧?

  啊,飞过去?!沐晚赶紧用神识联系香香:安全吗?

  香香也拿不准,如实报告:半空没有阵法波动。三只怪物都不会飞行。

  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张师叔已经站于飞剑之上,在离地面丈许的地方稳稳立住,转过身来招呼沐道:“小晚,上来!”

  “是,师叔!”沐晚雀跃的纵身跳上去,稳稳的踩在一尺来宽的巨剑之上,脸上尽是狂喜之情——姐终于可以象神仙一样的飞了!

  这孩子!张师叔抿嘴一笑,往各自的身上拍了一张中阶敛息符,催动飞剑,载着她,象道流星一样,当空而去。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脚下的山脉迅速退后,变小,变小,再变小,宛如一条蜿蜒的墨绿色小蛇。沐晚有种错觉:只要一伸手,就能把整条山脉从地上扒拉下来。

  相比于飞剑的速度,她的全速前进堪比蜗速。转眼间,他们已临天门镇上空。镇里的房屋好象是几粒散落的黑芝麻,在她的视线里一闪而过。

  虽然速度快得惊人,但是,沐晚站在飞剑之上,却平稳得很,甚至感受不到丝毫的罡风。她抬头看向夜空,和在地上看到的差不多,月亮还是离得那般遥远。华云也依旧那般飘渺。

  原来,这就是飞起来的感觉!这种将大地、山川尽数被踩在脚下的感觉,令人不禁生出“一切尽在我手中”的万丈豪情!

  沐晚心情澎湃,暗中握紧拳头:沐晚,努力!只要修为达到炼气五层,你也能在天地之间御剑飞行!

  香香看得眼馋得很,在空间里连连叫道:飞起来啦,飞起来啦!姐姐要快快进级,带香香飞哦。

  对于树灵来说,运动之类的,向来是短板哈。

  一刻钟之后,飞剑已经带着他们穿过戈壁上空,来到沙漠的边缘。

  张师叔寻了一处安全的地方,稳稳的降下飞剑,压低嗓子叮嘱道:“巨阵里不能飞行。这阵法每三个时辰便会自动移形换位。所以,小晚,接下来,你一定要紧跟着我。记住,全速前进。感觉灵力不济时,就马上服用养灵丹。还有,只能走我走过的地方,千万别在阵中乱跑。”

  沐晚敛神,正色道:“是,弟子明白。”

  张师叔面对巨阵,又掐算了一次方位,这才一挥手,发令:“走!”说罢,他双足轻点,象道离弦的箭一样,冲进了无边的沙漠之中。转眼就没了身影!

  沐晚心中一惊,赶紧凝神细看。只见半空中有一道微弱的阵光飞逝而过。

  啊,师叔已经入阵了!阵法遮住了他的身影!

  空间里,香香用神识安慰道:姐姐,别慌!有香香呢!

  与此同时,鼻底清香袅袅。沙漠象道面纱一样被揭开,披着银白色月光的荒原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

  张师叔那青色的背影就在前面三丈远的地方!

  沐晚深吸一口气,催动“逍遥八步”,紧随而后,也一头钻进了阵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