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十五章 天门关
  五行相生的理儿,澳门赌博网站:其实沐晚早在练习火球术的时候,就有所感悟。在第一次将要耗光体内的火灵气时,她敏锐的发现与之紧密靠在一起的木灵气立马补了上来。后来,她又反复试验了多次,结果都一样。不过,补上来的木灵气对火球术并没有什么作用。所以,她当时只是意识到——哦,原来这就是“五行相生”。

  而昨晚她当发现一齐催动五行灵气,效率不高时,立马就萌生出了一次只单独抽取一种灵气的想法。试验的结果,进一步验证了五行相生之理。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师叔身为筑基期修士,貌似一直都没有真正的领悟到什么叫做“五行相生”……

  好吧,身为师侄,她好歹也得给师叔大人留点面子,对不?所以,她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惊道:“呀,原来是样啊。”

  香香在空间里用神识点评道:虚伪!

  沐晚回击:姐这叫尊敬师长!

  张师叔咂摸嘴巴,象是品到美酒一样,久久回味。突然,他一脸匪夷所思的问道:“小晚,你明明是四灵根呀!你没有金灵根,体内哪来的金灵气?”

  “师叔,弟子体内真的有金灵根。”说着,沐晚凝气,摊开右手。只见她的掌心果然现出一道五彩的灵气。红、黄、蓝、绿、金,相相俱全,一个色儿也没少!

  真的是五灵根哎。张师叔傻了眼——明明当初他用测灵珠测到的是四灵根!

  身为筑基期修士,他不可能记错。

  莫非是测灵珠出了问题?

  想到这一层,他从储物袋里掏出那枚测灵珠,对沐晚说道:“小晚,这是测灵珠,你再重新测一下灵根。把它握在手里就行,无需催动灵气。”

  “是。”沐晚很好奇到底是如何测量灵根的。于是,她依言而行,上前双手接过测灵珠,用右手握住。

  测灵珠看上去象个高品质的水晶球,晶莹剔透,足足有她两个拳头那么大。珠子一放入掌心,就象被点亮了,里头豪光四射。整颗珠子流光溢彩,好看极了。

  张师叔凝神细看,惊呼道:“呀,真的有五色!”心里更加疑惑了:金色那么明显,当初他怎么会看漏了呢?

  沐晚闻言,也定睛往珠子里看去。珠子的中心真的凭空现出五条彩线。最粗的是绿线,黄线次之,蓝线再次之,红线又次之。最细的是金线。

  原来,是这样测灵根的。用测灵珠不但能测出修士的灵根属性,还能大致看出各灵根的强弱。

  她收回目光,将测灵珠双手奉还。

  张师叔一边接过去收进储物袋里,一边尤在摇头晃脑的嘀咕“怎么会这样呢”。

  简直快魔障了。沐晚耸耸肩,自去找地儿梳洗。

  待她回来时,张师叔没有和往常一样在打坐练功,看上去是在特意在等她。

  “小晚,你过来。”

  “是。”沐晚走了过去,在他跟前站定。

  “坐。”

  “是。”貌似师叔有重要的话要宣布哦。沐晚敛神,在他对面三尺来远的空地上盘腿而坐。

  然而,张师叔却瞅着她,久久不语,神色甚是古怪。

  沐晚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忍不住抬头唤了一声“师叔”。

  张师叔长叹一声,终于吭声了:“小晚,师叔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才好。”

  沐晚只觉得小心肝“嗖”一下,提到了嗓子眼里——究竟是什么事,令师叔这般为难?

  张师叔感叹道:“小晚,短短的几个月,你颠覆了师叔以往对于修真的很多认识。”

  原来是要说这个。沐晚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吓死姐了。

  张师叔把目光从她身上挪开,抬眸看着天上的那一轮冷月,用一种只有老人才有的沧桑口吻说道:“枉我修行近七十年哪!在很多方面的领悟,竟还不如你一个六岁的毛孩子。”

  接着,他微微合上双眼,又不吭声了。

  沐晚垂眸,掩去眼底的伤感——她哪里是个六岁的毛孩子?她分明活了两世!是真正从死边打转回来的。而师叔虽然年过七旬,但他一直是在宗门里清修,鲜有下山历练,与她相比,称得上是“经历简单”。再加之,她也看出来了,师叔是属于不是很聪明,但做事勤奋、扎实的人。而她呢,心思活络,历来是那种遇事不琢磨琢磨,就会死的人。以她的经验,这样的两种人如果做同样一件事,往往在最开始时,落了下风的会是师叔这一类的人。

  过了一会儿,张师叔收回思绪,又瞅着沐晚,呵呵笑道:“小晚,你善于思考,心思敏捷,又做事沉稳踏实,是天生的修真者。所以,不要因为自己是五灵根,便生出挫败之感。”

  顿了顿,他挠了下头:“还有,我现在有一种直感,和单灵根相比,五灵根更符合这世间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也许,五灵根才是真正的天纵之资呢。总之,小晚,师叔看好你哟。就这样走下去,将来,你在仙道上的成就肯定会比我强。”说到后面,他看着沐晚,目光灼灼,一双眸子宛如夜空之中升起的明星。

  “谢谢师叔。”两世加起来,也不曾得到过长辈如此热烈的鼓舞。一时间,沐晚的鼻子有些发酸。她赶忙微微仰脸,抑住眼里的泪意。

  师叔侄两个日行千里。三天不到,下一站天门关便近在眼前。

  “天门关是大周西部的一座边陲小镇。出了这里,便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戈壁、沙漠。远远望去,天地间只剩下一条淡黄色的沙线。似乎沙漠的尽头就连着天,人们只要走过戈壁,便能沿着沙线走到天上去一般。‘天门关’也因此而得名。”

  站在山顶,张师叔遥指天门关,又接着介绍道:“事实上,天门关也确实是一道关卡——通往修真界的第一道关卡!”说完,他先是根据太阳辨别方位,然后伸出右手,低头掐算起来。

  啊,终于快到修真界了!

  可是,沐晚却没有象以前自己想象的那般心情澎湃。

  望着远处那漫天的黄沙,她的第一反应竟是要多多的储存水——她家胖妞妞一天要喝两百斤水!

  而她手里才有百来个水囊,全部装满水,最多也就够香香喝三天。而眼前的沙漠看不到边际,不知道要花多少天才能穿过。

  从山上,以她的目力不难看到,天门关总共才十来户人家。全镇最高最气派的房子是一座仅三层楼高的木楼。楼前高高的挑着一面发黄的布旗,上面写着“天门客栈”。紧挨着它,搭有一间类似凉亭的茅草屋。从山上可以看到里头烧有火红的炉火,一个健硕的汉子在里头打铁。呃,那是一家铁匠铺。其余的都是低矮的木屋,门前没有任何特殊标志,看上去都是寻常人家。

  翻遍全镇,恐怕也找不出一百个水囊!

  “姐姐,那远处的沙漠是吓唬人的。那里只不过是个巨型的幻阵。”香香在空间里用神识告诉沐晚,“唔,里头套了好些迷心阵。你仔细看看!”

  沐晚连忙双指抵在眉心处,凝神细看。果然看到荒漠之中隐约有阵法波动。但是,她却看不破。

  这时,鼻尖飘过一丝若有若无的清香。

  “姐姐再试试。”

  沐晚再次凝神。

  这一次,很神奇的,戈壁还是戈壁,但是沙漠却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苍茫的荒原。荒原之上,稀稀落落的分布着一些湖泊和密林。天边,白云飘渺。云中隐隐现出一道墨绿色的山脉。

  好厉害的幻阵,隔得这么远也能迷幻人。

  “香香,你隔这么远也能破阵?”沐晚禁不住啧啧称赞。

  此时快到香香的睡觉时间了。她刚好钻进本体里,闻言,整棵树苗“哗啦啦”狂颤:“哈哈哈,人家哪有这么厉害!是清神术啦。”

  香气很快便散开。于是,沐晚眼里看到的又是黄沙连天的沙漠。

  张师叔掐算完毕,回头说道:“小晚,现在是刚过正午,不是穿行戈壁的好时机。我们暂且在这里休整半天,等晚上再继续赶路。”、

  前世,沐晚也曾看过一些关于西陲的游记、传说。据说,戈壁里头时常有怪兽出没。还有不少人看到过海市蜃楼之类奇景。故而,她略有些紧张:“师叔,戈壁里头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张师叔稍作犹豫,抿抿嘴,还是缓缓道来。

  天门关是通往修真界的必经之路。为了防止凡人涌入修真界,所以,在数万年以前,修真界里的三位道君联手在边界的荒原地带布置了一个巨阵。只有筑基期以上的阵法师,或者金丹真人们才能看穿这个巨阵。而凡人们和寻常修士看到的却是一片茫茫的沙海。

  原本巨阵也只是阻拦凡人通行而已。但是,两千多年以前,这里突然出了一种蓝色的巨型蚂蚁。这种蚂蚁长着巨齿铁颚,又是成群结队的出现。所以,很快,这一带便被它们吞噬得寸草不生,人兽绝迹。而蓝色巨蚁的巨齿铁颚是炼器的好材料。消息传开后,有不少修士过来围猎它们,其中不乏散修。渐渐的,越来越多的散修聚集在这一带。他们成立了一个叫做‘散修联盟’的组织,实际控制了这一带。

  这里本来就不属于任何一个门派,再加之,灵气稀薄,位置甚是偏远。故而,没有人第一时间站出来表示反对。

  在刚开始的时候,散修联盟在这一带行事还是很得人心的——但凡没有能力自行穿越巨阵的修士,只要交给散修联盟十只蓝色巨蚁的尸体,便可以领到通关令牌。散修联盟每月的十五月圆之夜,会派出一名金丹长老,带领有通关令牌的修士一齐穿过巨阵。

  但是,近几百年来,散修联盟发展的很快,行事也越发强硬。他们在这一带穿插巡逻,不再允许修士们自由通行。所有修士来到这里,不管是猎杀蓝色巨蚁,还是路过,都必须先去他们的驻点报名。然后,由他们分成若干小组,去围猎蓝色巨蚁。上交十只巨蚁的尸体换取通关令牌后,要是想继续猎杀巨蚁的,就留下来,被重新编组;如果只是过路的,便被另行安置在一起,待到十五月圆之夜,再统一离去。

  张师叔脸上现出不屑的神情,从鼻子里哼道:“我们太一宗身为东华洲第一宗门,当然不会理会这帮乌合之众。我们进出凡人界历练,从来都是自行过关的。只是,小晚,现在只有我们两个,势单力薄,不宜与散修联盟正面冲突。所以,我们这次只能乘着夜色闯关了。”先前,他最担心的便是如何强闯天门关。而现在,以小丫头的修为,只要沿途谨慎点,他有八分把握带着她闯过巨阵。呃,要是实在背运得很,闯不过去,那么就打死也不能承认是太一宗弟子,只能扮作散修,去组队猎杀蓝色巨蚁啦。总之,安全第一,宗门的脸面也不能丢!

  蚂蚁之类的,最讨厌了。沐晚眉尖轻皱,问道:“师叔,蓝色巨蚁有多大一只呀?”

  张师叔伸出两手大致比划了下:“寻常的蓝色巨蚁只有两尺来长。以你的修为,同时对付三两只,完全不成问题。但是,蚁后的身形和一般的吊额猛虎差不多,实力足以与筑基修士抗衡。它们不足以为患。现在的天门关,**远胜过蚁害。”

  “师叔有办法过阵吗?”沐晚又问道。

  张师叔点点头:“此次出来前,宗门派发有天门关的地图,里头详细的标识了巨阵通行路径,和散修联盟的哨卡、巡逻路线。三年前,我们小队跟随清玉师叔,也是过此阵,进入凡人界的。一路轻松得很。小晚,你也不要太担心蓝色巨蚁。它们性情喜高温,惧寒。而这一带昼夜温差极大。白天气温炎热,到了夜晚,温度急骤降低。尤其是子夜时分,更是堪比寒冬。那时,蓝色巨蚁都窝在地穴里避寒,不会出来。所以,我们晚上过阵的话,只需避开散修联盟的巡逻即可。”

  “是,师叔。”

  沐晚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的应下——是散修联盟哈,不是先前的胡老四之流!可以说,天门关,是她自修真以来,碰到的第一道坎。一道非过不可的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