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十四章 五行相生
  船在大江上走了两个多月,终于,驶进了黑水河流域。

  黑水河是大江上游最重要的一条支流,本来河面甚宽。但是,它是一条季节性很强的河流。此时已经是秋季,黑水河渐入枯水季,所以,河面迅速收窄,水位线一天比一天低。两岸很多地方的河床都裸露了出来。当然,水流的速度也远远慢于大江。贺大脸上的神情渐显轻松。

  “小仙长,离黑水城只有两天的船程了。”这天傍晚,将船泊在一处白茫茫的芦苇滩旁,贺大走过来,快活的抱拳说道。

  夕阳下的芦苇滩,广袤无垠,被染成了金色,层层叠叠,随着晚风轻轻摇曳。集壮观与柔美于一身,这是沐晚不曾见过的美景。她静坐在船边,欣赏美景,听到这句话,什么美好的感觉都被“当啷”一下打得米分碎。

  只要两天就到黑水城了!可是,师叔还在闭关!

  “知道了。”冲贺大点了点头,沐晚心急如焚的走进了船舱。

  张师叔还是那副样子,背对着船舱门,盘腿打坐,一动也不动。

  这可怎么办才好?沐晚用手撑在矮几上,无力的跌坐下来。

  这时,香香睡醒了,从空间里闪身出来,见她愁眉不展的样儿,连忙问道:“姐姐,怎么了?”

  沐晚据实以告。

  不想,香香神色轻松的耸耸肩:“这有什么的。到时,要是师叔还没有出关,我们就将这艘船买下来好了。”

  沐晚没好气的冲她翻了个白眼:“你说的倒轻巧。他们一大家子人都靠这船谋生呢,况且,这里离着陈关渡上千里远,离乡背井的,想买条新船也不易。他们哪里会轻易就卖掉?”死胖妞也不知道是怎么看话本的。旁人看的是才子与佳人之间的“情”,她倒好,看到的好象全是“钱”一般。自从读了话本之后,她动辄便是这种用钱砸的腔调。

  不想,香香很肯定:“只要价钱给得高,香香担保他们肯定会卖的。”

  沐晚挑眉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上只差没有直接写上“姐才不信呢”。

  香香嘿嘿笑了:“贺家娘子受不得船上的风。香香不止一次听贺大跟她说过,等赚足了钱,就把船卖了,回老家买块地,以后一家人安安生生的种地过日子。”

  “你偷听人家夫妻两个私下里说话?”沐晚大开眼界,真心服了她。

  香香扑进她的怀里,扭啊扭:“人家晚上闲得无聊嘛。还有,这世上哪条律法规定不准听壁脚的?”

  呃,果然正如夫子所言,话本之类的闲书都是毁人不倦、误人子弟的。沐晚抚额。

  第二天下午,见师叔还没有有要出关的迹象,沐晚只好跟贺大协商买船的事。

  刚开始时,贺大是一脸的难色。但是,当沐晚把两锭五十两的银元宝放在他面前时,他立马就满口应下,甚至还主动提出去官府签卖船文契。

  沐晚摆手:“文契就不必要了。你在黑水城外找个僻静的地方,把船停稳就行。”

  于是,第三天中午,船到了黑水城外。贺大没有把船驶入码头,而是远远的停在一处寂静的河湾里。

  打包了全部的家当,一家人千恩万谢的在甲板上叩了头之后,才肩挑手提的离去。

  待他们走后,香香立刻指着不远处的一棵粗壮的垂杨柳,说道:“姐姐,我看过那棵柳树的记忆了,这一带这三十多年都没有修士出没过。”

  沐晚目测,那棵柳树最多也只有三十多年的树龄。这就意味着,她们可以不用担心会受到散修的干扰了。

  她满意的点头:“今天就算了。明天我再去城里,给你买些话本来。”

  “好的呀。”香香打了个呵欠,自回空间里睡觉。

  孰料,当天晚上,张师叔出关了。

  香香五感敏锐,反应超快。一发觉张师叔身上的气息有异变,她立刻收回禁锢之力,麻溜的钻进了空间里。

  而此刻,沐晚正在岸边的沙石滩上练剑。

  “姐姐,不要跟师叔说我的事。”香香在空间用神识与她沟通。

  沐晚想了想,用神识应允了——香香的事,现在说出来,必定会暴露空间。所以,等以后再找个合适的机会,把香香介绍给师叔吧。

  张师叔一出关,首先便吞服了小半瓶辟谷丹——分离灵气,比他想象的要难得多。耗费的时间也大大超出了他事先的预计。所以之前服用的辟谷丹早就耗尽了。先前五感封闭,他还没有感觉到饿。一出关,他险些没有当场饿晕。

  等丹药化开,身上的体能渐渐恢复后,见沐晚不在船上,他顾不得服用养灵丹恢复灵气,赶忙铺开神识找人。

  沐晚已经提剑跳上了船,在门外行过礼,朗声问道:“师叔,弟子可以进来了吗?”

  张师叔不禁轻“咦”了一句,心中狐疑不已:小家伙怎么知道我出关了的?才几天,她的修为进展有这么快吗?

  往身上使了个去尘术,他才转过身来,应道:“进来吧。”

  “是。”沐晚推开门,走进船舱。

  两个来月,张师叔都是背对着船舱而坐。沐晚不曾见过他的面相,这会儿陡然见到,吓了一大跳——张师叔原本是张圆润的娃娃脸,这会儿脸上跟刀削过一般,没剩几两肉了,瘦得厉害。嘴上还长出了一圈半寸长的黑胡子,乱蓬蓬的。整个人瞧上去,起码老了十岁。

  “怎么了?”张师叔摸了摸自己的脸,眼里闪过一道戏谑。

  沐晚顿了一下,答道:“师叔,您瘦了好多。”

  “坐吧。”张师叔笑了笑,洒脱的摆摆手,说道,“没什么。只不过是皮相而已。我观你的气息比先前又沉稳许多,看来这段时间没有偷懒。十三剑练到哪一式了?”

  “已经练完最后一式了。”沐晚老实的答道。每三天练一式。其实,早在二十多天前,她就练完了太一十三剑。

  张师叔对她在剑道上的悟性深信不疑,闻言,轻轻点头,发令道:“你尽全力扔个火球过来。”

  没想到,师叔一出关就考校我的修为。感动归感动,但是,沐晚手下却没有留余力,右手一扬,大喝一声:“去!”

  呼——呼——呼——!

  三粒鸽子蛋大的火球快如闪电,逝如疾风,一实两虚,直扑张师叔的面门。这一招,集火球术和落英飞剑于一本,是沐晚自个儿琢磨出来的,已经苦练了一个来月。

  “来得好!”张师叔挑眉,一挥袍袖。

  风起!

  三个火球尽数被扫灭。

  呃,还是连师叔的边都沾不到!沐晚垂下眼帘,好不沮丧。

  张师叔却搓着手,热忱洋溢的自爆本次闭关成果:“小晚,你分离灵气的方法真管用。不但能精纯灵气,而且对凝炼神识和出招速度等皆大有益处。我现在才刚刚将体内的灵气分离,已经比那些单灵根的差不到哪里去了。”哈哈,后年就是内门大比,我张逸尘要逆袭!

  好象看到了自己闪亮出场,打得那些单灵根的“天纵之才”满地找牙,惊落了一干长老们的下巴,他不由豪情万丈,意气风发。

  “哈——哈——哈——”

  啊,师叔,您流口水啦!沐晚满头黑线。耳边象是“哗啦啦”的一片脆响——呃,师叔以前留给她的高大上形象碎了一地。

  由于张师叔迫不急待的想实际体验一下闭关的成果,所以,第二天清晨,打坐一个时辰之后,师叔侄俩便风驰电掣般的赶路了。

  从黑水城开始,他们又要开始走陆路。一路向西,下一站是两千四百里之外的天门关。

  张师叔出关之后,虽然没有进级,但是功力大涨。沐晚的“逍遥八步”已经突破第四层,一息之内能踏出十六步。可是,现在她苦苦支撑,也仅仅是勉强能跟上而已。一时之间,她感觉自己宛若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

  在前面尝到了甜头,所以,这一路,张师叔依然放弃官道,选的是小道。秋月当空之时,他依然在一处有水源的僻静所在停住。

  沐晚又累得跟个泥猴一般。

  张师叔皱了皱眉头,提点道:“小晚,你的步法甚是精妙,为什么单凭体力,不用灵力催动呢?”

  沐晚怔住了:“用灵力催动?”

  张师叔点头,进一步启发:“对呀,用灵力催动步法,就象你的火球术那样。”

  “噼叭——”心里象是炸开了一个火点,转眼间,变得亮堂堂的。沐晚笑得见牙不见眼,冲张师叔行了一个道礼:“弟子明白了。”说完,她取出白玉瓶儿,服下两粒养灵丹,席地而坐,化开丹药,恢复灵气——这一路,她发出一次服用一粒养灵丹只能勉强支撑半个时辰,情急之下,一连服用了两粒。结果,这一次竟然支持了整整两个时辰。所以,接下来,她都是一次服用两粒。

  张师叔见了,不由咋舌。作为丹修,他由此不难看出,小丫头体内的灵气量起码比同阶修士多一倍!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小丫头的丹田比同阶修士大!

  意味着小丫头的经脉也比同阶修士宽!

  而这些都是修士修行的本钱。

  真是后生可畏。他不由在心里念叨了一句师尊挂在嘴边的话,心中感慨不已,转过身去,找了一处平坦干爽的背风之处,盘腿坐下,抓紧时间,闭目练功——张逸尘,你须勤奋、勤奋、再勤奋!不然,这师叔你也当不了几年了!

  在太一宗,除了“一日为师,终生为师”的直接师从关系外,其余的同门之间仅以修为排资论辈。所以,年长的师侄孙,年轻的师叔祖,比比皆是。比如说,张逸尘现在是筑基期修为,沐晚是炼气期修为,所以,沐晚就得尊称他一声“师叔”。但是,将来若他还是筑基期修为,而沐晚晋一大阶,成为筑基修士,那么,他便成了“张师兄”。

  尴尬吧?当然尴尬。但是,你必须得服气。谁叫你是一个修士!谁叫你身处唯修为论的修真界!

  所以,要想将来见面不尴尬。身为长辈,你就得作好表率,努力修行。

  而那边,沐晚经过一夜的领悟与练习,期间又服用了三次,共六粒养灵丹和三粒回神丹,第二天又给了张师叔一个大大的惊喜。

  一夜之间,她的步法接连两次突破,如今已然达到第六层,一息之间可以踏出三十步。并且,每一步的步长可达五丈之多!

  张师叔须用到六分力,才能稳稳保住领先一丈远的优势!

  这样一来,他的灵气消耗也加快了不少。

  不过,张师叔一点儿也不着急:沐晚体内的灵气量远不如他,如此全速而行,最多能支撑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要么是休息以回复灵气,要么是用养灵丹撑着。而沐晚手里的养灵丹都是他给的。能撑几次,他还不清楚吗?

  本师叔先不作声,待小家伙丹药用尽,无计可施之时,再给她好好总结一二,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这样做事不留余地!张师叔如是盘算着,成心想给某人一个教训。

  不想,沐晚根本就没有象他想象的那样频繁的服用养灵丹。从出发到休息,足足有八个多时辰,小丫头中途只服用了三次,共六粒养灵丹和六粒回神丹!要知道,这一路赶来,他自个儿消耗的丹药也差不多是这个数!

  这是怎么回事?小丫头体内的灵气不可能如此浑厚!肯定有玄机!

  于是,休息的时候,某师叔又厚着脸皮发问了。

  沐晚也没有藏私,坦诚的说道:“弟子昨晚听了师叔的点化,用灵力催动步法。结果,发现如果体内的灵气一齐摧动的话,损耗很大,根本就撑不了多久。所以,弟子便试着一次只催动一种灵气,以提高灵气的使用效率。弟子先试了木灵气。试用之后,弟子发现,不但木灵气的使用效率提高了许多,并且木灵气使用完之后,不等弟子另换一种灵气,弟子体内的水灵气便自动补了上来。水灵气用完之后,金灵气又自动补上来……待最后一种灵气用完,先前的木灵气已经恢复了六成多。所以,弟子仅用两粒养灵丹就能支撑三个时辰。”

  “五行相生!”张师叔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