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十三章 香香的爱好
  见沐晚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澳门赌博网站:绿眼睛眨巴眨巴,软软的靠过来,一双胖手环挂在她的脖子上,嘴里呼着热气,糯糯的劝慰道:“姐姐,等到了修真界,香香一定帮姐姐找到好多好多的灵种。香香会把院子里种得满满的。”

  小模样贴心到不行。沐晚揉着一边太阳穴,忍俊不禁:“行,以后,院子里的地,就全交给我们香香了。”她其实两世加起来,也对种地这个行当无爱,好不好!现在,又冷不丁的听说了带有“轮回诅咒”的灵种,她更是连翻土的念头都木有了。本来就对那块地没了想法,现在香香主动请缨,要大包大揽,索性便由着香香去捣鼓好了。

  香香笑得大眼睛弯弯,使劲的点头:“嗯,都交给香香!不过,香香没有水灵根,以后就是修为提升了,也使不了凝水术。所以,姐姐以后要负责浇水哦。”

  原来,宋牛用的是凝水术!沐晚心中的疑惑顿消。

  自此以后,两人谁也没有主动提起过井台下的灵种。就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又过了五天,大江上的秋讯终于过去了。水线迅速下降。待到秋讯过去,水线比原来还要略低一些。江面迅速收窄。江水虽然还是有些浑黄,却流速慢了许多。

  天气转凉,无论是大江之上,还是两岸,皆秋味渐浓。

  船沿着大江,逆流而上。受江面状况的影响,船速明显提高,走得也平稳许多。

  有了香香的帮助,沐晚花了近二十天的时间,终于在阵法上略有所得。又将《阵法初成》上最简单的入门阵图——初级聚灵阵,反复临摹了上百次。她觉得阵图已熟记于心,呼之欲出了,决定动手刻制一套。

  先前从“小胡子”老三的储物袋里找到的,都是空白的阵盘和阵旗。沐晚清点了一下,足足有二十套。呵呵,全部拿来练手!只是,船舱里的灵气太稀薄,远远达不到刻制阵盘的灵气要求,所以,她和香香只能去空间里练习。

  所谓刻制阵盘,就是修士是指尖代笔,以灵气为墨,在空白阵盘上刻下阵图。空白阵盘是现成的,阵图也是书上的现图,唯一对修士的考验便是灵气,一是灵气量,二是对灵气的控制能力。至于灵气的五行属性,绝大多数的阵式都没有要求。也就是说,理论上,是个修士就能学习阵法。

  但,实际上,阵法远不是那么好学的。单单是对灵气的控制力便是一道足以难下大多数修士的坎。比如说,我们的香香。

  胖妞妞身为树灵,木灵气多且精纯。但是,她费尽全部的耐心,也没法将灵气按书上的要求,均匀的凝成一道头发丝那么大的细线状。稍不留心,灵气线要么是过粗,一下将阵盘灼毁,要么就是因为太细,断掉了,刻制半途而废。

  在灼毁了第五个阵盘后,香香再也绷不住,猛的站起来。“哗啦”,她将面前的报废阵盘尽数推到地上,摔得米分碎。

  “不学了!香香不学了!”她一扭屁股,直接钻回本体里,使劲的扭着树干,摇得那二十来片小嫩叶哗哗作响,哇哇大叫,“香香再也不学阵法了!香香会破阵,香香要把它们砸烂!全砸烂!”

  沐晚的情况比她要好点。有了先前分离灵气的经历后,她对灵气的控制也算得上是得心应手。

  但是,阵法师真的不是这么好当的!

  第一次,沐晚刻到一半的时候,一不小心,灵力没跟上,指尖凝出的灵力线断了。那一半亮晶晶的阵图立马黯淡下来。阵盘,毁!

  这是第二次,眼见着只剩最后一笔。结果受香香闹出来的动静所扰,沐晚略一分神,指尖的灵力猛的增大一倍。呼——,阵盘上红光一闪,现出一个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黑斑。得,阵盘被灼毁,又是前功尽弃!

  沐晚闭上眼睛,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压制下心头之火。

  也罢,是姐修行不到家。待冷静下来,细细的总结一番,她才睁开眼睛。没有理会狂暴状态中的某胖妞,她随手拿过一张空白阵盘,垂下眼帘,屏息凝神,将体内含量最多的木灵气,抽出来,凝成头发丝般的细线状,开始第三次刻制。

  香香在井台那边哇哩哇啦的发泄了半天,也不见沐晚来安慰自己,一时好不委屈!不再嚷嚷,她改成生闷气,静等某人过来。结果,等着等着,倦意袭来,她在本体里竟然呼呼大睡了起来。

  沐晚全然不知。

  半个时辰过后,她终于完成了阵图的最后一笔,收回木灵气。

  黑色的阵盘上精光一闪,细若发丝的灵气线立敛,仅余阵心一处有白光闪烁。

  聚灵阵盘,成了!

  一套初级聚灵阵算是完成了一大半。接下来,只要在四面阵旗上刻下代表“东”、“南”、“西”、“北”的四个方位阵符即可。

  相比于阵图,方位阵符实在是太简单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沐晚便刻好了。

  阵旗上也是灵光一闪,灵气线尽数内敛。四面阵旗上各自现出一个彩色的光点——四旗分别代表“四象”。布阵的时候,要是搞错象位,插错阵旗,阵法是无法激活的。而四面阵旗从外表上看,完全是一模一样,全靠旗上的彩色光点来区分:东旗上的点是绿色的,代表“青龙”位;南旗上的点是火红的,意即“朱雀”位;西旗上则是金色的点,“白虎”是也;剩下的是北旗,上面的光点为蓝色,乃“玄武”位。

  沐晚反复欣赏着生平第一套阵法作品,两个嘴角不知不觉中高高翘起。只可惜,身上没有灵石,不能激活阵盘,不然,她恨不得立刻拿到船舱里去试上一试,看效果如何。

  和灵符不同,只要阵盘和阵旗没有被毁坏,阵法是可以被多次激活的。而最多能使用多少次,主要取决于阵盘和阵旗的材质。材质越好,阵盘和阵旗不但承载的更多的灵气,也更耐损耗。象沐晚手中的这种黑色的阵盘和阵旗,属于黄级材质,是入门款,材质最差。通常用来刻制初级阵图。最多能激活十次。当然,黄级材质也可以勉强用来刻制一些较为简单的中级阵图。因为再简单的中级阵图所含的灵气量也起码是初级阵图的一倍以上,所以这已是黄级材质能够承载的极限。并且,用黄级材质刻制的中级阵,使用次数大打折扣,最多能激活三次。而阵盘的使用情况是没法隐瞒的。因为阵盘每被激活一次,便会在背面现出一道裂纹。

  刻制阵盘是件很费神识的事情。沐晚接连刻制了三次阵盘,然后又一鼓作气的接连刻制了四面阵旗,所耗的神识不少。虽然还没有出现头痛的状况,但是她也自知无力再刻制另外一副阵盘,只好作罢——初级聚灵阵的阵盘是要求一气呵成,中间可不能停下来歇一歇。

  她走出屋子,见院子里静悄悄的,不禁摇头轻笑——以香香的性子,此刻怕是在生闷气。

  三百多岁的奶娃娃呀,得,去哄一哄吧!沐晚认命的走到井台边,在尺来高的小树苗面前蹲下来,软声轻呼:“香香——”。

  没有动静!

  香香什么时候学会拿乔了?沐晚不禁轻“咦”,定睛细看。只见二十片生绿的小嫩叶都是叶尖微微向下,一动也不动。据她平时的观察,一般香香的本体若是叶尖向下,只有两种情况,一是,香香渴了;二是,香香睡得正香。她今儿打坐之前就替香香浇了足足两百斤山泉水,所以——

  唔,死胖妞居然睡着了!

  沐晚冲小树苗翻了个白眼,独自出了空间。

  这时,她才发现,不知不觉外面已经是下午时分。刚好是香香的睡觉时间。

  沐晚又是摇头哑笑。看了一眼师叔的背影,见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她拉开船舱门,去甲板上练飞剑。

  待五千次飞剑练完,她回到船舱,刚好要给自己倒了一碗茶,香香伸着懒腰从空间里闪身出来。

  “姐姐,香香不想学阵法。”胖妞妞睡了一觉,心情大好,粘在她身边,抢着倒了一碗茶,端给她,绿眼睛闪呀闪,“好不好?”

  沐晚接过来,喝了一口,问道:“真的不想学?”

  香香噘起嘴,伸出一双胖爪子,叫苦道:“太难了!姐姐,香香觉得,这应该是一双破阵的手,绝对不是一双布阵的手!香香天生就是来砸阵的!”

  “扑——”,沐晚没忍住,嘴里的茶水全喷了出来。还好,师叔隔得远,茶水没有飞到他的后背上。

  香香见状,抱着她的一条胳膊摇呀摇:“姐姐不信?”

  沐晚刚练完五千次飞剑,身体疲惫得很。一时被摇得头晕,唯有笑着连声说道:“信,我信。香香不想学,那就不学好喽。以后,布阵有我呢,香香就专门负责砸别人的阵好了。”各人有各人的缘法。香香自带一整套的远古传承。她又何苦去为难一棵树呢?并且还是一棵卖萌无下限的懒树。

  香香从心底里笑了出来,搂住她的脖子,照她脸上“叭唧”亲了一大口,欢呼:“姐姐最好啦。”

  她说到做到,从此以后,连阵盘和阵旗的边儿都不沾。沐晚在空间里刻制阵盘和阵旗,她在一旁用一双胖手撑着下巴,安安静静的陪着。

  乖巧懂事的令人心疼。

  沐晚想起出府之前,曾带了一些书出来。而香香学习能力非常强,已经认识很多字,可以自行看书了。也不知道香香喜欢看那一类的书。想了想,她去储物间,找到装书的那几个箱子,全部打开,让香香自行挑选。

  她带出来的书都是生母留下来的,总共有三四百本之多,既有正儿八经的经史著作,也有诗词歌赋。当然最多的是游记、话本之类闲书,约占了总量的一半。

  香香对经史、诗歌等都不感兴趣,游记等也只是飞快的翻了一下,便扔在一旁。在翻开一本叫做《红莲庙记》的话本,看了两三页之后,她便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沐晚前世就看过那本书。别看那本书的名儿里带了个“庙”字,却跟佛祖完全没有关系,书里写的都是落难才子和高门佳人分分合合,最后欢喜大团圆的故事。俗得不能再俗。貌似生母最爱这一类的故事,收集的话本里十之**都是这一类型的。沐晚前世曾经也爱看,不过,有了地牢里的经历之后,今生她对这种情情爱爱的故事压根就不感冒。要不是这些都是生母的遗物,不想它们被府里的那起子人沾污了,她才懒得搬出来呢。

  见香香如痴如迷的样儿,沐晚愕然:呃,香香该不会是动了俗心吧……

  不过,看到胖妞妞还不到三尺高的身板,她使劲的甩了甩头,在心里如是对自己说:呃,沐晚,你想得太多了!

  看完这本书后,香香彻底的迷上了话本。除了睡觉时间,其余时候几乎都手不释卷。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将沐晚生母收集的所有话本看完了。

  最后,无书可看的某胖妞用一种糯软的可以用来糊窗纸的眼神瞅着沐晚:“姐姐,香香还要……”

  沐晚头痛,不得不劝道:“香香,你不能一天到晚的看话本儿。抓紧时间修炼才是正道呀。”

  没想到,香香一脸无辜:“香香有很用功的修炼呀。”

  “有吗?”

  “有啊。”香香扳着手指头数了起来,“喝水,吃东西,睡觉,都是修炼,香香一样也没落下呀。没有灵石吃,香香已经尽量多吃东西了。”

  我……沐晚无语,转过身去,抬头冲老天翻了个大白眼:老天,你太偏心!这不公平!

  甩一把伤心泪,沐晚从此又多了一项任务:替香香买话本。每当贺大等人去岸上补给物资的时候,她也会下船去买书,买市面上能买到的所有话本——也不知道修真界里有没有话本,她得多收藏一些。身为主人,在灵石上已经够亏待香香的了,那么,她就尽全力去满足香香唯一的爱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