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十二章 轮回诅咒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沐晚厌烦的皱了皱眉头。她最讨厌这样子的人了。惹出事来后,只知道一味的叩头求饶。

  贺大等人却依然什么也不说,只是哀声嚷着“求师仙饶恕”。尤其是贺家娘子,明明和她一样,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都没弄清楚,却哭得悲切。

  姐什么都不知道呢,拿什么来饶恕你们!沐晚火起,神识释出,冲带头的贺大怒道:“闭嘴!”

  贺大“扑”的吐出一口血沫子,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啊——”贺家娘子两眼一翻,昏倒在甲板上。

  祥子等三个小的见了,象被齐齐的掐住了喉咙,立时安静下来。

  世界总算清静了。沐晚收回神识,看向贺家的大儿子,命令道:“你,说!怎么回事?”

  贺家大儿子连头都不敢抬,趴在地上,哆哆嗦嗦的抖作一团,打着结巴,断断续续的说了起来。

  沐晚耐着性子,总算是听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贺大带着他们仨去集市上采购米粮,见集市的布告栏前围了很多人。他们四个不识字,也挤进去瞎打听。

  旁边有好事者告诉他们,原来是近来有道士拐带童男童女,官府贴了海捕告示,要捉拿那些道士归案。

  “喏,前面的是一干道士的画像,后面那些全是被拐小孩的画像呢。”

  贺家小儿子听了,脱口叫出:“呀,我家船上刚好有一个道士,带着一个小孩呢。”

  “瞎说什么!”贺大听了,一把拖起他,就往人群外面跑。

  无奈,贺家小儿子的声音太大。旁边不少人都听见了。道士拐带孩子,本就惹得民情激愤。闻言,哪里还会放过他们。所以,立刻就有人嚷了起来:“官爷,这几个人是知情的!”

  更多的人则是直接动手拦人。

  贺大首当其冲,在撕扯中,被扯破了衣袖。

  守在告示旁的几个衙差驱开人群,过来询问:“你们不是本地的吧?你们打哪里来?船上真的住有道士和孩子?”

  贺大没办法了,只好一一如实回答。

  听说他们是从陈关渡过来的,为首的衙差和身边的人低声商议了两句,就让他们带路,说去船上搜查……

  贺家大儿子刚说完,只听得“扑腾”一声,贺家小儿子吓得昏死过去了。

  沐晚不禁皱眉:贺大到底都在背后乱嚼了些什么舌头?把一家子人吓成这副德性。

  “多事!”她起身,袖子一甩,钻进了船舱里,“明天准时开船。”依她以前的性子,肯定不会轻易饶了他们去。不过,现在,她的心境变了。些许小事,何必和一帮凡夫俗子斤斤计较?

  船下面,贺大缓过劲儿来了,闻言,有如新生,感激的连声应道:“是是是。”

  事情就象一只不显眼的小插曲,就此揭过。稍晚的时候,贺大又带着祥子和大儿子匆匆忙忙的再次去了集市,半个时辰都不到,便飞也似的挑回了两担米粮、炭石。

  第二天清晨,太阳刚出来,贺大便起锚开船了。一觉醒来,他只觉得胸口象是压了座大山,略一动作,便咳嗽连连。可是,三个小的,还顶不上大用场,他只能强扛着。

  沐晚在船舱内听得分明,主动走出去,对他说道:“你坐下,我帮你看看。”

  贺大受宠若惊,赶忙丢下手中的船竿,在船头上跪坐下来。

  沐晚也在他对面盘腿坐好,双指抵在眉心,用神识扫视他的五脏六腑。

  这是她头一次用神识查探别人的身体。第一“眼”恰巧看到胸膛里那颗拳头大的心脏在“砰砰砰”的伸缩,她差一点惊呼出来。

  原来,心跳是这个样子的。

  她深吸一口气,凝神细细察看。很快,病灶找出来了。贺大的右肺上有一块指甲大的瘀斑。究其原因,应该是昨天被神识所伤,肺里行血不畅。于是,渐渐的积了些瘀血在这里而形成瘀斑。

  对于修士来说,只不过是小伤。但是,对于凡人来说,伤及脏腑,药石难及,久而久之,最后会拖成要命的暗疾。

  沐晚两世为人,都饱经疾病折磨。今生走上仙道,她绝不是为了在区区一个凡人面前耀武扬威。更做不来那种因为自己一时之愤,令贺大痛苦半辈子的事。所以,思虑再三,她还是决定站出来,替贺大疗伤。

  她垂眸,伸出右手二指,轻轻抵在贺大的右胸之上,将木灵气凝成头发丝一样细的细线,透过指尖,缓慢的送入贺大的右肺之内。

  木灵气在瘀斑附近慢慢散开。所到之处,如暖阳照寒雪,暗黑色的瘀血渐渐消散。

  待瘀血散尽,沐晚收回手指,淡淡的说了声“好了”,便起身,头也不回的走进了船舱里。

  贺大试了试,只觉得神清气爽,胸口不复沉闷、隐隐作痛。

  “谢谢小仙长。”他红着脸,跪伏在地,“梆梆梆”,接连叩了三个大响头。

  昨天的事,确实是他们一家人做的不厚道。先不说,是他家小儿子惹了事。就说后来吧。在带衙差回来的路上,他脚下不停,脑瓜子里转得飞快:这些天,都没看到那个年轻的道士露面。莫不是先下船去了?

  想到这里,他便偷偷的冲黑子等三个使了个暗号:待会儿,不许乱说话,看我行事——在大江上讨生活,哪个船上人家没暗地里定一套暗号的。

  当看到衙差在外面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年轻的道士都没有出面。贺大便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只可恨,小道士也是个功夫了得的。他们一家子纵使捆成一团,也奈何不得。所以,他才卖力的带着一家人死命的叩头求饶,只希望小道士一个六七岁的毛孩子,好糊弄,事儿能顺利揭过去。

  没想到,小道士精明得很。并且,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万分。不知道使了个什么仙法,无声无响,动都不见动一下,就把他打得吐血。

  他们一家子人终于被彻度震住了。

  所以,深怕三个小的伺候不好,又闯下祸事,就算是早上明明感觉到胸口难受得很,他也咬牙爬起来,坚持要亲自上工。

  结果,小道士宅心仁厚,竟然主动出手,替他医伤。

  贺大惭愧得很。这回叩头,他是心服口服,口里说的是谢谢,实则是为昨天的事诚心道歉。

  香香在舱里听得分明,嘻嘻笑道:“姐姐,为什么他这么喜欢叩头呢?”

  沐晚叹了一口气:“太弱小了呗。”所以,她才要修仙。

  经此一事,贺大一家虽然还象以前一样,谨小慎微,但是,就连香香都感觉得到,他们是发自内心的恭敬。而在此之前,香香说,很不喜欢他们一家人,觉得他们偷瞄船舱的眼神,让人觉得船舱里住着的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大怪物。

  对于香香的评论,沐晚只是一笑而过。世人常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以前,她也曾有过这种愤恨之感。而现在,她却有了不同的看法——人实在是太弱小了,对很多事情都无能为力。所以,所谓的“刍狗”的感受,全是弱者心理作祟。事实上,身为强者,谁会理会弱者的感受?身为弱者,哭也好,笑也好,咒骂也罢,奉承也罢,永远都改变不了什么。强者依然是我行我素,不管不顾。除非,弱者自强不息,有一天变成更强的强者!

  接下来的日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随着秋天的接近,山里的果子赶着趟儿熟了。香香整日里吃个不停。

  沐晚有些担心:“香香,这些果子都是凡物,里头有不少的杂质,日积月累,藏在经脉里,会不利于修行的。”

  香香瞪大眼睛,问道:“经脉,是什么?”

  又忘了她是一棵树!还好,这一次这家伙没有问“好吃吗”。沐晚赶紧换了个问题:“香香,能不能帮我找些百年人参之类的?我想种一些在院子里。”前世,空间里也是进化成现在这种状态时,开始种植灵米的。可惜,她翻遍了屋子,也没有找到任何种子。也不知道当年宋牛是怎么得到那些灵种的。

  因为种地会耗费空间里的灵气,所以,在找到合适的作物前,她只好将地一直闲置着。

  不想,香香听了,如临大敌,扑进她的怀里,仰着脸,紧张的问道:“姐姐不喜欢香香了吗?为什么要在院子里种百年人参?”

  哟,没看出来,胖妞妞还是个护食的。沐晚没好气的在她那圆鼓鼓的脸上掐了一把:“当然是用来换灵石啦。”师叔之前讲“财”的时候,只跟她说过天材地宝,但哪些是天材地宝,却没有详讲。而她前世见得最多的天材地宝,大多数是药材。其中以百年以上的人参最常见。她打算先移植一些到空间里,将来到了修仙界,好拿去换灵石。

  警报解除。香香“哦”了一声,咯咯笑道:“姐姐,凡人界里灵气稀少,这里的药材都是凡草,换不来灵石的。”

  怪不得一路上,师叔身为丹修,却从来没见他提起过要去挖什么药材。沐晚好不惆怅,只好作罢。

  香香却低着头对了半天手指,犹豫再三,说道:“姐姐,井台下面有一大堆种子。都是灵种。”

  沐晚“哦”了一声,道了句“明白了”。难怪前世,她每次都是从井台上拿种子。也难怪,这一世,她在屋子里翻来覆去的找那些种子,只差没有铲地三尺了,却连灵种的影儿都不曾见过。原来如此。

  香香抬起头来,认真的问道:“这些种子,姐姐能不动用吗?”

  “为什么?”

  “香香现在还不能确定。香香的传承里有一个我们草木灵族代代相传的远古传说。相传,有一个地方,藏有世上所有灵植的种子。那是父神的礼物。”香香顿了顿,说道,“姐姐,香香查看了,那一大堆灵种里,每一种都只有一颗。有很多的灵种,香香都不认得。姐姐,香香现在的修为还不够,大部分的传承都没有解印,真的不知道它们究竟是不是父神的礼物。但是,这些灵种真的是太奇怪了。所以,现在能不能不动用它们?等将来香香修为提高了,得到了更多的传承,说不定,就能找到确定的答案了。”说完,她用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恳切的眼神瞅着沐晚。

  “父神的礼物?”沐晚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父神送给谁的礼物?”

  香香茫然的摇了摇头:“不知道。”

  沐晚舔了舔嘴唇,又问道:“如果动用了父神的礼物,会怎么样?”

  香香翻着眼皮,象是在努力的翻找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答道:“父神的礼物上面有父神的轮回诅咒。擅自动用灵种,会触发咒语,一切又会回到原点。”

  “一切又会回到原点!”宛若头顶劈过一道强雷,沐晚惊得连退数步——可不是吗?果真是又回到了原点。

  香香说,井台下面的灵种,每样只有一颗。可是,她头次见到的灵米种子足足有十颗!

  这说明什么?

  说明在此之前,宋牛就已经在院子里种过灵米了!

  而为什么她会重生,并且重生之后,是回到六岁,而不是八岁,也完全解释得通了。

  一切回到原点。这里的原点,是指灵种最初被动用的时候吧。宋牛最初在院子里种植灵种的时间应该是她六岁那年!

  “滋——”头好痛。

  沐晚扶着船舱壁慢慢的坐了下来。

  事情竟是如此的简单粗暴!一不小心,她的三观又碎了——在开天辟地的父神面前,果然“万物皆刍狗”?仅仅是因为动用了不知道是留给谁的灵种,她就会受到轮回诅咒。

  这都是些什么事呀!

  “姐姐,姐姐!”见沐晚如此神情,香香有些急了,“姐姐不信香香说的吗?一定要动用那些灵种吗?”

  沐晚用两只手分别压住刺痛的太阳穴,苦笑道:“我相信。我真的相信。香香,既是父神的礼物,你将它们好好封存起来。还有,事关重大,千万别泄露出去。打死也不能泄漏半分!”不然,真的会被“重生”的!姐已经亲自试验过一次了。

  ======================================分界线======================================

  喜迎国庆,某峰祝亲们节日快乐,祝祖国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

  还有,某峰谢过千岸道友赠送的平安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