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十章 香香醒了
  虽然张师叔说凡人界安全得很,但是,见识过胡老四之流后,沐晚也不敢掉以轻心,连晚上也是寸步不离的守在甲板上,自觉替师叔护法。

  贺大等人完全没有察觉。船和往常一样,仍然是日出,日落靠岸停泊。

  到了第三天的下午时分,江面上渐渐起风了。贺大站在船头上,用手搭在额前,眺望天边。看到天边涌起的乌云,他暗道一声“苦也”。

  犹豫再三,他终于鼓起勇气,放下手中的船竿,转身对正“闲坐”在船边的沐晚作揖,禀道:“小仙长,只怕是要变天了。”

  沐晚收起泥巴丸子,扭过头,挑眉瞅着他:“变天?”

  “嗯。”贺大解释道,“这两天甚是闷热,一丝风儿也不曾有。现在江面上起了风,天边也堆起了雨云。只怕夜里会有大风大雨。小的知道这附近有个避风的地方,恳请小仙长帮忙,请仙长示下,能不能把船先靠过去,躲一躲风雨?”

  以师叔现在的状态,哪能让风雨打扰?沐晚听完,直接应下:“行,就照你说的,去那避风的地方,把船停好。”

  贺大甚是惊讶,飞瞄了一眼舱门,迟疑的提示道:“真不要请示仙长……”小毛孩,你的话也作得了数?

  沐晚挑眉:“天要下雨,那便听天行事呗。难道我师叔是不通情理的人吗?是你在走船,还是我师叔在走船?这种事也要过来问,好不烦人!”

  也是哦。贺大被她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不但不恼,反而摸着后脑勺,嘿嘿笑道:“小仙长说的甚是。”说完,他匆匆打了个拱手,踩着船舷直接去船尾掉转船头。

  船在江心划了一个大圆,掉头开始往回走。走了四五里回头路,前面便现出一个小小的流沙洲。洲上绿油油的,长着茂密的树林。贺大将船划进了小洲与河岸间夹的小河里。

  小河只不过三四丈宽。越往里走,河面越窄。走了一盏茶的工夫,小河到了尽头,现出一片狭长的泥滩。后边是数十丈高的灰白色石崖。

  沐晚站在船边,举目四望,微微点头:果然是个避风的好去处。

  水很浅,船根本就靠不了岸。贺大和祥子两人跳下船,淌着水,合力将船推靠过去。

  “锚。”贺大看了一眼朝头顶疯狂罩过来的乌云,大声叫道。

  贺家大儿子赶紧将沉重的铁锚丢进水里。

  铁锚是个四爪钩,又粗又大,起码有几十斤重。用宛如婴儿胳膊粗的麻绳系着。贺大和祥子两人合力,才将铁锚固定在石崖下。

  顾不得拧干身上的衣服,贺大湿漉漉的爬上船头,冲沐晚抱拳,说道:“小仙长,雷雨怕是快要下来了。请小仙长也去船里躲一躲。下雨的时候,千万不要到甲板上来。”

  沐晚点头应下。

  风雨比贺大估计的来得更快些。半个时辰后,天完全黑了下来。一时间,狂风大作。吹得外面的树林“哗啦啦”作响。还好,贺大选的这个地方远离大江,前有树林遮挡,后有石崖守护,狂风吹不进来。不然,这样的狂风一吹,小船只怕早就底翻天,呜呼哀哉了。

  约摸一盏茶的工夫后,黑色的天空闪过一道雪白的亮光。“轰隆——”巨雷声响起。

  象是筛豆子一般,“噼哩叭啦”,雨下来了。

  果真是大风大雨。

  沐晚紧张的看向张师叔。后者一动也不动,看上去完全不受干扰。

  如此甚好。沐晚松了一口气,也开始打坐。

  电闪雷鸣,暴风雨时断时续,足足下了一天两夜。第三天清晨,暴风雨转为淅淅沥沥的小雨。小河里水位上涨,浑黄的水流淌急。

  贺大苦着脸,站在舱门前请示:“仙长,水急得很,能不能再等两三天?”

  沐晚走过去,打开舱门,大大方方的佯装传话:“师叔说,无妨。”

  “谢谢仙长。”贺大的脸色稍微好点,但仍然堆满愁容。今年的秋讯来得比往年要早些,这一趟只怕要多耗上好些天。

  结果,这一停,便是整整七天。

  第八天清晨,水位退了些许,水流还是有些急。但是,贺大等不得了,匆匆起锚——船上带的粮米、炭石有限。为了省点口粮和炭火,从避雨的当天开始,他们便一天改成只吃一顿,顿顿都喝稀粥。即便是这样,也只剩下半袋子米。一家五口人,也吃不了几顿。而这一带人烟稀少,离下一个可以补给的口岸起码还要走三天。

  沐晚是头次在船上经历这样大的风雨。除了刚开始有些提心吊胆的,很快,她便适应过来。该练功,便练功。该睡,就睡。

  七天里,她的落英飞剑进步很快,突破了第二层,能一回掷出六颗泥巴丸子,两实四虚,例无虚发。

  剑术连学了两招新的。

  火球术也日益精湛。

  唯有步法和灵气没有多大进展。前者是受船舱的局限,没法开练。而后者则是因为周边灵气太稀少的缘故。

  下午,沐晚和以往一样,到甲板上去练飞剑。结果,她刚刚走出船舱,耳边便响起一道稚嫩的声音:“呀,姐姐,这里是哪里呀!”

  声音甚是陌生。

  不过,除了香香那坑货,这船上还有谁会称她为“姐姐”!

  小心肝“呼”的提了起来,沐晚猛的转回身,顺手将舱门拉上。

  “呜呜,姐姐,坏!”

  身后,一个三四岁的小娃娃悬空而立,光着屁股,居然还好意思冲她呲牙!

  发型、肚兜什么的,依然没有变。死家伙象是陡然被人拉长了半尺多,连胖墩墩的苹果脸都清减了许多,有点露尖下巴了。

  一把将人揪下来,死死的捂住那张破嘴巴,沐晚压低声音,怒道:“别嚷,你想让全世界的人都听到么!”

  双眼瞪得浑圆,碧绿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香香用胖乎乎的小手指着自己的嘴巴,又是点头,又是摇头。

  貌似这货听明白了。沐晚松开手。

  香香夸张的张大嘴巴,接连喘了几口粗气,然后才笑嘻嘻的凑上来,用一对肥爪挂住沐晚的脖子,歪着头,也压低嗓子亲呢的说道:“姐姐,不要担心,有香香在,外面的人谁也听不到。”

  对哦,这家伙有禁锢之力。睡了一觉,死家伙的话说得顺溜多了。沐晚冲她翻了个大白眼:“那你还这么小声?”真是白痴。

  香香也不恼,咯咯的笑:“姐姐,有没有想香香?”

  “想你个大头鬼!”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起,沐晚就来气。她将人扒下来,自个儿一屁股坐在苇席上,“你数数,你到底睡了多久?”只会睡觉的本命灵宠,要来何用!

  “嘿嘿。”香香挨过来,低头对手指,“那个,香香也不知道会睡这么久呀。”

  “哦?”沐晚不解的瞅着她,“怎么回事?”

  香香抬起头,气鼓鼓的说:“都怪姐姐的空间啦。只有土,那井里也不是真正的水,全都是灵气。香香先前是粒种子,没有水,怎么发芽?不发芽,香香……”

  “停停停!”这里头信息量有点儿大,沐晚听得头疼,赶紧示意打住,“一样一样的说。首先,什么叫做只有土,井里不是真正的水?”真是奇了怪了,前世,姐在空间里种了那么多年的地,哪次浇的不是井里的水?你突然告诉我,那些不是真正的水!鬼才相信你。

  “是真的哦。香香不骗姐姐。”香香一本正经的说道,“香香出来前,仔细检查过了。空间里只有院子里的土是真的,其余的都是珠子上刻的阵法幻化出来的。”

  “屋子也是假的?”沐晚瞪了她一眼。

  香香使劲的点头:“没错。屋子也是假的。它其实是个聚灵阵和幻阵的叠加阵。姐姐要是修为升到炼气七层的话,空间里的灵气增多,大概就可以将幻阵再次激活。屋子会变得更大哦。”

  呃,姐好晕!沐婉抚额,不解的问道:“水是假的?没有水,你是怎么发芽的?”

  “水囊里有水呀。井边有好多水囊。最底下的水囊被压破了,水流了出来,香香就喝到水了。香香喝到水,就醒了。醒了之后,就能打开水囊了。喝足了水,香香就能发芽了。姐姐……”

  这是要变话唠的节奏!沐晚又翻了个白眼,直接拉着她,进了空间。

  果然,她一眼就看到井边的小坑里长出了一株一尺来高的嫩苗。树杆不及她的小指粗。上面的叶子也是嫩生生的,总共没有超过二十片。

  沐晚蹲下去,好奇的问道:“这个就是你的本体?你什么时候发芽的?”这些天,她一直在外头替师叔护法,所以,一直没有注意到香香这边的变化。还有,死家伙也真是的,居然长得这么高了,才肯露面。

  香香很是委屈,噘起小嘴,也在一旁蹲下:“香香舍弃了原来的本体,很多事情都要重新开始。刚发芽的时候,香香是说不了话的。还有,起码要长这么高才能记起以前的事儿。还有,香香真的是刚刚才化身的哦。”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沐晚爽朗的拍拍她的肩腾:“对不起,姐姐不知道这些,错怪你了。”

  “没事!”香香立马就又满脸灿烂,指着井边那些空瘪的水囊说道,“姐姐以后要记得每天都来给香香浇水哦。香香正在长身体,天天都要喝好多好多的水。”

  呃……头又疼了起来。沐晚问道:“说清楚点,到底是好多?”

  “就是它们那么多。”香香指了指井边的那堆水囊,舔了舔红嘟嘟的嘴唇,“今天我还不算渴。姐姐可以明天早上再来浇水。”

  “你不是能出去吗?为什么不自己去外面喝水?”沐晚不由皱眉。有这么懒的么?

  香香又急了:“香香现在只是化身,不是真正的化形。空间里有隔绝的阵法,香香的树根伸不到外面来。没水喝,香香会枯掉的。”

  “原来你们树灵也有修为等级的。”沐晚恍然大悟。

  香香连连点头,热情的给她讲解一二。

  和人类修士一样,树灵的修为也分为先天、化身、筑基、凝丹、元婴,化形和飞升等七个境界。

  其中,化身相当于人类修士的炼气阶段;化形则相当于化虚阶段。上界其实有仙界、妖界和魔界之分。树灵修得飞升圆满,也会和人类修士一样飞升。不过,它们是飞升至妖界,成为妖仙。

  “不过,香香是姐姐的本命契约灵宠,将来不会去妖界哦。香香会随姐姐一道飞升到仙界去。”

  沐晚闻言,心里不由隐隐作疼,握住她的一只小胖手,软声问道:“不能和你的族人在一起,香香不后悔吗?”物以类聚。将心比心,若是自己将来只能飞升去妖界,光是想想都令人无法接受。

  “不会。因为和姐姐在一起,香香才会有机飞升。”香香有点难为情的垂下头,“我们树灵是草木灵族里修炼最缓慢的。如果不是做了姐姐的本命灵宠,香香要再修炼两百年以上,才能进入化身一层。没有个十几万年,修不到飞升境。”

  怪不得这家伙当初那么上赶着缔约。原来并不全是冲着空间来的。沐晚“哦”的一声,总算明白了。

  香香抬起头来,又换了个新话题:“姐姐,香香进级了,又多了一个新技能哦。”

  “说来听听。”虽然对一棵树的武力值没抱什么希望,但是,得了新技能总归是件令人高兴的好事儿。

  一提到新技能,香香便两眼放光,亢奋得象爆豆子一般,说个不停:“破阵术!香香会破阵啦。尤其是和空间相关的各种阵法,香香都能破解!”

  阵法?沐晚心头一跳,赶紧从储物袋里取出从小胡子“老三”那儿得来的《阵法初成》,打开第一面问道,“这些,你都看得懂?你会布阵?”这几天下雨,在练功的空隙,她也曾取出这本书来看,想学学阵法。技多不压身嘛。不想,上面的字,她都认得,但是,连在一起,她却完全不知所云。

  香香凑过来,就着她的手,飞快的扫了一眼:“上面的阵图,香香都看得懂。字,不认得。还有,香香只会破阵,不会布阵。姐姐是要香香学习布阵吗?”

  堂堂的树灵竟然是个睁眼瞎?说好的“远古传承”呢?沐晚挑眉:“你不识字?你那传承里全是图?”

  香香有样学样,也高高的挑起一边眉毛:“香香又不是人类,香香是草木灵族,学的当然是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