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十九章 师叔的背影
  “分离灵气!”嘴巴张得能生吞掉一个鸡蛋,张师叔直接石化!

  “嗯。”沐晚肯定的点头,“弟子这一天都在分离灵气。”之前,她打算用蚂蚁搬家的方式,一点儿一点儿的把灵气分离开来的。不想,事情进展远超她想象的顺利。到了后面,几乎是五色灵气抖一抖,灵气光点便彼此分离,自动的各自吸附过来。结果,她只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便成功的将体内所有的灵气都分离了出来。

  由于注意力太集中,她完全进入了忘我的状态,连时间都没有留意,更加不记得服用辟谷丹。所以,她才会忘得肚子“咕噜”直叫唤。

  服下一粒辟谷丹后,不等张师叔开口询问,她便主动交待了自己的行为。

  没想到会把师叔吓成这副模样。沐晚不好意思的伸出手,轻轻拉了拉师叔的一只衣袖,仰起小脸,愧疚的笑道:“师叔……”

  张师叔缓过劲来,紧张的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一遍,问道:“你没感觉到哪里不适吧?”

  “没有。”沐晚摇摇头,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就是肚子饿,还有,灵气比先前更凝练了。所以,经脉和丹田里空出一大半儿来,瘪瘪的。”

  居然有这等奇事!张师叔“滋”的深吸一口气,难以置信的说道:“小晚,伸出手来,让我给你号号脉。”

  “是。”沐晚挽起袖子,顺从的将右手送上。

  张师叔将两个指头轻轻扣在她右手腕上,双眼微合,全神贯注的感觉她体内的灵气波动。

  过了一刻多钟,他神情古怪的睁开眼,说道:“灵气精纯,可与单灵根媲美。神识强大,堪比炼气大圆满。除了灵气不够饱满外,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小晚,你服下一颗养灵丹,待灵气充盈之后,我再帮你看看。”

  是哦,怎么忘了这一茬?养灵丹可以快速补充体内的灵气!瞧我这脑瓜子!沐晚拍拍脑袋,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粒养灵丹服下。待丹药化开后,不出十息,丹田和经脉里又重新变得鼓鼓囊囊的。

  “换另一只手。”

  “是。”沐晚换了一只手,澳门赌博网站:送至张师叔跟前。

  这次,张师叔只号了一盏茶的时间。再次睁开眼睛时,他脸上的神情已经恢复平静,瞅着沐晚,一双星目灼灼发光:“小晚,你现在体内的灵气量比炼气五层的少不了多少。此法甚佳。你是怎么想到的?”灵气对于修士就是空气般的存在。修行至高阶,修士甚至可以闭气一两天,但体内却无一刻不能没有灵气。体内储存的灵气越多,越精纯,修士的能耐才会越强大。沐晚服用养灵丹后,体内灵气回满。虽然境界仍然不变,但是,凭着强大的神识和体内的灵气,已足挑翻炼气五层的修士!

  沐晚原本就没打算隐瞒。她虽然成功分离了灵气,却满肚子的问号,正巴不得跟师叔探讨一番呢。

  于是,她把自己的想法尽数吐了出来。

  小小的人儿如此坦诚,说的又条条是道。张师叔瞅着她,眼底的笑意不知不觉涌了出来,流淌得满脸都是。心中油然生出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成就感。

  听完,他不禁点头,连连赞道:“不错。虽然此举超乎寻常,确实是莽撞了些。但是,我们修士逆天夺命,走的本就不是寻常路。难得你小小年纪,行事如此稳重、小心。小晚,此一事,师叔又要托你的福了。”他是双灵根,如果也如法炮制,将体内的火、木灵气分开……刚是想想,便令人心潮澎湃,激动万分。

  见张师叔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雀跃样儿,沐晚赶紧道出心中的忧虑:“师叔,弟子觉得此举还有待实效验证。待弟子用过火球术,再作定夺也不迟。”

  张师叔略加思索,笑道:“我观此法绝对可行。你现在肯定已经能轻松使出火球术了。”当年,他炼气三层那会儿,体内可没有这么多的灵气。施展起火球术来都轻松得很。沐晚现在肯定会比他那会儿还要轻松。

  “请师叔帮弟子掌掌眼。”沐晚先是闭上眼睛,在心里默记了一遍火球术的法术要领,然后才运气,施展火球术。

  同时,她还不忘神识内视,密切关注体内灵气的变化。

  只见法术一启动,体内的五色灵气齐齐被摧动。但是,其余灵气是顺着经脉,自动做着大周天运动。唯有火灵气一线被凝聚起来,顺着灵力方向,从指尖喷涌而出。

  “呼——”。

  一个蛋黄大小的火球,跃然而出。

  热气扑面而来。沐晚本能的立刻睁开眼。红艳艳的火光照亮了她那双点漆般的眸子。

  扔哪儿?舱里空间有限得很!

  “去!”灵力从指尖迸出,沐晚眼珠子一转,轻喝一声,俏皮的对准张师叔,将火球掷出。

  果然不出她所料,对面,张师叔抬抬手指,轻松将火球弹灭。

  “好,很好,非常好!”张师叔哈哈大笑,“小丫头,你又自作主张的在里头动了什么手脚?使出的火球术居然是打着转儿的!”不凡的力度,再加上带着旋,火球刁钻得很。换作寻常炼气五六层的修士,怕是想躲都躲不及。

  这回可真是冤枉了。沐晚被夸得心里美滋滋的,却睁着一双清亮的眸子,故意无辜的摇头:“师叔,弟子严格遵照玉简上的步骤,一步也不曾妄作改动。”火球发出的那一刹那,她也看得分明,火球确实是带着旋儿发出去的。呃,这个可能和她体内的灵气呈麻花状有关。

  可是张师叔不知道哇。他微微一怔,忍不住说道:“你再用全力试一次,我刚刚没看清楚。”

  “是。”沐晚冲他发出一记火球。

  有了前次的经验,这次她顺利的使出了十成的力道。

  火球的个头比先前大了一倍有余,速度更是快若流星,呼呼的打着转儿,飞向张师叔的面门。

  “滋——”张师叔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赶紧张开巴掌,将火球拍灭。

  小丫头太逆天啦!灵力居然是带转的!还有,这出球的速度哪里还象四灵根?呜呜,比老子这个双灵根当年还要快!

  老子也要将灵气分开!立刻,现在,马上!老子受够了那帮单灵根的压制!老子要逆袭!

  “小晚,你真是我的小福星。”张师叔竟然乐得手舞足蹈,当即宣布要闭关。

  自从母亲过世后,沐晚两世加起来,都没被人这么夸过。她怪难为情的,但头脑还是清醒得很,探过身子,又扯了一把师叔的袖子,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可是,师叔,您体内的灵气是不是有点多……”师叔是筑基五层的修为。他体内的灵气虽然只有火、木两种,却比她多得多。如果说把她体内的灵气比作是一眼清秀的小山泉,那么,师叔体内的灵气就堪比奔腾不息的大江。师叔要是也分离灵气的话,个中的艰难险阻不知道会提升多少倍!

  张师叔早就料到了这一层。他坚定的摆摆手,说道:“再难也要做。”以前,没有想到,也就罢了。现在炫目的效果明晃晃的摆在眼前,是个修士就抵挡不住这诱惑。

  不过,沐晚的话也提醒了他。事关重大,他还是需要先冷静下来,好好的准备一番。

  由于,接下来的两天两夜里,张师叔忙得不亦乐乎,连舱门都没有出。晚上,船靠岸之后,也只有沐晚独自去岸上。分离灵气后,她发现灵气、神识,以及体能都大幅度的提升了,其效果丝毫不比进行了一次洗髓伐经差。所以,船一靠进岸边,她便迫不及待的钻进岸边的密林深处,检验、提升步法和剑术。

  第三天晚上,她照例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船上。

  贺大等人在岸边堆起的篝火已经熄灭,犹在冒着青烟。五人合衣躺在灰烬旁,睡得正熟。自从每天晚上都要靠岸停泊后,他们一家子便夜夜在岸上歇息。虽然只是在地上铺了一块薄布,但是比起又闷又挤的底舱里,岸上至少空气新鲜,宽敞、凉快得多。

  沐晚轻手轻脚的推开船舱门。

  张师叔原本闭着眼,端坐在矮几后。闻声,他睁开眼睛,招手说道:“小晚,过来。”

  看来师叔已经准备妥当,要闭关了。沐晚道了声“是”,走过去,在几案前跪坐好。

  果然,张师叔宣布了马上就要闭关的事。细细的叮嘱沐晚要多加小心,不准轻举妄动后,他从储物袋里取出一枚玉简,递过去,说道:“我将十三剑的招式要领都刻录在这枚玉简上。当年,我也是通过玉简自己领悟的。你悟性远胜于我,自己照着玉简上的要领勤加练习便是。但是,切记不准冒进,每一式必须至少要练习三天,每天不能少于一千剑。”

  看样子,师叔这次闭关的时日不短。沐晚双手接过:“是,弟子谨遵师叔令。”

  接下来,张师叔又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瓶辟谷丹、两瓶养灵丹和两瓶回神丹给她,再次叮嘱务必事事小心。什么晚上不要离开船太远,什么要坚持辟谷,不要贪吃河里的鱼虾。那些都是俗物,杂质太多……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师叔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唠叨?还有,我什么时候要贪吃河里的鱼虾来着!沐晚满头黑线,心里却暖洋洋的。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虽说是闭关,张师叔其实一直都呆在船舱里。只是分离灵气的事非同小可,容不得半点分神,所以,闭关期间,他必须封闭五感,全力以赴。

  领教了小丫头的天马行空后,他真的放心不下来,唯有反复的叮嘱。见小家伙老实的一次又一次的点头应下来,他心才稍安。

  唠叨了一个多时辰,张师叔终于喝了一口水,宣布正式闭关。

  沐晚暗地里吐出一口闷气,暗道:师叔唠叨起来,真真吓死个人。

  离天亮还早,她打了个呵欠,回到自己的那个角落里,合衣躺下,小睡一会儿。

  依旧是两眼一合,便陷入无边的黑甜。

  不知道睡了多久,眼前突然亮了。沐晚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只见一个甚是眼熟的柔美少妇笑盈盈的站在她面前,弯下身子,伸出一根纤纤玉指轻点她的鼻尖,喜道:“俊哥,你看,我们婉儿睁开眼睛了呢。”

  “唔,是的呢。”一个青年男子也凑了过来。

  光线有点刺眼。男子又是背着光,面容模糊,看不清。沐晚眯缝起双眼,定睛细看,赫然发现,那男子竟然和师叔长得一模一样!

  我滴个娘咧!沐晚大惊失色,打了个激灵,翻身爬起。

  船在缓缓的行进。

  天色已经大亮。船舱里通亮。张师叔背对着她,盘腿坐在矮几后面闭关。

  晨光象金色的流沙,从船舱旁边的一格小窗户里倾泻进来。师叔那青色的背影象座大山一般,在晨晖之中,显得格外宽厚、温暖。

  许久不曾流泪。沐晚却发现自己脸上凉津津的。伸手一摸,手上全是泪水——刚刚在睡梦中,她竟然哭了。一梦醒来,泪流满面。

  俊哥,沐府之中,唯有她的亡母生前如此称呼过她父亲。

  沐叔俊,正是沐三爷的名讳。

  沐晚用手背擦去滚落到腮边的泪珠,捂住嘴呵呵轻笑:“看来我真的是离府太久了,居然连三老爷长什么样子都给忘记了。”

  只是这笑声却比哭还难听。眼泪根本止不住,象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叭嗒、叭嗒的打在身下的苇席上。

  断红尘……她沐晚纵然两世为人,也还是道行不够,修不出沐三爷的铁石心肠,斩不断这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