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十七章 意外惊喜
  越到后面越顺手,三千次过后,沐晚便鲜有失手之时。一时兴起,她索性以泥巴丸子代替飞剑,直接练起《落英飞剑》的第一层,三粒齐发。

  在第一层里写得很清楚,“三剑齐发”和“三剑合一”完全是两回事。首先,这里的“三剑”发出之后,是呈“品”字型排列的;其次,三剑之中,有虚有实。只有一剑是实剑,另两剑是掩护实剑的虚剑。实剑后发,走直线,直指目标。两支虚剑先发,在空中走的是两道不同的圆弧线。至于哪只是实剑,哪只是虚剑,也没有定死,纯粹看使用者当时的心情。

  之前,沐晚按照书上的要求,已经练过连珠掷“剑”,再来练习第一层,难度并不是很大。

  一千次过后,“飞剑”初成!

  再练一千次,她不但能用“实剑”打中目标,就是“虚剑”也能达到十中三四!

  五千次练完,天边已经晚霞似火。沐晚满意的拍掉指间的泥土,转身回舱。先前因火球术而产生的郁闷之气,一扫而光。

  张师叔还在打坐。

  师叔也蛮拼的。沐晚在矮几前跪坐下来,提起几案上的陶壶,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碗水——在太阳底下晒了一下午,渴死姐了。

  牛饮三大碗,她放下空陶碗,舒服得长吁一口气,暗道:好爽!

  去他的笑不露齿,去他的行不摆裙。姐以后就是要凭借着自己的本事,活一个潇洒不羁,挥洒自如!

  太阳下山的时候,船靠了岸。这一带前不靠村,后不着店,岸边全是没有人烟的茂密山林。

  张师叔终于练完了功。看到某人晒得通红的小脸,他只是挑了挑眉,说道:“走,上岸。”说罢,袍袖一摆,率先跨出了船舱。

  “是。”

  贺大在船尾下网捞鱼。祥子等三个小的,早就跑到岸上去了,垒土灶,捡柴火,忙得不亦乐乎。就连贺家娘子都从底舱里探头出来。只不过,她也太“机敏”了些,听到舱门被推开的声音,又飞快的缩了回去。

  沐晚撇撇嘴,跟在张师叔后头,纵身跳上河岸。

  “仙长。”祥子等人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计,垂手而侍。

  “嗯。”张师叔点了点头,身形一晃,掠出十几丈远。

  呀,师叔的步法更快了!沐晚张了张嘴,赶紧施展“逍遥八步”,狂追不舍。

  一气飞奔十几好里,师叔侄俩在山顶的一块大青石前停了下来。

  “小晚,我今晚就在这里练功。”青石下面半里远的地方有一块较为平坦的草地,张师叔伸手遥指,说道,“你去那片草地上自行练习。”人在青石上,居高临下,草地上的情形一览无余。让小晚去那儿,他放心得很。

  “是,师叔。”沐晚行过礼,径直去了草地那边。

  今晚的任务很紧,除了五千剑挡之剑,她还准备好好练一练步法,争取能突破第二层。

  先从剑术开始。

  夜色之中的山里,晚风习习。沐晚面向南方而立。晚风拂面,镶着黑边的青色袍角在风中滴溜溜的打着转儿。

  她抬头看向山顶。张师叔手执一把玉色的折扇,也正往她这边看过来哩。

  与她的视线在半道上碰了个正着。张师叔点头:“开始!”说罢,手里的折扇“啪”的打开,左手捏成剑指,他率先开练起来。

  “是。”沐晚也从储物袋里取出桃木剑,挽了个剑花,待敛神静心之后,也开始练了起来。

  昨晚已经练过五千剑,所以,她今晚练得非常顺手。当五千剑练完的时候,月亮才从山头上的一块厚厚的黑云里爬出来,慵懒的洒出如水的月光,给黑黝黝的山林披上一片薄薄的银纱。

  沐晚背负起双手,乘着朦胧的月色,开始练习步法第二层。和第一层相比,第二层在八个主方位的居中方向上又多出八个变步。突破的标志是要在一息之内至少要能踏出十步。

  昨晚进级之后,沐晚发现自己已经能踏出九步。想必只要苦练半晚,应该能够突破。

  夜色渐深,山风渐凉。可是,她却浑身是汗,就连头上也热气袅袅,跟只刚出笼的包子一般。

  不知道是第几百次站回原地,只记得养灵丹已经用过两粒。沐晚深吸一口气,咬咬牙,再一次展开步法。

  一步、两步、三步……九步,十步!

  成功了!

  逍遥八步第二层,突破!

  沐晚站回原点,习惯性的低头往身上看去。和往常一样,她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丝干纱。两个袖角都被汗水浸得湿漉漉的,正“叭嗒、叭嗒”的往下滴水。

  她毫不在意的咧开嘴嘿嘿一笑,捞起袖子拧开,然后当成帕子抹了一把脸,继续背负起双手,又一起练了起来。

  直至练到体力耗尽,再也无力抬起脚,她才一屁股坐在地上,扳着脚尖,咬牙拉伸腿筋。这也是她从苦练中得出的经验——练过步法之后,若是不及时拉伸腿筋,就盘腿运气,不出十息,两个腿肚子便会齐齐抽筋。又麻又痛,那滋味别提有多**了。

  拉伸之后,她再抬头往山上看去。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躲进了云层里。山上也是漆黑一团。不过,以她的目力能看到张师叔举着折扇,在大青石上跟个陀螺似的,在滴溜溜的打着转儿。他的身法极快,拉出了一圈又一圈的残影。

  想起先前还有些小视师叔的步法,沐晚只觉得脸上有点儿发烫。呃,差着整整一个大境界呢。她区区一只炼气期的小虾米也敢腹诽筑基期的修士?真是无知者无畏。

  师叔正在练功,不能打扰。沐晚双指抵在眉心处,对着山下面铺开神识。很快,她就在山腰的一处密林深处找到了一个幽静的大水潭。让她狂喜的是,水潭离她起码有十三丈远!

  啊,才一天,神识又增强了!

  今天,姐都做了些什么?

  沐晚飞快的在脑海里翻找了一遍,禁不住“啊”的轻呼出声。简直是意外之喜,分离灵气还有提升神识的效果!

  欢喜之下,连一身的疲惫立时烟消云散。沐晚双足轻点,施展“逍遥八步”,直赴幽潭。

  也许是心情超好,就连眼前这黑影绰绰的水潭也变得唯美起来。沐晚蹲在潭边,捧起潭水试着喝了一小口,忍不住大赞:好甜!这水要是用来泡茶,最好不过。

  心念一动,她没有急着梳洗,而是从储物袋里取出好几卷牛皮水囊,一一拆开,灌起水来。

  这些水囊自从买下来后,就一直闲置在储物袋的角落里,无用武之地。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沐晚确实是有点兴奋过头了,竟然一不留神便将百来个水囊全部灌满了。这下储物袋里是装不下了的。不过,既然都已经灌满了,再一只一只的倒出来的话,纯属浪费体力。她耸耸肩,只放了十来只堆码在储物袋里,剩下的全收进空间里。

  呃,好吧,这件事做得有点不靠谱。小屋里的储物间也放下不。沐晚挠着头环视小院,索性一股脑儿的全部在白玉井台旁边。几十个壮鼓鼓的水囊在井台边码成了一座小山。

  幸亏香香还在沉睡,不然,非笑话姐不可。

  想起香香,沐晚忍不住又走过去,在小坑旁边蹲下身子,往坑里添了一把土,用神识联系那棵懒树:“香香,你怎么还没长出来?”不论是前世种过的花种,还是灵植的种子,种下去这么些天,早就破土发芽了。香香咋还没动静呢?

  回应她的依然是一阵绵长的鼾声。

  天啦,这个坑货!沐晚抚额。如果世上有后悔药,她肯定要去寻一颗服下。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当初,她就不应该贪图香香的变异技能。

  在潭边梳洗完毕后,沐晚回到草地上。离天亮还早着呢。再抬头看山顶,师叔早就不转圈了,现正闭着双眼,盘脚坐在青石上,双手在胸前各自掐成法诀,面色古井无波。

  也不知道在练什么。沐晚回过头,干脆也在草地上打坐,神识内视,继续分离灵气。不管此法行不行得通,但是实实在在的大益于神识。尝到甜头的某人欲罢不能。

  也不知道师叔那边什么时候收功,所以,沐晚只敢从剩下的三种灵气里选择含量最低的水灵气。

  她先重新将那一小截彩色灵气麻花反方向“拧”开。不过,这回她又长了经验,在“拧”开之前,便先用两重“凝”字诀将它尽数罩住。

  这招很管用,“麻花”拧开后,居然只有不到半成的灵气逃逸出丹田。

  按照先前的方法,她将蓝色的水灵气光点一个一个的从那一大团绿色的混合灵气里“吸”出来,“搬”到出气面的附近,排成一线。

  深绿色的混合灵气远不如先前的白色灵气引力大,这一趟活儿明显轻松许多。沐晚中间只服用了两颗回神丹便成功的将水灵气分离了出来。

  又重新将四股彩色的灵气“拧”回麻花状,沐晚松了一口气,睁开眼睛。

  眼前现出一道最熟悉不过的青色身影。张师叔背负着双手,站在离她三尺的前方,正看着山下。

  山下怎么了?沐晚伸长脖子也往山下看。没有月光的夜晚,山下的密林是黑鸦鸦的。山风吹过,树木摇动,有如波浪起伏。

  张师叔被她八卦的小模样逗乐了,握拳轻咳一声,笑道:“走,回船!”说罢,又是头也不回的自个儿先行下山去了。

  原来师叔是在等我。沐晚恍然大悟,赶紧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