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十三章 修行先修心(上)
  最初的新鲜劲过去后,澳门赌博网站:沐晚发现其实坐船旅行是件超级无聊的事情。一路上的山山水水,初看是惊奇,等接连看了三天,她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了。

  最让她无法忍受的是:船上的空间太狭小了,必须和师叔挤在唯一的客舱里不说,白天的时候,甲板上无论什么时候起码都会有两个人:船老大,还有他的侄子或者他的一个儿子。这样一来,无论是剑术,还是步法、暗器,都没法练。

  还不如走旱路呢。虽然会很辛苦,但是绝对不会耽误修行。沐晚恹恹的坐在船头甲板边上,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舱门。她的修为没有师叔高,做不到从早到晚,无间隙的打坐修行。她现在每天最多能运功走六个小周天,费时也就两个时辰左右。然后,神识耗到警戒线的她,就只能呆坐在船边,“欣赏沿途的好山好水”了。

  手好痒,好想拿剑!沐晚不由的右手二指捏成剑指,随意的往水时戳去。

  不料,站在船头撑竿的船老大正转过身来换竿,恰巧见到了,咧嘴呵呵笑道:“小道长莫不是想吃鱼了?”心里感慨不已:跑了二十几年的船,搭载过形形色色的船客,唯有这一趟是最轻松不过的了。人少不说,一大一小的两个道士都特好相处。年轻的道长跟个刚过门的新媳妇似的,上船两天了,一直不声不响的呆在船舱里。小的这个,看上去不过六七岁,长得眉清目秀,跟个米分团儿似的,性子也安静得很。不吵也不闹腾,最多就是坐在甲板上发个呆。最让他咋舌的是,才多大的一点人儿,就跟年轻的道士一样,也是辟谷的。三天来,仅让他婆娘送了三壶热水上去。他在水上闯荡多年,也曾听闻过‘辟谷’一说,现而今亲眼见,心里直道‘造孽’。小孩子家家的,不吃饭,怎么能长大?所以,见沐晚伸手指着河里,他忍不住逗上一逗。

  鱼?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沐晚此刻无聊得要发狂,闻言,不由盯着水里,两眼冒精光:其实在船上也是可以练暗器的!

  她的目力非凡人可比。船老大只能看到大点的河鱼,而她却连十几丈开外的对面河边哪条石隙里藏有小鱼小虾,都看得一清二楚。

  转过头去,冲船老大翻了个大白眼,她故意没好气的应道:“胡说,我不吃荤的。”

  “不吃荤?”船老大愣了一下,恍然大悟,“原来你们在船上一直吃的是干粮?”

  啊,这是哪跟哪?沐晚只是想让他闭嘴,少管闲事而已。没想到,反而象是阴差阳错,这是要打开话匣子的节奏!

  果然,船老大放下竹竿,一本正经的冲她抱拳作揖,正色道:“哎呀,这是小的的不是了。上船之前没跟两位道长说清楚。一路上的吃食都是包在船资里的。道长们想吃什么,只管吩咐小的就是。别的没有,按规矩,一日三餐,餐餐一荤一素一饭还是有的。道长们是戒荤的,小的去叫婆娘做两道素菜送上来。在我贺大的船上,绝没有教客人顿顿吃干粮的理儿。”

  我晕哦!见他如此郑重其事,沐晚反而愣在一边,不知道该如何拒绝才好。

  这时,师叔在舱里终于吭声了:“贺大,今天的饭食免了。到前面的村子,把船靠岸,停一晚。贫道要带小晚去村里访友。”

  前面十来里远,确实是有一个小山村。此时,船老大已经断定这两个道士都是头次坐船。以他的阅历,不难看出“去村里访友”只是个借口由头罢了。做跑船这一行,全靠的是口碑信誉,所以,他也不点破,冲舱里又作了个揖:“是。先前都是小的不是,没把话说清楚。以后,道长有什么吩咐,只管开口。小的尽力去做,是小的的本分。”

  “嗯。”师叔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船老大转过身去,继续撑船。

  沐晚呆坐在船边,半天没反应过来——访友?师叔访的是哪门子的友?

  一刻多钟后,小山村就在眼前。船老大正要往岸边过去,张师叔便从舱里探身走了出来,冲沐晚招手:“走。”说罢,双足轻点,眨眼的工夫,人已跃过五六丈的水面,静静的站在岸边。

  沐晚眨巴眨巴眼睛,立马意会过来:船老大太多事了。师叔这是有意露一手呢。所以,她也不能拖师叔的后腿。于是,不等船老大架好船板,她也提起脚,纵身跳下船,打开双臂,“噌噌噌”的,象只蜻蜓点水一样,踩着水面急奔,最后平安无事的跳上了岸。脸不红,气不喘的到师叔跟前,垂手而立——其实,凭着“逍遥八步”,她现在一步跨个一两丈远,完全没问题。只是,看了师叔的步法之后,她怕自己会吓到师叔。呃,以前她没看出来,现在呢……貌似师叔并不擅长于步法。

  “叭嗒!”船上,贺大抱着的船板掉了。紧接着,贺大抱着左脚,一屁股墩儿坐在地上,嗷嗷的惨叫——他砸到脚了!

  张师叔扯起一边嘴角,低头看着她,微微一笑:“跟上。”说罢,他沿着河边蜿蜒的山道大步流星的飞奔起来。

  咦,被师叔看出门道来了?比就比,怕什么!沐晚挑挑眉,不甘示弱的紧步跟上。这回,她不再遮掩,大大方方的使出了“逍遥八步”。刚刚在船上的时候,她也考虑得很清楚。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要呆在船上,很多事是瞒不了几天的。再说,“逍遥八步”和“落英飞剑”来历光明正大,无不可道与人说。另外,相处了两个多月,师叔对她一直宽厚有加。于她虽无师父之名分,却和师父一样,手把手的指引她入仙门,可谓,恩深义重。区区两本先天功夫秘籍,只要师叔喜欢,她非常乐意帮师叔抄录一份。

  两人一前一后,转眼就没了影儿。

  张师叔根本就没有进村子,一头钻进了村后的大山里。所谓的访友,果不其然是骗人滴。沐晚咬咬牙,使尽全力,紧跟不舍。

  两人的身法都很快,村里竟然无人发觉。

  到底还是张师叔的修为高出不止一个大境界。而沐晚的“逍遥八步”也仅突破一层而已。故而,不到半个时辰,她便灵力耗尽,累得喘气如牛,再也迈不出一步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叔的身影消失在密林深处。

  接连作了n个深呼吸,她平定下来,环顾四周,方才发觉不知不觉中,已是身处深山老林之中。这时节已经是夏末,和山外不同,山里树高林密,太阳光照不进来,阴凉幽静得很。

  怕倒不怕,只是刚刚不知天高地厚的跟师叔一番较劲,也不知道师叔是否生气了。沐晚素来傲气,是个轻易不肯低头的。惴惴不安的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见师叔还没出现,她渐渐冷静下来:这事要是换她是师叔,也非生气不可!

  咬咬牙,最终,她一双手拢在嘴角,冲前头大声喊道:“师叔,弟子知错了。”

  “知——错——了——”稚嫩的声音在周边久久飘荡。

  前面静悄悄的。

  糟糕,师叔真的是动了大气!沐晚一时心如擂鼓,竟不知如何是好。

  “师叔,弟子真的知错了。”她鼓起勇气,又喊了一句。

  可是,听到的依旧只有她的回音。

  怎么办?

  沐晚不禁回想起这一路走来,与师叔相处的点点滴滴,两行清泪夺眶而出。虽说师叔刚开始时是有点对这趟任务不满,但是,一直以来,师叔都是以诚待她,尽到了宗门长辈应尽之责。可是她呢,表面上待师叔看上去礼数周全,尊敬有加,实则是处处防备,在心底里可曾真正视师叔为师长?

  师叔是筑基期的修士。她的这点小伎俩,难道师叔还看不穿吗?师叔一直隐忍不发,也许是在等她自我反省。可她呢?却自以为得……

  沐晚,惭愧呀!

  这时,张师叔才终于从前面的密林里慢慢的踱了出来。

  “师叔!”沐晚大喜,顾不得擦去脸上的泪水,赶忙跑过去,立住,郑重的行了一个道礼,“弟子知错了,请师叔责罚。”

  看着眼前小小的人儿,张师叔不由叹了一口气:“知错了?那你说说,你都错在哪儿?”才多大的孩子,他确实不想对她过于严厉。可是,这孩子确实是悟性过人,在剑术上也颇有天份。身为宗门师长,他不愿意看到如此良材受困于心境,将来仙道越走越窄,最后落个惨淡收场。

  沐晚垂手侍立,态度诚恳的做着自我检讨:“师叔待弟子至诚,弟子不应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么久了,仍然对师叔抱有戒备之心。这是对师叔的大不敬。”

  张师叔听了,忍不住又认真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在心里暗自称奇:破孩子的悟性未免也太逆天了吧?这哪里还象个六岁的孩子,跟人精似的!

  他竭力继续绷着脸,故意冷声问道:“还有呢?”

  沐晚半垂着小脑袋瓜子,皱着眉尖努力思索片刻,摇头答道:“还有,还有的都是小节。修行乃大道,一些小节,不提也罢。”两世以来,她做人都只是重小节,视大义为浮云。故而,她为人表面贤淑大度,底子里却是鸡肠小肚。与人相处无不是权衡和算计,锱铢必较。给了旁人一个鸡蛋,人家最起码也得给她回个大枣过来。不然,一次还好,三两次都如此,她定会想方没法,连本带利,一古脑儿的讨回来。得手之后,往往还自诩占了道义,那人是咎由自取,活该如此。也许,这才是她前世落得个悲惨下场的最根本的原因。

  如此一反省,沐晚隐约觉得心里渐渐亮堂起来。

  这孩子,确实是可造之材。清玉师叔目光如炬呀。张师叔微微颌首,忍不住轻抚她的头顶,语重心长道:“小晚,在我拜入宗门之时,师尊告诫我,修行先修心。比大地更广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广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广阔的是人的胸怀1。仙道艰难,正邪往往仅在一念之间。所以,小晚,今天师叔将师尊的话也送给你,与你共勉。望我们将来无论何时何地,都要恪守道心,胸怀宽广。”响鼓不要重锤敲,以小家伙的悟性,足矣。

  ==================分界线====================

  1这句话是某峰从电视上听来的一句广告词,非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