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十二章 坐船喽
  第二天清晨,张师叔带着沐晚离开三水观,直接去了西城渡头。在那里,张师叔将包一只客船,逆水西行。

  西城渡头上黑压压的泊着一大片两层的中等大小的两层木船。这样木船的船主通常被称作“船老大”。他们以船为家,常年漂泊在大江之上,以载客为生。

  师叔侄俩一到码头上,便有不少“船老大”围过来争客。张师叔从人群里随意的点了一名看上去又黑又壮的中年男子:“黑水城,去不去?”

  黑水城距这里有一千多里的水路,中间险滩、急湾足足有上百处。此一去,没有个三两月打不得转。黑壮的船老大想来是经常跑这条水道的,闻言,没有犹豫,爽朗的咧嘴笑道:“去。”见他们俩个都没有带行装,他问道,“道长想什么时候起程?”

  “现在就走。”

  “好咧。”船老大转过身子,欢喜的冲周边的同行们抱拳行礼,“各位,承让了。请让让。”远途比短程风险大,但船价也更高呀。基本上跑了这一趟,全家小半年的吃食花费也差不多赚到了。

  一干船老大哄笑着散开,寻找下一个目标。

  船老在这才转身让到一旁,问道:“请问道长,一共是几位?行李放在何处?需不需小的帮您去挑来?”

  张师叔不耐烦的摆手:“只有我们师叔侄二人。闲话少说,你只管带我们上船就是。”

  船老大张了张嘴,弱弱的提道:“道长,这一趟最少要十两银子……”人少,喊不起船价!他心里直呼倒霉:大清早的,咋就接了这么趟活!

  不等他说完,张师叔直接扔给他一锭十两的雪花银。

  船老大立马闭嘴,低头认真的查验银锭,再抬起头来时,已经是喜笑颜开:“船就在前头。请,道长请随小的上船。”

  一路上,船老大侧着身子走在前头引路,嘴里不停:“小的姓贺。小的十岁起就随大伯跑船了,干这一行已经足足有二十个年头了。黑水城跑了几十次,小的熟得很。坐小的的船,道长只管把心放在肚子里……”

  好聒噪。沐晚跟在后头,可以想象师叔的脸上是多么的不耐烦。随着修为的提升,沐晚对自己的信心也翻着跟斗儿增加。搁在以前,与船老大这样的壮汉打交道,她是从心底时防备的。很多事即便船老大自个儿不说,她也非要拐着弯儿打听清楚,心里才踏实。可是,现在,船老大能有几斤几两重,她一眼就能看穿,所以,哪里还会把他们放在眼里?自然也没那耐性听他们絮叨。现在的沐晚总算理解为什么在人群里,师叔总是神色淡淡,细看之下,发觉他的眼眉间还带有一丝不耐烦了。

  走了百十步,到了码头边上。船老大指着近前的一艘两层的乌篷船,说了句“到了”。

  船里跑出来一个光着膀子的年轻汉子:“叔叔,请到客人了?”边说着,已经手脚利落的从甲板上搬起一块两尺来宽、不超过五尺长的厚木板稳稳的架在岸边上。他的皮肤也是晒得黝黑,在太阳底下跟块缎子一样,油光闪亮。

  “嗯,是去黑水城。”船老大往船上扫了一眼,眉头不由皱起,“大柱他们呢?客人来了,也不出来见礼。”

  “哦,我去叫他们。”年轻汉子滋溜的跳进底舱,澳门赌博网站:转眼就不见人影。

  船老大这才转过身子,满脸堆起笑,躬身做了个请的动作:“道长,请。”

  张师叔说了一句“叫你的人衣冠要整齐”,这才提起袍角,上船。

  沐晚跟在后头,暗道:师叔的洁癖又发作了。

  背后,船老大连声应道:“是是是。”

  沐晚前世只坐过几次游湖的画舫,没坐过这种江船,一双眼睛忍不住四下里瞧。船头的甲板宽不过七尺,长丈许。左侧边上还开了一个两尺见方的洞。先前,年轻汉子就是钻到这个洞里去了。沐晚定睛细看,洞口下面还有空间,光线很暗,还不到一人高,象船老大和那年轻汉子在里头是直不起身子的。想必它就是底舱了。

  乌篷客舱矗立在甲板的端头。仅有一人高,看上去也是小小的一间。客舱的两边是窄窄的船舷,仅容一人侧身而过。

  船老大跳上船,热忱的跑到前头,替他们推开舱门:“道长,里头早就收拾妥当了。过会儿就能开船,道长要不要先到里边坐一坐?”

  客舱的地板比外面的甲板要低了一尺多。这样一来,即使是象张师叔这样的高个子,站在里头,也绝碰不到舱顶。

  “莫要太拖延。”张师叔探身进了船舱。

  “道长您就放心好了,绝对不拖。”船老大爽朗的应下,待沐晚也跟着进了船舱,这才合上门,离开。

  舱里的摆设很简单:除了舱门口留有一尺来宽的空隙外,整个舱里都铺着苇席。正中摆着一张栗色的四腿矮长几。长几的一端摆着一只绛色的粗陶茶壶和一撂同色的粗陶茶碗。

  张师叔已经在长几后方盘腿坐好。

  沐晚走上前,在长几前跪坐下来,掀开茶壶查看。里头是满满的一壶热水。再看茶碗也是干净的,便提起茶壶,倒了一碗茶,恭敬的送到师叔面前:“师叔,请喝水。”

  张师叔接过,冷不丁的说道:“以后,不该看的,不要乱看。”

  好好的,这是说的哪桩?沐晚好比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

  这时,外头又传来船老大的声音:“道长,小的领了侄儿和两个小子,过来给您叩头。”

  沐晚这才恍然大悟:师叔的意思莫非是怪自个儿上船时多看了那光膀子的年轻汉子一眼!

  一时好不尴尬,她连忙垂下头,掩去面上的窘迫,心里直叫冤枉:姐哪有乱看!姐只不过是从来没有看见过晒得这么黑的人,才多看一眼的!

  张师叔放下茶碗,淡声应道:“不必多礼。”

  外面略了停顿了一下,船老大的声音又至:“哦,道长喜清静,小的几个就在外头给道长行个礼罢。”

  接着,有三个声音差参不齐的接着说道:“给道长见礼。”沐晚听得分明,其中一个正是刚刚那光膀子的年轻汉子。另外两道声音显得稚嫩些,听上去是两个半大小子。

  随后,四人的脚步“噔噔噔”的散开了。

  一刻钟后,沐晚听到有一个人踩着左侧的船舷,到了船舱后头。一不会儿,从船头甲板上传来船老大那洪亮的声音:“开船喽!”

  船摇摇晃晃的转动起来。

  胃里也跟着一摇一晃的。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很不舒服!沐晚不由的眉尖轻皱。

  “你,晕船?”张师叔见了,惊讶的问道。

  啊,这就是晕船?晕船不是应该脸色苍白,浑身无力,呕吐不已的吗?沐晚张着嘴,抬起头来,两只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直眨巴:“弟子,不知道。”明明前世坐画舫的时候,姐舒服得很,从来没有晕过船。

  张师叔想了想,从储物袋里又摸出一个黄嘴的白玉小瓶儿递给她:“这里头装的是回神丹。一般要有炼气三层以上的修为才能服用。你要是实在难受极了,试着服用半粒看看。”其实,他也是头次乘坐凡人的江船。

  修真界里也有船,天上飞的是飞行法宝,叫飞船;海里走的是水行法宝,叫宝船。两者都又大又平稳,坐在船舱里跟寻常坐在洞府里没什么两样。所以,根本就没有晕船一说。

  不过,这次出来历练前,他曾听一位师兄提及凡人界的船坐着难受,很多人会晕船。他当时随口追问了一句,为什么会晕船。师兄挠挠头,说,大概是因为摇晃得太厉害,精神不济罢。理由是,晕船的感觉跟神识消耗过多的感觉,那是一样一样滴哈。严重时,两者表现出的状况也相差无几,都感觉脱力,会呕吐。

  会呕吐——这才是重点!张师叔略加思索,便拿出了一瓶回神丹。身为筑基期的丹修,别的不敢说,这一类的基础丹药,他随手掏个几十瓶出来是完全不成问题的。他有点担心的是,小丫头还只有炼气二层的修为,服用半粒,应该不会有问题吧?想当初,小丫头病秧秧的时候,清玉师叔也曾赐过养灵丹,嘱咐她一天只准服用半粒……

  原来要到了炼气三层,才能服用回神丹。怪不得师叔之前都不曾提起过。沐晚接过玉瓶,笑得见牙不见眼:“弟子谢过师叔。”心里更是乐开了花:真是意外之喜哈。

  见她这副小财迷的模样,张师叔笑了笑,闭上眼睛,淡声说道:“要是不晕,便别服用。丹药虽好,却有丹毒,不可滥服。”

  沐晚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这话和‘是药三分毒’是一个意思哈。即使是灵丹妙药也是不能乱吃的。据她现在所知道的三种丹药,便个有个的效用:养灵丹是补充灵气的;辟谷丹是充饥的;回神丹是补充神识的。缺什么就得补什么。比如说,上品的养灵丹也治不了饿病。

  至于丹毒是个神马鬼,某人听不明白,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是,师叔。”沐晚兴致勃勃的抱着玉瓶儿转过身去,在一边的角落里盘腿坐下,打开玉瓶儿瞧新鲜。

  一阵幽香从瓶口飘了出来。瓶里装有二十粒回神丹,粒粒浑圆,豌豆大,红褐色。

  “呀,兰花味儿的。”在丹香散开之前,沐晚已眼明手快的盖紧玉瓶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