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十章 惊艳
  张逸尘赶到之时,大鹏鸟的洞府完好如初,看来还没有别的修士光顾过。所以,他此行收获颇丰。

  除了那颗蓝碧玺珠子,他收获了十余株三百多年年份的灵药。这些灵药中有九成是在炎华界已经绝迹,仅仅是一些灵植古本上留有图文记载。

  大鹏鸟也有些收藏,不过,年代已久,又完全没有灵气滋养,好端端的仙器法宝早就变成了一堆废铜烂铁。张逸尘稍微一碰便统统碎成了碴。

  洞府里最有价值的珍宝是大鹏鸟的骨骸。这可是炼制法宝的最佳材料。然而,令张逸尘痛彻心扉的事情发生了;当他从骨骸上取下蓝碧玺珠子后,整个巨大的骨架便轰然倒塌。紧接着,整个洞府开始左摇右晃起来,洞顶“噼哩叭啦”的往下掉磨盘大的石块。

  这是洞府马上要倒塌的节奏!张逸尘唯有祭起飞剑,火速撤离。仓促之间,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他竟然捡到了两根一尺来长的翅尖小骨。这两根小骨拿回去后,可以请人炼进他的七宝折扇里。七宝折扇不但能从中品宝器进级为下品灵器,而且还能增加飞行的功能。从此,攻击武器和飞行法宝二合一,对他来说,无异于是身上新长出了一对翅膀。更何况,大鹏鸟的飞行速度在神兽里头那可是排在前三位的。仅仅是加上这两根小骨,七宝折扇的速度就足以令金丹修士望尘莫及。

  只可惜……张师叔一看到蓝碧玺灵珠便想起那副巨大的骨骸,心痛不已。反正只是件拿来无用的鸡肋,他索性便送给了沐晚。也算是对扔下她独自呆了这么些天的补偿。

  随后,张师叔令沐晚到院子里使一招刺之剑瞧瞧,以考查她这几天有没有偷懒。

  沐晚抱剑走到院子里,在离院墙十余步远的空地上站定,屏息剑神,“铮”的一剑刺出。“咚!”凛冽的剑气迸出,院墙上应声被刺了个对穿,现出一个鸡蛋般大小的洞来。

  嗯,不错。剑气的力量又比昨天增强了一成。看来练习飞剑,对剑术也会有所增益。沐晚满意的点点头,收了桃木剑,转过身去,垂手侍立,静听张师叔指点。

  我……靠!无量天尊!张师叔半天才回过神来,澳门赌博网站:瞪着墙上的破洞,只觉得后背阵阵发凉。咳了两声,他稳住心神,干巴巴的说道:“不错,继续努力。那个,今天我再传你第二式。呃,劈之剑。”说完,伸手示意她把桃木剑拿过来。

  哈,太好了!沐晚星星眼的赶紧双手将桃木剑奉上。

  张师叔用力握住剑柄,只觉得手心里直冒汗——剑术也是有境界的,分别是剑招、剑气、剑意、剑域等四个境界。而他在剑术上天资平平,如今也仅是剑气境而已。

  好在有筑基中期的修为在那儿撑着,不然,这剑真没法教了。

  在心里飞快的默背了一下剑招,张师叔凝神,深吸一口气,手腕轻转,剑面侧起,单手高举过头,当头干净利落的劈下。好吧,他仅仅是展示了剑招而已。至于剑气神马的……呃,又不是对敌作战,我们大家都忘记它吧!

  演示完,他又道出其中要领,便把剑还给沐晚,令她试着练一遍。

  沐晚双手接过剑,没有立马着手练习,而是比对着张师叔刚才的演示,飞快的在心里过了一遍招术要领。三息之后,她才举起剑,慢慢的使出劈之剑。

  才一遍而已,剑招初成。张师叔已经被她惊艳到麻木,飞快的扔下一瓶养灵丹,便急嗷嗷的宣布闭关去了——后生猛于虎,再不努力,他这个师叔难道干等着被拍死在沙滩上么?

  沐晚打开红嘴白玉瓶儿,当即眉开眼笑。又是满满的一瓶,整整二十粒养灵丹!

  师叔好大方哦,我一定要努力修行,定不负师叔的栽培!嗯,一定不能教师叔失望!她看着师叔紧闭的房门,使劲的点点头,转身走到老槐树的树荫下开始练剑。

  到了黄昏时候,五千下劈之剑练完。她整个儿象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连袍角都“嗒嗒”的往下掉汗珠儿。

  收好剑,挥了挥麻木的胳膊,沐晚转向看了一眼师叔的屋子,略作犹豫,最终还是跳上老槐树,重新开始扔泥巴丸子——说好的五千次,今天还有八百次没有完成呢。现在不练,呆会儿天黑了,没法再练。所以,沐晚,再累你也必须扛起!

  八百泥巴丸子扔到一半,她连抬手腕的力尽都没有了。没办法,只能吞服一粒养灵丹,调息之后,再接着练。

  练完之后,她老老实实的用将水缸连缸带水的抱进到里,洗澡。唉,有师叔在,很多事儿,真心不方便。

  收拾妥当后,她在竹床上坐好,取出那本《金文古录》,查找蓝碧玺灵珠上的另外一个字。很可惜,找遍全书,也未能找到。

  罢了。沐晚耸耸肩,又从储物袋里取出田妈妈的针线筐儿,从里头选了一个黑色的线团儿,截出十几根两尺来长的线条儿,细细的编成一根项绳儿。项绳的中间织了一个玲珑丝网,灵珠刚好能装进其中。最后,她将新鲜出炉的灵珠项链戴在脖子上。低头一看,不错,灵珠妥妥的藏在衣服里。

  从此,姐不必再担心胡老四之流了。

  半个月之后,张师叔终于闭关结束,从屋里走了出来。沐晚当时正在全神贯注的练剑,一剑劈下,抽刀断水,剑气如虹,连空气都象要被劈成两半。

  张师叔在闭关期间,境界完全巩固不说,又略有提升。见状,心里的那点儿得意被眼前的情形“哗啦”的劈了个米分碎。

  唔,师侄太逆天,身为师叔,压力好大的说!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冲树底下的假废材招招手:“小晚,过来!”

  沐晚这才看到他,惊喜的提着剑跑了过来:“师叔,您出关了!”

  “嗯。”张师叔看着她那张汗津津的小脸,赞许的连连点头,“这里的事情已了,明天我们便要继续赶路。这次走的是水路。你有什么要采购的吗?下午,我带你去街上逛逛。”

  “真的!”沐晚禁不住欢呼。她有太多的东西要买。并且,自重生以来,她还从未逛过街呢。

  “当然是真的。修炼不能急于一时,也要讲究个劳逸结合。你去换身干净的道袍,呆会儿就带你去。”张师叔看着她那雀跃的样儿,忍不住笑了,暗道,这熊孩子,逛个凡人界的集市,也能兴奋成这样!

  陈关渡最大的集市在南城。集市口有一道老旧的木楼牌,上面的油漆早已剥落干净,露出木料的原色。楼牌正中挂了道木头额匾,上面写着“南城集”三个大字,也是朱漆尽落。刚巧这天是“赶集日”。尽管到了下午,集市里依然人来人往,商贾如云,热闹非凡。

  前世,沐晚养在深闺。所谓的出门逛街,是车接车送,直接去京城里有名的银楼或布料行而已,不知“赶集”为何物。故而,一进集市,她只觉得要看的东西太多,两只眼睛根本就忙不过来。

  张师叔见状,索性取出一块碎银给她:“小晚,你想买什么,自己去买。一个时辰后,我在牌楼下等你。”人挤人的,看着就烦。再者,小晚有修为在身,身手也不错,这里的凡人都不是她的对手。所以,他还不如去路口的茶楼里喝喝茶,落个清静。

  “谢谢师叔。”沐晚接过碎银,一双大杏仁眼笑成了月牙状。师叔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和张师叔分开后,沐晚放眼四望,首选这条街上最冷清的布料行。她只是想些素色的细绸做中衣而已,又不是找最时新的布料,所以,没有必要去最大的布料行里凑热闹。

  店里连掌柜带伙计只有两个人。伙计刚刚将唯一的客人送出门,见到沐晚,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小道士,我们不买符!”每逢赶集,三教九流的,都冒了出来,卖符的,化缘的……烦死个人。

  沐晚赶时间呢,哪有那闲工夫跟他计较,直接应道:“我不卖符。师父让我来买布料的。”心里很是无奈:实在是这副小身板太坑人,买几匹绸布而已,也要替自己找个子虚乌有的“师父”。

  一听是生意上门,伙计的脸色立马好看了许多,让到一边,在门口哼唧道:“小道士,你师父都要你买些什么布料哈?”

  “有上好的白细绸吗?有多少,我要多少。”沐晚也不客气,直接开门见山。

  “啊?”伙计瞪着一双眼睛,呆若木鸡。

  还是柜台里的掌柜反应快,闻言,乐癫癫的小跑出来,笑嘻嘻的冲沐晚做了个请的动作,连声说道:“小道长,请请请,里边请。”说完,伸腿踢了伙计一脚,压低声音命令道,“还杵着做什么,快去给小道长倒茶。”

  “哦哦哦。”伙计回过神来,边往里走,边挠头,一脸的难以置信——怪哉,哪家观里的道长会派个奶娃娃出来大采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