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十九章 蓝碧玺灵珠
  《落英飞剑》是一门暗器。书中图文并茂,详尽的记载了如何同时发出多柄寸余长的小飞剑的招式和口诀,共分成十层。第一层,可以同时发出三柄小飞剑。以后,每突破一层,同时发出的小飞剑数目最多能够增加一倍。到了第十层,理论上,能同时发出的小飞剑足足有一千五百柄之多。千剑齐发,且每一柄小飞剑的路线皆不尽相同,虚虚实实,有如落英般纷纷扬扬的飘然而至。故而称之为落英飞剑。

  当沐晚看到书中提及要用到一千五百余柄精铁所铸,寸余长,一指宽,薄如蝉翼的小飞剑,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这样的宝贝,也许将来她也能凑到几柄,但是,一千五百柄……她想都不敢想!

  幸好,接下来,书中又说了,在练习飞剑之前,必须先练好腕力和准头。即,在树上悬挂一个巴掌大的圆圈儿。用右臂屈于胸前,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紧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石子,石子、眼睛与圆圈在同一水平线上,站在离墙五步远的地方,往圆圈里头一颗接一颗的连续扔石子。每次扔完之后,手指尖的高度依然要保持不变。

  当连续百余颗石子都能扔进圆圈里时,将圆圈再缩小一倍,人往后再退五步,接着练习。

  然后再将圆圈缩小一倍,同时再往后退十步……直至,圆圈缩小成一个点,间距拉长至百步,仍然百发百中,这时,就可以开始练习飞剑了。

  唔,这个可以有。不管将来搞不搞得到飞剑,先练好基本功再说。沐晚松了一口气。不过,一时间也拣不来这么多鸽子蛋大小的石子呀!想了想,她乘着夜色去外头的池塘里挖来一大坨泥巴,学着田妈妈搓面团丸子的样子,连夜搓出一大堆鸽子蛋大小的泥巴丸子,放在储物袋里。

  接着又在墙上画了一个与自己差不多高的巴掌大的圆圈。一切准备就绪后,她洗干净手,去屋里休息——这个和步法不同,黑灯瞎火的没法练。所以,只能在白天练习。

  第二天清晨,练完功法之后,沐晚便站在离院墙五步远的地方,往上面的圆圈里扔泥巴丸子。

  有剑术基础摆在那儿,她的准头自然是极好的。因此,她首要的任务是练好手形。

  刚开始时,她是慢慢的,一颗一颗的投掷。扔了百来次,手上动作基本上熟稔了,她才把速度提起来,象连珠炮一般,往圈里扔泥巴丸子。

  “扑!扑!扑……”不一会儿,墙上的圆圈正中心便沾了厚实的一坨泥巴。

  唔,五步的距离太没挑战性!沐晚皱了皱眉头,直接往后面退了十步,继续。不过,她对任务稍微做了一下调整:不是简单的往圆圈正中心扔泥巴丸子,而是用手里的泥巴丸子去打落沾在墙上的那一坨泥巴。

  即便是这样,也难不住她。泥巴丸子在圆圈正中心沾上,被打落,再沾上,再被打落……千余次之后,圆圈中心只有泥巴印子,再无泥巴。

  于是,再往后退十步。呃,好吧,小院子不够大,没法退了。沐晚换了个方向,在小院子的西北角上标了一个点,自己却站在东南角落里,沿着小院子的对角线方向,隔着二十来步远,往点上扔泥巴丸子。依旧是泥巴丸子沾在点上,打落,再沾上,再打落。

  貌似难度还不够大。扔了两百来次,照样是例无虚发。沐晚索性跳到老槐树上,在外面的池塘里寻找练习目标。最终,她看中了池塘对面岸边上的一块青色的大石头。首先,这块石头与她之间起码隔了五十来步;其次,石头上边的那个角落里有一个白色小点,刚好可以当成靶点;再者,这块石头位于池塘边上,隔岸边的泥道还有丈把远,她练习的时候,也不至于惊动偶尔遇过的行人。

  坐在老槐树的树荫里,远比在太阳底下晒着舒服。沐晚坐直身子,重新开始练习。和练剑一样,她给自己也定了五千次的任务。

  距离陡然拉开到五十步,难度可谓是翻着跟头增大。准确度不能降低,所以,她不得不集中精神,每次花费更大的力飞出指间的泥巴丸子。

  一千次之后,她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三千五百次后,她只觉得手中的泥巴丸子沉甸甸的,令人不由产生那是铁丸子的错觉。为了准确的将粘在白点上的泥巴打落,她不得不咬紧牙关,屏息敛神,全力以赴;

  又强扛了七百来次,头也象针扎似的痛了起来。这说明,她的神识已经消耗到警戒线水平,不能再继续练下去了。

  右手累得直打哆嗦。沐晚打住,抱着右手腕,就地靠在老槐树的一根大枝上,眯起眼睛小憩。

  大约一刻钟后,头痛终于消失了。她睁开眼睛,准备再接着练完余下的八百次。就在这时,从树下传来张师叔诧异的声音:“小晚,你在树上作什么?”

  此刻,看到小家伙汗流浃背的靠坐在树上,面向他当初离开的方向,竟然就这么睡着了,张逸尘的心情相当复杂——到底是个才六岁的小丫头,被独自一个人扔在陌生的小院子里,想必内心是极度恐惧的吧。不然,小丫头也不会光天化日的顶着大太阳到树上去等他。

  “啊,师叔!”沐晚闻声,扭头一看,见张师叔眉尖轻皱,背负着双手立于树下,心虚的吱溜从树杈上滑落下来,迎上去,“您回来了!”

  “嗯。”张师叔点头,内疚的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这几日……咳,还好吧?”

  “弟子很好。”沐晚仰起小脸,灿烂的冲他笑了一个。心里却对自己鄙视不已:切,装小孩子,装上瘾了!

  这孩子,懂事得让人心疼。想到自己把人扔在这里,一走就是十来天,张师叔有些过意不去,清咳一声,说道:“你随我来。”说完,径直往自己屋里走去。

  “是。”沐晚跟了进去。这是她头次进左边的这间屋子。屋里的摆设和她那边完全一样。

  张师叔盘腿坐在竹床上,从储物袋里掏出一颗龙眼大的碧蓝色珠子,递给她:“这颗蓝碧玺珠子是我此行偶然所得,送与你罢。”

  不知道为什么,沐晚一看到这颗珠子,心中顿时泛起无边的悲意,眼泪象断了线的珍珠,“扑扑”的直落。

  “怎么了,小晚!”张师叔大惊失色,赶紧从床上跳下来,俯身询问。带了小家伙一个多月,这是他第一次看小家伙流泪,并且还哭得这么悲切。

  沐晚已经泣不成声。她难为情的用双手抹着眼泪,断断续续的解释道:“不,不知,道。弟子,见了这颗,颗,灵珠,好,好伤心……”心底里是连声叫苦:天啦,两辈子加起来,姐也不曾这般伤心过!这倒是件什么宝贝?

  张师叔闻言,狐疑的收起珠子,瞅着她问道:“现在呢,还感觉很伤心么?”

  沐晚眨巴眨巴眼睛,过了一会儿,终于将眼泪收住,禁不住打了个哭噤:“不伤心了。”

  张师叔直起身子,沉默片刻,又重新掏出珠子,搁在右手掌心之上,放到她面前:“现在呢?”

  “好象,好象没事了。”沐晚难堪极了,垂下头,脸上飞红。冷不丁的出了这么大的丑,她恨不得能挖个地洞钻进去。

  张师叔看到她的小模样,禁不住摇头轻笑:“与你无关。”接着他道出了这颗灵珠的来历。

  此行很顺利,张师叔找到了地图上标识的洞府。但是,那并不是一个修真前辈坐化的洞府,而是一只大鹏鸟的窝。大鹏鸟是上界才有的神鸟。炎华界据说是自上古以后,再无大鹏鸟的踪迹。他曾在宗门的藏书阁里看过一本神兽图谱,里头收录有大鹏鸟的影像,所以,当看到那只巨大的鸟骨架时,他立马就认出来了。

  这个洞府看上去年代并不是很久远,也就是几百年的样子。里头有一块药田,里头的种了十余种珍稀的灵药。年份最大的也不过三百五十余年,不过,最小的也有近三百年。如果药田是大鹏鸟生前开辟出来的,那么,这只大鹏鸟殒命之时距今不超过三百年。

  上界的神兽沦落到下界,最后埋骨于凡人界的深山之中,想必大鹏鸟内心是极其不甘的。死时定是伤心绝望透顶。所以,纵使是过了几百年,大鹏鸟皮肉皆不存,余下的白骨仍然笼罩在浓郁的悲意之中。张师叔一时没有防备,当时伏在大鹏鸟的尸骨边上,痛哭了一场。

  “这颗珠子就是在大鹏鸟的尸骨上找到的。可能是日长月久的,也沾上了一丝悲意。这点悲意不至于影响到我,而你的修为低,扛不住也很正常。”

  原来如此,沐晚抽了抽鼻子,抬起头,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蓝碧玺灵珠,问道:“师叔,这颗灵珠有什么用处呀?”总不能让姐莫明其妙的白哭一场吧。

  张师叔把珠子递给她,坐回竹床上,慢慢道来:碧玺,是“避息”的谐音。事实上,碧玺灵珠哪有这么神通?只不过能遮身掩形罢了。其中,以蓝碧玺的能量最大。沐晚扮成男装之后,若是贴身戴着这颗上佳的蓝碧玺灵珠,就连元婴大能都用肉眼识不出她是个女儿身。

  “真的!”沐晚大喜。这可真是件好宝贝。

  张师叔童叟无欺的点点头:“我拿了它无用,你喜欢,拿去就是。”

  “谢谢师叔!”沐晚有些忘形的把玩着手里的灵珠。

  这颗珠子是碧蓝色的,体态浑圆,晶莹剔透。咦,一边有些凹凸不平,象是刻痕。莫非上面刻有字?

  沐晚拿起珠子放在眼前,凝神细看,果然刚才的不平之处刻有两个极小的金文。她只认得其中一个,是个“扶”字。另一个不认得。

  “师叔,上面好象刻了东西。”沐晚将珠子奉给张师叔看。珠子是师叔寻来的,她不好瞒他。

  “哦。”张师叔一只手接过去,低头细细察看。

  不一会儿,他随手将珠子还给她,说道:“珠子应该是大鹏鸟从上界带下来的,途中不小心刮坏了。唔,只是几道小刮痕而已,对珠子本身不会有什么影响,你别担心。”

  师叔是筑基期的修士,也不认识金文。沐晚垂下眼帘,掩去眼底的诧异,应了一声“哦”,小心的把珠子收进储物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