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十七章 危险,除!
  话说刘老三饱睡醒来,澳门赌博网站:发觉屋子里黑沉沉的。“呼——”指尖弹出一点豆大的火苗,将床头竹柜上的油灯碗点燃,他不紧不慢的起身,推开门走到院子里。

  一道上弦月挂在半空之中。周边浮云飘动,不见星光闪灼。

  神识扫过隔壁的两间房。他不禁眉头轻皱:老大还未到。老三亦未归。

  可恶!即便是在屋里摆上聚灵阵,灵气也远不如他的洞府多。再者,一个小型的聚灵阵每天至少也要花费两块下品灵石。哪里是他这种低阶散修花费得起的?所以,在这里,除了睡觉,他什么也做不了。睡了这几天,他觉得自己身上都闲得快要长蘑菇了。

  也罢,不如去帮老四一把,权当是活动筋骨。打定主意,刘老三袍袖一挥,双足轻点,象只灰鹤一样冲天飞起,轻轻的落在屋顶上。

  他准备先找到胡老四再说。

  以老四的速度,真要是在天字院里找了这么久,那座小小的院子只怕是早被他铲地三尺了。所以,这会儿,老四肯定已经不在天字院了。这样一想,刘老三的目光便只是粗粗的扫过天字院,大致看一下。没有找到胡老四。他凝聚目光,从地字院开始,顺着巷道,一条一条的寻找。

  目光从寂静的院落上飞快的扫过,他禁不住郁闷的长吁:如果他能筑基,眼下只需将神识铺开,整座三水观的情形便了如指掌,哪里还用得着象现在这般,挨个院子的寻找——他现在只是炼气四层的修为,神识外放,堪堪能覆盖住他脚下的这个小院子而已,根本就派不上什么大用途。

  只是这样一想,他不由的回想起一个月前的情形。

  一个月前,老大兴冲冲的找到他和老四,说当前有一个绝好的机缘:他有幸结识了一个修真世家子弟。那人给了他一卷古竹简。据说上面记载的是一个适合五灵根修炼的天阶上品功法。

  “古卷上的文字是上古文字。至今早已失传。不过前辈手里有它的译本。前辈说了,只要我们能暗地里谋到三水观,就将译本也送给我们。”老大说着,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卷陈旧的竹简,往他们两个面前一推,“我是三灵根,这功法拿着也没用。你们两个刚好都是五灵根,正好合用。”

  “可是,我已经有功法了。”刘老三看着眼前的天阶功法,心里犹豫不决:中途半道的改换功法是件很痛苦的事。如果新功法与原功法不相容,他将不得不面对是否散功重修的选择。

  老大不以为然的呵呵一笑:“你现在练的功法是不过是玄级中品,而这是一本天阶上品功法。功法的好坏,对仙途的影响甚大。反正你才炼气四层,年纪也才刚过四十,就算将来要散功重修也是划算得很。”

  说的是。刘老三心动了。经过协商,他拔剑将竹简从中部斩开,分成上、下两分卷。上卷由胡老四保管。下卷由他保管。等得到译本以后再合卷,两人一同修炼。

  所以,此次行动,绝不能有任何的闪失。这几天当着胡老四的面,他象是不曾把这事挂心上,只是一个劲的发牢骚,其实心里却是势在必得,在乎的不得了。

  就在这时,他看到胡老四的身影在黄字院最尽头的那个小院子里一闪,扑进了其中的一间屋子里。

  过了一会儿,屋子里的灯亮了,却不见胡老四出来。

  刘老三轻“咦”一声,暗道:莫非老三找到那小女童了?这家伙在搞什么?三更半夜的,莫要惊动其他人才好。

  心念一动,他张开双臂,嗖嗖的飞掠过几个院子,直接落在最尽头的那个小院子里。

  右边的那间小屋子里亮着昏暗的灯光。胡老四肥硕的身影映在木格子窗上。从屋子里传来一个小女孩压抑的啜泣声:“嘤嘤嘤……我不知道……我打记事起就在观里了……我没看见过其他的女孩子……嘤嘤,真的……”

  声音虽然很低,但是落到刘老三的耳朵里,惊得他两边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窗户上,胡老四抬起了一只胳膊。

  小女孩惊慌失措的轻呼:“别,别打……”声音陡然增大。

  该死的老四,就不怕惊动其他人么!刘老三心中一紧,不假思索,嗖的冲过去,一掌推开门,用手拦下胡老四的巴掌:“老三……”

  谁知,端坐在高木凳上的胡老四竟然被他一带就倒。青白的胖脸上双目圆瞪,现出一副活见鬼的恐怖神情。

  这……纵使刘老四见多识广,此时也不由的愣住了。

  说时迟,那时快。“嗖——”,一柄桃木剑从背后袭来,直指他的心窝子。

  刘老三拧眉,下意识的侧身。桃木剑与他擦肩而过,直接钉在后面的窗棱之上。“嘶——”他肩头的道袍被划开老长一道口子。

  象是早就料到他能躲开一般,几乎是与此同时,“铮——”,一道凛冽的剑气迎面而来。

  这道剑气快如闪电,逝如疾风。

  是谁!刘老三刚要厉声喝斥,眉心突的一热,屋子里猛然黑了……

  看着‘小胡子’老三眉心一点血印,愕然的仰面向后倒下,沐晚捏着一张速行符从门后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炼气四层果然比炼气一层难对付得多。此刻危险尽除,沐晚不由甩了一把冷汗。其实她还是留了后手的。第一击是幌子,用来转移‘小胡子’老三的注意力;第二击才是实招。若是这一招也落空,那么她只能贴上速行符,有多快便逃多快。

  还好,她身上贴了敛息符,又在开头用胡老四的尸身做了一翻戏,令‘小胡子’老三先入为主,失了警惕性。

  想起敛息符,沐晚赶紧低头去扯贴在胸口的黄符。哪知,就在这时,“扑——滋——”胸口那道敛息符灵力耗尽,化作一道黑烟,没了。

  唉,好东西总是留不住。沐晚肉疼的直跺脚。

  接下来是打扫现场。

  ‘小胡子’老三的腰间也有一个完全相同的储物袋。沐晚探身从窗棱上拔下桃木剑,转身用剑将他的储物袋挑下来,随意的撂在竹床上,然后又取出先前用来装尸身的那个储物袋,把两具尸体一同装进去。

  剑气将刘老四的脑袋打了个对穿。还好,她事先想到了这一点,在对面的墙上挂了一场厚丝被。自刘老四脑后迸射而出的血柱,在米分红的被面上象是天女散花,洒下触目惊心的点点猩红。沐晚只是瞄了一眼,胃里便跟沸腾起来了一般。她强按下心中的不适,一把扯下丝被,胡乱一卷,也塞进储物袋里。

  然后,把木格窗完全打开。清凉的夜风飘进来,吹散了屋里那点淡淡的血腥味儿。现场便打扫干净了。

  从空间里取出一只甜瓜大的三足双耳镂金铜香炉,又取出一丸指头般大小的沉香点燃,置于香炉之中。一道香烟袅袅升起,屋子里飘荡着淡淡的清香。

  沐晚盘腿坐在竹床上,深吸一口,翻腾的胃液总算平复了。

  接着,她打开‘小胡子’老三的储物袋,开始清点战果。

  和胡老四相比,‘小胡子’老三显然严谨得多。他储物袋收拾得井井有条。里头的收藏一目了然。

  最先抓住沐晚的眼球的是当中的一卷竹简。和先前从胡老四那里得到竹简十分相似。她连忙拿出来,展开细看。

  哈,果然是一套!

  怕有纰漏,她特地从空间里翻出先前的那一卷,细细比对。太好了,连上面的麻绳断口都完全接得上。

  沐晚满意的将它们合卷在一起,郑重的收进空间里。

  接着,她在储物袋里找到了一柄银灰色的三尺长剑。那是一柄下品法器。

  唔,比桃木剑重得多。刚好可以拿来练腕力。沐晚拿在手里,当空随手刺了几剑,也满意的收进空间里。

  然后,她还找到了一本半旧的线装书。封面上写着“阵法初成”!

  哈,这是一本阵法入门!沐晚翻了几面,有图有文,看不懂。没关系,等姐到了炼气三层说不定就能看懂了。她美滋滋的也把书收进空间里。

  这时再看储物袋,她的目光立马落在了储物袋的一个角落里。那里整齐的码放着二十来只大小一样的黑色石盘和几大捆黑色小旗子。呀,是书上画着的阵盘和阵旗!先前她没开眼,不识货,还以为是堆杂物呢。欢喜的归拢来,统统放进空间里收好。

  储物袋里还有两个巴掌大的绿嘴玉瓶儿。沐晚拿出来,一一打开。饭香扑鼻。呃,里头装的都是辟谷丹。倒出来查看,白色的丹丸表面有些许针尖般大小的黑色小点。还是下品丹!师叔给的上品丹都还剩大半瓶没吃完呢。她撇撇嘴,把两瓶辟谷丹也放进空间里。留着吧,聊胜于无。谁叫姐现在是一穷二白,穷得叮当响呢。

  余下的是一些金银和衣物之类的俗物。两个人都没有灵石。当散修果然很无奈,要什么没什么,生存环境差到骇人。沐晚摇摇头,感慨不已:还好,清玉师叔祖收我进了宗门。

  现在,她手里有三个一模一样的储物袋。最初,师叔送给她的那个被用来装尸体,将来找个没有人烟的地方给扔了;另外两个,她拿在手里暗自琢磨:能不能把储物袋收进另一个储物袋里呢?

  她当即试了一下,不行。看来储物袋是不能叠加使用的。

  沐晚从中随便选了一只储物袋,清空。再放进一些自己的衣物鞋袜和丹药之类的日常用品。照先前的样子也将储物袋挂在腰带上面。另一只暂且闲置,先收到空间里。

  另外,她决定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等师叔回来以后,关于胡老四兄弟俩的事,只字不提,就当没有发生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