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十六章 四象五行诀
  别看胡老四身形胖得象只狗熊,身手却甚是敏捷。与其它三院不同,天字院是**的院落。院门是一座二层楼的木楼。胡老四站在墙根下,见四下无人,一个旱地拔葱,跃上门楼的屋顶,然后跟只狸猫一样,在绿琉璃瓦屋顶上,悄然无息的三踩两踏,转眼间便跑远了。

  沐晚在后头只能干眼瞪!二层楼的木楼倒是难不住她,她也能轻轻松松的翻过去。难的是,在瓦顶上奔走如履平地,不带丁点儿响声,并且还不让胡老四发觉。

  放弃么?不!沐晚眉尖轻皱,一个箭步跃起,嗖的上了木楼屋顶。

  整个天字院顿时尽收眼底。没想到,天字院其实畔湖而建的。在它的东北方面是一个很大的人工湖。湖的面积约占天字院总面积的三分之二。即便是这样,天字院的屋舍还是四个院子之中最多的。绿绿葱葱之中,楼、台、亭、阁半隐半现。朱漆碧瓦的长廊似游龙,将它们连贯成一个整体。

  很快,沐晚便在最近的一座三层的八角楼上找到了胡老四的身影。只见他一个“倒挂金钩”,悬于第二层的屋檐之下,正抱着朱红色的柱子往屋里偷窥。没有发现目标,他翻出第二层,用同样的方法在第一层找寻。一无所获后,他纵身跃起,跳到八角楼相连的长廊之顶,嗖嗖的跑向下一栋楼房。整个过程用时不超过三息!

  照这样的速度,这厮用不了半天就能翻遍整座三水观!沐晚垂下眼帘,略一思索,没有追上去,而是跃下门楼,钻进了另一边的小树林里。

  刚刚她在屋顶上看得分明,只要朝着正东方穿过这片小树林,再绕过两座小楼和一道长廊,便能到达湖边。湖边砌有一片面积不小的假山群。除了最高处有一间圆顶茅草亭,那一带尽是些奇形怪状的湖石,寸草不生,连个遮荫的地方都没有。正午的太阳光毒得很,假山上的石头被晒得熠熠发光。哪个会在这个时候去假山上赏玩?正好方便行事。

  沐晚一路小跑,半刻钟不到,便赶到了假山带旁。

  她跳上路边一棵高大的垂杨柳,再次确定圆亭里没有人之后,回首眺望,寻找胡老四的身影。

  唔,时间控制得不错。胡老四刚好查完不远处的一座楼阁,正要踩着长廊顶往湖边而来。

  嗖——,沐晚轻轻跳下树,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假山底下的石径上。然后,她装作是纯属路过,用宽大的袖子遮在头顶,腿脚不稳的跑向最近的那座小楼。

  石径边光秃秃的,没有什么遮挡之物。想必,以胡老四的目力,很快就能发现她的行踪。

  果然,刚跑了十来步,沐晚便听到背后响起破风之声。

  “小丫头,原来在这里。让道爷好找!”胡老四从长廊顶上一跃而下,袍袖张开,双爪如钩,象老鹰一般飞扑下来。

  眼见猎物就要到手,就在这时,他看到小丫头突然转过身来,居然朝自己笑了。

  巴掌大的笑脸跟花儿开了一般好看,却莫名的令人彻骨生寒。

  不好!有诈!念头在脑海里飞闪而过。然而,他还来不及作出反应,心口上便传来一阵剧痛!

  胡老四愕然的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在他的心口上赫然插着一柄桃木剑。剑身尽没,只现剑柄!

  “这……”他下意识的伸出双手要去拔剑,然而,他的指尖都还不曾碰到剑柄,整个人却有如山倒,直楞楞的向前扑去。

  沐晚连忙闪到一边。

  “砰”,胡老四擦着她的袍角重重的扑倒在地。

  死了!紧绷的神经骤然松懈,沐晚吐出一口浊气,也无力的瘫坐在尸体的旁边。

  前世,她的手上也是有过人命的。但那是被她设计间接的谋害至死。象这样亲手白刀子、红刀子出的杀人,两辈子以来算是头一遭。没有什么比眼睁睁的看着一条生命在自己手上流逝更令人震撼的了。刚刚那回头的一剑,象是耗尽了她所有的气力,此刻,她连抬抬手指头的力气都木有了。整个人瘫坐在那儿,跟条从水里捞出来的鱼儿一样,只是一味的张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过了许久,沐晚才缓过劲来。

  她站起来,四下里看了看,这才试着用脚尖轻踢地上的尸体。

  胡老四一动不动的卧倒在那儿,死得不能再死。

  将储物袋里的衣服等物品尽数放进空间里,沐晚用力把胡老四的尸体翻过来,拔出桃木剑,然后用剑挑下他腰间系着的储物袋收进空间,把尸体装进了自己的储物袋里,最后再把储物袋又重新贴身收好。

  不愧是法器,桃木剑杀人,居然沾血不滴,滴血不漏!就连石径上亦是没有任何血迹。

  沐晚把桃木剑收进空间,又四下里张望一二之后,便微垂着头,飞也似的跑离了现场。

  和来时一样,她还是行走于树高屋稀的僻静之地,最后复又从门楼的一角翻出天字院。

  接下来,她没有回黄字院,而是又去了藏经楼三层。

  午休时间,藏经楼依然是铁将军把门,周围不见人影。沐晚没有停留,直接跃上第三层,开门进去。

  呼的把门关紧,落下门栓后,她悬着的心才终于又实到落处。

  头轻轻的顶在门叶之上,脑海里又不禁回现出刚刚击杀胡老四的情形。

  杀掉胡老四,她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如果再来一次,她还是会手起刀落的杀了那厮。师叔说过,仙道上危机重重。修士修道,是与天争,亦是与人争。稍不留意,便是道消人亡。在胡老四的尸体旁瘫坐一番后,她已经抛弃了身上所有的懦弱。这一世,她沐晚只求仙道。仙道之上,神阻,弑神!魔挡,除魔!

  现在回想刚才的经过,她是在反省与总结。这也是她前世养成的习惯。行事之后,多多反省,可以让她更快更好的成长起来。

  其实,刚开始时,她是准备直接追杀胡老四的。她以为,正所谓,修为高一级,压死人。她可以碾压胡老死。然而,在看过胡老四的身手后,她发现自己险些犯下大错:虽然她的修为高过胡老四一层,但是,胡老四明显是淫浸武道多年。正面厮杀,她未必会是胡老四的对手。所以,临时决定选取刺杀的方式。

  胡老四之所以上当,究其原因,主要是受她的外表蒙骗,又行事肆无忌惮,事先不查实,便把她当成了三水观里的一名普通道童,所以,至始至终,这厮对她都无戒备之心。

  这世上扮猪吃虎的人太多,自己以后绝不能做胡老四第二。沐晚握拳,深以为戒。

  接下来,她的目标是‘小胡子’老三。这厮绝对是个硬茬:修为比她高;为人比胡老四谨慎得多。

  现在沐晚唯一感到值得庆幸的是:通过她的观察,老三做事目的性很强。他此行图谋的是三水观,所以,不想节外生枝,一直行事很低调。

  胡老四的死估计最多能瞒到晚上。到了晚上,老三肯定会出来找人。而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行踪,在得到胡老四确切的消息之前,老三肯定都不会大张旗鼓的行事。

  敌在明,我在暗。这里头肯定会有机会。沐晚从怀里掏出储物袋,扯起嘴角轻笑,心中已然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从空间里取出从胡老四身上缴获的储物袋,将之打开。

  这个储物袋也是个下品货。胡老四显然是个收藏爱好者。两方的存储空间被塞得满满的。

  “哗啦——”沐晚将里头的东西一古脑儿倒在地上。瞬间,澳门赌博网站:周围便多了老大一堆东西,摆满了她周边的空地:有金银珠宝,有一卷竹简和十来本线装书,有一长一短两柄宝剑,有衣饰、器皿……甚至里头还有一只烤得香喷喷的烤羊腿!

  沐晚首先从里头挑出两柄宝剑来。两柄剑均是阔剑,剑鞘黝黑,刻有精美的花纹。剑把上各镶有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一块。她再凝神细看,两把剑的剑身之上都无灵气。再一细看,剑身均无灵气。唔,只是两把凡铁,连法器都称不上,还不如桃木剑。她撇撇嘴,随手扔到一边。

  接着,翻出来的是两道黄色的符篆。她拿到手里定晴细看,当即笑靥如花,忍不住笑道:“真是天助我也!”

  两道符都是下品灵符,一道是速行符,一道是敛息符。好比是刚想瞌睡,便碰到了枕头。有了这两道符,尤其是后者,她对付老三的计划便完美了,再无缺陷!

  将两道灵符重新收进储物袋里,沐晚又将那卷竹简拔拉过来。竹简一看就是年代久远的古物。贯穿的麻线很多处都磨断了,被人仔细的用金线又重新穿过。

  卷头上刻着五个金文。沐晚只认得第一个和第三个,分别是个“四”字和“五”字。居然是本古卷!直觉告诉她,这卷竹简不会是个寻常物件。当下,她从空间里找出先前得到的那本《金文古录》,对着卷头上的字,开始查找起来。

  很快,她就找到了第五个字——“诀”字!

  天,是本功法!古时候留下来的功法!沐晚眉头跳了跳,按捺住狂喜之情,屏息查找第二个字。

  在第七页,她找到了!是个“象”字!

  “第四个字莫不是个‘行’字!”经过师叔的讲道,沐晚已经不复是一无所知的修真菜鸟。禁不住在心里猜想起来。如果真是“四象五行诀”的话,那么她手里拿着的竹简肯定是部功法了。

  心“砰砰”的狂跳,几乎要破膛而出。沐晚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继续翻找。

  找到了!在第十一页!果然是个“行”字!

  真的是“四象五行诀”!

  姐刚好是五灵根!

  如果不是担心被人发现,沐晚此时恨不得跳起来,狂舞一曲。

  当修为到了第二层时,修士便可以选择一门功法。师叔也跟她提起过这事,说自己是丹修,只有丹修的功法,并不适合她。好在,炼气期二进三是道坎,她又刚刚进级,此刻正是精纯灵气,巩固境界的时候,所以,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的功法,倒也无妨。等回到宗门,她身为外门弟子,若是攒足了一定的宗门贡献点,便能去专门的管事师叔那里兑换相应等级的功法。宗门传承五千年,收录的功法众多,总有一款适合她的。

  没想到,功法来得这么快!一听名字就威武霸气得很!

  整卷竹简上刻划的都是金文。不依靠《金文古录》的话,除了先前的“四象五行诀”等五个字,沐晚只从中认出了“气”、“仙”、“法”等十来个字。整本书有如天书。

  也不知道胡老四是不是空有其宝。沐晚翻到最后,发现麻绳齐断,并且断口与前面的那些破损处相比,明显要新得多,小心肝不禁揪了起来:难道只是半卷残本!

  老天爷,你不会这么坑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