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十五章 小心使得万年船(加更)
  拴好院门,澳门赌博网站:沐晚三步并作两步,飞跑到老槐树下,“嗖”的跳上树,小心的利用浓密的枝叶藏住身形。

  站在这个高底,以她的目力,可以看清大半个后院里的情形。

  三水观的早课时间快要到了。道士们三三两两的往前院集结。

  没过多久,那个自称“胡老四”的胖道士出现在她的视线里——胡老四袍袖甩甩的从外面走回黄字院二号。隔得有点远,他脸上的神情看不清楚。

  然后,大约一刻钟后,胡老四和另外一个留着小胡子的清瘦男子从院里出来,结伴去了前院。

  只可惜离得太远,沐晚看不清‘小胡子’是不是长了个鹰钩鼻。她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用双指抵住眉心,再凝神细看,心里不由“戈咚”作响:糟糕,居然看不出这家伙的修为!

  这几天连续高温。太阳刚升起来,色儿就是白色的。即便是清晨也无凉爽可言。可是,此时的沐晚却觉得后背一片冰凉,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如果‘小胡子’就是那个声音阴森森的“老三”,那么,他的修为肯定在她之上!

  再细细回想起先前偷听到的谈话内容,沐晚猜测“老三”的修为极可能和“老二”一样,都是炼气四层。

  以一敌二,其中的一个修为还极有可能比自己高出两个小境界!所以,沐晚,这是一场硬仗!

  “咚、咚、咚。”半刻钟后,观里的早课钟声响起。整个黄字院里再无人迹。

  沐晚吐出一口闷气,仍旧蹲坐在树杈上,双眉紧锁,慢慢梳理得到的信息:

  首先,这伙贼子一共有四个人。

  其次,“老二”目前在京城。而且,“老二”收的那个胖徒弟就是姓魏的那厮——十岁,京城魏家的长子嫡孙,这两样正好对得上。哼,没想到,几年后便誉满京城,号称“京城四公子”之一的魏彦青十岁的时候是个胖小子。呃,这个不是重点,跳过!

  第三,“老大”想图谋三水观。“老三”和胡老四是他喊来的帮手。并且,这两个贼子已经先行混进了观里。

  第四,“老大”在来的路上,刚巧被师叔斩杀了。唔,师叔从他储物袋里找到的那件道袍是“老大”准备送给魏彦青的见面礼——好恶心,那袍子必须撕得米分碎,扔茅坑里!好吧,这也不是重点,可以推后。

  第五,“老三”和胡老四还不知道“老大”已死。

  第六,胡老四这厮刚刚肯定去天字院寻找她了。当然,他绝对是无功而返。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就安全了——有道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世上哪有千日防贼的理儿?

  看着寂静无声的黄字院,沐晚有心去胡老四住的院子查探一番。转念一想,她又放弃了:修士的手段千奇百怪。修为到了炼气三层以上以后,修士就可以炼丹、摆阵、画符。“老三”的修为真的要是炼气四层的话,天知道他会在那小院里搞些什么奇奇怪怪的玩意儿。她若是冒冒失失的去查探,到时打草惊蛇还算好的,就怕会自投罗网,脱不得身。

  “看来只能躲在半道上偷听了!”沭晚一拳打在树干上,喃喃自语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必须先弄清楚‘老三’是不是‘小胡子。”

  说做就做!沐晚跳下树来,出了院子,机警的沿着巷道走出黄字院。

  藏身的地点,她首选的是前院的藏经楼:一来,从后院去前院,必须打藏经楼旁边的林荫道过;二来,藏经楼有三层。她从外面看,发现三层的门窗全部紧闭。如果三层无人的话,刚好方便她行事——就算‘小胡子’再机警,恐怕也不会想到有人会藏身于藏经楼第三层,为的只是听一听他的声音。

  整个道观的道士都在做早课。所以,沐晚一路上连半个人影也没碰到,很顺利的摸到了藏经楼。

  一层正中的黄漆大门上挂着一把黄澄澄的大锁。藏经楼也没人!太好了!沐晚机警的四下里张望一番,双脚轻蹬,呼的纵身跃上二层的廊道。她并没有立刻跑上三楼,而是就势蹲在地上,侧耳细听——周围寂静无声。耳听为虚!她又轻手轻脚的跑到一个半开的木格子窗户下,踮起脚尖往里察看。

  整个二层就是一个大通间。里头每隔五尺便摆着一排栗色的书架。每一排有四个三尺来宽的书架。每个书架分上、中、下三层,每一层都间隔均匀的平铺着四本线装书。沐晚瞄了一眼离得最近的那个书架。受视角的限制,她只能看清中间那层摆的四本书:《针炙大成》、《针炙资生经》、《针炙素难要旨》和《针炙问对》。再看旁边的那个书架,上面摆的却是一些关于大周水文的书籍。看来二楼收藏的都是一些杂书。沐晚耸耸肩,抬脚往楼梯那边走去。

  结果,她上到一半的楼梯才发现原来二楼和三楼之间的楼梯上还有一道木栅栏门,并且,这门是锁着的。

  透过木栅栏门,她很清楚的看到里头的朱漆木梯上蒙着厚厚的一层灰。

  看来好久不曾有人上过三楼了。和姐事先猜想的一样!沐晚暗喜,快步跑下楼梯,翻出廊道,踩着二楼外面的绿色琉璃瓦,飞身跳上三楼。

  三楼的廊道上布满灰尘。紧闭的门窗上也结了不少蛛网。不过,窗户纸都是全乎的,连个破洞都没有。看来并不是完全荒废,可能隔几个月会有人上来打扫一下卫生之类的。

  这一层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沐晚轻轻推开三楼的大门。出人意料的是,里面居然大半的空间是乱七八糟的堆满了残破的旧书架,而左边的角落里则码着一大堆发黄的线装书。

  她走过去,随意的浏览着。突然,她看到一本写满金文的古书,忍不住捡起来。一看,封面上居然写着“金文古录”,并且还是前朝古本!

  所谓“金文”是指古时候刻在青铜钟鼎之上的文字。随着时代的变迁,文字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再加之,古代的青铜器传世者甚少。现在,金文已经失传。象前世教她的那位老儒对金文颇有研究,认得的金文也没有超过三十个。

  沐晚本人很喜欢金文。不知道为什么,每每看到金文,她会从心底里生出一种很亲近的感觉。所以,前世,她曾跟着老儒学过金文。

  手中的这本《金文古录》拓印了百余篇金文,内容大多写的是古时候祭天或祭神之类的。其中,绝大多数的字是早就失传了的,更难为可贵的是,其中有近一半的字旁边有详细的注解。沐晚只是大致的翻了翻,便爱不释手。本来“不告而取是为贼也”,可是,看着随便码放在地上的书堆,她果断的将它收进储物袋里——书写出来就是给人读的。束之高阁,用来藏灰,与其白白的瞎了一本好书,还不如便宜了她。

  正在这时,“咚、咚、咚”,前院的钟声又被敲响三下。这是早课结束的钟声。道观里的道士们除了清修,一般都要担负一定的杂活儿。大多数的道士都选择在早课结束到正午开餐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完成一天的杂活。所以,这段时间便成了观里最有人气的时间段。沐晚自然不敢现身。她索性将三楼的大门重新关上,从空间里取出一个绿绉圆坐垫,坐在书堆旁,细细的翻寻起来。

  这是一堆杂书。天文地理、神仙怪谈……无所不有。甚至有一些武功秘籍。沐晚自从练出剑气后,在武学方面象是突然开了窍。无师自通,这些武功秘籍,都能看懂。

  粗粗的翻阅之后,她发现这些书上的武功都是玄之又玄,最起码也要进入先天境界才能练习。整个道观都没有一个先天境的道士,所以,也难怪它们会被扔进故纸堆里。

  然而,这些秘籍却是沐晚此时最需要的。不过,她深知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所以,最终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只选取了两本:一本《逍遥八步》和一本《落英飞剑谱》。前者是轻功,后者是暗器。

  不知不觉中,到了正午时分。楼下房间渐渐没了动静。最后,从一楼传来“当啷”的落锁声。想来道士们都去前面的膳堂用午餐了。沐晚也收了坐垫。她先是悄悄的从屋里溜出来,再重新关上三楼的大门。然后,在廊道里选了一个刚好可以看清下面的林荫小道的偏僻角落,蹲着身子藏好。

  一刻钟后,下面的林荫小道渐渐热闹起来。道士们用过午饭,又三五成群的回各自的院子午休。

  又大约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在小道上几乎没有人影的时候,胡老四和‘小胡子’终于出现在沐晚的视线里。隔着十来丈的距离,沐晚看得分明——‘小胡子’正好是个鹰钩鼻。

  还好自己先前没有抱着侥幸的心理,贸然出手。沐晚蹲在角落里,忍不住甩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楼下,胡老四扭身看了看后面,往地上啐了一口,小声的咒骂道:“我呸,这班小兔崽子,看道爷以后怎么收拾你们!”

  ‘小胡子’不耐烦的冷哼:“得了吧,你。都念叨一上午了!”

  正是那个阴森森的声音。

  两样都对上了。‘小胡子’就是“老三”!

  在再次确定自己没法看出他的修为之后,沐晚蹲在角落里,屏息敛神,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楼下,胡老四决定乘着午休期间,各院子里的人最齐活,再探天字院。老三懒懒的扔下一去“随你”,两人便一个往黄字院,另一个往天字院,相背而行。

  看着胡老四渐行渐远的肥胖背影,沐晚不禁双拳紧攥:这厮果然不会轻易罢手。

  既是如此,就莫怪姐心狠手辣,要了你的狗命!没有丝毫犹豫,沐晚纵身跳下三楼,远远的跟了上去。

  炼气四层的“老三”,她暂且奈何不得。但是,炼气一层的胡老四,既是一心作死,那么,且不妨拿来试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