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十四章 人无杀虎心
  沐晚凝神,澳门赌博网站:又飞快的盯了那厮一眼。脑袋里立刻浮出现“炼气一层”等五个字。

  师叔说过,只要修为高过对方,便能看出对方的修为。反过来,什么也感觉不到。除非对方故意释放出威压来。

  但是,自己女扮男装,却是连刚进先天期的修真菜鸟都瞒不住的!更何况对方已经进入炼气期!

  没有迟疑,沐晚捏着鼻子走开了。却不是往自己的院子那边走,而是径直朝相反的方向走去。走了二十来步,她身子一晃,悄无声息的跳上了路边的一棵大榆树,借用大榆树茂密的枝叶遮住身形——以她的经验,二十来步的距离应该远超出了炼气一层的听力极限。

  常言道,人无杀虎心,虎有害人意!她人小力单,实在是赌不起。当然,最好的时机是眼下,直接将胖道士格杀在茅房里。只是,这样纯属无故杀人。而修士无故杀人是要沾上因果的,进级的时候最易衍生出心魔。

  接下来的事情充分证明了,她的小心谨慎是完全正确的!

  胖道士从茅房里出来后,纳闷极了,抓着头发朝她离开的方向张望,嘴里喃喃自语道:“咦,三水观里怎么会有女童的?”

  沐晚的听力了得,听得是一清二楚。此刻,后背上的冷汗嗖的下来了。

  “小丫头,量你也跑不出你道爷爷的手掌心!”胖道士猥琐的“嘿嘿”一笑,面上装出一副淡然的模样,暗地里却慢慢的在巷子里挨着院子察看。

  看着他越走越近,沐晚是肠子都悔青了!棋差一着,她还是远远低估了这厮的胆量。没想到,这厮在道观里也敢这般的胆大妄为!

  “扑扑扑……”心都快跳到嗓子眼里来了。沐晚唯有屏息敛神,紧紧抱着树干,咬牙死扛。连十个指尖深深的掐进了粗糙的树皮里,她都全然不知。

  幸运的是,这家伙的修为还是低了点。他从大榆树底下走过,却什么也没察觉到,依旧沿着巷子往前找寻。

  沐晚看着他的胖背影,悄悄的吐出一口闷气。不过,她仍然不敢掉以轻心。毕竟之前,他们打过照面。而修士的记忆力一般都是过眼不忘的。

  于是,形势又反转过来:现在又换成沐晚在暗中盯胖道士的梢了。

  天色渐亮。巷道上的道士渐多。

  胖道士不敢太放肆。他在巷子里来回找了一趟,终是一无所获,只好放弃。

  沐婉站得高,看得远,暗自记下胖道士最后走进的院子:黄字院二号。

  乘四下里无人之际,她麻溜的跳下树来,沿着墙根,快步追了过去。

  怕打草惊蛇,她也不敢靠得太近。在离黄字院二号约摸三十步的地方,她闪身躲进一个黑暗的角落里——这里仍在她的耳力范围之内。

  右手双指抵在眉心处,她凝神细听。一时间,耳边响起很多乱七八糟的声音:有人在背诵经书,有人在打呵欠,有人在小声咒骂,有人在洗漱……

  “老三,你还不信我这双招子?我不可能看错!那确实是个六七岁的女娃娃!”

  很快,沐晚找到了目标声音——那个胖道士压低嗓子在与人说话!

  该死的,还有同伙!

  另外一个阴森森的声音“桀桀”的笑道:“去他娘的满堂正气,我呸!就老大信它,一心一意的想混进来。”

  “老三,你听我说,小丫头的一双眸子又大又亮,将来一定是个大美人儿。老大就喜欢大眼睛的美人儿。我们把她弄来送给老大,老大肯定喜欢!老大一高兴了,指不定就能赏我们俩点什么。呵呵……”胖道士笑得好不**!

  去死!沐晚恨到牙根发痒,右手张开,竟然在青砖墙上留下五道深深的抓痕。

  “瞧你这点出息!老四,你说,我们都在这破观里呆两天了,老大怎么还没到?让我们哥俩在破观里耗着,他倒好,不知道在哪儿风流快活。”阴森森的声音似乎满肚子牢骚,“还有老二也是的,只不过是巴上京城魏家而已,就和捡到宝一样。连老大要图谋的大事说不参加,就不参加了。奇怪的是,老大居然也同意了!”

  “是哦。老大也是的,老二收个胖徒弟,要送礼,他自个儿送就是了。还非得要我们哥俩也一道送。老三,你说老二这回到底在搞什么?魏家的胖小子分明没有灵根,老二非要上赶着收这么一个废物点心为徒,为什么呀?”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胖小子姓魏,是京城魏家的长子嫡孙!再说,老二也不过是炼气四层的修为,他自己还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才能筑基,还能收个什么样的徒弟!”

  “呵呵,说的也对。老大炼气七层了,都没有收徒弟呢。老三,这观里闷死个人。老大又还没来,我们不如今晚就去把小丫头抓来,怎么样?”

  “你不是没找出住哪吗?”

  “嘿嘿,屁大的道观,那么个大活人,凭我胡老四的手段还能找不出来吗?”

  “行行行,你先打听出来再说。”阴森森的声音打了个呵欠,“莫要惊动了观里的道士们。小不忍,乱大谋。等我们兄弟仨把这破观弄到手里了,什么样的美人儿没有!”

  “放心,这观里连个先天境的都没有。小事儿。”

  接着,沐晚就听到胖道士的脚步声响起。“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

  过一会儿,观里的道童会去她院里送水。所以,她不敢再逗留,半低着头,闪身出了墙角,跟没事人儿一样,走回自己院里。

  一回到院子里,她便立刻“哐唧”落栓,后背死死的顶住院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上下直淌虚汗:怎么办!怎么办!

  死胖子肯定会找到我的!

  两个贼子绝对不会放过我!

  这时,背后的门突然被“咚咚咚”的敲响了。

  “谁!”

  沐晚只觉得毛骨悚然,猛的跳了起来。

  “沐弟弟,是我。”是挑水道童的声音。挑水道童也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半大小子。沐晚用两个桃子就和他混熟了。

  “哦。”沐晚捂住胸口,连连甩头,心里说道:沐晚,你这是怎么了?怕成这样!单纯的害怕,有用吗!

  是祸躲不过!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所以,沐晚,不怕!

  勇敢的去面对!被动挨打,坐以待毙,从来就不是你的作风!

  深吸一口气,沐晚用双手狠狠的抹了把脸,打开门栓,双手将院门拉开,冲挑水道童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脸:“大哥哥,我刚刚在屋里,没听见。”

  “没事儿。”挑水道童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象往常一样,将人迎进院里,沐晚站在一旁看着他忙活,装出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儿,歪着头问道:“大哥哥,你一天要挑多少担水呀?”

  道童一边倒水,一边答道:“也不多,就二十来担吧。整个黄字院,都由我负责。”

  “咦,黄字院这么大,只要二十担水就够了吗?”

  “又没住满。当然够了。”道童倒完水,收了空桶,挠挠头,随口说道,“你们怎么都爱问这个?你是今早第二个问我这个问题的呢。”

  果然!沐晚心中一惊,脸上却故作好奇的问道:“呀,还有哪个问了你呀,大哥哥?”

  “唔,就是住在二号的那个胖子。”挑水道童骨子里也是个八卦的,凑过来,跟她小声爆料,“我跟你说哦,那家伙挂单才不过两天,就问东问西,拐着弯儿打听我们观里的道童,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啊!”沐晚赶紧用一双小手捂住嘴巴,装出惶恐的样子。

  “真的!不是吓唬你!和胖子住一起的那个鹰钩鼻看上去也不象好人。”挑水道童拍了拍她的肩膀,一本正经的提醒道,“你师叔在闭关,你最好小心点哦,不要一个人在观里乱跑。”

  “哦,知道了。”沐晚紧张的追问道,“大哥哥,你有没有跟胖子提起我?”

  “当然没有。我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跟他说实话!我骗他,说观里的道童都住在天字院里。他要是敢上那里去瞎打听,看我们观主怎么教训他!”挑水道童得意的冲她挤了挤眼睛,挑着空水桶走了。

  哈,少年,你真是太机智了!沐晚星星眼的将人送到门口。

  ======================================分界线======================================

  下午还有一更,上青云榜,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