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十八章 灵气灌体,澳门赌博网站:炼气二层!
  沐婉儿在熟睡中被灵气引起的动静惊醒。

  她爬起来一看,只见四周风起云涌,遮星避月。而张师叔正闭着眼睛,单手扶着树干,跟个石雕似的站在她先前练剑的大树下。狂风吹得他的袍角猎猎作响。

  再仔细一看,张师叔身上竟有灵光闪烁,宛若星光点点!

  咦,这是怎么一回事?

  沐婉儿看不明白。但是,她很快就感觉到自己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周身舒畅!

  灵气,是好浓郁的灵气!

  管它是怎么一回事。反正有这么浓的灵气,绝对不会是坏事!沐婉儿当下心喜,就地盘腿而坐,五心向上,引气入体。

  引气诀!

  立时,从周围浓稠的灵气里抽出了一股灵气。这股灵气非常稠密,凝成实质的白雾状,足足有她的小指头粗,打着转儿钻进她的眉心。

  细线般的督脉分段被撑得浑圆!

  好痛!沐婉儿只觉得眉心象是要被胀破了!痛到仿佛下一息就会魂飞魄散,她哪里还顾得上催动凝气诀!

  情形却越来越危险:眉心里的淡白色灵雾尚且来不及散发出去,外面又有更多的灵气钻了进来!

  督脉瞬间变粗了近一倍!

  可是,即便如此,仅凭这小小的一段督脉仍然装不下疯狂涌入的灵雾!

  眼见着,眉心的经脉胀胀鼓鼓的,就要被撑破了!

  在这个危急时候,沐婉儿终于缓过劲来!

  她赶紧祭起凝气诀。

  凝——

  淡白色的灵雾猛的一缩,居然弹了起来,顺着经脉向眉心深处钻去!

  啊——好痛!

  这是在打通督脉!是修真路上必须有的经历!难得有这般浓稠的灵气!所以,拼了!沐婉儿咬得一口银牙“咯吱”作响。

  挤开……挤开……再挤开……灵雾团一点儿一点儿的挤着细小的经脉。

  痛!痛!痛!痛到极点,痛得麻木……渐渐的,沐婉儿已经习惯了开经拓脉造成的钻心之痛。

  现在她唯一头疼的是:灵气涌入的速度太快,而她凝实灵气的速度太慢!还来不及被凝炼的灵气在她的经脉肆虐的横气直撞,所到之处无不血肉模糊!

  再这样下去,细小稚嫩的督脉会扛不住的!

  怎么办!

  两世的经验告诉沐婉儿,越是危急时刻,越要能沉得住气,千万不能慌神!

  深吸一口气,她再凝神细看经脉内的情况。这一看,还真让她发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这么一小截一小截的凝炼灵气,确实是太窝工!这种方法能最大程度的凝炼经脉内的灵气,尽量减少灵气的浪费,却完全不适应眼下这种灵气爆棚的环境。

  现在,她需要的是速度——快!快!快!

  怎样才能更快的凝炼灵气呢?

  沐婉儿本能的看向眉心处不断涌进来的灵气。咦,这些灵气是打着卷儿钻进来的!而不是直冲冲的闯进来的!

  这个原理,沐婉儿前世就知道。比如说河水,当水流的速度快到一程度时,就会形成水涡。

  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学着这样打着转儿凝炼灵气呢?

  形势很严重,容不得人想太多。于是,沐婉儿心一横,决定放手一试。

  要想让水打转儿,不难。只要在水中用力搅和就行。沐婉儿决定也跟搅和水一样,沿着经脉的纵深方向,用凝气诀尽量“搅和”涌进来的灵雾。

  果不其然,灵雾立刻象被绞麻绳一样,凝炼成了亮白色的麻花状!

  接着,和沐婉儿预计的一样:凝炼过的“灵气麻花”自行打着转儿直往前冲!它象一个钻头,打着转儿,呼呼的向前开经拓脉。而后面的灵雾则紧随而来,把刚刚拓开的经脉撑得胀鼓鼓的。

  呼啦,一息之间,被打通的督脉向前延伸了足足有半寸!比原来一截一截的炼化快多了!并且,这样开拓经脉造成的疼痛感明显较之前低两成以上。

  省时省力,高效率!行,就这么干!

  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又落回实处,沐婉儿呼出一口浊气,稳住呼吸,尽量象平时一样做到心情放松,轻松自如。问题解决了,她现在要做的是,尽量保持神识的稳定,细水长流的去“搅和”灵气,打通督脉。

  炼着炼着,她又有了新的发现:被捻成一股的淡白色灵雾本来就是打着转儿涌进眉心的,她只要顺势而为,象抽陀螺一样,在一旁有规律的加炼一把,就能事半功倍的保持住“灵气麻花钻”的运转!

  啊,姐真是太聪明了!沐婉儿禁不住为自己点了个赞!

  这样一来,原本狂暴的灵雾终于被稳住了。“灵气麻花钻”和被套上马鞍的千里马一样,由她的神识牵引着,在督脉里披荆斩棘,渐行渐远……

  不知道过了多久,前头的阻碍猛的一松,“灵气麻花钻”好比是游龙归大海,突然钻进了一片广阔空灵的所在。

  这是……丹田!

  灵气潮水般的涌入,呼啦啦,原本黑黝黝的丹田中心区域“噌”被点亮了!

  猛一看,那里立着一簇流光溢彩的彩色“蘑菇”。

  再细凝神细看,不是蘑菇,而是五根晶莹剔透的柱子。它们大小、形状、粗细各有不同,分别呈金、绿、蓝、黄、红等五色,底部紧紧聚结在一起,有如五根水晶雕刻的枝丫,指向丹田四周。

  原来灵根是长这样的!

  五根“水晶柱”以绿色的最粗,以黄色的最长。而看上去最差的是金灵根。金色的“水晶柱”又细又短,跟其余的四根比起来,它更象是个突起的小包。

  再凝神细看,金色小包上竟然还有两道细小的裂缝!

  该死的宋牛!沐婉儿恨得牙咬咬:姐从此和魔修誓不两立!

  这一愣神的工夫,丹田里已经充满了灵气。可是,后面的灵气还在不断涌入!

  眼见着先前的险情又要重现,沐婉儿赶紧打起精神在丹田里寻找出口:《灵气诀》里说的清清楚楚,丹田里有两个出入口,一个是通向督脉,一个是通向任脉。

  她现在打通了督脉,灵气沿着督脉涌入丹田,若不尽快把任脉也打通,丹田迟早会被挤爆的。

  她的丹田不大,神识顺着灵气流走,不一会儿就转到了另一面。

  咦,这是——碧玉珠子!

  碧玉珠子静静的悬浮在绿色灵根的背面。沐婉儿差点把它当成了木灵根上的一个大疙瘩。

  唔,它好象比在外面的时候透亮了许多……不过,现在可不是品赏把玩法宝的好时机!沐婉儿只是匆匆扫了一眼,便又顺着灵气流继续找寻着。

  很快,她便找到一个比针尖大不了多少的细孔。若不是之前,她在细线般的督脉里“钻”了那么久,神识变得“明察秋毫”起来,几乎会错过这个口子。

  找到出口了,还犹豫什么!“麻花钻”,走起!

  沐婉儿凝神,将丹田里的灵气重新又凝成比头发丝还要细的一股,象穿孔引线一样,送到细孔里。然后,再顺势一拧。一个纤细的“灵气麻花钻”有如灵蛇入洞,嗖的钻进了细小的经脉之中。

  丹田里拥挤的灵气终于找到了出路,前仆后继的挤了过来。

  牵一发,动全身!全身的血液象是被点着了,她只觉得浑身气血翻滚,整个人瞬间进入沸腾状态!

  “噗!”当即,她喷出一口暗红的老血。

  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能再碰到这么多的灵气了!所以,沐婉儿,你不能放弃!坚持!沐婉儿,你给姐挺住!

  深吸一口气,强行按下喉头的腥甜,沐婉儿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全力“搅和”起灵气来。

  快刀斩乱麻!乱世用重典!她现在唯有以暴制暴,用神识与灵气捻成的“灵气麻花钻”强行压制住体内暴走的血气。这是她前世打理沐府得出来的经验——该铁腕的时候,就得铁腕!

  果不其然,两强相遇,勇者胜!暴走的血气竟这样被她的“灵气麻花钻”生生的镇压了下去!不但如此,前者还被后者完全驯服,与后者裹成一团。亮白色的“灵气麻花钻”被包裹成“血色麻花钻”,在经脉里的推进速度立马翻了一倍!

  只是这样一来,痛感也翻倍!

  沐婉儿痛并快乐着,在心中大呼:“过瘾”!

  一刻钟之后,“血色麻花钻”打通经脉隔阂,接通任脉。

  再来!

  沐婉儿一鼓作气,将“血色麻花钻”牵引进任脉。

  钻!钻!钻!

  一行势如破竹,锐不可挡!

  ……

  终于,任督二脉的交汇之处,通!

  至此,任督二脉总算是全部打通!

  沐婉儿没来由的只觉身上一松,精神亦为之一振。所有的疼痛消失了!疲劳消失了!被灵气冲击得血肉模糊的经脉转眼变得柔韧而光滑!

  淡白色的天地灵雾自眉心钻进体内,经督脉,至丹田,在丹田里转了一圈,出丹田,至任脉,最后督脉汇合。

  不知不觉中,沐婉儿便引着“灵气麻花钻”在体内走了一圈。这一圈,叫做小周天!

  天,炼气一层!姐跳过先天运气期,直接进入了炼气一层!

  外面的灵气仍然在源源不断的涌入。时不可失!机不再来!沐婉儿按捺住狂喜之情,平心静气,继续引导灵气运走小周天。但是,在将灵气导入丹田之时,“灵气麻花钻”骤然松开。于是,亮白色的灵气便呈雾状散开。

  凝!

  象是有一张大网压罩下来,灵气沉底。

  呃,好吧,和细线般的任督二脉相比,丹田简直是海洋。凝气诀使不上劲儿,被强行压下的灵气绝大多数又升腾了起来。

  略加思索,沐婉儿换了个方式:既然强压不住,那么就让灵气全动起来!

  再凝!

  这回,她又把灵气重新凝成麻花状,象是溜马一样,牵引着灵气,绕着丹田壁慢慢的,一圈又一圈的转悠着。

  不到十圈下来,丹田里就出现了一个以五色灵根为中心的气旋儿。

  只是,沐婉儿的控制力有限。其间,时不时的有一些灵气逃逸出去。

  不过,没关系,她略为估算了一下,照这样的话,起码有一半的灵气留在了丹田里。

  逃逸的那部分灵气也不能让它们在丹田里乱窜。等丹田里的气旋儿完全稳定下来之后,她又将那些不安分的灵气重新捻成“麻花状”,牵引出丹田,入任脉,再进督脉,与从外界的新鲜进来的灵气一起运行小周天。

  呵呵,引气、炼气两不误!

  唯一麻烦的是,她要把神识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在经脉里引气,一部分在丹田里炼气,挺耗神识的。

  不过,灵气是修士的空气,只要丹田里能尽量多储些灵气,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气沉丹田,炼气二层!

  沐婉儿一鼓作气,又接连做了两个小周天,直到头又疼起来了,才不得不作罢。

  咦,貌似外面的灵气散了!沐婉儿狐疑的睁开眼睛。

  “死丫头,你好大的胆子!”只见张师叔吐出一口闷气,盘腿坐在她面前,横眉竖眼的冲她吼道,“没有师长引导,你竟然胆敢私自引灵气灌体!你也不怕经脉寸断,丹田尽毁,从此沦为废人!”

  唔,师叔的脸好白皙哦,跟官窑出品的贡瓷一般,细细的,透着光儿!沐婉儿愣了一下,禁不住脱口而出:“哇,师叔,您变年轻了呢!”先前,师叔看上去大概是二十五六的话,现在看上去最多二十出头。

  “你……”张师叔一顿,满脸飞红,两只耳朵尖在皎白的月色下透着米分儿,旋即,龙眉紧皱,一边用袍袖掩了口鼻,一边没好气的连声斥道,“去去去,少贫嘴!去一边先收拾干净,我有事情要吩咐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