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十七章 先天凝气期
  正所谓,山中无甲子,岁月不知年。不知不觉中,师叔侄二人在深山老林里穿梭了一月有余。

  一个多月的跋山涉水,沐婉儿在山顶看过日出,也在谷底看过日落;涉过潺潺溪流,也见识过幽静的深潭;穿行于苍茫的林海里,路过绚烂的山花边……眼里的世界渐渐变大,她心里的世界也越来越大。偶尔回想前世的所谓争斗,顿时只觉得寡然无味,愚蠢之至。

  又到讲道时,张师叔收回青铜鼎,说:“前面几次,我大致介绍了修真的五大要素,即丹、器、符、阵、财。至此,相关的入门常识已经讲完。这一个多月里,你炼体亦已略见成效。以后,不必再顶丹炉了。从今天起,我传你宗门的入门剑术——太一十三剑。此剑术是我太一宗内、外门弟子都要学习的基本剑术。我每次讲道时传你一剑,你每天没有练完一千遍,不准睡觉。”

  说着,他的手里便多了一柄两尺来长的桃木剑。沐婉儿前世见过道士作法,道士们用的正是这种桃木剑。

  腕子一翻,张师叔挽了个剑花,继续说道:“今天我传你太一十三剑的第一剑,刺之剑。我先示范一遍。”

  说完,他撩起袍角,将之别在腰带之上,呼的一个箭步踏出,手里的桃木剑如灵蛇出洞,“铮——”,木剑刺出,竟然发出金石般的破空之声。

  啊,简直是快如闪电!太快了!沐婉儿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好在,张师叔接下来放慢速度,慢慢的又重新演示了一遍剑招。

  “看清楚了吗?”

  沐婉儿一边点头,一边情不自禁的空手照葫芦画瓢。

  “嗯,有两分样子。”张师叔从执剑开始,又重新慢动作演示一次。这回,他一边演示,一边详细解说了“刺之剑”的动作要领。

  在内门,象这种基础的剑术都是弟子去藏书阁借阅玉简,自行领会练习。以至于内门弟子的太一十三剑也只是招形相似而已,在很多细节方面甚至大相径庭。而外门没有藏书阁,由内门诸峰筑基期弟子轮流讲道。内门的炼气期弟子也可以去旁听。

  张逸尘本人在剑道上的悟性较差,也曾去外门旁听过剑道峰的师兄们传授太一十三剑。师兄们也是这般教授的——只讲动作要领,传授剑式,至于具体的剑招由学习者通过日复一日的领悟而自成。这个过程即“磨剑”。

  演示完了,他把桃木剑给了她:“你试试。”

  “是。”沐婉儿双手接住,屏气凝神,学得极为认真。三遍之后,剑式初成。

  “嗯,不错,要领大体上是掌握了。”张师叔禁不住赞了一句,轻指三两丈之外的密林,“你去那边找棵树,往树干上刺。每一剑都尽量争取落在同一个点上,自行练习去吧。”

  “是。”沐婉儿执剑行过礼,噌噌的,三步并作两步,迫不急待的跑到密林里,选了一棵海碗大的杂树,开始练剑。

  担心折断了桃木剑,她手上不敢用力。于是,一剑刺出,剑尖轻叩树干。

  “出招要有力,尽你的全力刺出。”背后传来张师叔的声音。

  “是。”沐婉儿深吸一口气,凝神于剑尖,用尽全力,呼的一剑刺出。

  “噌——”,桃木剑竟然刺入树干半寸有余。

  张师叔咋舌!小屁孩好厉害的悟性!

  这——,真是柄木剑!沐婉儿难以置信的拔出剑,仔细察看。剑尖完好如初!

  好宝贝!暗赞一句,她盯着树干上的剑孔,屏气凝神,又是一个箭步刺出。

  呃,偏了!

  再来!

  又偏了!

  再来!

  ……

  不知不觉,树干被沐婉儿刺成了马蜂窝,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深深浅浅的剑孔。

  而沐婉儿只觉得手里的剑越来越沉,人也累得气喘如牛。

  剑招渐渐慢了下来。但是,剑形依旧,半点不见走样儿。

  不知道刺了多少剑,她的剑终于大抵能刺到一处了。

  嗖嗖嗖……

  又不知道刺了多少剑,她每次出剑都能落在同一个剑孔里。

  嗖嗖嗖……

  “扑——”杂树被刺穿!

  腕上一用力,她“嗖”的抽回剑。

  “哗——”亭亭如盖的杂树折成两截!

  自己居然用柄木剑刺倒了一棵这么粗的树!瞅着倒在地上的树冠,沐婉儿张嘴结舌,呆若木鸡。

  “还余三百一十二剑。”张师叔的声音再度响起。

  “是。”沐婉儿回过神来,赶紧提着剑重新去找树,继续练剑。

  这回,领教到自己超强的战斗力后,她特意挑了棵足足有一人合围那么粗的大树。

  深吸一口气,桃木剑,刺!

  “扑!”

  剑尖刺入一寸有余!

  再刺!

  剑尖准确的落入先前的剑孔里!

  再刺……

  三百一十二剑,完成!

  沐婉儿已经累成狗,右手腕更是又麻又痛,好象不是自己的一般。走过去,轻抚深入树干中心的剑孔,用袖子胡乱擦去满头满脑的汗水,她终于从心底里笑了出来。

  偷偷回首,飞快的瞄了一眼张师叔。他正在闭着眼睛打坐,看上去完全无视这边。

  沐婉儿提着剑,自去水边梳洗,洗衣服。

  也许是初次练剑,自觉小有所得,这天晚上,她精神亢奋,打坐的时候,竟然没有双眼一合,一觉睡到东方欲白。

  于是,引气诀,走起!

  数十个斑斓的灵气光点飞了过来,凝成一个亮白色的小光团,呼的钻进了她的眉心。

  沐婉儿正要抓紧时间,第二次祭起引气诀,这时,不一样的事情发生了!

  亮白色的小光团并没有和以往一样,一入眉心便不见了。她看到小光团在眉心里迅速散开,扑闪扑闪几下,除了三两个留了下来,绝大多数的小光团又逸出眉心,跟出笼的鸟儿一样,又四散而去。再细看眉心。只见眉心处现出一条细线般的鲜红管状物。留下来的小光点先后钻进这条管子里,又不见了。

  这分明是《灵气诀》里描述的凝气期状态!

  那根鲜红色的管状物便是督脉的一段。人体有两条主脉,即任督二脉。其中任脉主血,督脉主气。凝气期的主要任务就是凝结灵气,将督脉打通。

  进级了!

  没想到,竟然不知不觉之中便进级了!

  沐婉儿满心欢喜,决定乘热打铁,巩固一下修为。

  仍然是先引气入体,然后,在小光团进入眉心的那一刹那,她迅速祭起《灵气诀》第二层功法,凝气诀。

  凝!

  眉心处象是支起了一张无形的网。呃,好吧,这张网的网孔应该是有点大。灵气光点跑了近一半。

  剩下的小光点被凝成一小小的团,牢牢的束缚在督脉之内。

  至此,算是一次完整的凝气过程。

  要想打通督脉,还要引入更多的灵气团。沐婉儿又引气入体。这次,有了前次的经验,她的凝气诀明显娴熟不少,逃出眉心的灵气光点不足五分之一。又一个灵气团凝于督脉之内,和先前的小光团混成一个。

  ……

  十余次之后,眉心处的这一条督脉分段充满了灵气。亮白的灵气团灼灼发光,照亮了她的印堂。

  头又疼了起来。

  沐婉儿睁开眼睛,看了不远处的张师叔一眼。后者仍然在闭着眼睛打坐,脸上一如既往的古井无波。

  其实,也就是看上去不管不问而已。这一个多月来,沐婉儿已经充分领略了筑基修士的厉害——即便是闭着眼睛,张师叔对周围数十里的动静那也是了如指掌;但凡张师叔经过之处,周边的飞禽走兽早就跑得没了影。也偶尔在路上碰到过一两只病了或受伤没法逃的,沐婉儿看到它们都是死死的趴在地上,身子簌簌发抖,那可怜样儿分明是恨不得能钻进地底下去躲起来。

  所以,赌不起啊,她一直不敢进入空间。也不知道空间里的小茅屋有没有被山风吹倒……唉。

  叹了一口气,她只能揉着发胀的太阳穴,天为被、地为床,乖乖睡觉。

  待她安然入睡后,张逸尘又睁开眼睛,神情古怪的瞅了她一眼,暗道:小屁孩,能在凡人界这么快就又进了级,你还有什么好惆怅的!

  可怜他,自从上一次入定,心境涨高了许多之后,这一个多月来,丹药是大把大把的吃,修为却未增进半分,生生把人郁闷死了!

  身形一晃,他站在刚刚沐婉儿练剑的地方,细细察看了两棵树上剑孔,不觉刮目相看:才一千剑,就能达到这样的力度和准度,小丫头莫非是剑道上有天赋?

  想当初,他足足练了十来天,澳门赌博网站:也没有练到这程度。

  再一回想一个多月来,小丫头表现出来的领悟力和吃苦耐劳精神,尤其是对自身的那种狠劲儿,这不正是剑修们身上共有的特性么?张师叔扶着树干,回首瞅着席地而卧的某人,轻笑着摇摇头:没想到,自己这个剑术战五渣的丹修居然也有可能教出一个剑修来!

  世事难料哈。修真之道,果然在于修士本身。资质只是入门砖,丹、符、阵、器、财也只是手段,机缘那是锦上添花,它们并不是修真的全部。修道艰难,唯有一颗坚不可破的道心才是支撑我等修真之士走下去的基础……

  张逸尘就这样扶着树干顿悟了!

  与此同时,他的周边象是刮起了一道龙卷风,天地间的灵气翻腾着,一古脑儿的朝他涌过来。

  三息之后,他的丹田里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筑基三层的修为禁锢应声而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