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十四章 洗髓伐经
  接下来,澳门赌博网站:沐婉儿的苦日子到了。

  两辈子加起来,她走过的山路也没这一天多。

  张逸尘好象不喜欢走寻常路,没有带她下山走官道,而是出了观门后,继续向山上走去。

  沐婉儿根本不识路,再加上第七条规矩,也只有跟着走的份。

  平坦的青石板路只修到流云观的观门前。再往山上去,没有正式的路,有的只是山下的庄户人家上下山踩出来的泥巴山路。

  山路弯弯曲曲,崎岖不平。一路走来,他们途经最宽的地方也不到两尺宽。有时候,所谓的路,其实就是在陡坡上用锄头挖了一串碗口大的小浅坑。

  张逸尘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在前面不紧不慢的带路,任沐婉儿跟在后头。只有碰到这样的陡坡时,他才会伸手拉人一把。

  可怜的沐婉儿上山之前没有想到她要面对的是一场说走就走的长途旅行,所以,不要说准备干粮,她连个都水囊木有带。

  闷着头走了一个上午,她滴水未沾,喉咙里干得几欲喷火。汗流浃背,浑身上下的衣裳全被汗湿;身上的包袱跟灌了铅似的,越背越沉,压得她的肩膀火辣辣的疼;脚下的泥土路跟铺满了碎瓷碴子一样,每在上面走一步,她只觉得钻心的疼。

  几次想停下来歇歇脚,但抬头看到前面,张师叔悠闲的背负着双手,跟闲庭信步似的,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只得暗地里咬咬牙,一声不吭的闷头跟上。

  过了晌午,她又饥又渴,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唤起来。

  这时,山路一转,出了密林,他们的面前突然现出一个清澈见底的大水潭。

  “在这里先歇歇脚。”前面的张逸尘终于停了下来。在水潭边选了一块较为平坦的大石块,他一跃而上,面朝太阳,盘腿而坐,合上双眼,竟然一声不响的打起坐来。

  沐婉儿看到了水,哪还有半点千金贵女的形象?只见她欢呼一声,飞也似的直奔到潭边,趴下身子,捧起水来就是一气猛灌。

  灌了个水饱,她略一思索,起身从怀里掏出早上张师叔送的那瓶养灵丹,掰下半粒,直接吞服掉——清玉道长给的那瓶药搁在空间里,她不敢拿出来。

  腹中升腾起一股暖流,迅速向全身扩散。不到一息,全身上下充满暖意,原本酸痛发麻的手脚也充满了力量。

  太好了!沐婉儿起身,无意中看到自己在水中的倒影,不由吓了一大跳——天,姐不好狼狈!

  挽在头顶的道髻散了一大半,湿哒哒的胡乱披着;额前、两鬓上全糊着碎发;巴掌大的小脸上,汗水、泥水混在一起,不见肉色,倒显得她的一双眼睛更加乌黑发亮;藕荷色的细绸衣裙皱巴巴的,沾着东一坨、西一坨的泥泞,并且没有一丝干纱,湿得能拧出水来。

  对着潭水,洗了把脸,重新挽好道髻,沐婉儿抬头飞快的瞥了一眼大石头上的张师叔一眼,见他仍然是闭着眼睛在打坐,便四下环顾,寻思着找个背人的地方,好将外面的泥泞衣服换了。

  不想,张逸尘却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不紧不慢的扔下一顺“走了”,飞身跃下大石头,率先又向山上走去。

  沐婉儿没有办法,只好紧了紧背上的包袱,赶紧跟上。

  半粒养灵丹撑着她又走了老远一段路。沐婉儿也找到经验了,当感觉到脚底又象是踩在碎瓷碴子上面一样的时候,便吞服半粒养灵丹。这样的话,只要不到一息的工夫,全身的力气又象是长回来了。她又能嗷嗷的赶路。

  可气的是,每当她服用过一次丹药,前面的张师叔便略微加快一点速度。她也不得不跟着加快速度。于是,她的体力消耗也明显加剧。半粒养灵丹能撑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于是,第五次取出白玉瓶儿的时候,她一咬牙,将整颗养灵丹一次全吞进肚里。

  “呼——”刹时,小腹里象是着了火,瞬间就蔓延到全身。紧接着,浑身的毛孔大开,大颗大颗的汗珠象雨后春笋般的冒了出来。浑身上下热气腾腾的,整个人象极了刚出笼的热包子。

  药劲来得太猛,沐婉儿只觉得两眼直冒金星,耳边嗡嗡作响。她慌忙胡乱扶着身边的一棵树坐下,闭上眼睛,等药劲儿过去。

  好在,这样的现象只持续了不到十息的时间。

  十息过后,浑身的这股子火气渐渐散去,而周身的酸楚疲惫也荡然无存。

  耳边的世界突然变得热闹起来:远处水流潺潺;身边的草丛里,不知名的各类虫子低呤浅唱;高高的树干上,有只鸟儿在扑楞扑楞的扇动翅膀。

  几乎是同时,一股刺鼻的臭味冷不丁的钻进了她的鼻子,熏得她险些背地气去。

  她慌忙睁开眼睛。

  不想,一张放大的脸庞赫然印入她的眼帘。

  “啊——张师叔!”她本能的往后一仰。

  “咚!”后脑勺刚刚的撞在背后的树干上。

  好疼!眼泪嗖的夺眶而出。

  “明明是养灵丹呀。”视而不见她的惨样,张师叔就这么单脚跪地,蹲在她的面前,一双眼睛找到焦距,嘴里喃喃念叨着,“养灵丹只有恢复灵气的作用,没听说过可以洗髓伐精呀?”

  洗髓伐经?刚刚是洗髓伐经?

  在《灵气诀》里,有提到过洗髓伐经。所谓洗髓伐经,就是指用灵气冲刷周身经脉和穴位,从而清洗出身体内的杂质。只是,《灵气诀》里说的明白,修士每次晋级的时候,会自然而然的洗髓伐经一次。平时,要想洗髓伐经,要配着养灵丹服用洗髓丹。

  难道说自己是在晋级?姐现在是什么级别呀?幸福来得太突然。沐婉儿哪里还顾得上后脑勺的疼痛?她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一双小手。

  呃,手心手背,连指甲缝里都糊着灰不拉叽的泥泞。

  一摸脸,脸上也好不到哪里去。

  莫非这臭味是自己身上的?她狐疑的抬起两只胳膊挨个儿嗅嗅。

  唔,好臭!

  立时,脸上火辣辣的。

  修士的五感敏锐。张逸尘回过神来,皱了皱眉头,象老鹰抓小鸡一般,嫌弃的伸出两根指头,拎起她的后衣领,蹭的飞掠而起。

  “啊……”沐婉儿吓得闭着眼睛大叫。刚一张嘴,便被灌了满嘴的风。尖叫声被生生的堵了回去。

  “到了。”

  几息之后,耳边传来张师叔淡淡的声音。

  接着,一双脚总算复又踩到了实地。

  沐婉儿睁开眼,定睛一看,不由两眼泪汪汪——她又回到了先前的大水潭前。

  大半个下午的路,白赶了。

  “好好洗一洗,臭死了。”张逸尘扔下话,掉头钻进了旁边的密林里。

  沐婉儿不会游泳,只能在岸边清洗。等张师叔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树林里,她才三步并作两步的钻到潭边的一块大石头背后,脱下衣服,蹲着身子清洗起来。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整个人就象是在外面套了个灰乎乎的泥壳。

  搓去泥壳,身上总算是现了肉身。原本沐婉儿以为脚板下面定是布满血泡,惨不忍睹的。不想,搓去厚实的一层灰褐色污垢后,两只脚板依然娇嫩如刚剥掉壳的笋尖。定睛细看,她敏锐的发现,好象肤质变得更好了,比先前还要更紧实细腻一些。查看全身,也是如此。她的心里立时美滋滋的。

  收拾妥当后,两人继续赶路。

  张师叔依然是不声不响的走前头。和先前相比,他明显走得更快了。

  好在沐婉儿的脚力也明显见长,咬咬牙,仍然是能勉强跟上。

  整颗的养灵丹效果似乎不止是半颗的两倍。这一次服药后,直到傍晚时分,沐婉儿才又重新感觉到那种踩在碎瓷碴子上的痛感。不过,一想到,养灵丹吃一粒就少一粒,她又憋着一股子扛了一段路。最后,实在是累得再也抬不起脚了,她才掏出白玉瓶服用一粒。

  这次,没有感觉到全身火烧火燎的,只是“轰”的一下,小腹里腾起一股炙热的气流。一息之间,这股气流便扩散到全身。气流所到之外,疲劳痛楚尽消,又充满了力气。

  沐婉儿用袖子胡乱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继续赶路。也许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刚刚吞服养灵丹的时候,前面的张师叔脚下略停。

  山林里因为树荫遮住了太阳光,本来就是外面光线暗些。太阳下山后,林子里迅速的变得黑黝黝的。

  还好,经过洗髓伐经之后,沐婉儿的目力也远胜于以往。她很快就适应了黑暗。较远的地方,只能看个大概的情形,但是,周身五丈的范围呢,看得清清楚楚,和白天里没有两样。

  而且,她发现有张师叔在前面开路,一路上,不要说豺狼虎豹,就是连只兔子都没有碰到过。

  所以,没什么可怕的,在黑暗里,她依然是一溜烟儿小跑的跟着。

  当月亮升起来,林子里渐渐亮了起来。有一些她不知名的野花悄然的盛开。红的、米分的、蓝的……比手指头大不了多少的小花儿们簇拥着,铺了一地。空气中散发出淡淡的花香。

  这样幽静美好、清新自然的山林夜色,是高门大院的精致庭园里不曾有过的。不用吞食养灵丹,沐婉儿也只觉得心旷神怡,全身的疲惫一扫而光。

  走着走着,两人到了一处小山谷里。映着皎洁的月光,幽静的小水潭上象是铺了一层细碎的银子,波光荡漾。

  张逸尘停下来,在小水潭边立住:“今晚就宿在这里。”

  分界线

  某峰感谢成为网络写手赠送平安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