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十三章 入门试
  “不准哭!”望了望后殿,澳门赌博网站:张逸尘暗道一声‘倒霉’,三步并两步走到沐婉儿跟前,弯下身子,压低嗓音,恶狠狠的威胁道,“再哭,我就……我就把你扔半道上,不带你去宗门了!”

  咦,不是要赛跑?沐婉儿松了一口气,眼里的泪花立收:“师叔,弟子的入门试到底是什么?”

  这破孩子!张逸尘抚额,站直身子,无可奈何的挥手示意‘跟我走’:“走吧。边走边告诉你。”

  “谢师叔。”沐婉儿仰起头,给了他一个甜甜的笑脸。

  我去!张逸尘转身,冲老天翻了个白眼。

  清玉道长其实已经把沐婉儿当成了宗门的外门弟子。所以,所谓的入门试只是一个借口。

  在他看来,沐婉儿年方六岁,又是打小养在高门大院的深闺里,缺少人生阅历。而人生阅历往往会直接影响到修士的心境,甚至于会影响到修士对天道的感悟。

  之前,沐婉儿资质差劣,清玉道长认为她仙途堪忧,对她的打算也只是带回外门放养罢了。

  不想,沐婉儿给了他一个惊喜——小丫头居然在灵气稀薄的凡人界,只用了区区四天的时间就做到了引气入体。

  想到从她身上得到的那一大笔功德,清玉道长禁不住琢磨开来:也许这个丫头也是个有造化的。

  要知道,从上古到今,真正在仙道上得了大造化的大能,往往都是一些资质不是很显眼,最初并不被看重的寻常修士。

  这样一想,他就有心为沐婉儿谋划一番。

  于是,就有了这么一场“量身打造”的入门试——不得动用任何飞行法宝,由张逸尘领着,沐婉儿要越过凡人界,走到太一宗。

  这其实是一场内门弟子才有师门历练。清玉道长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希望通过历练,能大大的丰富沐婉儿的人生阅历。

  至于为什么要选择张逸尘做引领人,主要是这三年里,张逸尘大多时候都呆在流云观里,极少下山历练。作为领队师叔,他给的评定是不达标,必须补练。

  “逸尘,想不想通过这次的内门历练呀?”当张逸尘将人从山下带回观里,进来复命时,清玉道长笑眯眯的瞅着他,如是问道。

  张逸尘是第一次参加内门历练。出发前,他也跟参加过历练的师兄师组们打听过历练攻略。师兄师姐们告诉他,这样的历练,对于青木峰的弟子们来说,最是简单不过。一般来说,青木峰的弟子们只需多为小队炼几炉丹,然后象征性跟着做一两次小任务就可以了。

  张逸尘本来就是个修炼狂,再加之,凡人界灵气稀薄得几乎等于没有,所以除了炼丹,他几乎都呆在流云观里,修炼,修炼再修炼。

  不想,他命苦,碰到的领队师叔是个特认真,做事最仔细不过的。这次历练快要收尾的时候,清玉道长找他谈话,说他下山出任务太少,本次历练不能过关。

  按规定,内门弟子历练不过关,会被罚去宗门矿井里做三年苦役。

  张逸尘慌了神,这几天没少巴着清玉道长软磨硬泡。如今,见清玉道长松了句口,他立马星星眼:“想,弟子特想。”

  清玉道长冲外面呶呶嘴:“只要你把门外的小丫头全须全尾的带回宗门,本尊就当你这次历练通过。”

  筑基期修士是可以驱使飞行法宝的。张逸尘刚好有一只飞船,是上品的飞行宝器。往飞船里扔一块中品灵石,只要一天的工夫,他就能把人从流云观飞回宗门。

  就知道这三年的丹没白炼!

  “是!师叔,弟子谨遵师叔命。”张逸尘张嘴就把差事接了。

  清玉道长呵呵一笑,特温柔的跟他说:“逸尘呀,小丫头年岁小,又是出自凡人界,修真常识基本上没有。你这当师叔的,可要多多提点她些,跟她讲讲修真常识和宗门的规章制度。”

  又不是要手把手的教徒弟,只是提点一二而已,这个不难。况且,在宗门里,师弟师妹们求解惑,他只要知道的,从来都是有问必答。因此,他又是满口答应了。

  “很好。”清玉道长瞅着他,捋须轻笑,又加了一句:“这趟任务还有三个条件。只要违反了其中的任何一条,任务都算失败。”

  第一条就是俩人都不得使用任何飞行法宝。不过,可以动用凡人界的交通工具;

  第二条,沿途俩人不能住宿各类客店旅舍。不过,可以露宿,也可以去道观挂单;

  第三条,一路上,俩人要严格遵守宗门的各项规章制度。

  张逸尘听完,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天啦,以那丫头的脚程,没有个一年两载的,走不到宗门哈。不过,自己亲手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含着泪,也要把它完成。这是太一宗的潜规则。

  “好了,你去外面把小丫头领进来,本尊想亲自嘱咐她几句。”

  “是。”张逸尘闷闷的应下,转身准备去外头喊人。

  不想,就在他越过屏风,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背后又幽幽的传来一句:“还有,一路上,你们的吃食花销一律自理。”

  我靠!穷游哇。张逸尘打了个踉跄,险些被一尺来高的门坎绊了个狗吃屎。

  当然,以上的很多细节,张逸尘是绝对不会透露给第三人的,包括当事人沐婉儿。

  他只是把入门试的内容和清玉道长的三个条件,原封不动的转告给沐婉儿。至于他自个儿的师门任务当然是只字不提。

  除此之外,他又临时添了三样:

  “第四条,不许动不动就哭鼻子!”

  “第五条,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第六条,动作麻利点,不许磨磨蹭蹭!”

  沐婉儿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了下来。这些条条款款都很实在,并不过分,她认真的点头应下:“是,师叔。”

  她的态度令张逸尘很是意外。张逸尘挑了挑眉:“那,我们走吧。”

  两手空空,说走就走?沐婉儿狐疑的把人喊住:“张师叔!”

  张逸尘站住,转过身来,瞪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第六条!”

  “哦。”沐婉儿双手抓住胸口的包袱结,弱弱的提醒道,“张师叔,你,你的行李呢?”她知道张逸尘非常不喜欢呆在凡人界,一心只想尽快回宗门。但是,受她拖累,他肯定快不了。她可以想象得到他接到任务时是怎样一种心情。所以,她担心他一时气昏了头,连行李都忘了带。等他气消了,又要折返回来拿。一来一回,多耽搁工夫呀。

  小小年纪操的心还真多!真不想鸟这丫头。但一想到这是自个儿的任务,张逸尘不得不认命的转过身来,指着挂在腰间的一个巴掌大的黑色皮囊,解说道:“这叫袋里乾坤,俗名储物袋,可以用来收纳东西。象我这只,里头的储物空间足足有两个后殿那么大。在修真界,人们向来都是全部身家放在储物袋里,随身带着。”

  “哦。谢谢师叔为弟子解惑。”沐婉儿明白了,心里忍不住将储物袋和自己的玉珠子做了个对比:储物袋只能收纳东西,而玉珠子明显功能多得多;另外,储物袋里的储物空间也远远没有珠中空间大——难怪宋牛说玉珠子是件可遇而不可求的大宝贝。

  张逸尘却跟她伸出一根食指:“再加一条规矩——第七条,任何时候都不准怀疑本师叔的决策。”小丫头片子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居然敢质疑本师叔的英明神武!

  分界线

  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

  某峰向所有抗日英烈和抗战老兵们致敬!

  中华,威武!

  英雄,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