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十章 断红尘(二)
  读懂了沐三爷的意思,澳门赌博网站:阿贵到门房打发掉洪娘子男人后,便急匆匆的找人去了。

  傍晚时分,他雇了辆马车,亲自领着田妈妈,赶到庄子里。

  听说沐婉儿要出家当道姑,并且沐三爷也已经准许,田妈妈是一路抹着眼泪过来的。

  田妈妈这副样子,阿贵生怕她搅和了沐婉儿学道的心思,把人留在外面,自己先进去传话。

  一字不漏的学完沐三爷的话,他又禀告道:“田妈妈已经找到了,就在外头候着;青衣被她的娘又卖掉了。奴才打听到了她的新主家。姑娘是想只见她一面,还是要赎她回来?”

  “知道了。”意料中的事,沐婉儿不想多说,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大红色的并蒂莲荷包给他,“这些年,我没少给阿贵叔叔添麻烦。阿贵叔叔拿去打酒吃。”

  阿贵接过,荷包沉甸甸。他下意识的悄悄用手一捏,里头装的是些散碎银子,有三四十两之多。他难以置信的抬起头:“姑娘,这……”心里又惊又气:一个六岁的孩子,又是没娘的,身上能有多少钱?这怕是姑娘全部的身家了。唉,姑娘修的是散财童子么?

  宋牛的记忆里说得很明白,修练用不上尘世间的金银珠宝。修士们趋之若鹜的唯有天材地宝一类的灵物。是以,沐婉儿不以为然的挥挥手:“你去让田妈妈进来。”

  得,就当是暂时寄存。以后再找机会暗地里填补给姑娘。阿贵无奈的袖了荷包。

  过了一会儿,田妈妈进屋来,见沐婉儿一本正经的闭着眼在长榻上打坐,“哇”的一声,飞奔过去,整个人瘫倒在长榻前:“姑娘,我的姑娘呀!姑娘万万不能出家呀!”

  沐婉儿睁开眼,叹了口气:“妈妈,谁说我要出家了?”

  “啊?不出家?”田妈妈打了个激凌,从地上一跃而起,咬牙切齿的叫了起来,“我就知道,肯定是有人容不下我们姑娘,哄骗我们姑娘……”

  沐婉儿大汗,赶紧挥手打住她:“妈妈,没人骗我。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那老成的样儿,哪里象个六岁的奶娃娃!田妈妈满脸惶恐,难以置信的瞪着她。过了一会儿,她使劲咽掉一口唾沫,才壮着胆儿哆哆嗦嗦的问道:“你,你是谁?”

  沐婉儿又叹了口气,好声好气解释道:“妈妈放心,我没有被不干不净的东西附身。”她将昨晚的事添添减减的说了,“道长给了我一颗灵丹。我服了之后,脑子立刻变得清清楚楚的。很多以前想不明白的事,全想得明白了。”

  田妈妈将信将疑,又试探道:“姑娘真的不是要出家当道姑?”

  沐婉儿把先前准备好的说辞搬了出来:她只是去流云观里,跟清云道长学道,不是出家当道姑;她身体非常不好,吃了这么多药都治不好。只有学道,才能养好身体,不至于夭折;她在府里无依无靠的,与其任人算计,还不如在外头学道。

  她说的头头是道。田妈妈终于相信了,擦掉眼泪,豁出去道:“姑娘要到观里去学道,我也去。我去观里服侍姑娘。”都说道观里的日子清苦,她家姑娘才豆大的人儿哪受得住呀?

  “我是去观里学道,又不是去享福,哪能带妈妈去?”沐婉儿起身,看了窗外一眼,拉了她的手,往床那边走出,“妈妈,我累了,陪我去床上坐会儿吧。”

  隔墙有耳!田妈妈意会过来。见她这番派,哪里还敢当她是个六岁的小娃娃,依言扶着她走了过去。

  两人面对面的在床上坐定了。

  沐婉儿放低嗓音,说出自己的打算:三天后,她要跟着清玉道长去云游,归期不定。她心里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田妈妈和青衣两个人。田妈妈无依无靠;青衣的娘一心只想把青衣换钱。青衣有这样的娘,还不如没有。依她的意思是,在府里的时候,田妈妈和青衣本来就投契,不如就认了青衣做干女儿,两人以后也能相依为命。

  “青衣前脚出了府,她娘后脚就又把她卖了。我已经让阿贵打听到了青衣的下落。母亲留了些东西给我。这次出府我都带出来了。妈妈全拿去换成银钱,赎了青衣出来,带着她离开京城。”沐婉儿从枕头底下翻出一个绣着喜鹊登梅的绿绫圆荷包,塞进田妈妈的手里,“东西我都归拢在里头了。妈妈拿去,小心藏好,不要让人看见。”

  “姑娘!我不要。”田妈妈不接,抓着她的手,嘤嘤的哭道,“姑娘要出远门,身边哪能没钱财伴身?”

  沐婉儿伸出一根手指头在嘴唇“嘘”道:“妈妈放心,我身上带着现银呢。”

  她有多少身家,田妈妈最清楚不过。止住哭,把荷包又塞回给她,也不点破,压低声音劝道:“穷家富路,姑娘要多带些钱财在身上。”

  也不枉自己替她谋划一场。心里暖洋洋的,沐婉儿故意板起小脸,哼道:“我这副小模样,拿这些东西去兑钱,还不被人骗了去?我说身上有钱,就是有钱。妈妈莫非不信我?”

  “我……”田妈妈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半晌,田妈妈终于憋出一句话:“姑娘吃了灵丹,变得好厉害!姑娘这么能干,我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大大方方的将荷包贴身仔细收好,她起身在床前的脚榻旁站好,强挤着一张笑脸,蹲身道万福,“我在这里祝姑娘吉星高照,事事顺心。姑娘,一个人在外头,万事要小心。夫人去得早,在世上只留下姑娘这一滴骨血,请姑娘就是看在夫人的份上,也千万要保重自己。”

  说完,抬起头来,已然满脸是泪。

  “天色已晚,妈妈在庄子里留一宿,明早再回城里。”沐婉儿瞅着她,也是泪流满面,“我晚上要练功,妈妈就歇在外面屋子里吧。”

  “是。”

  第二天清早,田妈妈顶着一双老大的黑眼圈,端了铜盆进里屋来。她的嗓子明显嘶哑了,却尽量象以前在府里时那样说道:“姑娘,该起了。”

  沐婉儿昨晚练习灵气诀,和白天一样,始终不得其门。坐着坐着,她竟然呼呼的睡着了。

  饱睡一场,沐婉儿此刻精神头十足,正想再好好练一练。见田妈妈这副模样,便知道她在外头辗转反侧,一夜无眠,叹了一口气,终是顺了她的意,配合的起了床。

  洗漱完毕后,田妈妈又细心的给沐婉儿梳了个双丫髻,认真的每一边都缠上一条两指来宽的淡紫色绸带。边缠丝带,边强忍着泪意,她念叨道:“双丫髻,双丫髻,一边去三灾,一边除六难。无病无灾,快快长大。”

  最后,她服侍沐婉儿用早饭。

  看着沐婉儿安安静静的用过饭,漱了口,她终于再也绷不住,双手掩面,哭着跑出屋子。

  马车早已备好。阿贵在车上候着。

  屋里,沐婉儿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眼角,涌出两颗硕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潸然而落。

  再睁开眼时,她已然双目透澈,眼神坚定。

  红尘已断,从此,我心中唯有仙道。

  抹了一把脸,沐婉儿重新合上眼睛,五心向上,盘腿坐好,练起了灵气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