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章 修仙废材
  “沐老爷,请留步。”一个年轻的道士带着刚刚拒绝他们的道童从里头急冲冲的追了出来。

  原来,清玉道长好好的坐在道观的后院里,根本就没有出门远游。他只是看穿了沐三爷的心思,不想见而已——大周天子已过知天命之年,这两年渐渐起了求仙问药之心。朝中风向扭转,文武百官们明里暗里寻僧访道,只为讨天子欢心。

  见沐三爷如此待那个聪慧、精怪的小丫头,他心里闪过一念头,手中便捏着三枚金钱,算了一卦。

  卦相结果显示这丫头身上竟有大功德!他在金丹四层卡了许久,一直没有凑齐足够进级的功德。莫非机缘在这丫头身上?再细细推算,不想,以他的修为居然也是云山雾罩,看不透小丫头的命理。许久不曾碰到这般奇事了!

  他匆匆招来门外的道士:“逸辰,这丫头命理甚是奇怪。你把人带进偏殿,暗中测试一下她的资质。”

  “是,师叔。”

  唤作逸尘的年轻道士连忙去外头追人。见沐婉儿昏了过去,他心里暗喜:正好省得他再编一番口舌。

  “令爱身体虚弱,沐老爷不妨带令爱到偏殿略作休息,稍后再下山。”

  沐三爷还以为是清玉道长改主意了呢,心中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从善如流的吩咐洪娘子将人抱进了偏殿。

  有洪娘子母女照料,沐三爷很是放心的跟随道童去隔壁的雅舍歇脚、喝茶。

  逸尘却乘洪娘子母女没注意,摸出两张瞌睡符,“卜、卜”,一人身上给拍了一张。

  母女俩应声定住身形,双眼合上,呼呼睡了过去。

  逸尘这才掰平沐婉儿的右手,掏出一颗拳头大的测灵珠放入其中。

  刹时,晶莹剔透的测灵珠豪光大作。逸尘凝神细看,珠中现出红、蓝、绿、黄四色。

  原来是木、水、土、火四灵根,仅比五灵根略微好一点,是个废材。不过,凡人能有灵根,已经是很难得的了。逸尘收了测灵珠,向清玉道长神识传讯,报告测量结果。

  这样的资质,难成大器。清玉道长有些犹豫:“先不要声张,让他们下山去。”

  “是。”逸尘袍袖一挥,收了瞌睡符。

  洪娘子和大丫立马醒来,一切接连的滴水不落。

  逸尘暗中捏了个法诀,隔空轻弹沐婉儿的人中穴。

  沐婉儿眨巴眨巴眼睛,苏醒了。

  “道观乃清修之地。既然你们姑娘醒了,便请下山去吧。”逸尘做了个请的手势。

  最终没能见到清玉道长的面,沐三爷甚是失望。回到庄子里,仔细询问三人在偏殿的情形。三人皆说不出什么特别之处。沐三爷一无所获,连晌午饭都没有用,就急匆匆的走了。

  “呵呵,父亲以后怕是难得再来一趟了。”目送马队走远,沐婉儿摸着自己的脸,叹了一口气。前世,看到父亲待钱氏母女三人甚是凉薄,她心里还甜滋滋的呢。现在想来,父亲是真的本性凉薄。

  当晚,沐婉儿就发起了高烧。整个人烧得不醒人事。

  还好,大丫初次出来当差。洪娘子放心不下,这两天晚上一直在外间陪着大丫睡。睡到半夜,听到里间传来呻呤声,她起身披了外衣去查看。

  看见沐婉儿小脸红得跟块火炭一般,她吓了一跳,慌忙伸手去摸额头,立马缩了回来:“呀,这么烫!不会烧成傻子吧。”三步并两步去外间摇醒大丫:“快,你提了灯笼回家去喊你爹。就说,姑娘发高烧,烧迷糊了,要他快去观里跟道爷讨剂退烧的药来。”这附近没有郎中,平常庄里哪个有个什么头痛脑热的,都是去观里跟道士讨药吃的。而流云观里的道士们素来行乐好施,也是有应必求。

  出乎意料的是,清玉道长亲自下山来了。

  咦,道长不是在外云游吗?洪娘子张了张嘴,明白过来——道长这是看不起老爷,不给老爷脸面呢。很快,她又释然:道长是得道高人,也难怪目中无尘。

  沐三爷一行人离开后,清玉道长左思右想,始终悟不透要如何才能得到这一笔大功德,想找个机会下山再去见沐婉儿一面。听到洪娘子男人到观里来为小丫头讨药,他便索性随他过来了。

  伸出两指轻轻压在沐婉儿右手的手腕之上,用灵力一探心脉,他不禁眉头紧锁:“居然魂魄远强于常人。”

  沐婉儿的病因在于:她的魂魄过强,而肉身太弱。通常,人们受到刺激都会引起魂魄不稳,从而产生魂魄动荡之力。这种动荡之力冲击肉身,能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害。魂魄越是不稳,动荡之力越大,对肉身的损害也越大。而沐婉儿魂魄强于常人,魂魄不稳产生的动荡之力也远远大过常人。偏偏她的身体又非常羸弱。两边都走极端……作孽啊,小姑娘夭寿得很。

  幸运的是,小姑娘有灵根,可通过修练来强化肉身,缓解矛盾;

  不幸的是,小姑娘是个四灵根,再加上肉身底子单薄,说白了就是个修仙废材,又能在仙道上走多远?

  摇摇头,清玉道长还是输入灵力,暂且压下沐婉儿体内的动荡之力。

  那边,沐婉儿晚上依旧进入空间养魂。盘腿坐在茅屋里,想起沐三爷最后拂袖打马离去的背影,心情怎么都平静不下来。耳边象是有人在敲鼓。“咚咚咚”的,鼓点越敲越密,下下都跟敲在心窝里一般,迫得她喘不过气来……最终,只的见“咚”的一巨响,她的魂魄被弹出了空间。整个人又象是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里。周边不知道伸出了多少双黑手,拉扯着她在里头打着圈儿,转呀,绕呀。眼见着,她就要被那些黑手撕巴成碎片。这时,从漩涡外面透过来一股平和坚韧的力量,稳住她,一点儿一点儿的将她拉了出来。

  再睁开眼时,她看到清玉道长双目微闭,盘腿坐在窗前的长塌上。

  此时,天色大亮。阳光从外面投射进来,落在道长的身上,金灿灿的。道长象是庙里镀了金身的菩萨,神圣庄严。

  沐婉儿翻身下床,“扑腾”跪倒在地,口称‘弟子’,虔诚的请求道:“道长,请收弟子为徒吧。弟子诚心诚意想修真。”

  沐三爷绝尘而去的背影,象是一把利刃,割断了她心中的最后一缕柔情、最后一丝绮念。

  现在,她心中所念,唯有变强!

  她不要再做一个弱女子,被强者主宰,等着强者的施舍。

  她要做自己的大主宰!

  清玉道长睁开双目,凝视良久,问道:“小娃娃,你说说看,什么是修真?”

  “弟子不知。”沐婉儿如实答道。

  “那你为什么要修真?”

  沐婉儿略加思索,依然如实回答:“弟子想变强。弟子不想往后一生都被困于闺阁内院,命运不能自主。我命由我不由天,弟子要做自己的主宰。”

  “好大的口气!”清玉道长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拧眉问道,“修真是要靠资质的。你可知,你资质太差,仙途堪忧?”

  这是被嫌弃了。沐婉儿紧张的抬起头,目光坚定而有神,看着清玉道长:“弟子不知道自己在仙道上能走多久,能走多远。只要能变强,能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弟子愿意吃百苦受千难。这是弟子的本心。修真只是手段。照本心而修真,弟子九死而不悔。”

  “变强,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虽九死而不悔……照本心而修真……”清玉道长喃喃重复着她的话,不由反省:清玉呀清玉,你可还记得你当初的本心。

  修真两百余年,他是不是已经走得太远,渐渐忘了当初为什么而要出发?

  清玉道长回过神来,再看地上跪着的女娃娃,暗中赞许:小丫头虽然资质差,却先天聪慧,还不算废得彻底。可以一试。

  “好。沐婉儿,牢牢记住你的本心。本尊修的是功德**,不适合你。所以,本尊不能收你为徒。”他顿了顿,笑道,“三天后,本尊将归返宗门,你可同行。你的资质入不了内门,但勉强可进外门,当一个外门弟子。”

  话音刚落,“咔嚓”,他听到了丹田里的传来一声破裂声。金丹四期的壁垒应声松动。

  嗷嗷,好大的一笔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