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章 功法不是想学就能学的
  到了外面,沐婉儿放眼望去,这才发现,原来庄子正好座落在大山的脚下。山上树高林深,看不到人家。唯有半山腰隐约现出一角绿瓦飞檐。问了大丫,说那便是流云观。

  山脚低势平缓,杂木低矮,藏不住大野兽,野兔等小动物们倒是极多,时常出没,故而人们把这里叫做兔儿坡。大丫口中的“山里”,其实就是指山脚的这块兔儿坡。

  沐婉儿还是高估了自己六岁时的脚力。出了庄子,没走上几步,她便累得两眼直冒金星,蹲在地上,再也挪不开步子。

  大丫托了她的福才能两手空空的出来玩,因此并不嫌弃她是个累赘,想了想,也蹲下身子,说道:“姑娘,我来背你吧。”

  沐婉儿也不客气,大大方方的爬到了她的背上。

  大丫起身,掂了掂,笑道:“姑娘,你还没半捆柴火重呢。”早知道,她就背着姑娘了,省时又省事。姑娘磨磨蹭蹭,走路一摇三晃的样子,她在一旁看得提心吊胆:这要是摔伤了,回头她娘肯定是一顿饱打。

  从来没被人当成柴火背过,沐婉儿羞得小脸通红,不自在的哼哼:“大丫,我要喝井水。”

  “好呀。”背着她,大丫快步流星,跟个猴儿似的,两三下就钻进了杂木丛里。

  在尺来宽的泥巴小路上转了几转,便出了杂木丛。她们的面前现出一条由青石条砌成的石阶。石阶并不陡,三尺来宽,大约有三十几级。青石磨得光滑透亮,想必是经常有人翻爬。

  大丫腿脚有力,“噔噔噔”的背着人一鼓作气的就爬上去了。

  石阶上面是茂密的树林。树林边上有一眼井。井台低矮,用青砖砌成六边形。

  大丫在井边放下了沐婉儿,趴下身边,双手掬起一捧水,热心的送到沐婉儿嘴角:“姑娘,快喝。这水可甜着呢。”

  沐婉儿大窘。这小手多脏呀。就这么捧着,教她怎么喝!

  “这女娃娃身子弱,饮不得生水。”正在这时,耳边响起一道钟鼓般的声音。

  沐婉儿抬头一看,两丈之外,不知道啥时候冒出了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道士。

  道士面如冠玉,眉开眼阔,头顶莲花紫金冠,身披蓝色八卦道袍。看上去和蔼可亲,并非歹人。

  大丫洒了水,双手在衣襟上使劲擦了两把,恭敬的道了个万福:“道长好。”

  道长身形一晃,便站在了俩人面前:“你是下面庄子里的大丫?”

  只是碰到过一次,没想到道长居然还记得自己,大丫受宠若惊,脸嗖的红了,连连点头:“嗯嗯嗯。”

  目光在沐婉儿身上打了个转,道长和气的问道:“这位是……?”

  这是高人呀!前世,姓魏的找来的那牛鼻子道士留给沐婉儿的心理阴影太大了。她心中警铃大作,本能的又往大丫屁股后面躲了躲。

  大丫却把她拖了出来,介绍道:“这是我家姑娘,到庄子上来养病的。”

  “哦,原来是沐姑娘。”道长笑了,“贫道道号清玉。”

  原来是清玉道长。沐婉儿硬着头皮上前,也蹲身道了个万福:“道长好。”

  清玉道长微微颌首:“井水性凉,沐姑娘大病刚愈,饮不得生井水。”

  “可是,大丫明明说这里的井水很灵验,包治百病。”沐婉儿最看不惯这种诓人钱财的神棍,仗着自个儿面相稚嫩,撅着嘴巴顶了一句。

  大丫愣住了——她哪有说过!

  清玉道长却象是看透了沐婉儿的心事,叹道:“痴儿,这不过是寻常的一口甜水井罢了。哪能包治百病呀。贫道看姑娘是先前有些元气受损而身虚体弱。姑娘现在身上已无不妥之处,又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只须静心养神,三两年就能慢慢调养回来了。”

  这道士果然有两把刷子。沐婉儿又惊又喜,反正她还小,正是童言无忌的年岁,索性皱着小脸扮可怜,恳求道:“道长是修真之人吧?我想快快好起来。可是,汤药太苦了,我不想天天一日三顿的喝苦药汁。道长能教我修练的法门吗?”

  “小小年纪居然知道修真。”清玉道长挑眉,上下打量着沐婉儿,忍不住问道,“小姑娘,你可知什么叫修真?”

  沐婉儿瞪眼。她哪里知道。宋牛的记忆里可没这个。

  清玉道长呵呵一笑:“你甚是聪慧。可惜,贫道这修练的法门并不适合你。”

  可是,看着沐婉儿那双澄清透澈的眸子,又怜惜其身世可怜,实在不忍心拒绝,清玉道长想了想,还是提点了几句:“小姑娘,你现在应当静养为宜。清静无为,修心养性。象今天这样的爬高登远,耗费体力之举,对你的身体无益。这一两年里,还是尽量少做。”

  这是被拒绝了!沐婉儿张张嘴,还想肯求一番。

  清玉道长却挥挥衣袖,转眼,走出了三两丈远。

  大丫在一边听得分明,紧张的扶住她:“姑娘,道长都说了,我还是赶紧背你回去吧。以后,我们莫要再来了。”

  “闭嘴。”沐婉儿火起,低声喝道,“今日的事,不准告诉其他人。对你娘也不准说。”前世,沐府管家姑娘的魄力尽现。

  大丫被冷不丁冒出来的上位者威严生生唬住了,当即。身体打了个颤,噙着泪花儿,点头:“是。不告诉娘。”

  回到庄里,洪娘子询问她们出去玩的情形。大丫撒谎说:“姑娘太小,走不动。我背着姑娘就在外头随意转了转。”

  洪娘子看了看沐浣儿的弱鸡样儿,信以为真,没有再追问。

  沐婉儿对大丫很是满意,主动说道:“大丫很好,就让她在这屋里当差吧。”

  姑娘屋里的丫头每个月最少也有一吊钱的月例。洪娘子如愿以偿,喜气洋洋的道了谢,当天就留下了大丫。

  清玉道长说的没错。白天体力损耗太多,沐婉儿累得很,两个眼皮子跟灌了铅似的,老往下沉。居然吃饭的时候,边吃边睡着了。

  洪娘子不在跟前,只有大丫一个人服侍她吃饭。见状,跟照顾自家弟弟妹妹一般,把人抱到床上,直接脱了外面的衣裳,盖上被子,就这么睡了。

  第二天,沐婉儿醒来,发现白白浪费了一个晚上,没有去空间养魂,心里懊恼不已——她现在迫切的想要变强,没有资格虚度光阴。

  罢了,心急吃不成热豆腐。于是,她打消了继续去流云观寻功法的念头,老老实实的在庄子里静养。

  大丫松了一口气。

  沐婉儿以为自己这三五月是难上流云观了,不想,沐三爷沐休的时候果然来到庄子里,目的就是带她去流云观拜访清玉道长。

  为了表示诚心,一行人都是徒步上山。

  沐婉儿实在是走不动。沐三爷阴沉着脸,不得不令洪娘子去背她。

  结果,赶到观里,他们被告知清玉道长外出云游了,归期不定。

  这是变相的闭门羹,好不好!

  出了观门,沐三爷凝眸细看沐婉儿的面相:头发稀疏发黄,巴掌大的小脸上,汗涔涔的,没有半两肉,单薄得很。双颊挂着两团病态的潮红,更显得面色苍白,远不如府里其他孩子的米分嫩可爱,不禁摇头轻叹:“果然是个福缘浅薄的。”

  沐婉儿本来就累得气息不稳,闻言,两眼一翻,竟然生生的气晕了去。

  “姑娘!”洪娘子慌忙一把将人抱住。大丫没见过这种架式,在一旁吓得哇哇大叫。

  沐三爷顿时面黑如锅底,正要厉声喝止。“吱呀”一声,流云观的旁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