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三章 夺舍
  尽管前世进出空间无数次,沐婉儿还是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空间里怎么破落成这副样子!

  远处,连绵起伏的青山笼着灰蒙蒙的薄雾,看不分明;近处,没有青砖红瓦的精致小院儿。

  山脚下只有一间又矮又破的小茅草屋。它颤悠悠的撑在那儿,仿佛下一刻就会被山风吹倒似的。

  没有青色的竹篱笆。也不见白石井台。亭子左前方倒是有个三尺见方的小水潭,汩汩的冒着水泡儿。

  亭子的右前边,杂草丛生,甚是荒凉。

  难道这才是空间原本的样儿?当初她进来的时候,是老祖宗早就将空间收拾妥当了?

  沐婉儿挠了挠头,径直走向小茅草屋。

  因为老祖宗住在屋子里,仙凡不能碰面,所以,她在空间里呆了近十年,出入无数次,却始终没能登堂入室过一次。

  现在,老祖宗不在,她决定进屋去,先睹为快。

  小小的柴门是虚掩着的,一推便开。屋子里连个天窗都没有,黑不拉叽的,伸手不见五指。

  沐婉儿冲屋里探了探头。什么都看不清。

  还是去外头拿个灯笼进来吧。她耸耸肩,转身抬腿欲离开。不想,脚下不知绊到了什么,她整个儿扑进屋子里,摔了个大马趴。

  嗖——,迷糊间,象是有一道绿光冲她的嘴巴飞掠过来。

  什么东西!沐婉儿没留神,一口吞了绿光。

  啊,老祖宗说过,就算只是魂魄也不能乱吃东西,会中毒的。沐婉儿来不及动作,心头剧痛,双眼一翻,不知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沐婉儿在无以名状的疼痛中睁开了眼。

  她好象缩在一个漆黑的角落里。眼前立着一个绿色光团。这个绿色光团好象变大了许多,现在看来远不止鸡蛋那般大小了。它没手没脚,就跟个超大个的青团长了牙一样,正急急的咀嚼着什么。

  可能是发现她醒过来了。绿色光团轻“咦”了一声,费力的咽下口中之物,又凑了上来。它张开大嘴,露出两排尖利细密的小白牙,竟是要咬她!

  沐婉儿来不及躲闪,转眼间,差点又被这种撕裂的疼痛淹没,差点背过气去。

  这怪物竟是在吃她!

  幸运的是,有在地牢里持续五十天的残酷鞭刑垫底,现在,沐婉儿抗痛能力大增,还不至于真的痛昏过去。深吸一口气,她晃过劲来,拔腿便逃。

  然而,腿呢?那双六岁娃娃的小萝卜短腿,不见了!沐婉儿这才发现自己的异样——和那个绿色光团长得差不多,只是色儿不同。她是白色的,糯米团子样儿,个头不到那家伙的一半大。

  老天哈,这是怎么回事!没那工夫让沐婉儿悲秋伤春。转眼,绿色光团又凑上来,从她身上撕扯下一口,“咔嚓咔嚓”的咬得可香哩。吞下去,身量又涨大了一分。

  而她又变小了一圈。

  再这样下去,会被吃得精光的!虽然不能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形势很明显。沐婉儿感觉再不做点什么,绝对是死路一条!加之,她素来是个不吃亏的主儿——没手没腿,除了一口好牙,身无他物,所以,怎么被咬去的,姐就要怎么咬回来!

  我咬!我咬!咬、咬、咬!不等绿色光团再次凑上来,她主动冲上去,疯狂撕咬起来。

  “咦,糯糯的,有点甜!比真正的青团好吃多了!”

  尝到甜头,她不躲不避的冲上去,和绿色光团你一口,我更大一口的,对咬得更欢了。

  “你你你……泼妇!”绿色光团被她这种恨不得能吞掉天地的势头骇住了,一时乱了手脚,接连捱了几口。受不住这种深到灵魂的痛,它竟然掉头想逃。

  唔,这声音很是耳熟哩,好象在哪儿听到过……管它呢。吃了姐的,都给姐吐出来!沐婉儿紧追不舍,一路狼吞虎咽。

  “啊啊啊……”形势反转。绿色光团丢盔卸甲,惨呼连连,转眼前变小了一号。而沐婉儿身形大涨。两个光团变得几乎一般大小了。

  身形变大后,虽然还是痛得浑身止不住的打颤,但是,力气增大了许多,牙口更好使了。沐婉儿咬得更狠了。

  “停停停,我投降……”对方边逃边讨饶。

  你想咬就咬,你说停就停,还真把姐当成糯米团子了!沐婉儿不是穷凶极恶之徒,却深知“打蛇不死,反遭蛇咬”的道理。若不是她厉害,早就成了这光团的腹中餐!所以,今儿有她没它,她不能停,非吞没了这怪物不可。

  于是,她追上去,反将绿色光团堵在角落里,“咔嚓咔嚓”,下嘴更狠更快了。

  “现实报啊……”绿色光团穷途末路,逃无可逃,也不得不咬牙反攻。

  只是,打架这种事儿,素来是讲究个一鼓作气的。失了气势的它,明显落了下风。

  几番对决,绿色光团又被她咬没了三分之二。惨叫一声后,这家伙抽了抽,竟象个漏光了馅的绿皮汤圆一样,变成饼状,软趴趴的缩在角落里,一动也不动了。

  这是被咬死了,还是痛晕了?沐婉儿用变大了好几号的身体撞了撞那家伙。

  对方仍然没有动静。

  不管啦,象这种不明怪物,反正都已经咬掉一大半儿啦,还是索性吃光了的好!

  此刻,沐婉儿也痛的全身直哆嗦,但是为了以绝后患,她还是强打起精神,继续撕咬着。

  终于,几刻钟后,沐婉儿吞掉了最后一口。

  “好痛……”绷着的心气一松,她立刻被无边的疼痛所吞噬,不省人事。

  不到一刻钟,沐婉儿又是生生痛醒。不过,这一次,她不再是白花花的团子模样,而是恢复了六岁娃娃的模样,在茅屋的门口都快缩成了球样。

  要是那口井还在就好了。井水不但能强身健体,而且还能止痛。沐婉儿舔了舔嘴角,眯眼看向外面。

  那里没有井,只有一洼小水潭。

  青砖红瓦的房子能变成破破烂烂的茅屋,白石井又怎么不可能变成小水潭?沐婉儿艰难的爬到小水潭边上,试着用手指沾些水,小心翼翼的用舌尖舔了舔——没错,和前世的井水一个味儿!

  沐婉儿心中大喜,当即双手掬了一捧,咕唧喝下。

  脚底立时涌起阵阵热流。疼痛顿消,整个身子都暖和了起来。

  这效果简直不能再好!沐婉儿接连又捧了三捧灌下,直至打了个饱呃,方才作罢。

  也不知道呆了多久。晃过劲来,沐婉儿不敢再做停留,心念一动,赶紧出了空间。

  青衣正在立在床头吹灯拔蜡,见她眨巴着眼睛醒了,连忙拉起一边帐子,问道:“姑娘醒了。现天儿还早,姑娘要不再眯会儿?”

  吞了那绿色光团后,脑子昏沉沉的,貌似多了许多东西。沐婉儿有心捋一捋,便从善如流的微微颌首:“好姐姐,我要再睡会儿。喊你,你再来。”

  青衣仔细的帮她压了压被角,这才退出房间。

  沐婉儿定心凝神,发现自己脑子里多了一些不同的记忆。读过这些记忆之后,她不由的甩了一把冷汗:原来,她刚刚打了一场反夺舍的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