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二章 不如再不相见
  思虑再三,沐婉儿最终还是没有咬破指头,将血滴在珠子上:她现在才六岁,身体虽不好,却比八岁的时候好很多,还不至于夭折。很有可能,老祖宗还没有下凡,寄身在里头呢——再活一世,她比前世更加信足了老祖宗。她不知道“搜魂”是怎么一回事。但是,看牛鼻子道士口气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前世,她身陷地牢,连个信儿也传不出。最后关头,是老祖宗护住了她。并且她能重生回来,肯定也是老祖宗使的仙法儿。

  第二天一大早,沐婉儿刚喝过药,外头就有小丫头进来通传:“姑娘,老爷和夫人即刻就要过来了。”

  “知道了。”沐婉儿根本就没打算起床迎接,不急不忙的任由田妈妈给自己拭去嘴角的药渍,又就着青衣的手嗽了口,这才掀开一角被子,作势要起身下床。多年的宅斗经验告诉她:该做的样子,总是要做的。

  田妈妈赶紧上前一把将被角重新压实,叫道:“哎哟,我的好姑娘,才喝了药,千万莫要乱动。老爷、夫人心疼姑娘,才不兴这些虚礼呢。”说到底,田妈妈对老爷、夫人多少是有些怨气的。

  果然,外头就传来继母钱氏急切的声音:“婉姐儿,你才好,千万慢着点。”

  “老爷,夫人。”守在门口的丫头和田妈妈等人纷纷行礼。

  “婉姐儿,你躺着罢,莫要起来。”许是早就习惯了自家女儿三灾八难病歪歪的样子,沐三爷倒是神色未变,四平八稳的走了进来。继母神情着急的紧跟在后头。

  青衣连忙搬来圆凳,置于床前。

  沐三爷坐好后,看了看沐婉儿的气色,满意的点点头:“婉姐儿,果真好了许多。”

  继母捏着丝帕站在沐三爷背后,也是笑靥如花。

  沐婉儿口里软软的唤声“父亲,母亲”,告了罪,心中却犯起了嘀咕:大清早的,父亲不去衙门,怎么跑这儿来了?并且还带了这女人来?

  印象中,沐三爷是个标准的士大夫。他很少理会后院的事儿,又整日里一副不苟言笑的严父样儿。是以,沐婉儿于他,只是敬重,并不亲近。

  沐三爷轻咳一声,道出来意。

  原来,这一次,沐婉儿的情形甚是危险,连他也一时间慌了手脚。也是病急乱投医,听一位幕僚说城外十里有座流云观。观里的灵符能消百灾、治百病,甚是灵验。从来不信鬼神之说的沐三爷竟然亲自跟着那幕僚前去求符。

  不过,他没求得灵符,只带回来一碗“神仙水”。观主清玉道长亲自化了灵药在里头。

  沐三爷顾不上歇息片刻,亲手喂长女服下。神奇得很,病得迷迷糊糊的沐婉儿当晚退了烧,次日清晨便神志清醒了。

  沐三爷心底不禁信了那道长几分:“道长说,象你这样三灾六难不断的,元气大失,所以,最忌呆在人多气浊的地儿。若是能寻个清幽宁静的所在静养两三年,平日里多学学《道德经》,一心求个清净无为,也许能慢慢调养过来。现在你既然好了,我也给你找了个清静的庄子。让你母亲帮你收缀一些衣饰物件,过几日,你就去庄子里住两三年,养好身子,也好回府跟府里的姐妹们一道进学。”

  想起来了!沐婉儿垂着眼帘,口里安份的应道:“是,婉儿听父亲的。”六岁那年,在她大病一场后,沐三爷突然改信了道爷,按着一个道士的说法,要安排她去近郊的庄子里静养。

  田妈妈整个人都不好了,眼泪涟涟的抱着她小声哭啜:“没娘的孩子啊……”

  可把小小的孩子吓得够呛,当晚又发起了高烧。去庄子里静养的事自然泡了汤,澳门赌博网站:最后不了了之。

  不过,这事没完。几年后,钱氏身边有个婆子降过来,拿的投名状就是这起子事儿:流云观、清玉道长都是有的。但牛鼻子老道和那幕僚都是收了钱氏的银钱。三人联合作局诓沐三爷。钱氏早已经视病歪歪的继女为眼中钉,这是她第一次动了驱逐沐婉儿出府的心思。

  那时的沐婉儿身体棒棒,又是个“有仇必报”不含糊性子。没犹豫,她反手做了个局,在一次席宴上着人灌醉那幕僚,曝出这桩往事。

  东窗事发。沐三爷狂怒,破天荒的在府里搞了次大清洗。幕僚被逐府。钱氏的心腹们被打发大半,而她本人也被送到乡下庄子静养了大半年。唯有流云观早已破败,清玉道长不知所踪。没法找他算帐,沐三爷饮恨。

  前世的仇,前世已报。有了地牢的惨烈经历,这番重生回来,沐婉儿早就歇了争斗的心思。只是,钱氏这次没得逞,往后变本加厉,暗地里的算计更多。沐婉儿瞅着这女人,比生吞了只绿头苍蝇还恶心。又想起花花肠子比钱氏少不到哪去的沐府一干女眷,她恨不得立刻去乡下庄子里“静养”:罢了,罢了,眼不见为净。

  是以,沐三爷跟钱氏出了院门,田妈妈惨白着脸上前,伸手想搂起她抹眼泪儿。沐婉儿却不露痕迹的避开她,打了个呵欠,含糊道:“妈妈,我好困,要睡觉。”

  这一世,就如了钱氏的意。大家从此两不相见好了。姐有老祖宗相护,又有空间在手,怕什么!老祖宗是天上的神仙下凡。地上的王侯将相,谁的腿儿还能粗过天上的神仙去?所以,这一世,姐就只抱着老祖宗的粗腿儿过了!

  理清这些,沐婉儿睡得香甜,还打起了细细的鼾儿。

  田妈妈不敢搅了她的觉,躲在外间的小床上,蒙着被子,呜呜的啜泣了大半天。

  青衣等小丫头也有如末日来临,一个个耷拉着头,六神无主。

  一时间,院子里凄风苦雨,愁云惨淡。

  沐婉儿一觉醒来,外头的天都黑了。她全装没看见丫头婆子们的异样,细细的用了大半碗粟米粥,又下床扶着青衣的手在屋子里走了一会消食。然后才又回到床上,打发了田妈妈等人,接着睡觉。

  因为白天睡得饱,晚上,沐婉儿失眠了。

  反正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索性爬起来,拥着锦被儿,琢磨事儿:往后,这路该怎么走?

  前世,她病歪歪的,一半儿是自个儿的原因,还有一半儿全是钱氏暗地里下的黑手儿。现在,她也不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六岁小丫头,又远远的躲到了庄子里,钱氏的黑手定是不灵光了的。

  那么,她的身体应该不会象前世搞得那般残破。这样一来,老祖宗还会不会特意下凡来护她呢?

  想到这里,沐婉儿的小心肝都抽巴起来。她慌忙解下珠子,捧在手里,凑在床边的灯笼下反复查看。

  珠子和前世没什么变化。通体墨绿,不带一点杂色;水头一般,左看右看都是个寻常物件,跟灵气什么的,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

  就算老祖宗还和前世一样,依然会下凡来护着她,可是离现在还要两年的时间呢。这两年里,她咋办?

  摩挲着珠子,沐婉儿转念一想:老祖宗说这里头是天生地长的珠子空间。既是天生的宝贝,老祖宗在与不在,都能激活的吧?

  罢罢罢。老祖宗没来,姐且先去空间里打理一番,等着他老人家。

  终于定下主意。沐婉儿发了道狠,咬破右手中指。小孩子的肌肤嫩得很。葱白般的指腹上立马血流如注。

  沐婉儿也不知要多少血才够,尽数将之滴落在珠子上。

  血滴象雪水掉进热水里一样,悄无声息的,转瞬就没了踪影。

  果然……沐婉儿来不及高兴,眼前一花,进了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