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一章 空间的秘密
  小心翼翼的替床上的小人儿压实了被角,青衣抬眼再三确定自家姑娘已经睡熟,这才放下葛纱床帐,轻手轻脚的退出卧房,悄悄掩上雕花木门。

  外间临时支起的小床上,姑娘的奶娘田妈妈正抱着被子睡得正香。青衣松了一口气,轻捶细腰,走到外间窗前的红木小榻旁,卷了棉被,合衣躺下。

  殊不知,她这边刚没了动静,里间床上的小姑娘便睁开了双眼。

  小姑娘摸着挂在颈间的碧玉珠子,居然老气横秋的叹了一口气。

  这小姑娘便是沐婉儿,活了一世,死于大劫,又重新活过来的沐婉儿。

  上一刻还被绑在地牢的木刑柱上,被眩目的光圈刺得双眼生疼,下一刻睁开眼,沐婉儿却发现自己正要死不活的躺在锦缎堆里。一屋子的丫头婆子见她醒过来,个个眼笑颜开,乐得双手合十,口中念佛。

  沐婉儿花了一天的时间才接受自己已经重生,并且是年方六岁的事实;又花了两天的时间,她才甩掉双眼的不适,看人不再带重影儿;在床上被灌了十来天的苦药汁儿,她才真正定下神来。

  晃过劲来的头一桩事,沐婉儿便是将奶娘和贴身丫头打发到了外间去睡,撤了她们守夜的差事——这一世,无论如何,她谁也不能信,定要死死守住空间的秘密。

  当然,明面上的理由是:她大病一场,青衣和田妈妈衣不解带的照顾了她十几日,甚是辛苦。如今,她病愈,青衣和田妈妈也该好好休整一番。再者,而她也长大了,从今往后,夜间都不要奶娘、丫头伺候。

  沐婉儿自两岁那年生母难产离世后,便身子骨越来越差。三天两头一小病,三五月一大病,她没一天离得了汤药,是沐府里出了名的药罐子。而这一次,显然也只不过是其中的一次大病而已。病的次数太多,年岁尚小,以至于沐婉儿都记不得当年的情形了。

  按着前世的经历,沐婉儿的身体要到八岁的时候才会渐渐好起来。

  八岁那年发生了什么呢?沐婉儿禁不住又叹了一口气,解下挂在脖子上的碧玉珠子,细细的打量着:掌心中的珠子呈圆桶状,大约大拇指盖儿般大小,材料也是最寻常不过的碧玉。

  谁也不曾想到,就是这颗看上去最普通不过的玉珠子在八岁那年改变了她的命运。

  据生母说,珠子是从祖外婆传给外婆,外婆再传给她的,是至少传了三辈的老物件,灵气得很,能避邪。所以,生母临死之前,亲手将这颗珠子挂在了年仅两岁的沐婉儿的脖子上,用尽最后一口气叮嘱她要一直戴着,就连睡觉洗澡都不要取下来。

  生母的意思是让这颗珠子守护年幼失母的女儿。因为珠子看上去寻常的很,明显纪念意义大于实际价值。所以,这颗珠子自此就妥妥的挂在了沐婉儿的脖子上。

  不过,貌似这颗珠子并没能给沐婉儿带来好运。因为生母亡故后,沐婉儿不出两年,就彻底变成了一个离不开汤药的“药罐子”。也因为这个,使继母的声誉多多少少受损。继母自然是恨毒了她,没少暗地里的搓磨她。小小的人儿在沐府的日子过得是如履薄冰。

  直到八岁那年。

  那一天是中秋夜,难得沐婉儿无病无灾。是以,祖母唤了身边最得力的王妈妈来请她去主院里和姐妹们一道赏月。

  不想,她盛妆出行,却在自己屋门口狠狠绊了一跌,从青石台阶上摔了下来。额头上磕了一指长的血口子,瞬间,血流被面。小小的人儿人牙关紧咬,当场昏死过去。

  院子里乱成了一锅粥。王妈妈等人被吓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于是,沐府的赏月宴还没开始就草草收尾。

  闻讯赶来的祖母见她昏迷不醒,一张小脸白得跟张纸似的,额头肿得老高,当下就站不住,险些吓昏。

  本来,祖母自己的意思是定要守着孙女醒来的。但是经不过沐父三兄弟的苦劝,在床前坐了不到一刻钟,她只得留下着王妈妈伺候,扶着丫头的手抹着泪花儿回主院去了。

  那一次,沐婉儿“昏迷”了一宿。

  当时,丫头婆子们全慌了神,没人敢去擦她那满脸的血。一些血沿着脸颊流到了脖子里。那里挂着一颗碧玉珠子。鲜血沾满了那颗珠子,但转眼间,珠子又变得干干净净,不带半丝血迹。当时,兵荒马乱的,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这桩怪事。

  没人知道,沐婉儿这次的昏迷和以前的任何一次都不相同:她不是不省人世,而是眼前一闪,到了一个陌生的所在。四周青山飘渺。而她赫然站在山脚的一户人家院子前。

  院子不大,四周围着一人高的青色竹篱笆。院子当中是一座青砖红瓦的精致小房子。小房子门窗紧闭。貌似屋中无人。院子正中修了一条三尺见宽的青石板路,将小小的院子一分为二:一边是收拾得很平整、松软的红泥地,一边砌了口白色石台。井台上架有一个黑黝黝的曲臂木轱辘。

  “有人吗?”沐婉儿强忍住心中的惧意,站在院外,壮着胆儿发问。

  “进来。”从屋子里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

  沐婉儿吓了一大跳,转身欲逃,却发觉自己压根儿就迈不开腿。

  “吱呀”,竹制的院门无人自开。

  沐婉儿顿时吓得浑身直哆嗦。然而,更离奇的事发生了——她的两条腿完全不听使唤,神使鬼差的走进院子,在屋门前站定。

  屋里的男人显然是嫌弃她,不耐烦的说道:“怎么弱成这样?”顿了顿,便打发她到井台上去自己打水喝。

  沐婉儿又被“走”到了井台边,并无师自通的摇动井轱辘。还真的摇上来一只海碗大的小木桶。

  “你的身体太弱了,受不住灵泉水,今天暂且只能喝一口。”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而沐婉儿也跟牵线木偶似的,捧起水桶“咕唧”只喝了一口。

  “我这院里的水不能白喝。”男人哼道,“明日你再来,记得带把锄头,把这院里的地翻一翻。”

  话音刚落,沐婉儿眼前一晃,小院子不见了。

  “姑娘,你终于醒了。”耳边响起奶娘田妈妈欣喜的声音。

  沐婉儿惊魂未定的瞪了她一眼,旋即又晕过去。这次是被吓的。

  这是沐婉儿头次和空间接触的情形。第二天,她将信将疑的找来一把小花锄。晚上,果然又莫明其妙的进了一趟空间。犹豫再三,她鼓起勇气走到房子前问道:“唔,那个,我来了这里,要怎么跟外面的人解释?”虽然田妈妈等人待她与平常无异,但是,她这一天还是揪着心过来的。她本来就因为身体不好,已经被继母等人当成半个怪物了。现而今,若是传开来,只怕她亲爹都要大义灭亲,架火烧了她以正家风。

  还好屋子里的男人很不耐烦的为她解了惑:进入空间的只是她的魂魄。而她的身体留在外头,跟寻常睡着了时候没两样。

  接着,和前一天一样,沐婉儿又发现自己变成了牵线木偶:先喝了一口井水。然后飞快的翻起地来。

  以后,天天如此。

  发现自己自打喝了井水后,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沐婉儿虽然狐疑得很,但心中的惧意却渐消。

  就这样,她接连喝了一个月的井水,也接连做了一个月的牵线木偶。

  一个月后,男人仍然没有露过面,只是在井台上摆了十来颗灵种,吩咐她种在地里,并且告诉她:这里是珠子空间,是由她祖上传下来的那颗玉珠子变化出来的。而他是她的高高高祖。他早已成了神仙。因为她身体太过孱弱,他老人家怕她夭折,这才下凡寄身于珠子空间中,护她一把的。

  又云,院中的井水是珠子空间里的灵气所化,喝了可强身健体。但每喝掉一口,珠子空间的灵气就会少一丝。不过,在院里种些灵种,可以补回耗掉的灵气。所以为了维持住珠中世界,她不能白喝井水,要在院里种地。

  但是,因为她之前魂魄之力弱得很,无法拿动实物,他才不得不将自己的仙力依附到她的魂魄上,帮她做事。现在,经过一个月的灵气灌魂,她的魂魄之力得到大幅度提升,不需要他帮忙,也能拿得动实物了。以后种地的事,他不会再帮忙。最多就是在一旁指点指点她。

  另外,他虽是她的高高高祖,但仙凡是不能见面的。不然,一照面,她就会魂飞魄散,连鬼都做不成。男人再三告诫她只能在院子里活动,不准推门进屋。

  闻言,沐婉儿这才发现颈中的玉珠不见了。不过,此时的她已经认了这个老祖宗,将之奉若神明。老祖宗所说的一切,她都深信不疑,照做无误。

  大约过了半年,当她有一次进去,发现院子变大了。院子里那块巴掌大的地比原来变宽了三分之一。

  老祖宗告诉她:因为她种地尽心,种出的灵米品质极佳,灵气充足,所以,珠中空间里灵气大增,进化升级了。

  作为奖励,老祖宗赐下一成的收成给她,并许诺,以后,每次的收成,都只拿九成去回补空间灵气,留下一成给她食用。

  头次得到的灵米不到一小把,只够熬碗粥喝。沐婉儿哄得田妈妈帮她把灵米熬了粥。

  那味道简直不要太好,沐婉儿恨不得吞掉舌头。她的干劲更足了。

  再后来,沐婉儿彻底扔掉了药罐子,珠中世界也不断进化升级。不出四年,院子里那块巴掌大的地儿扩展到足足有三分,能种的灵植种类也越来越多。每次收获,老祖宗不但会奖励她十分之一的收成,而且每次翻了地,都允许她从外间带一颗种子进来,自行种植。不过,收成只能带走一半。余下的一半说是回补空间损耗的灵气。

  沐婉儿自己种过救人的良药,也种过害人的毒药。可以说,她能与在继母等人的争斗中占尽上风,甚至从京城众千金之中脱颖而出,独得首辅长公子青睐,最终十里红妆嫁进魏府,全是凭借着珠中空间。

  忆起自己最后的惨状,沐婉儿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真真是成也空间,败也空间呀。

  而今,珠子仍然在,她年仅六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