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楔子
  “吱呀,吱呀——”。

  这是外面的那个大轱辘拉动吊索的声音。沐婉儿咬咬牙,在背后的木刑桩上颤微微刻下浅浅的一横:一天过去了,新的一天开始。

  加上这一横,木桩上刚好凑齐十个“正”字。这意味着,她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牢已经被关了整整五十天。

  五十天!沐婉儿几乎已经记不得太阳升起是怎么一回事。她在地牢里的每一天都是从尖利刺耳的轱辘转动声开始。

  接着,头顶那块粗笨的大石板被吊起。

  接着,带着霉味的冷风汹涌而入,叫喧着彻底掀翻地牢里沉寂了一夜的血腥腐味儿。

  接着,她的“良人”举着手把斯斯然而至:“沐氏,交出芥子空间来!”

  打头次从这地牢里醒来,见自己额头上贴着黄符纸,被死死的吊绑在木刑具上动弹不得,再也感应不到空间的那一刻起,沐婉儿就知道无论自己交不交出芥子空间,都是不可能再活着出去的。所以,她咬紧牙关,在心底里对自己说:“沐婉儿,不要说。偏不让这厮得逞!”

  沐婉儿最初是想咬舌自尽的——死也不能如了那厮的意!然而,她很快就发现这已经是一种奢望——她似乎早被灌了什么药,身子整个儿跟泡发了的面条一般,绵软无力。

  按下心中的惧意,沐婉儿飞快的瞄了一眼那厮缠在手腕上的鞭子。那根三角鞭油黑发亮、足有婴儿手臂粗的。这样的鞭子!她怕是扛不上三两鞭!哈哈,这样更好,早死早超生!

  果不其然,沾了水的牛皮三角鞭裹着那人的怒气呼啸而来:“啪、啪、啪……”。

  接着,她受不住,晕死过去。

  接着,被一大桶冷水泼醒。刑逼继续。

  接着,她再晕死过去。

  接着,再泼醒,再刑逼。

  ……

  “再坚持一下,沐婉儿!下一鞭子肯定就能要了你的命!”每一次,沐婉儿都这样为自己打气,“再昏过去,你肯定不会再醒来了。”此时此地,她真的唯求能速死尔。

  然而,每一次昏死过去,似乎没过多久,沐婉儿总会在钻心的疼痛中悠悠醒转。

  “想死?”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那厮狞笑着哼哼,“贱人!交出芥子空间,小爷就赏你一死!”

  从那厮哼哼唧唧的咒骂中,沐婉儿方才得知:那鞭子沾的水里溶有“仙药”。那“仙药”能护着她一口气不断。所以,哪怕她被打得皮开肉绽,血沫四溅,身上没有一指好皮,疼得死去活来,也死不了!

  世上竟有这般邪气的“仙药”!但转念一想到自己的空间,沐婉儿也唯有捏着鼻子认栽了,抬头冲那厮“呸”一口血沐子。

  不出意料,那人怒极,迎接她的又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鞭子……直至那人累得气喘跟只死狗般,再也挥不鞭子,一天的刑罚才算结束。

  五十天,天天如此!

  也许这便是自己的报应吧。只要一想自己以前仗着空间的做下的那些恶,沐婉儿便是悔断了肠子:早知今日,何苦要争要斗?

  要知道费尽心思争来的“良人”是这样一个恶鬼,苦心孤诣斗来的是此般境地,她定会早早的、远远的避开了去——有空间里的那三分良田在,无论身处何地,都饿不死她呀。

  “仙长,这便是沐氏。”

  粗石板吊起,下一刻地牢壁上的两个大黑铁碗油灯被先后点燃。火舌伴着黑烟腾起,“噌”的一下,将整个地牢照得通亮。

  突如其来的亮光是一如既往的刺眼。沐婉儿难受的闭上眼睛。两颗硕大的泪珠从眼角泌了出来。

  没有歇斯底里的咒骂,没有呼啸的鞭子,那厮的声音谄媚的都能捏出水来。沐婉儿意外极了。她费力的抬起头,眯缝着眼睛看过去。

  那厮今天竟然带了一个牛鼻子道士。道士年岁不大,看上去才二十出头的模样。那厮却对他恭敬得很。

  应该是怕空间的秘密泄了出去,是以,那厮连平日里最信任的心腹也不曾带进来过。每天他都是独自前来,亲自行刑。

  今天……定是不能善了。沐婉儿居然松了一口气:一切总算要结束了。

  那厮哈着腰,象只哈巴狗一般引着道士步步走近。

  虽然道士红光满面,衣袂飘飘,看上去仙风道骨,然而,沐婉儿却只觉得仿佛泰山压顶而来,不由后背阵阵发麻。刹那间,眼底尽是恐惧。

  道士在她面前站定,斜着眼斥道:“没用的蠢物,居然连区区一个刁妇都奈何不了!”

  “是是是。”身为首辅长公子,那厮被骂作“蠢物”也不见恼,反而脑门上冷汗连连,不住的哈腰点头。神情比沐婉儿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狗腿的奴才还要奴颜婢膝。

  “刁妇,如此一来,道爷便只能对你搜魂了。”道士抬手轻挥袍袖。

  沐婉儿只觉得眼前一花,贴在额头上的那道黄纸符便灰飞烟灭。她顿时呆了——要知道这五十天来,那道符就跟长在她额头上一样,想尽了办法,也没能弄掉它。

  与此同时,道士哼了哼,一个巴掌化作磨盘大,有如老鹰抓小鸡般,向沐婉儿的头顶笼盖去:“这全是你自找的。”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雷鸣般的声音从沐婉儿的肚腹处迸出:“竖子,尔敢!”

  道士闻声,色大变,暗叫“不好”。只见他反手一挥袖。立时袖底风起,身子紧绷,宛若一只离弦的箭迅速向后倒掠而去。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但还是太晚了。

  沐婉儿当然是没回过神来。她最后的意识是:自己身上迸出的一道雪亮的光圈。这光圈太眩目……

  “轰——”光圈瞬间炸开,澳门赌博网站:所到之处,所触之物无不碎作米分尘。

  据《大周奇闻怪谈录》记载:元和三十五年十月初三夜,京都天降旱雷。这道旱雷方好落进当朝首辅魏孟然府里。一道巨响,地动天摇,尘土飞扬。足足过去三刻,激起的烟尘散尽。被惊动的人群方敢打着火把向魏府方向慢慢抄拢过去。立时,他们被眼前的惨烈吓呆了:周圆数里的房屋十之**倒塌,哀鸿遍地。而昔日飞檐斗拱、占据整整一条街的魏府更是被轰得连渣儿都要不剩,仅余一个直径数十丈、深两三丈的巨坑。官府用最快的速度封锁了方圆数里的地带。但坊间依然充斥着魏府种种八卦。据传,魏府满门被灭,上下三百余口尸骨无存。其中,吏部沐侍郎之长女沐氏才嫁入魏府不足两月,未能幸免。沐侍郎痛失爱女,请旨翻遍巨坑,三天三夜未能寻得爱女一丝一毫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