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英雄联盟之重击 > 048.后会有期
  袁大头身后,听到黄毛嘶声裂肺的一句:“兄弟,帮我!”

  声音因低着头有些压抑的沙哑感。

  袁大头笑了下,转身跑了过去,粗暴地拽起坐在地上的黄毛,在黄毛屁股上猛地蹬出一脚。

  黄毛一个趔趄被踹入雨中,借着这个力道发疯似地冲向学校大门口。

  雨,雨水很大。雨水成线,一个人拨开雨线,发疯似地跑着。

  有人说,雨是天空的眼泪,是天空在释放自己心情。此刻,这些泪水成了黄毛脸上的泪水。

  d大校门口,一个女孩打着雨伞,站了好久的她低头看了下手机的时间。手机上太多的未接电话记录与短信,她知道内容无非是与w大的比赛时间快到了的催促的话。有些落寞地出了回神后,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钻了进去:“去w大。”

  “逸儿!”远远的黄毛在喊。

  出租车还是走了。

  黄毛不甘心,紧紧追着出租车跑, 浓厚的雾气伴着稠密的雨线弥漫漂浮在身前,在黄毛身边涌动,让黄毛看远处的出租车影子有些吃力。

  不知多久,出租车停了下来,掉头,再次停在了黄毛的身前。

  出租车里的林逸儿儿钻出车,撑开伞站直身子,两人默默相望,满腔话语不知从何说起,直直安静对视。

  这么多年过去了,失去联系的这两个人,突然就在这一天的大雨中,就这样站在街道上中,互相凝视着对方,第一句话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说得出。

  忽然,林逸儿伸出食指,用嘴唇亲吻了下指肚,又轻轻点到黄毛双唇间。远远看去,恰似噤声的手势。

  他们之间有太多的话要说,就这样留在心里,不要说完,相信还会再见,让这些解释的话留给下次,给下次相见留下理由。

  上天安排两个人的相遇,是有原因的。上天若又安排他们分离,那是因为有更好的安排。请珍视往日每一刻相处的回忆,因为谁都不希望在某一次再见,会变成再也不见。

  大雨侵盆,两个人静站。

  很久之后,在出租车司机的催促声中,林逸儿上车开走了。

  黄毛望着离去的出租车,在心里默默说道:“逸儿,我其实最想留给你的话不是还会见的,而是我希望你请在每一刻保持开心,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你,千万阳光中独有的一缕,明媚不忧伤。这才是我们最后一句,望你帮我实现。还有,我要在高学联赛夺冠后的奖金作为去北方寻你的费用,男人就是要在最光耀之时寻回自己爱的女孩,而不是在落魄的时候。那怕你有了男朋友,只要你没结婚,我都不怕。”轻轻把湿漉漉的信叠了起来,放进怀里。

  某处编辑室,亚麻发色记者苦着脸拿着一份杂志,默默祈祷道:“希望zz大校队的人都不要看到啊,笔误把林逸儿的‘男同学’写成了‘男朋友’,啊,这要是被发现了,会被开除的呀!”

  大头打着伞,出现在黄毛身后,看着浑身淌着雨水的黄毛,叹道:“或许,是我错了。有点多管闲事而让你……”

  黄毛扭过头,仰起脸,笑了:“嗯,希望就不该放弃,珍重就更该回忆。哈哈,我们不是兄弟吗,来,陪我吸会烟,这是我最后一次吸烟了。以后,我要好好去打英雄联盟喽,到时学校资格赛上可是有着友情的敌人,我可是不会放水的。”

  大头丢掉雨伞,接过烟笑道:“这烟湿得只能用来吃了,找个超市,这次我请你吧。”

  ……

  某天中午时分。

  “呃~初好不来的日子,训练好枯燥啊。”袁大头刚刚结束一局排位赛,趴在桌子上叹息着,今天陈初好有门科目要考试,没能来d大社团的临时训练室,这个消息犹如一碰冷水彻底浇灭了袁大头来训练的激情。

  距离zz大校队来校训练赛已足足过去一周,袁大头觉得社团内的每个人都在卯足劲练习,唯独他袁大头依旧排除在战队之外。脑海中停留着抢到大龙的那一幕,现在想来感觉还是挺刺激,很兴奋。

  陈楚浩他们几人刚刚一盘战队排位赛结束,都站起来来回走动以缓解久坐僵硬的身体。

  杜奕宇看着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袁大头,问道:“敬雨,结束的游戏顺利吗,什么段位了?”

  袁大头像是没听到,“唔”地随便应付了一声。

  杜奕宇瞥了眼袁大头的屏幕,有些吃惊,袁大头的段位赫然停留在白金一的位置。对于刚刚接触游戏的袁大头而言,这样的段位提升可以用神速来解释了,当然这一点袁大头完全没有意识到。

  “我说,小宇哥,你知道zz大校队和w大校队的比赛结果吗?”袁大头抬起头,眼中闪着光芒,问道。

  “额,”杜奕宇尴尬地笑笑,说道:“据说,是zz大被人家打了个2:0的惨败数据。”

  “那个,他们什么上单上场了吗?”袁大头出乎意料,在他看来如此强大的zz大校队怎么可能,也绝不可能落败。

  “嗯。”杜奕宇轻轻点点头。

  “w大也好强,我们赛区好强啊,好想去和w大校队打一场啊。”袁大头猛地站起身,身后的椅子“吱”地声被他屁股推出老远。

  “哎哎,你连首发都不是哎。大头!”王超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过来了,不改脸上笑嘻嘻地表情,竟直接丢出这么一句话。

  “你……”袁大头愤怒地瞪着“四眼瘦猴”。

  王超开心地笑了起来,摆手道:“大头哥,玩笑话,社长老大不也发话了吗,你到了钻石段位就有机会和我们组队训练了,加油~哈!你请代练了吧?”

  一脸难以置信的王超盯着袁大头挂着bigtou账号的电脑界面,他分明记得一周前他还是努力想打上黄金的菜鸟水平,虽然在王超眼里袁大头现在还是属于菜的范畴,但是却是另一种菜的概念。

  全队的人一下子围了过来,澳门赌博网站:看怪事一般盯着袁大头的电脑,除了吴穷在收拾自己的外设准备闪人,一件件仿佛自己专用的电竞背包。

  “哈哈哈哈……我厉害吧,我说吧,我是天才吧,……吧,……吧。”袁大头右手捂着脑袋,叉腰得意洋洋地大笑着炫耀。

  “白痴~”吴穷摇摇头,冷冷地吐出一句,走出临时改装的训练室。

  袁大头偷瞧了眼gay狐狸,心里更加得意:看到没!哈哈,我才是我们队的主角,小气鬼,看不得老子被全队拥护的样子,自卑地落荒而逃!

  “那个,你晋级赛连续三次都失败了。”小丁子翻看着袁大头游戏战绩。

  “闭嘴,不准看我游戏记录。”袁大头怒道。

  “大头哥,你这就不对了,怎么1-9-4的劫打野还赢了。”王超一脸坏笑。

  “不要看我的战绩,我要练习了。不对,我要关电脑去吃午饭了。”袁大头红着脸,扯开围在他电脑旁的观众。

  社团的一行人走出训练室,赶往d大的第二食堂。

  “小宇哥,w大真的那么强吗,比zz大校队还要强?”袁大头忍不住再次提到这个话题。

  “怎么说呢,我们赛区有四个豪强校队,w大就算一个。他们学校校队啊,没有突出的天才型的选手,也没有平庸的选手,这是他们的强处,也是他们的短板。他们的比赛节奏酣畅淋漓,被‘午未杂志主编’评为‘上帝写的剧本,观众看得疯狂’。”杜奕宇边走边说。

  “节奏的开展是上帝的剧本。”袁大头喃喃着,这些天的排位练习让袁大头明白了游戏内的节奏把控者大多数的队伍是在打野位的人手中。

  杜奕宇显然正在说话的兴头上,喋喋不休:“zz大校队在去年的高校联赛淘汰赛上,0:2不敌w大校队,惨遭淘汰。复仇之战,没想到加入天才射手012,还是再次折戟。这一年内,w大是有着怎样的进化呀。”

  “小宇哥,你对上过w大吗?”袁大头好奇,同为一个赛区,即使自己学校未能淘汰赛胜出,也是有机会对上w大校队的。

  “w大吗?”杜奕宇抬起头,认真思考着,“和他们比赛呀,很压抑,像被人把头按在水里的窒息感,在以失败结束后,却庆幸自己终于从水里挣脱出来,可以自由地呼吸空气了。反正,我就是这么觉得。”

  “你是害怕与w大校队比赛?”袁大头眼里放着亮光,没有一丝瞧不起杜奕宇的神色,只是袁大头此刻就像刚刚觅食的幼狼,在第一次尝过捕食的滋味后,向强大对手挑战的心情已经无法遏制。

  因为想战胜,所以在渴望。

  杜奕宇没想到袁大头会有这样的问题,愣了一下,说道:“与w大比赛,没有比打野位更辛苦得了,那种全场被牵着鼻子走的滋味不好受。说是不怕,我是在逃避内心的想法,我啊,还是真有些害怕他们的节奏的。”

  “我好想见见他们。”袁大头突然站住身子,望向w大校园所在的方位。

  袁大头后背被人推了一把:“走啦,想去见他们,还得在十月份的学校资格代表赛中赢过校队啊,否则,什么都是白说。”

  “十月份?”袁大头抓住了时间这个点,“那么,我们还有四十来天的准备时间。”

  “喂,喂!你数学老师来自异世界吧,现在九月份快结束了,哪来的四十天,明明仅有十五天了。”王超不禁吐槽道。

  “什么嘛,感觉整个队为啥就你上心,搞不明白。”杜奕宇莞尔。

  袁大头打定主意,自己要去w大一次,亲眼看看这个学长口中的强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