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228章 出逃
  夜静人深,澳门赌博网站:破天的书房之内,一个黑衣人恭敬的跪在地上,道:“族长,今天管恒挑战过那许枫,结果失败而回。可,乐小,说网祝愿所有高考考生考试顺利。”

  “另外许枫外出游历了一下古城,回去之后似乎和青木生了一些争吵,虽然最后看似和好了,但是互相有隐瞒着对方的意思。”

  “另外,青木的冰霜权杖已经在她昔日的炼器房之内修理好了。她的实力也恢复到了半步虚障境实力。”

  破天静静的听着,道:“继续监视。”

  破天一边走一边寻思道:“没有想到她能恢复实力,不过也好,半步虚障境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业障之力的话,还是需要保留下来。而且,她现在对那许枫已经猜疑了吧。呵呵呵,失去了信任,很快就会有所动作了。”

  “你们有什么目的,我很快就知道,新的炼器方法的话,也会落入我的手中。”破天正这般想着,外面突然响起一阵阵爆炸声,雷鸣闪电,倒是吓了破天一跳。

  神识一扫,顿时了解到外面的骚乱,心道:“终于按捺不住了,如果分开行动的话,就容易各个击破了。倒是那个管恒,如果他插手进来的话,倒是棘手。别人不知道他,以为他只是个不合群的。可是炼器师一族,他是唯一一个能跟我旗鼓性当的存在了。”

  破天没办法忘记,一年前管恒突然找上自己,要挑战自己,不是为了族长的位置,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两人大打出手,最后总是是杀了管恒,可结果对方竟然是修炼了神魔之体的无上神通,滴血重生。

  滴血重生后管恒也是十分虚弱,因此两人才暂时休战。

  破天不知道管恒有什么目的,但总归不会是什么好事。

  而另一边,许枫让血分身先行突破了客厢的修士,然后自己化成一团烟雾,慢慢的飘出了房间之内。

  许枫让血分身到处破坏,制造混乱,而本尊则是飘荡向炼器古城最高的建筑,族长破天就在那里,要得到生命观赏图,破天是最根本的目标。

  许枫刚飘荡到了半空,突然一股神魔之力笼罩而过,直接把许枫包裹住,然后纵掠瞬移到了极远的山峦之间。

  前后不过是一瞬间。

  许枫挣脱那神魔之力的笼罩时,已经现不存在于古城上空了,而把他带来这里的人,就是今早跟自己交过手的管恒。

  “啧啧啧,眼神真凶,不过你那化成烟雾的神通,瞒不过我的,哼哼,神魔的观感六识要比修士强得多。”管恒扭了扭脖子,道:“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至少要先跟我打一架。”

  许枫疑惑道:“你不是破天的人?”

  碰!管恒抡起铁拳就是一下,暴力又直接的冲击,打得许枫不得不抬手防备,神魔的强大就在于他们绝对辗压同境界修士的体魄,每一拳劲都是充满爆炸的破坏力,撕破空间,夹杂着毁灭的大道。

  而他们的身体更是近乎不死。

  许枫不明白这个管恒为什么这么执着的要跟自己打?

  管恒接连数十拳,每一拳都打得许枫不断后退,后劲的冲击力但是把空间撕开了裂缝,背后的大山更是炸成一片片的坑洼。

  “哼哼,很少人能接下我的三千多拳。你很不错嘛。”管恒稍微拉开了一些距离,嚣张道:“作为奖励,我就告诉你一些事吧。”

  皱眉道:“怪人一个。你不怕这里被现吗?”

  管恒耸耸肩,道:“放心吧,这里不会有任何人现,因为这里是这伪异界的尽头,只有我来过,你看远处的那个瀑布,往下就是尽头,远处就是无边无际的混沌。我修炼成神魔之体,也就是在这里炼成的。”

  “我并不是破天的人,炼器师一族大多数是愚蠢的人,被长老会蒙骗,还以成功逃避劫难道而沾沾自喜。”管恒叹了口气,仿佛很哀伤:“不过无论如何,能展成这样也很不错了。我不是破天的人,之所以找上你,还是因为青木。”

  “呵呵,很不好意思,我今早骗了你。”

  许枫一不,听着管恒说话。

  管恒又说道:“我只是说青木背叛了你,唬一下你而已,事实上你也没有那么容易被我唬到。哼哼,我今早只是想试一试你的实力。敢在青木回来之前。”

  许枫恍然,难怪今早他才跟自己过来两招就跑了,原来是另有隐。

  管恒又道:“我跟青木,是青梅竹马。。。。。。你是不会清楚我对她的感。我从小就喜欢她,仰慕着她,因为她人又漂亮,天资又好,炼器更是一绝,我只是个普通族人,但是我有不懂的地方,她总会教导。”

  “为了不拖她后退,为了能保护她,我修炼了神魔之体,这无上神通虽然厉害,但是也十分艰难,一直我都是被人嘲笑,不过我是走运的,意外走到了伪异界的边缘,凭借混沌之力锻体,锤炼身体。只是没想到传回来她背叛族人的消息。”管恒冷冷一笑:“虽然是十分明智的抉择,但是,也彻底断了我她之间的联系和羁绊。”

  许枫好笑道:“你喜欢她,直接说就是了。既然知道破天他们的鬼话,说出来就好了。”

  “呵呵,这怎么可能,我们炼器师一族,依靠的就是圣灵法宝屹立,但是炼制圣灵法宝是残忍的,并不是光彩的事。”管恒说道:“青木虽然会炼制,但是她从没炼制过。就连她自己的法宝也是别人给她的。唯一的一次,估计就是你的那十把飞刀吧。你这是个幸运儿。”

  许枫大致了解到了这个管恒的目的了,显然他很相当讨厌炼器师一族,但是那仅仅是针对破天和长老会,对于无辜的族人,他还是有着很深的感。

  因为自己跟青木在一起的缘故,把自己当做了青木的伴侣了,然后想试一试自己的实力,看来这家伙头脑也十分简单嘛。

  “那你为何又把我强行带到这里来?”许枫不爽的问道:“而且我和她嘛,只能是互相信赖,你误会了。”

  “别骗我,她看你的眼神,分明就是深深的爱恋。”管恒十分妒忌的说道:“不过既然是她的选择,我也不会有意见,而且我跟她是不可能的。而且你能跟我打个平手,也能证明了她的眼光。”

  “唉,看来你是说不通道理的。那么你要怎么做?继续跟我打吗?”

  管恒摇摇头,道:“这个伪异界的边缘,其实是离开这里的第二个出口,我也是从这个地方离开,到外面的世界,知道了长老会的虚伪,蒙骗我们的。你们要离开的话,可以从这里离开。当然了,我会协助你们。”

  许枫戒备道:“你这是要打探我吗?”

  “不会,我不会问你任何问题。我只是想试试你的身手而已。”管恒狂傲的说道:“现在你没有任何选择,打败我,我会帮助你。输给我,你就没有资格待在青木身边。因为你没有保护她的能力。”

  “哦?好自信。不过我会让你失望的。”许枫也不拖延,直接冲了上来,叮!几乎是顷刻之间两人手中的法宝对碰在一起,而许枫手中的飞刀品质竟然拼不过!

  一丝受损的意念传递过来。

  管恒狰狞道:“很不好意思,我这饮血斧可不是你所人的圣灵,而是进化了之后的准神器。是我先祖在混沌边界意外得来的,传承了无数岁月,自然要比你的法宝要强得多,哼哼。”

  许枫摸出了飞刀,虽然还没有裂痕,但是圣灵法宝毕竟是有生命的,能传递给许枫意识,许枫也知道如果再硬碰一下,就是飞刀的极限了。

  管恒也不废话,看许枫不进攻,他直接反杀过来。

  轰!暴力又直接的砍过来,许枫刚想躲,但是空间已经被控制了!管恒不知不觉间施展了神通,禁锢了空间,如果自己先破开空间的话,那么就要平白挨一下了。

  “喝!”许枫手臂悍然爆出一层层紫雷,大道之引凝聚一起,直接和管恒的饮血斧撞在一起。

  咚,整个大地都蔓延出一圈血光,荡平了无数山丘。

  管恒咧嘴一笑:“不错,你是第一敢徒手接下饮血斧还面不改色的家伙,一年前,我跟破天打的时候,他都不敢这么做。”

  “啰嗦,快出全力吧,我知道你没有这么简单。”

  “血斧凶杀阵!”管恒暴怒的一声大吼,一层层血雾从斧头之上散开,许枫急忙释放出一层护罩,可是那些血气依旧入侵过来,身体碰触到之后,心神开始不宁了。

  许枫急忙拉开距离,可是管恒紧追其后,斧头挥斩而过,咆哮道:“我的神通只有两招,第一,凶杀阵,能让任何人暂时失去战斗力,第二,直接的砍杀!看来你已经输了!”

  许枫脸色变得难看了,此刻的身体的确很难受,光是抵抗刚才缠绕上来的血色气雾就让他感到乏力,这就是准神人的神通?

  管恒手起斧落,横削而来,但是斧头砸在许枫脑袋的时候,一层符篆圆罩浮现,直接挡格下来。诅咒的力量不可谓不强,但是让许枫意外的事,这诅咒而形成的符篆,顷刻间被饮血斧给破开了。

  许枫却是趁着这个空档的时间以紫雷炼化了入侵身体的血色气雾,瞬间移动走了。

  管恒眉头紧锁,自己的血斧释放的力量那是无往而不利,从来没人能全身而退,许枫倒是第一个,道:“不愧是妖孽般的天才,你是第一个在我的血斧凶杀阵安然逃脱家伙。你刚才的那一层符篆护罩是什么?”

  许枫看着身体周围的符篆,一层层消散,却是有一种难以说明的感觉,自己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脱离了诅咒!

  而且没有了诅咒的影响,自己的力量不断恢复,不断的突破,头顶上空乌云密布,竟然还招引来劫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