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227章 猜疑
  炼器师一族的古城,能来古城的人都是极强的存在,至少都是辟障境修士,或者凭借灵气修炼到神通境的强者。可,乐小,说网祝愿所有高考考生考试顺利。

  破天带着许枫和青木来到一处客房,道:“你们远道而来,有什么事可以明天再说,先休息一下吧。”

  许枫看了看这个厢房的周围,都有着炼障境的高手在四周监视着,只怕还隐藏有阵法吧?毕竟走了那么长一段路,在此之前做点什么防备也不是不可能。

  许枫并没有心思休息,把血分身放了出来,然后关起房门来到青木这边,却是现没人,偌大的一个客厢竟然都没找到青木。

  “走了?不可能不跟我打招呼啊。”许枫眉头紧锁,她难不成背叛自己了?许枫又摇摇头,青木并不是那样的人,受到威胁了?许枫总感觉哪里是很可疑,却是说不上来。

  “哼哼,你好,许枫。”忽然的,一个英俊儒雅的炼障境修士飘然落下,站在许枫身后,许枫眉头紧锁,询问道:“谁?”

  “很遗憾,我来通知你,因为族长利用青木妹妹的亲人要挟她,她已经把你来这里的目的说了出来了。所以嘛,我要清理一下你。噢,忘了告诉你,我叫管恒。”

  许枫很不爽的皱起眉头,青木背叛了自己?还是他在唬自己?问道:“清理我?怎么个清理法?杀了我吗?你有这个把握吗?炼障境的修士,再来十个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是吗?很不好意思,我可不是一般的炼障境,我还是修炼锻体神魔功法,半神人也不会是我的对手,所以,你给我去死就好了。”管恒无比的自信,冷看着许枫:“你以为我没有听说过你的功绩?我可是好好研究过你的以及你的法宝,不然我哪里来的自信?”

  怎么看都没有了继续交流下去的必要了。许枫突然瞬移到管恒身旁,试探的抓着一把飞刀刺向管恒的身体,可是让他吃惊的是,这管恒竟然没有任何闪避。

  噗,圣灵法宝对身体的破坏力可是极强的,一般的道法很难让伤口恢复过来,但是管恒也没施展任何道法,身体上的伤痕就一点点的好起来了。

  “哈哈哈,怎么样?我说了,我修炼的锻体神魔功法,可不是那么简单能破坏的。”管恒看到许枫震惊的表,伸手从伤口处捏出一条雷电,道:“天罚紫雷,很不错嘛,这玩意倒是能对我有些影响,但是也不过是小伤罢了。”

  “刚才这一击,如果是普通的炼障境修士,只怕已经身受重伤了。”许枫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管恒,实在有些太强了,而且对自己的本事还有一定的了解,难不成真的是青木已经出卖了自己吗?

  管恒突然一闪,到了许枫身侧,举起一把大斧横削而来,嚣张的咆哮道:“呆想什么?试试我的圣灵战斧,它吸收了无数人的血液,是饮的血越多,那就越强大的存在。哼哼,而且,这是我从我父亲那里传承而来的,它已经不知道传承了多少代了。”

  许枫手掌涌出大量紫雷,挡下了这一击横扫,不爽道:“总之你的意思就是你很厉害,你的法宝很厉害。既然这样的厉害的话,那就杀了我试试。”

  “会的,不会让你等太久的,哈哈哈哈。”管恒恍若疯子一样大叫:“你是第一次能抗住我这一击人,其他人都太弱了,平时跟族人对练,我都不敢用尽全力,就是怕杀了他们。终于让我等到一个可以大杀特杀的人了。”

  砰砰砰,管恒以极快的速度挥舞着饮血斧,而许枫则是步步被逼退,斧头上的冲击意外的强大,而且还有一股神魔之道的莫名威力,如果不是有着大道之引的防御,只怕已经被斩杀了。

  难怪这个管恒说族人中没人能敌,显然是他参悟出神魔之道,使得他的魔道法宝饮血斧威力倍增。

  “而且他仅仅是普通的挥舞斧头斩击而已。这要是全力打过来,自己未必能讨好。”许枫突然意识到,妖孽变态到处都有,并不是仅有自己一个。

  许枫身形一闪,瞬间移动,管恒看着一道道虚影,笑道:“你没有瞬移到远处,还停留在这客厢小院,我很欣慰,你是第一个见识了我的实力,而不害怕逃走的,哈哈哈,很好,很好,外面来的果然不同凡响。”

  噗,就在管恒嚣张大叫的时候,许枫突然瞬移到他面前,管恒极限速度,直接踢飞许枫,但是一瞬间后,那就成了一道残影了。

  而真正的许枫却是在他背后,握着十把拧成一团的飞刀直接插入他的胸口。许枫还是第一次现捅破一个人的身体竟然是真么难。

  不,这家伙已经不是普通修士了,神魔之体,只怕已经大成了。

  “呵呵呵,被你玩了一个小把戏呢。”管恒突然吐了一口血,身体往前一动,离开了许枫的攻击范围,许枫眉头紧锁,还没死?气势也没弱下来!

  “伤口在愈合。”许枫感觉难以置信,自己可是以大道之引所化的攻击,竟然只是把他打伤了?这简直难以置信。

  管恒胸口上的伤很快愈合了,哼道:“这次的战斗就到此为止吧,我还是低估了你的破坏力。嘿嘿,下次的话,我会准备得更充分。”

  管恒说完,直接瞬移走了,许枫虽然说赢得了一招优势,可是总感觉怪怪的,管恒的伤恢复过来就是其中之一,然后他没有拼尽全力就是其二,而且明明还有一战之力,却是跑了。

  许枫还在寻思,却是看到青木突然从外面飞回来,看到客厢庭院大大小小的几个坑,好奇的大量着许枫,道:“你这是干什么?”

  “我才该问你干什么?你去哪里了?才来到这里就出去了。”许枫质问道:“你是不是隐瞒了我什么事?”

  “我没有隐瞒你什么事。”青木摇摇头,道:“我休息一会。”

  许枫更加感到可疑,澳门赌博网站:刚才管恒说了,青木的亲人被要挟做人质。这么重要的事青木竟然不跟自己说,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她真的如管恒所说已经背叛了自己吗?

  因为自己太难杀了,管恒也没有绝对把握,所以暂时又改变了策略?还是自己被骗了?但是许枫心底,还是安慰自己,青木没有背叛自己的,绝对没有的。

  许枫郁闷之可想而知,想要到外面走走,既然都来了,那就到外面走走吧。外出的话会有两名炼障境的强者陪同,并且不允许主动接触谁,只能看。

  饶是如此,许枫也十分满意了,总比困在一个地方要好。

  许枫在炼器师一族的古城之内到处走动,所到之处倒是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显然许枫的大名也让这些人知道了,而古城内绝大多数房屋都是一个炼器场所。

  能进入古城内的人都是炼器大师,对炼器有着极高的天赋,并且他们都不止拥有一件圣灵法宝!

  许枫到了这里才现,炼器师一族已经攻克了仅能驾驭一件圣灵法宝的难关。转移业障之力依靠圣灵法宝,但是能复制多几件圣灵法宝,这样也使得修士的实力大为提升。

  不过饶是如此,那还是需要活人炼化,手法极其残忍。还远不如青木明的新方法要好呢。

  许枫原本仅仅是想参观,却是没有想到现了那个管恒,他已经康复过来,就站在一座屋顶上远远的看着许枫,屋子上写着管府,许枫十分吃惊,如果是居住在这里的话,那或许就不是那族长的亲近的人了啊。

  可是如此强大的实力却不是族长的人,这可能吗?

  一切都是谜团。

  许枫逛了一圈,回到了客厢,青木却又在庭院内等着他,询问道:“出去那么久,去哪里了?”

  “随便走走,你不也出去过吗?我为什么就不能出去了?”许枫心有不悦的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青木柳眉紧锁,脸色十分难看,道:“今天你问了我这个问题好几次了,我明确的告诉你,我没有什么事瞒着你,难道你说信任我的话是家的吗?骗我的吗?”

  “那你的亲人被那破天控制,用来威胁你,这事是真是假?”许枫忽然抓住青木,那纤细的肩膀,青木听到这话也是十分紧张,却又不敢对视许枫,别过头去。

  “那你说,是真是假?”

  青木默默的点头,道:“这事是真的,族长的确是利用爹娘来威胁我,爹娘他们只是辟障境的修为。而我,因为炼器资质极佳,从小就在古城内生活,因此得到栽培,本来他们都以我为豪,现在却是。。。。却是因为我陷入危险。许枫,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族长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表达出来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青木痛苦的低头垂泪。

  许枫叹了口气,道:“这种事,不能怪你啊。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你出去见他们了?”青木犹豫了一会,才说道:“嗯。”

  许枫安抚了青木一会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表一瞬间黑了下来,道:“分身,我们被骗了,但是不能不找寻观赏图,现在开始,就是我们的杀戮旅程,无论我也好,你也好,找到生命观赏图就立刻离开这里。”

  隐藏在暗处的血分身轻笑道:“自自语有意思吗?何况我仅仅是拥有神识的分身,没有灵魂。”

  “今晚开始行动,真庆幸这个世界也有白天和夜晚啊。”许枫没有接话,继续说道:“目前来说,感觉有威胁的就只有两个人,管恒和族长破天,青木的话,还没有完全恢复实力,不会是对手。”

  房间的另一边,青木握着已经完好的冰霜权杖,幽幽的说道:“你复活了啊,我也已经没有路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