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193章 圣灵的来历
  乾坤老道近乎绝望的看着围拢过来众人,澳门赌博网站:心底极度渴望七盟的幽城部堂援兵赶到,但是他们这个念头只是奢望,许枫的神识已经能覆盖万里之广,万里之内的花花草草,犹如清晰的图像在识海之中浮现。79阅.读.网

  乾坤老道倒是状态中正盛,但是此时仅剩下他一个,那又有何用?拼一把,或许只是让自己死的更有尊严罢了。

  忽然的,乾坤老道跪在地上哀求道:“饶了我吧,老夫有眼不识泰山,得罪高人,是我贪心,想要这位姑娘给我炼制圣灵法宝,我该死,我知道错了,以后有几位的地方,我乾坤老道绝对绕路走。”

  青木面无表情,不过眼内的鄙夷之色十分明显:“你让他差点没了双手,差点丢了性命,就算他仁慈放过你,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慕容倩儿也不甘落后:“伤害许枫的人,我也不会放过的!”

  嗷!就连鸿蒙龙尊也凑热闹的叫上两句,乾坤老道真是面如土色,许枫看着跪地求饶的他,真是没有一丝杀戮的**啊,这样的人,杀了又有什么意义呢?在新异界,比比皆是。许枫淡淡的问道:“我问你几个问题,回答得我满意的话,我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乾坤老道大喜,感激涕零的磕头,忙问道:“请说,我知无不言。”

  许枫问道:“你听说过两个女子吗?一个叫赵欢,一个叫林惜,她们来自下界,是七盟的人利用飞龙舟从万波海的对面带过来的。”

  乾坤老道一愣,无奈的摇摇头:“我没听过这样的人,不过我能驱使瞬息传送的飞龙舟的人,必然是总舵的七盟血杀堂的人,他们行动迅速,来去无影无踪,是七盟的长矛,到哪里都是一片杀戮。”

  许枫默默的把血杀堂给记住了,既然是唯一能驱使瞬息传送的飞龙舟的分堂,那么肯定清楚昔日救走的赵欢和林惜的去向。倒是有了个找寻的目标了。

  许枫又问道:“你知道封神盟吗?”

  乾坤老道急忙回道:“我知道,我三大盟之一,跟我们七盟素来不对路,他们之中的高手也很多,不过因为崇拜天道,得到天道的恩赐不少,高手相对比我们七盟略微多一些。”

  “他们有奸细在七盟内部,你知道吗?”

  乾坤老道回道:“当然知道,可是这并不好查,而且奸细也都是隐蔽行事,同样的,我们七盟也有奸细在他们封神盟里面。”

  “他们人多吗?你自己估算?”

  乾坤老道想了一会,才道:“应该不多,除了封神盟,还有无极盟,三方还经常互相厮杀教手,主要集中的地方还不是在奸细这方面。”

  许枫点点头,道:“你散功吧,我饶你一命。要是舍不得一身修为,那就跟我们拼吧。”

  乾坤老道脸色骇然,让他舍弃毕生修为无异于要了他的命,没了修为,去哪里都是死啊!能不能走回七盟势力所控制的地方都难说呢!

  但是如果叫他拼?这有可能拼得过吗?最终乾坤老道还是选择了散去一身业障之力,毕竟他因为生命之道,样子已经变得年轻了,以后修炼也会更加迅猛。能不能复仇逆袭就看他自己以后的本事了。

  许枫也没有让青木和慕容倩儿为难乾坤老道,只是让许枫没料想到的是原本的这片荒原,因为慕容倩儿的生命之道笼罩,衍生了不少厉害的妖兽,那乾坤老道原以为很安全,结果没走出这片刚刚形成的生命之林就葬身兽腹,可以说多行不义必自毙。

  许枫三人回到了幽城,慕容倩儿施展生命之道后十分虚弱需要休息,三人也就暂时购置下一处雅静的庭院安歇。

  许枫对青木那是一肚子的疑问,青木也是很好奇许枫到底是怎么渡过万波海的?

  许枫大致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青木有的唏嘘不已,九华皇朝虽然是个小地方,但毕竟还有一些值得留恋的人,因此青木心里还是有些怀念。许枫话锋一转,问道:“你倒是一对秘密,为什么要骗我?”

  青木怕许枫误会自己不信任他,急忙解释:“你别误会,我的这些事并不光彩,我不想让你知道,我怕你误会我是我坏女子。你也看到了,圣灵的炼制,是多么的残忍,而我的冰霜权杖就是一件圣灵法宝。”

  许枫沉默了一会,又问道:“你的冰霜权杖已经恢复如初了?”

  青木摇摇头:“哪有那么容易,虽然过去很久了,但是因为破界而来的影响,它的恢复还需要很久,能恢复现在这个水平就很不错了。不过这样也能让我幸免于劫难道,不受天道的命运摆弄。”

  青木见许枫还是静静的看着自己,虽然很担心许枫知道自己的来历后讨厌自己,但是她知道不得不说了。

  “我这圣灵法宝是我从小就拥有了,我得到我们族中一位死去的老者的一生修为。”青木抚摸着冰霜权杖,幽幽的说道:“我既然拥有了绝强的实力,就要避免劫难道的影响,要避免劫难道的影响,就需要炼制圣灵法宝!”

  “而我们一族,就是炼制圣灵法宝的最厉害的存在,我的圣灵法宝也是被族人强行炼制的,而法宝内的人却是一个我不认识的。”青木脸上挂满了哀伤,看得出,有些事并非她所愿,却又无能为力。

  “当时我还小,并不清楚圣灵法宝的含义,但是我当时是看着那个漂亮的姐姐被丢进炉鼎之内的。”青木紧握着冰霜权杖,一丝泪花落下,滴答在权杖之上,幽幽的说道:“在我懂事之后我就越来越觉得愧疚,但是大家手中的法宝也都是如此,我也逐渐习惯了。”

  青木有些黯然伤神的低下头,许枫叹了一口气,拍拍她脑袋,抚摸着那柔顺的秀发,安慰道:“这并不能完全怪你。只能怪创造出这个炼器方法的人吧。”

  青木感觉脑袋被许枫摸着很舒服,心神不禁一荡,曾经她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许枫,可是当许枫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她依旧无法保持那颗波澜平静的心。

  忽然的,青木靠在了许枫的怀里。两人本来就坐的很近,这一靠,却是伏在了许枫的怀抱之内,而且许枫不用手的话,青木极有可能要跌倒了。许枫鬼使神差的握住了青木那柳腰。

  青木也是浑身一震,更加不用力气,依靠在许枫的怀抱之内了。

  “许枫,你知道我跟你分开这些日子来的遭遇吗?”青木苦涩的说道:“我总是遇到很多人,他们总会很热情的接近我,有想要获取我的修为的,有贪图我美色的,有想要利用我的,而我为了回去伪异界,也不得不对他们虚与委蛇。”

  “一直带着假面具做人,原来是那么痛苦。只有你我才能放下戒心,因为你对我知根知底的,跟你在一起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青木美眸定定的看着许枫,看得许枫砰然心动,脸都红了。

  许枫闻着青木身体的幽香,感受到她乳?房的压迫力,好不销?魂,许枫不是傻子,他怎么会看不出青木对自己还心存挂念呢?可是自己又不能就此耽搁她一生吧?自己已经有了那么多美娇妻,在拈花惹草多不好。

  许枫急忙转移话题,问道:“你们一族不在这里,难道你过来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回去的方法吗?”

  “我们一族迁移走已经很久了,而且我们一族并非跟新异界断绝联系的。”青木叹了口气,道:“我也是来到新异界了解了这边的说法才知道,我们伪异界的人并没有那么伟大,并非纯粹的阻止下界的人进入新异界这个炼狱。”

  “此话怎讲?”许枫大为惊讶,看得出青木对自己的族人很失望。

  “因为我们之中的圣灵法宝,很多都是从新异界抓来的人炼制而成的。”青木紧锁眉头,娓娓道来:“以前我听族中的长辈说,伪异界跟新异界还有异界都是隔绝的世外桃源,但是到了新异界,我才知道,这是个谎言,因为新异界的修士都知道,我们的族人逃避了劫难道的同时还会在新异界抓走一些修士,用于炼制圣灵法宝。”

  许枫听得唏嘘不已,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个事情,又问道:“那他们是怎么发现你的?你不会直接说给他们听吧?”

  “唉,还不是因为我的冰霜权杖引起了那个廖山河的主意,我们一族尤其擅长炼制圣灵法宝,还都是极品圣灵法宝。新异界之中还没有人能够炼制得出极品圣灵。”青木幽幽的说道:“正因为我的冰霜权杖是极品圣灵法宝,才暴露了我的身份。”

  许枫恍然,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一些事!

  青木依偎着许枫怀里也够久了,没有任何理由再让她这么依偎下去,青木急忙羞涩的低下头,坐了回去。

  “对不起,许枫,刚才我太激动了。希望你不要见怪。”青木羞红着脸急忙忙的走开,大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就靠在许枫身上了。回过神来的时候,紧张得不行。

  青木经过慕容倩儿静修的房间,却又叹了口气,乱糟糟的钻进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