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179章 血神经
  “那是我的假名,希望你不要说出去。”许枫把胡轻盈的法宝,阴阳扇给递了过来,道:“这也是极品道宝,不过作用偏向防守和偷袭,送给你吧,当做报酬。”

  “许枫!”于蓉接过法宝之后暗暗记住他的名字。:“你放心吧,你的秘密,我不会说出去的。”

  许枫神识扫过整个小秘境,几乎是覆盖了全部,终于被他看到了洪老和江少文的位置,两人就在一个祭奠台上,似乎要利用地图离开这个小秘境。然则,突然间,整个秘境的灵气突然凝聚,糅合!

  好像凝成了一个人,许枫神识也受到了冲击,脑袋突然发疼,这时鸿蒙龙尊一声怒吼,纯正的龙吟在识海之中升起,抵消了这个秘境空间的古怪灵气的入侵,许枫这才恢复过来,忙道:“江少文要走了,没有地图,我们也走不了,快跟来。”

  许枫不敢再用神识,直接瞬移了过去,却是看到江少文捂住脑袋痛苦的惨叫着,而那个祭坛也泛起一个阵法的奇怪条纹的光芒。

  许枫喃喃道:“这个祭坛应该就是离开的地方,同时也是这个秘境的主人,试图利用祭坛复活的地方啊。似乎他对江少文很满意啊。”许枫不会忘记刚才第一波的冲击是对着自己来的,估计无法对自己下手,那只能强占江少文了。

  洪老被庞大的业障之力冲击出了祭台,急忙道:“你快和我联手救救他!不然江长老追查起他的死,你我都活不了。不对,只怕这个秘境的主人夺舍成功复活了,你我就得死。”

  许枫不以为然,道:“是么?那又如何?你以为你欺骗了我的信任之后,还能跟我合作?”洪老破口大骂:“愚蠢,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离开这里才是唯一正确的事。”

  “哈哈,都不用走了!”忽然,江少文不在捂住脑袋痛苦的叫嚷,而是阴鸩的笑着:“我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一个还算满意的身体,哈哈哈。你们一个都别想走子,我原本打算夺舍你的,可是你有些特别,不过无妨,等会再夺舍一次就行了。”

  许枫耸耸肩,丝毫没有被吓到,相对洪老则是已经张望着找寻路线离开了。

  “呵呵呵,小子,你你们固然都是化障境后期,我夺舍的这具身体也是如此,不过,我拥有辟障境的神识以及经验!还有各种神通,你以为你有胜算吗?”江少文狂傲的大叫:“就让你看看我的神通吧。”

  只见他突然咬紧牙关,浑身业障之力鼓胀,仿佛有一种怪异的力量凝聚在他的断臂之上!噗,突然间,那断臂突然长出了一只新臂!许枫也吓了一跳,没想到竟然还有白骨复生这么玄的神通。

  江少文狰狞狂笑:“好了,接下来就收拾你了,相比这个身体,我更喜欢你的。哈哈。”

  看着江少文身上翻涌的血气,许枫感觉跟自己的血分身极像,这不会就是《血神经》吧?许枫并不意外有其他人会《血神经》,澳门赌博网站: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凑巧在这里让自己看见。

  江少文鼓起一身业障之力,浩瀚的冲击过来,于蓉直接被弹飞,洪老和许枫才看看抵挡住。洪老不敢回头,逃得更快了。

  许枫直接甩出殇龙刀,殇龙刀远远的甩了出来,极品道宝殇龙刀,刀还没到,就形成了一个漩涡,吸力异常的庞大,需要血气发挥最强威力殇龙刀,正好克制《血神经》!那刚才还十分自信的江少文瞳孔突然一缩,完全没有料到许枫的法宝如此强劲,那一股神秘的漩涡直接将他锁定。

  同时许枫掐了个法诀,紫雷啪啦一声砸下来,封锁他的走位。

  啪!殇龙刀洞穿了那个老修,直接将他的身体化成一团血雾。许枫身形随后跟上,接住殇龙刀,恍如杀神一般。同时把鸿蒙龙尊祭和血分身出去,保护在于蓉身边以防不测,这个秘境还有很多强大的妖兽,都是这个辟障境修士生前变化的,极可能受到操控。

  还有一点就是,防止洪老杀回来偷袭于蓉,威胁自己。

  看着化成血雾的江少文,许枫狰狞道:“尝尝我的紫雷!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忽然,天色逐渐黯淡下来,周遭的灵气强行压迫许枫,迫使他的紫雷威力大减,毕竟这个秘境空间的主人已经复活了!许枫并不能那么肆意妄为。

  而且四周的妖兽不断涌过来,好像朝圣一样集合在这个简陋的祭台之前,祭台之后是巨山壁障,也就是秘境空间的边缘了,许枫是退无可退。

  忽然,天色黑下来,不对,应该是所有的妖兽同时跳跃起来,遮住了光线,看上去好像黑夜降临,所有的化障境妖兽突然化成一团血雾,直接消失在空气之中!许枫不管是用眼,还是用神识,都看不到这些妖兽的存在。

  这样许枫就变得很被动了,眉头也是紧紧锁着,看着这些妖兽也化成了一团团血雾,和江少文融合,完全摸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忽然,许枫面前多出了一个人,这人体型异常巨大,足足将近三米高,显然是个小巨人,样子不就是江少文的样子么,只见他突然横手过来,许枫本能的一闪身,再回身举着殇龙刀砍去,怎料那巨人手腕之中布满了奇特的血雾,和殇龙刀相撞,竟然能不被切断!化成血雾透过殇龙刀之后,打中了许枫的身体。

  许枫有紫雷护体,伤却是没有,反倒是被强大的冲击之力震荡得接连后退。

  江少文发出嘿嘿冷笑。许枫脸色大变,那些血雾似乎跟《血神经》有所不同啊!到底是什么?

  而且这个突然融合了众多妖兽出现的江少文,难不成修炼《血神经》更加精妙吗?许枫看向另一边,于蓉那处也出现了一个群豺狼。所幸有鸿蒙龙尊从旁协助,短时间内不会有事,只是江少文现在实力暴增,好像还打不死呢。

  在这个空间,自己的最为依仗的灭世紫雷却是排不上用场,每次施放都被压制,速度极慢,威力也锐减,这让许枫十分郁闷。

  “但总会有极限和弱点吧?”许枫心里嘀咕,急忙跑去跟于蓉汇合了,怎料那江少文又突然化作血雾消失,再次凝聚时,却是尝试在许枫身体四周凝聚肉身。

  许枫脸色大变,举着殇龙刀刮起一阵狂风骤雨。瞬间许枫的四周空出了一片清净之地,没有了血雾,这才安心,许枫还真怕他在自己周围融合,把自己融进了他的身体之内。

  许枫对着那飘散不定的血雾接连打出几个术法,空中不断发生火焰的轰鸣。

  血雾之中,听到一阵阵惨叫,许枫眉毛一挑,这些血雾有所损失的话,那么在凝聚身体是是实际上受到伤害的!毕竟本体化成血雾,并非消失。

  许枫瞬移到于蓉身侧,此时于蓉动都没有动过,看到许枫的分身和五爪金龙她心底有着一股坚实的安全的感觉,许枫在,这些怪物都不厉害了,很容易对付一般。许枫道:“于蓉姑娘,要小心,这些那个江少文已经被夺舍了,夺舍的人修炼魔功,能化身血雾,甚至有可能把我们给笼罩进去。”

  许枫才说完,一江少文重新凝聚本体,大脚飞起,速度奇快,那气势极强,戾气凝聚一点,许枫眉头一皱,这已经超乎化障境修为能达到的极限了啊!许枫拉着于蓉,两人同时瞬移,但是那江少文也跟着瞬移,许枫闪到哪里,他的脚就跟到哪里,许枫见躲不过,只能硬拼了。

  许枫清楚的看到,那一双脚上又布满了一层血色的雾鳞甲。许枫知道这一下绝对伤不了他,许枫却是轻轻一碰,立刻改变殇龙刀的划出路线,横削而上。

  嘭!殇龙刀直接切在了江少文的脖子,但是脖子那处一样被血雾鳞甲保护。江少文大声咆哮:“哈哈哈,你杀不死我。”双手朝中央一合,一把血刃凭空从手腕上凝聚出来,许枫胸膛和后背都被血刃削中,一阵气血翻涌,竟然差点失去意识。

  许枫急忙跳开距离,吞下丹药,伤口急速恢复。许枫皱起眉头,刚才自己的紫雷护罩,直接被切开啊!没料到护罩直接被这血刃打破,血气深入肺腑之内。

  “哈哈哈,看到了吧?这就是跨越化障境后期的力量,在这个我凝聚的空间之内,你的一切都会被削弱的!”江少文暴怒的大叫,血气直接把许枫给摔在了地上,直摔得他眼冒金花。高空之中要踩下去。

  于蓉大急,瞬移到许枫上方,十八道青符剑同时形成大阵,江少文不以为意,脚照样践踏下来,咋一看是一下,其实连续起来竟然是数十下暴击,于蓉所有的青色符篆都被震荡得嗡嗡作响,爆炸威能直接让大地震动,但是江少文依旧是一点伤都没有一样走了过来:“呵呵,小把戏,女人等下再收拾你,等我先躲着了这具如此好的身体再说。”

  许枫怕于蓉有失,血分身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抱着江少文的手臂,许枫大吼:“给我爆!”

  轰!平地里的一声爆炸,直接炸开了一个大坑!于蓉直接被吓傻了,那分身可是拥有化障境后期的实力啊,自爆这可是不到不得已才做的手段啊!这岂不是很浪费分身?

  于蓉急忙看向许枫,道:“许大哥,你太鲁莽了,怎么能自爆那么珍贵的分身呢?”

  许枫道:“我宁愿自爆分身,也不要你受伤!”于蓉怔住了,心里涌起一股暖暖的热流,眼眶也耐不住感动而泛起泪花。许枫劝道:“于蓉姑娘,现在可不是感动的时候,你瞧,他居然受伤了,正是我们的机会。”

  许枫没有说破自己的血分身在吞噬江少文,省得她对魔修起厌恶之心,其实许枫多虑了,于蓉现在是对他十分信任,在这种地方,这种环境,于蓉也除了对许枫寄以信任,也做不到什么了。

  许枫以自己极强的血分身自爆相抗为代价,终于拼得那江少文受伤了,居然痛苦的哀嚎,身体分崩离析,但是那并不是血肉,而是一些两团所属不同的血雾在互相吞噬,许枫不知道这要相争到什么时候,但是结果一定是自己的血分身输!

  毕竟自己的血分身只拥有自己的小部分神识而已,轮战斗力比一般的化障境后期强不了哪里去,怎么会是此时的江少文的对手呢?

  不过现在正是机会,卷起殇龙刀瞬移过去,刮起一身闪电紫雷,哗啦啦的冲击,原本还在凝聚肉身的江少文被冲散了!许枫大喜,殇龙刀朝着四周的血雾疯狂卷起刀芒,慢慢的血雾逐渐变淡,吸收着血气!就在许枫以为要胜利的时刻!

  突然手腕一痛,一只男人的手腕抓住了许枫,咔嚓!许枫手腕直接被折断了,许枫倒吸一口凉气,手腕没力,本想用神通吸住殇龙刀,但是那一只手悍然夺过殇龙刀!随后一个江少文显露了身形,撕心裂肺的狂笑:“好刀,好刀啊!哈哈哈。”

  而他的背后,大量的灵气涌进他体内,让他的伤势不断恢复。

  许枫大惊,这个江少文还能利用这个秘境恢复伤势?江少文狰狞道:“你一定是因为我伤重不治死了!何止呢,我本是死了,但不是刚才,而是数千年前,哈哈哈。”许枫惊讶道:“到底怎么回事?”

  江少文似乎相当得意,道:“既然你都要死了,不妨让你做一个明白鬼。我在数千年死了,身体化成了这个小秘境,我固然能接住夺舍复活,但是同时也失去了原本的修为,但是如果能能把这个秘境吸收了!那么我原本失去的,将会一点点恢复!不仅仅是记忆,而是实打实的神通!”

  江少文刚笑完,突然瞬移而至,殇龙刀兜头兜脸的就甩过来,刀锋削过额头,虽然许枫闪避得快,但是殇龙刀嗡嗡响,那股刀锋鸣叫,直入内心深处,刀锋所过,也形成了一层特别的道势波浪,许枫整个人被冲飞。

  而另一边,许枫的血分身已经化成了一滩血,显然斗法上输了,而鸿蒙龙尊依旧保护着于蓉。于蓉看着许枫险象环生,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只是他的累赘,于蓉恨不得现在自己变得无比的强大,不需要别人保护。

  殇龙刀再一次刮过凌厉的刀芒,而他被江少文气机锁定,无论逃到哪里去都会被追踪得到。

  “哈哈哈,这么小的地方,你能逃到哪里去?”江少文狂傲大笑:“你该自傲,能在我的空间坚持这么久,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吧。”许枫脸色凛然,看着那落下的殇龙刀,只能硬碰一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