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150章 阵法边缘
  天色渐渐黑下来,许枫等人一直都耐心等待着,许枫还不是拿出一件自己炼制的灵宝飞剑擦拭,麻痹这些人,表示自己身上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宝贝。

  当月色高挂天空的时候,无念道:“红姑,祭法宝,行动了。”先前那个脾气暴躁的女修妖媚的咧开嘴,一副残忍的表情。然后祭出了一个血色的莲盘,充满了怨气和血腥,许枫看着就直皱没头,竟然是一件魔器,到底用多少人的精血炼制而成?

  血莲盘开始吸收月之精华,并且逐渐变大,许枫跟着他们站了上去,雪莲盘逐渐下沉。竟然是就这样沉下到海底。这件魔器能承受得住万波海之下的水压吗

  雪莲盘下沉的速度很快,都比起自己的御剑飞遁了,可是许枫掐算着时间,足足下潜了两个时辰都还在下潜!许枫对海神卫一族所在的位置感到惊讶不已,这可不是万米深海了,简直是百万米深海了啊!

  而这个血莲盘倒是起到了极其关键的作用,能下潜百万米深海都不坏,保护着就个人。许枫神识扫过这深海,没有什么妖兽,都是一些普通的鱼类而已,整个万波海安静得出奇。

  如此又是潜行了一个时辰,外面已经是天明了,许枫等人终于来到了深海之下,但是没人敢踏出去外面一步,都知道走出去比试被压死的节奏。

  无念道:“应该再走百里就能到达海神卫一族的隔绝大阵边缘,进去之后一定要小心,记得做好伪装,潜入他们族群之中。”

  红姑艹控着血莲盘,直直的往前移动,四周黑乎乎的一片,安静无比,仿佛置身一个虚无的世界,许枫也不由得有些紧张了,似乎前方会突然跳出一头巨妖,一口把自己九人给吃下肚去。

  突然,无念举起手,红姑立刻停下来,前面什么都没有,只见无念拿出一颗指头大小的红水晶,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无念有些紧张的说道:“前移一些。”

  许枫发现越往前,无念手中的那颗水晶的光芒就越大,突然红水晶红光散放到了极致,同时也分解成一道道细小的光芒。无念急忙喝停红姑:“停,已经到了阵法边缘了。”

  许枫暗暗称奇,竟然还有这种特殊的宝贝,能看到无形大阵的位置,今儿算是见识了。只是这下到了阵法边缘,又如何进入啊?难不成用禁元符?禁元符只是对普通阵法有效而已,对于海神卫一族布置下的这个如此庞大的阵法,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啊。

  无念叹道:“终于用到这件法宝了。”

  其他修士也是一副必然能破开阵法的表情:“拥有那件法宝,那自然是没问题的。”

  “当初得到它也是花了不少力气啊。”

  无念手一招,祭出了一面太极圆盘,就巴掌大,许枫感觉到这法宝上面强大的气息,被震惊了,这并不是极品道宝,而是比道宝更加厉害的圣灵!

  圣灵已经不仅仅是法宝这么简单了,已经可以是一个生命的存在,但是它本体又是一件法宝。只是圣灵的来又有些残忍,具体成就方式许枫也没有搞明白,当初他也是询问青木才得知,只是青木并没有告诉他圣灵的来源。

  许枫也算是第一次见识到圣灵,到底它发挥的威力比起极品道宝又有多少差距?

  无念手中的太极圆盘缓慢的扭动,逐渐转动的速度有些快,并且绽放出一团白光,把阵法照开了一个洞,虽然只有两只手掌那大,不过红姑掐了个法诀,血莲盘直接钻了进去!就是这么简单!

  许枫不禁对无念手中的太极圆盘起了兴趣,圣灵这种特殊的法宝究竟有多强。那个无念显然是因为有了圣灵才能成为一行人之中的领头者,毕竟他们每个人的修为相差不远,能一压七,没有过人之处是做不到的。

  许枫等人进入的这个地方只是海神卫一族最边缘的地方,到处都是黑暗,沙石,空无一物。无念让其他七个人先走,单独留下许枫。看到许枫一副不信任自己的表情,无念瘦削的脸孔露出一丝笑意:“不要紧张,我们的目的你也知道,如果你能全心全意协助我们,好处少不了你的。”

  许枫见他故作推心置腹的样子,也装作受宠若惊般,问道:“前辈,我人都来了,除了团结起来,还能做什么?你放心,我不会拖后腿的。”

  “我相信你,你给我一种特别的感觉。我留下你是要跟你说这个海神卫一族的状况。”无念转头看向远方,神色凝重的给许枫说道:“我们七盟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探寻海神卫一族的地盘了。不过这次能这么顺利倒是意外。”

  无念顿了顿又道:“镇海神珠在那里我们并不清楚,我也不会妄想一次就能到手。因此这次下来的期限是三天,三天之后无论有没有收获都来这里集合立刻。等待下次的机会。最主要还是不要暴露了自己,尽量多模仿海神卫一族的人的言行举止。”

  许枫赞许的点点头,这个无念也是有头脑的,没有急躁的通过一次潜入就想得到镇海神珠。两人分头行动,毕竟海神卫一族的这个地方很大,第一次来不好好探路,好好理解怎么行?至于怎么探路和潜伏,那就各看个人本事了。

  许枫走着走着,感觉不对,好想有一队人巡逻而过,远远的就感觉到那些人的业障之力,也不收敛一下。

  许枫急忙拿出一块黑色的布,往身上一盖,往地上一趴,还真是看不出地上躺着一个人!这边缘之地实在是伸手不见五指。而海神卫的这些巡逻修士都是十分懒散,毕竟这些例行巡逻的任务做了无数年,从来没出过什么事。他们的人也不喜欢枯燥的巡逻。

  这也是许枫没有被发现的一个关键。

  在这些海神卫的族人走过之后,许枫也悄然的跟上,慢慢的就走到了有亮光的地方了,看上起就是十分落后的村落,夜明珠的光芒还是不及得曰光亮,使得整个深海小村落更加压抑深沉。

  许枫发现这里的人大多是普通人,应该是无法获得修炼资源的人,只能成为一个普通人,在海底终老,死亡了。许枫本尊并不着急,放出分身,穿上一件跟村子的人十分相似的黑色玄衣劲束,大模大样的走在路上,首先不能怕,怕了就一切都完蛋了。

  而且那个也只是分身,澳门赌博网站:变成一滩血也没关系。而许枫的本尊就披着黑色的布料端坐在村子外面的一块巨石之下,许枫就打算这样待上三天,冒险的事情还是不要做为好。

  而许枫的血分身则不同了,可以做很多事情,线路是首先要记录下来的,分身就好像一个专业的间谍一样,走过不同的村落,记录下不同的地形,还记下来了巡逻的修士相隔的时间,通过观察海神卫一族的人,模仿他们的风格。

  海神卫一族的人都比较偏阴郁,可能跟身处海底有关,见到人大多数不打招呼,怕是住隔壁的。许枫觉得慕容倩儿是一个特例。这些人过于阴郁和自闭,倒是让许枫无法打探到什么消息。许枫的分身在边陲的几个村子晃了两圈,决定往比较多人的城里走去。

  而许枫的这个本尊却是没有想象之中那么轻松了,就在许枫潜伏之后的一个时辰之后,两个衣着特别的老修来到这个偏僻的地方,他们服饰有些特殊,十分华丽,感觉像是有地位有身份的人。

  许枫还发现这两个家伙布置了一个隔音阵,还把自己给罩进去了!这是倒霉呢?还是走运呢?

  左手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修见布置了阵法,顿时长叹:“老九啊,最近大长老的行踪有些古怪啊。”另一个老修须发也是黑白相交,听到这话顿时不高兴了:“清慧长老,大长老待我们恩重如山,你怎么能诋毁他?什么叫行踪古怪?大长老自然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

  清慧长老晦气的一拂袖口,哼道:“我还以为你跟他们不同,没想到你也是这么愚蠢。何况我找你来是讨论讨论这其中的可疑点,不是找你吵架的。上次的例行长老会,大长老又没有来,你说他干嘛去了?”

  老九面有不善,问道:“那你说,到底是怎么个可疑?兴许大长老在闭关突破呢。毕竟他有责任保护我们海神卫一族的安危,他自身的修为也是比较关键。这有什么好怀疑的。”

  清慧白了老九一眼气道:“大长老平曰行踪,数十年如一曰,从变边改过,就是最近才有所变化,你难道不觉得他最近突然行踪变化有些奇怪吗?如果发生了什么事,他为什么不跟我们说?”

  老九狰狞道:“你这样是铁了心怀疑大长老了?你也要像慕容战那样做个叛逆者吗?”

  清慧高声道:“老九,你这是什么意思?别什么帽子都往我头上扣。我只是质疑,难道你脑袋生锈得容不下别人对大长老的质疑了吗?”

  老九哼道:“没错!谁敢对大长老不忠,那就是错!今天我就替大长老清理门户,纳命来!”

  糟糕!许枫在一旁看着胆颤心惊,两人打起来,自己会被殃及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