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144章 再遇血魔
  血魔率先打了过来,血魔也是有尊严的,他跟你卢修士说一起打,只是表面客气一句,那卢修士心里自然明白,也是一旁看着。许枫眼前一花,立马看到眼前一片黑云遮顶的景象!大批红眼的淡红色魔血凝聚的魔头从皇宫之内涌出来,竟然都是昔曰在皇宫内为奴为婢的修士!

  魔人中最低修为的也有二十五等劫难境!许枫很快就成了攻击目标,已经没有给他任何看清局势和思考的功夫。

  唰!两片血光刀刃斩落,许枫却是巧妙的避开了,这时,血魔看到许枫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扬起了嘴角,血魔心宗一沉,骂道:“臭小子,这些魔人都是我长年累月利用自己的精血修炼而成,每一个都是杀不死的存在。”

  许枫莞尔一笑,不用殇龙刀,祭出了自己的血分身,血分身两巴掌挡下了那两个魔人的攻击,同时以双掌为中心开始疯狂的吸收源自魔人的魔气,分身肆意大笑:“哈哈,好,太好了,是大补啊。”那两个魔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完全敌不过许枫这个修炼了《血神经》的分身,一瞬间就化为乌有,说起效率,的确很高!

  许枫的血分身瞄魔人最密集的一处,一路斩瓜切菜般屠戮这些低阶魔人修士,原本密密麻麻看着叫人头皮发麻的魔人,被许枫血分身刮过,形成了一个血腥风暴,统统化成血水,被他的分身一一吸收!

  “嘿嘿,好家伙,拿着的东西不错。”卢修士从旁冷笑,看得出来许枫的这个分身修炼的魔功跟血魔是一样的,而且还因为是分身,修为就算猛涨,只要比本尊弱,就不用承受天道的劫难。

  血魔脸色阴沉,没想到自己多年来的心血被这家伙一瞬间消灭了!他也算知道了为什么上次许枫明明至尊却是没有死!原来自己被骗了。

  血魔脸色阴沉:“你怎么称呼?虽然上次你报过姓名,我却是忘记了。既然要杀个你死我活,好歹留个名字,在下血魔。你也是个人才,不如交个朋友如何?”

  许枫收起了血分身,这家伙面对血魔还是太弱了,许枫淡淡的说道:“交朋友就不必了,我选择你一刀斩了我脑袋吧,或许我一刀斩了你的。”

  血魔尊哈哈狂笑:“有趣,我还以为你要跟我争辩和对骂呢,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吧。”血魔尊以手为刀,化成一把血刃,冲着许枫一扫,一股魔气荡漾而出,继而许枫看到那月牙般的血红色的血刃朝着自己扫了过来。

  只是许枫不躲不闪,啪啦。血刃消弭于邪阳轮之前!面对邪阳轮那阳刚霸道的气息血魔尊一愣,随即许枫趁他那惊讶和不可思议的一瞬间,猛然动了!

  瞬移到其背后,以殇龙刀横削,霸道的龙形刀芒散射而出,这突然蹦出来的强大刀刃完全出乎了血魔尊的意料之外,加上轻敌已经让血魔尊可以说是完全陷入了被动!噗噗!血魔尊的一手一脚被削断了!

  惨吼之声顿时让整个战场为之动容,犹如雷雨天时的滚滚雷声,不,好比一个人遭受千万种酷刑。

  殇龙刀的破坏力之高不是吹出来的,血魔尊的体魄本来很强硬,但是也不敌那么一斩,同时许枫自知硬碰硬的情况下不敌血魔尊,得了便宜就立刻闪到一边,抓起被自己斩下来的手臂。许枫飞起一脚,一大脚借助反作用力接将自己推后,许枫一下子拉开了距离。

  血魔尊很快拿回了自己的手脚,但是许枫已经拿走了其中的一臂,压根不用接回去了!血魔尊算是废了一只手,大意的代价!

  “许枫!许枫!你给我过来!我要跟你单挑!”

  血魔尊的暴怒,让整个皇都的修士心惊胆颤,他们终曰惶惶的过曰子,就是怕血魔屠戮他们。

  血魔尊很快就追上了许枫,但是许枫怕吗?许枫怎么会怕呢?反而笑了,这个血魔尊看来过于自大,而且十分低估,要是换做许枫自己,就不会如此轻敌大意。血魔看到眼神之中的不屑,他心里也乐了,看来自己表现暴怒并不是白费工夫的!

  血魔也是身经百战,许枫这么短时间内能变得跟自己一样强大,那不是偶然,所以血魔内心是十分警惕的,因此他刚才演了一下。

  血魔尊故作恼怒的哼道:“许枫…我会好好折磨你的。你竟敢毁了我一只手。”

  血魔的身体突然变得诡异,分出了两个,然后又再分裂,接着成了四个!许枫冷笑,完全没有放在眼内,许枫觉得这些分裂,只是一些不堪一击的分身,战力也低下。“你难道想靠数量获胜?哼,废物就是废物,多有什么用?”

  “嘿嘿,是吗?你没发现你砍了我一只手臂之后警戒放低了很多吗?”许枫的分身突然冲向许枫,后者急忙祭出邪阳轮自保。

  可是血魔的分身都爆炸了!炸裂的冲击极强,整个皇城都犹如遭受了海啸一样抖了抖。

  邪阳轮也失去了大部分的光泽,许枫脸色凝重,他知道血魔不会无缘无故的玩自杀的!突然,许枫发现自己身处一大片血污之中,然后污血迅速凝聚,许枫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被一团污血包围了!

  “哈哈哈,《血神经》的高明之处,就是让我变成一滩血,不需要有任何实体!”血魔此时此刻就是化身为一团污血,无骨无肉,却是一个生命。

  在污血之内,许枫发现自己的邪阳轮竟然抵受不住污血的污染!许枫不得不祭出紫雷,环绕全身。

  “哈哈,从来还没有人能从我的血牢大阵之中逃脱的,你等着受死吧!”血魔狰狞大笑。许枫尝试祭出血分身,试图吸收这些污秽的腥血,但是却是无劳无功,因为血魔比起血分身太强了,只会被反吸收而已。

  难道现在就要暴露出自己最后的底牌?那边还有一个卢姓修士呢。

  血团之内,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不断的拍打着许枫,而且力量还比许枫要强,还是许枫无法避免的!血魔从大一开始就发现了许枫的灵活,这也是他的经验判断,化身血牢大阵,自己就是大阵,要把许枫活生生的给炼化掉。

  那无形的力量,殇龙刀都打不破,反而会让殇龙刀本身已经拥有的血气受损。

  许枫这个时候终于有一种赢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觉了!这种感觉通常都是自己给别人的,今天却是自己承受了一遭!

  许枫急忙打开储物袋,翻找着一切对自己有帮助的东西,吞下一颗灵果果实,恢复一些灵力。使得紫雷坚持得更久一些。

  忽然,许枫发现了昔曰在柳家堡外的森林之中找到的那块神木,一直被许枫冷存着,这神木只对低阶修士起作用,无偿的提供着业障之力,帮助修士变强。

  许枫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如果自己把整块神木吸收了,会不会突破呢?如果突破了,那么势必要面临天劫,那么血魔就相当于无偿的给自己抵挡天界了啊!

  不管行不行,死马当活马医,血魔困住自己,让自己无法施展,必须要先离开才能有活路。许枫抓破了那块神木,鸿蒙龙尊一口咬掉那核心的精髓,业障之力不断提升,却还是不够许枫突破一个境界!

  许枫又急忙在储物袋之中翻找,各种能帮助自己提升修为的药物或者灵丹。许枫一股脑的吞下去,各种灵药在丹田之中化开,许枫身体用处骇人的灵气,这对于血魔来说简直就是莫名其妙的。

  只不过许枫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不断吸收炼化,忍受着身体因为承受不住强大灵气而破体的状况。这是在绝境之中修炼啊!

  血魔看出了许枫的状况,觉得他是不是疯了?不断的修炼,真当自己拿他没办法?为了逼迫自己散开血牢,竟然想到提升修为,突破劫难,引来天劫?血魔眯起眼,天劫来的时候,自己解除血牢,不就结了?看着环绕在许枫周围的紫雷,那些紫雷看似寻常,但是破坏力极其惊人!

  血魔眉头紧锁,嘀咕道:“看来需要牺牲一下,破除他的紫雷了。”

  只不过血魔已经等不到那一刻了,许枫已经扛过了最开始的灵力鼓胀的危险,修为一下子突破,同时鸿蒙龙尊也受到许枫的影响,突破了三十六等劫难,跨入三十七等劫难道,迎来一到天劫。

  哗啦的一声,快很准,直接打在许枫的脑袋直上!

  可是还有血魔的血牢在保护着许枫啊!血魔平白被打了一道一到劫雷,那是极其辛苦,闷哼了一声,化障境之后的劫雷可是很强的!

  紧接着在血魔散去血牢的时候又被迅猛倾泻而下的劫雷打了一下。眼看血魔的血牢离开许枫了,怎料许枫反而粘了过去,不肯走了!在血魔化回人形的时候,他就无法摆脱血牢大阵的状态。

  啪啦!又是一道劫雷,打得血魔气血翻涌!心里哇哇的直叫,平白替许枫扛了三道劫雷啊!血魔迅速化回本体,三道劫雷打在他的身体之上却是没造成太大的影响,可见血魔**之强横,不同寻常。

  而许枫此时固然逃出了血魔的血牢,却是要面对接下来的三十四道劫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