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140章 你说不说
  整个九华皇朝的皇都都笼罩着一层魔气,澳门赌博网站:每一个人都被这庞大的魔气压抑得喘不过气来,还听到一把不知道从哪里传出啦的鸭公一样的粗嗓音在狰狞大笑。

  许枫正在去往大皇子宫殿的路上,感觉此时要坏了,把七皇子害惨的人就是自己!而这个件事的秀女基本死光了,剩下的就是柳蕊和青木而已,她们两个自然不会出卖自己。而大皇子呢?他是否会出卖自己那可就难说了。

  许枫第一时间就是走,可是来到皇城大门才发现这里已经被一层魔障隔绝了外面,如果要硬冲,肯定要被那个魔头发现。

  “还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吧。最近真是倒霉,净是遇到这些一个比一个强的怪物,皇帝那老顽童有了异宝还不敢更对方硬碰,一个照面就遁走,看来这魔头真的很强啊。”

  只不过许枫根本没有躲藏的机会,一道声音传入他的大脑之中:“所有人到金銮殿集合,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迟了立刻死!”

  最后一个‘死’字显然是用了魔音,许枫饶是意志坚定也为之一荡,这种业障之力无形无质,冲击人的神识,竟然如此厉害!就连邪阳轮也防守不住啊。

  看来自己是被发现了,许枫急忙往金銮殿去,看看那魔头到底有什么话说,现在也只能是见一步走一步,鸿蒙龙尊还处于昏迷之中,自从得回了本体,它已经昏睡了一个多月了,许枫倒是期盼鸿蒙龙尊能快点醒来。

  其实许枫并不怕,因为他还有一件宝贝!

  血分身!

  七皇子的一部分血脉力量被他禁锢拿走了,并且利用特殊的莲盘以莲藕为躯体,以莲子为内脏,辅以自己的精血培育,打造成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存在!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培育完成了!

  意识和许枫的本体想通,也就是说,一个人两个身体,许枫艹纵血分身就感觉是艹纵自己的手指一样灵活。

  唯一的缺陷就是修为境界还没跟上,只有聚障境的修为,如果熟悉许枫的人,就能分别出来。本尊的实力可要强大很多,但是呢,自己刚刚出征回来,皇宫内会有谁知道自己的境界变化呢?

  许枫估摸着时间,那个魔头已经跟七皇子会面了,不会再时刻关注每一个人。急忙躲进一间房子内,布置下隔绝阵法,然后放出自己的血分身。然后本尊找到了一件宫中侍卫的服饰。随后本尊和分身分别行进来到了金銮殿之前。普通的太监、宫女以及侍卫都是站在外面,许枫自然不会进去了。

  分身在金銮殿上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并且他因为是属于大皇子的人,他是站在大皇子身边的。

  大皇子有些尴尬的看着许枫,道:“别出声,这件事我做得很隐蔽,应该不会被人发现。如果那魔头魔姓大发,那么我们所有人都要遭殃。”

  金銮殿之上,七皇子颤抖着身躯,走了上来。整个人都瘦如皮包骨,眼眶很黑,皮肤却是惨白。可见他的状态有多惨,修为现在只恢复到二十等劫难境。

  许枫看到那宝座之上,一团污血凝聚出一个人来,那人却是不老,状若中年,满头红发,身穿血衣,相貌凶狠,业障之力肆意释放,竟然有四十等劫难境!难怪皇帝那个老顽童要跑路了,足足被人高出四个境界。

  而且这个还是魔修,修炼的是《血神经》,打都打不死的那种。

  只不过许枫觉得皇帝还是太怂了,毕竟他不是有一件异宝吗?这样不打过就走,实在太窝囊了啊。许枫哪来知道那皇帝以前就跟这魔头打过,被打得服服帖帖,没有一丝脾气了。基本上见着就怕,早就落了心里阴影。

  “我叫血魔,名字有些俗,哈哈哈,不过我杀人不眨眼。”血魔目光凝视每一个皇子、公主,还有朝中大臣。

  “你们赖以依附的皇帝司马钊已经跑了,这里,你们已经没有赖以庇护的保护伞。”血魔咆哮道:“逆我者,死!”

  血魔朝七皇子招招手,道:“乖徒儿,你可知道谁人把你害成这样?”

  七皇子有气无力的说道:“师尊,数月前,徒儿在宫中修炼突破,本来将要迈入三十二等劫难境,最后利用血脉不死大法,可是徒儿要重新凝聚血脉,恢复身躯的时候,一部分血脉被拿走。而当时很多秀女出逃,应该看到了是谁拿走了我的血脉力量。”

  “哦?那些秀女的呢?”

  “死光了!”七皇子懊恼道::“弟子稍微恢复的时候就去调查了,可是那些秀女每一个离开皇城,都死了,显然是有人刻意而为。那么他一定会盘问出一些事的。”

  听到这,大皇子喝许枫都有些眉头一挑的感觉,尤其大皇子,吞了吞口水,眼睛不敢看到上面。

  “你可知道是谁?”血魔道:“抓出来一问便是,这里有这么多高手,在我眼中却是垃圾。”

  “皇兄,你还不肯如实招来吗?你还期盼父皇会回来对付我师尊吗?”七皇子站在高处,睥睨着大皇子。

  听到这话,不少人心中暗松一口气,真是冤有头债有主,这下有了针对的目标,不需要为难他们了。

  大皇子却是从容淡定,道:“七弟,我平时带你不薄,你为何要怀疑我?虽然你是魔修,父皇一直也反对,可是我们之间二十多年的手足之情,你就这样无视了吗?”

  “既然你兄弟之前,那你就应该把那人交出来!我可没有污蔑你。我师尊就在这里,我犯的着污蔑你吗?”七皇子狰狞道:“要不是念及你我同一个母亲,我会跟你客气?把人带上来。”

  这会,几个尸修傀儡压着一个太监走了上来,看到那个太监之后,大皇子脸都变了,竟然就是自己贴身的随从太监!大皇子恼怒的一挥手,一团火焰打在了那个太监身上。既然被人出卖了,那就不需要让他说了。

  七皇子嘿嘿的冷笑:“皇兄,你这是承认你干的?”

  大皇子道:“那些秀女的确是被我杀了。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所以我想掩盖。”大皇子记得那些动手杀秀女的宫中侍卫都已经死了,杀人的时候找个太监并不在场。应该还能圆得住谎。

  七皇子愤怒的咆哮:“那你倒是说,到底是谁把你兄弟我害成这样的!难道一个外人还抵不过你的亲兄弟吗?”

  大皇子心中冷笑:“什么狗屁亲兄弟,当初你修为低,修炼魔功,有曾经想杀我呢!那个时候你有当我是兄弟吗?后来你想要争夺皇位,趁着父皇不在,大肆打压依附我的人,那个时候你就没想过我是你兄弟?”

  大皇子心里还是想保住许枫的,说道:“清者自清,我没有盘问过哪些秀女,当时我也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是见那些秀女到处乱跑,就命人把他们抓起来。说真的,我妒忌你利用那些秀女修炼,修为突飞猛进。于是我就命人把他们给杀了。你出了事,我是事后才知道的。”

  七皇子徒手抓起大皇子,怒道:“你还骗我,那么那些侍卫呢?都死光了!唯一知道内情的就知道刚才被你杀了的那个太监,还有你!你认为我会相信一向行事谨慎的皇兄会不问个清楚明白就把人给杀了吗?”

  血魔哼道:“这有何难,让我折磨他,看他说不说!”

  血魔咬破手指,一滴血弹了出来,直接弹射入大皇子口中,才说道:“我这一滴精血可不是简单的精血,哈哈哈,他能不会让你致命,却能让你生不如死,无数人在这一滴精血之下忍不住自杀了。嘿嘿,你能支撑多久。”

  大皇子很快就感觉到痛苦了,踉跄扑倒在地,身体犹如万蚁啃噬,皮肤就像起了泡泡一样鼓涨。

  大皇子看到眼神毒辣的七皇子,知道自己是必死的局面了,哪怕现在把许枫给供出来,只是拉多一个垫背的。大皇子凄然一笑:“你都不相信我,那就折磨我吧。”

  许枫暗暗一惊,这个大皇子倒是够义气,当初答应自己不会说,现在果然做到了。许枫的这个分身走了出来,说道:“我做的!”

  所有人都愕然了,有的人甚至发出惊叫声。大皇子怒道:“你在干什么!”

  许枫的分身没有理会大皇子,故作狰狞道:“大皇子被我下了毒,故而要替我保守秘密。你们折磨他,他还有一命,如果供我出来,他就只有死了。”

  血魔摸摸下巴,问道:“徒儿,这人是谁,修为这么低。”

  七皇子道:“我听说你是皇兄最近招揽的年轻高手,还是柳家的一个家丁。你倒是说说,你凭什么做到,你要保护他吗?真是不怕死。”

  许枫走到大皇子身旁,手一捻,把大皇子体内的血魔的那一滴魔血给引了出来,许枫的这尊分身可是修炼《血神经》的,跟血魔同出一源,自然轻易的做到了。

  许枫吹嘘道:“看到了吧,你们修炼的魔功叫做《血神经》,我抢走了你的一部分血脉力量并且吸收,我也学会了修炼《血神经》。”

  “许枫!你这样是救不了我的,只会害死你的。”大皇子气急败坏道:“他铁了心要整死我,你这是干什么?”

  许枫无所谓的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们要找的人是我,我可不想连累其他人。”

  “好,很好!”七皇子狰狞大笑,看到许枫刚才展现的那一手,基本确定了,说道:“我要吸干你的血!”

  “哈哈哈,我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有这一天!”许枫的分身突然口吐鲜血,脸色惨白,狰狞道:“我已经服毒自尽了,毒血,你尽管拿去。”

  噗通,许枫的分身直接倒地,断绝了呼吸。

  七皇子愕然,急忙走过去,摸了摸许枫吐出的血,跟自己完全无法相容,而且的确有毒,而且已经不再是纯粹的属于自己的血脉力量了,已经不能吸收了!气得暴跳如雷:“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血魔道:“徒儿,不用担心,有为师在,你的修为会慢慢恢复的。倒是要不要这些人为你失去的那部分血脉陪葬?”

  这时,天边传来一阵轰鸣,冲破了血魔的魔障,司徒钊却又杀了回来,远远的传声道:“血魔,你办完事了没有,该杀的人杀了没有?如果你要大开杀戒,我不能不阻止你。”

  血魔不爽的大叫:“你倒是来试试,我这就杀光你的儿子和女儿!”

  “你要我绝后,我天涯海角都会追着你的!”司徒钊嗷嗷的大叫,却就是不敢现身。七皇子说道:“师尊,我们还是走吧,我跟着你修行,早曰恢复巅峰。”

  “好,我们走,临走前,嘿嘿!”血魔又弹出一滴精血,射入大皇子口中,大皇子满脸的惊骇。

  “哈哈……”血魔的狂傲笑声,远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