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117章 再此进京
  许枫很走运,澳门赌博网站:传送阵虽然没有被布置去哪里,但是这套传送法宝可是从苍茫森林的狐族巢穴那里找到的,传送回来的地方竟然是苍茫森林,这让许枫等人十分高兴。可这接下来要去哪里却就让他们犯难了。

  青木是坚决不会回去,拉着许枫跟柳蕊拉开一段距离,扬手制造了一层碧水屏障,隔绝了两人的对话,青木脸有异色的说道:“我不可能再回去柳家堡,你我都是脱离了劫难道,在没有恩泽领域的地方,也不会担心受到劫难道的影响。”

  许枫叹道;“柳蕊修为很低,我不把她送回去,怎么行,而我把她送回去了,你认为我在柳家堡还能出来吗?你既然不回柳家堡,那你去哪里?你一开始的目的也是为了找人,现在无法回去,你的目的也做不到啊。”

  青木叹道:“我只能想办法回到伪异界,你一定要珍重。不用担心我,我会自己保重的。”

  许枫点点头,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分别之前,青木忽然抱住许枫,幽幽的说道:“说不定哪天我们还能相见,这些天来我十分多谢你对我的照顾。”许枫刚要说什么,忽然嘴唇被青木的樱桃小嘴给堵住,香软冰凉的嘴唇,有一丝丝甜腻。许枫整个人都愣住了。

  青木吻过了许枫,脸色绯红,也算是表达了自己对许枫的情意,只是青木知道自己和许枫之间还有很多鸿沟,不是那么容易逾越的,而这次分别,也极有可能再无想见之曰,她这么做只是用行动告诉许枫,她的心里有他。

  青木身形化作一道遁光,眨眼间就飞遁走了,丝毫不给许枫说话的机会,许枫无奈的挠挠头,这可如何是好,又惹了一朵冰花啊。

  “哼!”柳蕊的不爽哼声传入许枫耳中,刚才两人的谈话,柳蕊是没听到,可是动作却是看得一清二楚。柳蕊抡起粉拳打了许枫一下:“你这个家丁!居然把我们三姐妹的心都俘虏走了,厉害厉害,哼哼!”

  许枫讪笑:“那也得你愿意啊,一个巴掌拍不响。”

  柳蕊俏脸绯红,自己和许枫虽然不可能,但是曾经也是夫妻关系,这一层柳蕊无法反驳,的确是她自己自愿的。看到许枫还调笑自己,气得不行,粉拳更加多了几分力道:“不管你了,回去吧。只是要怎么跟爹说呢?”

  许枫得意的摸摸鼻子,道:“这还不简单,到时候你只要演一下戏就好了,柳堡主估计也不会太在意。因为我有他更关心的消息。你到时候配合一下我就行了。”

  此时许枫的修为已经是十四等劫难境巅峰,许枫但是鸿蒙龙尊的劫难就是他的,许枫也急于安定下来,然后想办法面对天劫,当然了,要是能得到一份十四等劫难境的业障之力,他倒是能轻松的突破,只是哪有那么大的便宜满地走呢?

  苍茫森林的外圈并没有太多的危险,只是这次出了苍茫森林,原本在森林边缘的寨子已经没有了,早就剩下一处空壳。

  再回去柳家堡的路上,许枫倒是好奇的研究起七皇子被天劫雷大成脓血时的一部分脓血了,这些脓血并没有重新凝聚为一个人,显然是缺少了主题,它只是一部分而已。许枫并不知道他抢走了七皇子的这一摊脓血,直接让七皇子多年的修行毁于一旦,实力大为倒退。也导致九华皇朝的格局变化。而现在的七皇子,发了疯般派人找许枫的下来,只是素来独来独往的他,却是没什么人刻意去驱使,故而许枫还算安全,不会轻易被查到他头上。

  许枫摇晃着净瓶,里面的脓血也晃动了一下,那浓重的魔气被紫雷死死的压制,只是紫雷都无法炼化掉,许枫尝试用精神念力,一丝神识闪了进去,随即被吸收掉!许枫吓了一跳,幸亏自己没有全部神识放进去,没想到这一摊脓血都如此厉害。

  只是让许枫以外的是,他的那一丝神识跟自己这个本尊还有着联系啊。许枫仿佛感觉自己化身为一摊脓血,而且有着很多杂乱的信息透过那一缕神识冲入他本尊的脑海中,待许枫细心的品位和消化,发现这竟然是七皇子所修炼的那一套魔功《血神经》。

  七皇子修炼魔功,几乎是化为本能了,就连他的血脉之中都本能的形成了修炼的记忆,难怪七皇子化成一滩脓血还能复活了,许枫暗暗称奇。但是现在这一团脓血在自己掌控之下了!许枫又化出一部分精神念力,被净瓶里的脓血迅速吸收,在吸收了这次的神识之后,许枫感觉到一种奇妙的感觉,那团脓血就好像自己的手脚一样,自己能控制它移动,甚至变化形状。

  许枫开始控制这团血修炼《血神经》,而不多时它就从一团血变成了一个和许枫一模一样的血人,虽然修为比较低,只有十等劫难境,却也是相当于自己的一个分身了。许枫嘴角扬起笑意,没想到就这样得到了一个血脉分身,而且还能用于规避天劫,还不容易被消灭,还会自行重新凝聚,实在是用处多多。

  许枫把玩着手中的净瓶,里面的分身能否完全为他所驾驭,许枫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如果放出来不为自己所用,或者七皇子的意志还残留在里面,潜伏在自己身边,那可就很多麻烦了,许枫想了想还是暂时不要放出来比较好,待他完全掌握了《血神经》再做打算。

  两人风尘仆仆的走了半个月,总算是回到了柳家堡,只是在他们两个回来的时候,所有人十分惊奇,因为许枫和柳蕊回来得比老管家还要早,而且柳蕊回来了,不是代表着她逃避了七皇子的征选妃子的皇令了吗?柳云天也很快接见了他们,只是看到柳蕊一副哭哭啼啼泣不成声的样子,还有些憔悴,柳云天沉着脸问许枫:“怎么回事?”

  许枫心里琢磨:“柳云天应该是凭借印记,洞悉了九华皇朝皇帝的存在,也料定我也死在里面。看来我需要利用皇帝做一下遮掩,反正柳云天也不会知道。”许枫古井无波般说道:“堡主,我是被一个老前辈放了,我想他就是堡主你要找的人。”

  “放放了?”柳云天惊讶得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但是看到活生生的许枫,他身上消失的印记,倒是有可能:“他长得怎么样?跟你说了什么?你不会是自己溜回来了吧?”

  许枫早就预料到柳云天这么一问,他对自己必然很警惕,许枫坦然的一伸手,手掌之上灵力凝聚,形成了一个人脸,惟妙惟肖,不就是九华皇朝的皇帝吗?如果许枫没见过皇帝,怎么知道皇帝那老顽童长什么样子呢?

  柳云天沉默的点点头,基本相信了许枫的话,只是好奇为什么许枫会被放走了呢?“他跟你说了什么吗?”

  许枫心中一乐,现在就是他吹牛的时间了,因为除了青木,没人知道自己和皇帝之间的谈话,而这些内容却是柳云天极其想知道的,许枫吹嘘道:“那个老前辈给我下了毒药,并说,让我替他办一件事,办成了就会给我解药。”

  许枫这么说就是用皇帝来威胁柳云天,让他有所顾忌,不能随便杀了自己,九华皇朝内最厉害的人还等着我去办事呢,你依附于皇帝,你敢对我动手?柳云天心里沉吟,现在许枫这般有依仗,的确是不好对他做什么。

  而且柳云天也十分好奇皇帝让他去给谁下毒?不会是自己吧?不然许枫能有什么能耐本事去给人下毒呢?强的,他接近不了,弱的,根本不需要。柳云天问道:“他让你毒杀谁?”

  “并非是毒杀谁,只是下毒。而且他还说时机会给我制造的。”许枫说得玄之又玄,反正就是不让柳云天拿捏得准,让他犯迷糊就对了。柳云天的确猜不透,倒是并不算太烦恼,毕竟许枫的修为摆在这里,不堪一击,放着他也没什么大问题。

  柳云天不由得看向脸色憔悴啼哭不止的柳蕊,问道:“你怎么回来了?不,你怎么可能回来的?”

  柳蕊把七皇子选秀女的目的说了一遍,尽管这一点柳云天是知道了,可是当柳蕊说道七皇子因为修炼到了巅峰,面对天劫,被天劫打得形神俱灭的时候,柳云天蹬蹬蹬的走过来,抓着柳蕊,问道:“真的死了?”

  当时的情形柳蕊并不清楚,只是许枫早已经给她准备好了说辞,柳蕊摸了摸虚假的泪水,道:“女儿亲眼所见,青儿姐姐已经被他侮辱后自杀了,然后他就遭了天道劫难,开始渡劫,最后却是被打成一滩血。”

  柳云天知道,七皇子是九华皇朝皇帝的众多儿子之中最强的一个,也是最有希望继承皇位的一个,只要皇帝某一天不满足现在的修为,就会退位让贤,到时候就是众多皇子之间的争夺了,柳云天一直是支持大皇子的,后来七皇子太过于夺目,就有了偏拢的心思,现在七皇子死了,那自己得赶紧向大皇子效表忠心才行。

  柳云天急忙道:“什么时候的事?你们怎么比老管家还要早已不回来?”

  柳蕊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女儿逃出了皇宫,就往家里赶,路上碰到许枫,是许枫利用传送阵带我回来的,就是半个月前的事。”

  “你确定他死了?”

  柳蕊复述许枫的话道:“女儿也不清楚,只是他化成一滩脓血,似乎还会复原,可是其中一部分被天劫打没了,我想复原是不可能的了。”

  柳云天听罢,心中一盘算,半个月的时间,其他地域的头头脑脑应该还来不及得到消息,如果自己早一点把消息传回宗家,说不定因此得到褒奖,能重返宗家也说不定啊!柳云天急忙回身对柳夫人道:“我要去皇都一趟,这里你就多照料着。”

  柳夫人默默的点头。

  许枫眯起眼,这个柳云天有没有把柳蕊当做自己女儿的?竟然丝毫不关心的样子!实在令人费解,反而是忙着去干别的事,许枫估计也是赶在别人之前去皇都找依附的主子效表忠心。

  只是柳云天走了也好,柳蕊留下来也不会有什么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