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110章 好的飞快
  许枫其实没受什么大的伤,尽管在驿站的行医馆内休养生息,但是他也就只是装装样子,除了有几个感激许枫救过他们的柳家堡家族子弟来看望过,许枫一直都是孤零零一人,行医馆的人也只是简单的给许枫开了一些药方子,至于买药炼丹这种事,就不能指望他们会去干了,毕竟驿站的人是给九华皇朝办事的,救治许枫对他们来说没好处。

  幸亏许枫只是假装受伤,若果真受伤,只怕真要被这些人给害死了。月夜高挂的时候,许枫才翻身下床,摸了摸还在隐隐作疼的胸口,尽管没受什么大伤,但是小伤还是有的,许枫拿出一颗圣灵丹吞下,运气一周天,伤势渐好。

  偷偷的在驿站内的医馆内走了一圈,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个小院子都没什么人,只有他自己一个,倒是挺省事。但是为什么青木还没有来呢?不知道二小姐有没有等急了呢?许枫来回踱步,等了好一阵都没有等到青木来,按捺不住了,既然这样不如亲自去找一趟,反正许枫已经知道了青木住在那一个房间了。而大家都误认为自己受伤下部了床,也是很好的伪装。

  行医馆内没有太多人守夜,倒是外面有士兵巡逻,毕竟这里暂时有很多来自九华皇朝各处招来的秀女,七皇子未来的妃子。许枫感觉守卫太森严了,只怕再怎么偷偷摸摸也会被发现,毕竟现在实力有限,不好应付,看了看隔了三四栋房子的那处,忽然跑过来一个妇人,许枫急忙躲会医馆内。

  没一会那妇人进来就叫嚷:“柳家堡有个秀女好像中毒了,快叫沈娘子去看看怎么回事。”许枫心中一动,柳家堡?不会就是青木吧?她怎么可能中毒了呢?肯定是有古怪,许枫有等了半刻钟。刚才被叫去的沈娘子回来了,许枫细心留意沈娘子,样子没有变,但是她带去的随从,却是变了模样!

  果然,许枫暗暗偷笑,青木倒是能想到这个法子啊。那个沈娘子的修为并不高,很容易被青木控制。料计沈娘子也没有想到区区一个秀女,这么大胆吧。

  许枫闪身回到自己的房间,静等青木的到来。果然过不了多久,房门就被敲响了,许枫急忙开门把青木拉了进来,青木一进来就急忙忙的问道:“你受伤重吗?好了吗?我这里还有些丹药。”

  许枫摇摇头:“放心,我没事,刚才还想着怎么过去你那呢,结果看到你想办法过来了。”青木听到许枫说没事,才放下心来,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冷,道:“你这个法子也太冒险了,如果出了事,那可怎么办?”

  许枫正色道:“我这不没事吗?好了,还是赶紧抽掉柳云天在你身上种下的印记吧。但是抽调印记,你有数刻钟状态极差,甚至难以移动,你住所那边都安排好了吗?”青木点点头:“我跟柳蕊住一块儿,那个宫女被我冰霜冻住,有柳蕊看着。而那个沈娘子也被我打昏了,应该有足够的时间。开始吧。”

  许枫点点头,手掌一推,鸿蒙龙尊悠然的化成本体,吐着金黄色的龙息,口中咬着一颗红色的珠子,突然扑向青木的脑袋灵台,青木瞳孔一缩,立刻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印记和鸿蒙龙尊形成了一种对峙,一种奇怪的东西被从自己体内抽离,一种抽离力量的法力感,使得青木感觉十分虚弱。

  而跟鸿蒙龙尊共同为一体的许枫也不好受,因为鸿蒙龙尊能吸收一切的力量,这一点特殊才能让它和柳云天的印记僵持住,也幸亏许枫现在的修为较之在云海城提升很多,所以抵抗柳云天的印记倒不是那么难受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柳云天的印记一点点被鸿蒙龙尊消蚀,最终被鸿蒙龙尊给抽拔了出来。青木痛哼了一声,摔倒在地。许枫也是累得船起了大气,许枫只是消耗多大,而青木则是因为强行抽调柳云天的印记而造成的虚脱,她的状况倒是不能用丹药恢复的。

  只是这会外面传来一阵阵呼喝和吵杂,似乎要进行搜查,许枫静心细听,顿时皱起了眉头,忧心道:“这下糟糕了,柳蕊暴露了,那个傻丫头!驿站的守卫再找你。”青木柳眉紧锁,真是什么不凑巧的事情都集中起来了。许枫却是安慰她,道:“你在我的床榻上歇着,蒙住头,别让人看到,我应付他们,这些守卫,修为大多是十五等劫难境,都是一身戾气,业障之力,玄技不会几招,我连这些人都挡不住?”

  青木默默点头,此时她也只能寄望许枫了,身体的印记消失,青木以后逃跑也不担心被柳云天跟踪到了,倒是有些高兴。

  而许枫则是悠然的在桌子边喝茶,不多时大门就被粗暴的拍开,三个黑面神一样大守卫冲了进来,看到许枫的时候都是吓了一跳,这家伙今天不是才被人打得半死不活的吗?怎么现在没事一样呢?这恢复也太夸张了吧?许枫和阿福的战斗他们基本都有在看,当时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许枫被打得仅剩下半条命而已。

  为首的侍卫长问道:“我问你,可有发现逃走的秀女?柳家堡的!”

  许枫摇摇头:“没看见,几位差爷还是去别处搜吧。”许枫刚好举起茶杯,一旁的侍卫长手一碰,将茶杯碰翻,茶水洒了许枫衣衫,道:“没猜错,你是柳家堡的人吧?那个逃走的秀女也是柳家堡的人,说不定你们密谋的呢。”

  “道歉。”

  “什么?”侍卫长有些愕然,区区一个家族出来的小家丁居然敢叫自己道歉?侍卫长似乎听到了这辈子以来最搞笑的笑话。

  许枫温和的重复了一遍:“道歉,然后离开,不打搅我休息,我就放过你们。”

  “哈哈哈,老大,这家伙肯定是今天被人打傻了。哈哈哈,他自己什么实力,什么身份?居然敢跟老大你叫板?”一旁的两个小弟纷纷出言嘲讽。那侍卫长也是好奇了,故意的坐下到许枫的身旁:“我就不道歉呢?你能耐我何?老子好歹是十五等劫难境,手下虽然没有人命,但是皇城狩猎的妖兽大山,老子可是猎杀过无数,不然哪有今天的过人实力?老子一拳,就能打得一座小山丘化成粉碎!”

  许枫淡淡一笑,又倒上第二杯茶,道:“我只有被人杀死,可从来没有被人欺负死的,以牙还牙就是我的态度。”许枫倒满的那杯茶水直接洒向那侍卫长的脸。三个守卫都惊愕了,这个许枫是不是真的傻了?他哪来的自信这么嚣张?

  “好,好,好!一个穷乡僻壤来的低贱家丁都敢在皇都撒野,给我抓起来!”侍卫长潇洒的起身,在他看来,收拾许枫,只需要自己两个小弟足以,而偏巧他的这两个小弟的修为只不过是十四等劫难境,必须封还不如。

  许枫看二人伸手抓来,似乎想一左一右压倒许枫,但是他不慌不忙,流云飞手,玄之又妙的角度避开了两人的手,分别打在两人的脸上。啪啪两个响亮的耳光,下手可不轻,直接让两人的脸都测过一边儿去了。

  许枫的两巴掌打得两人分布着东西南北,手劲相当狠辣,只把两人打蒙了,捂住滚烫的脸颊,惊骇万分的看着许枫,哪怕是不敌,也不至于如此轻松的被伤了耳光吧?一旁的侍卫长骂道:“废物!两个对付一个都收拾不了。”

  许枫抬起手,示意三人不要冲动:“三位,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再在这里磨蹭了,惹怒了我让你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至于有人来查,我有足够多的好处让他们忽视你们的生死。我可不认为你们背后有什么大靠山。”

  许枫这话说得,三人都有些心怕,侍卫长,环视了许枫的房间一圈,澳门赌博网站:看到了拉下吊帘的床榻,指着那边问道:“你敢说里面没藏人?”

  “我说没有就没有!你什么身份,质疑我的话?”

  “草!你又是什么身份!一个小地方的家丁,几句话就像唬住我?”侍卫长怒了,两手一张,祭出自己的金翎银枪,枪锋直奔许枫脑袋,许枫也不挪动屁股,仍旧坐在凳子上,在银枪到来的时候,一手抓住,然后右手用力一压,银枪就被压在了桌子上滑了过去,侍卫长也顺着惯姓,冲前了些许,许枫的左手悍然打出一掌浑厚的力量。

  啪的一声,侍卫长直接被拍飞,许枫悠然道:“你们毕竟是公家的人,我不会伤你的,算是给你做一个教训吧,如果你们再认为我只有十四等劫难境的修为,我不介意杀了你们。我数三声,滚!”

  最后一声,许枫包含玄门真力喊了出来,音波直接摄入三人的脑海,尤其起到威慑的效果,而许枫要的就是威慑力!许枫已经看得出来,刚才自己一掌也只是把这个侍卫长给震退而已,并没有伤着他什么,他也不过是因为经验不及自己丰富才这么容易中招,如果三人真要冲过来,许枫要打败他们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真要那个时候,他们的帮手就来了,到了那个时候,所有人都不用走了。

  侍卫队长有些难以置信的摸着自己胸膛,他就看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挨了许枫一掌呢?而且刚才他避开自己的银枪是多么的潇洒,多么的自信,加上两个小弟连人家衣角都没碰一下就被打了两巴掌,可见许枫的厉害。

  两个小弟修为最低,更加害怕,道:“老大,我看算了吧,这家伙是个刺头,我们犯不着冒着姓命危险跟他作对。而且他今天下午还伤痕累累,现在就生龙活虎,不是简单之人。”侍卫队长见两个小弟都心生怯意,也不好说什么了,哼道:“走,却别的房间搜。”

  许枫见三人走后,立刻回头看了一眼青木,后者拉开吊帘冲他微微一笑,问道:“没想到你倒是挺会唬人。”

  “小事一桩!”许枫又抿了一口茶,道:“你现在再休息一会,迟些有机会你就去城门口旁边的那家客栈找柳湘如,我先去救柳蕊。等会我会给你制造一些麻烦,让你更加方便离开。”青木感激的点点头:“那你要小心,千万别有事。”

  “当然了。”许枫转身离开,心里却是想着那个钟情于自己的女人,柳蕊。虽然许枫真的不喜欢她,但毕竟一夜夫妻百夜恩,她的意愿,自己总要问一问,哪怕是危险,也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