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107章 巧舌
  黑龙旗在赵伦的意志之下越卷越紧!许枫强行摧谷,浑身灵力暴涨不止,但是都无法撑开黑龙旗,而赵伦折扇一抖,一刀弧月形的光痕弹射而至,许枫双手急忙一拍,立刻土遁避开,可是赵伦更早一步的洞悉了他的动向,半空之中以极猛的力量冲沉下来!

  轰!正个大地都凹了下去,而赵伦踩中的地方就是许枫土遁所在。赵伦志得意满的说道:“说实话,我应该多谢你,在我和赵景来追杀你的时候,要不是你提议联手,我可能已经死了。”

  赵伦手一招,黑龙旗回到了他手中,而许枫也好不容易从土地里冒出个头,吐了吐口中的泥土,一言不发,这个赵伦能利用黑龙旗东西自己的位置,实在能应付。赵伦对许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还不服用丹药?你真以为你和我相差一个境界你还能赢?别痴人作梦了!我可不是为了消遣才找你报仇的,我要证明,我比你强大!”

  赵伦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想起那曰夜里追击许枫等人,自己被劫难道的业障之力所笼罩,生死命悬一线,仅仅是因为许枫的一句话!他的一句话就让自己陷入了被动之中。着急和他在云海城的合作和博弈,结果是以自己失败告终,后来赵伦意外的获得了力量,可结果这个许枫也不来,依然是仅仅差自己一个境界而已。

  但是赵伦又更加自信,因为他偶然得到了其余,获得了黑龙旗,这是一件极品灵宝,威力番茄,能攻能守,发挥极致时能引发旗内的黑龙魔魄,一头魔龙的一缕魂魄,那也是极强。

  许枫坐在地上,他知道赵伦想要的是什么,也知道一旦赵伦得到他想要的成就,那就是自己的死期了。许枫服了一颗丹药,却不是武神丹,而是圣灵丹,帮助他恢复伤势。赵伦见状勃然大怒:“我给你喘息的时间可不是让你吃这些丹药的!”

  许枫身影纵掠,黑龙旗再一次飞了过来,这次许枫同样看不到它那极快的速度,但是黑龙旗突然抱住许枫,许枫的身体化作一滩烂泥!竟然是一个替身!而许枫的本尊则是突然从地里跳出来,位置就是赵伦的后背,许枫两手合十,咒印连连,紫雷轰然打下,啪啦!

  赵伦急忙用手中的折扇招架,但是许枫的紫雷就好像下雨一样多,要多少就多少!赵伦一边用折扇避开一边召回黑龙旗。许枫见状,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个赵伦竟然拥有两件能抵御着急的紫雷的法宝!

  同样惊骇的还有赵伦,他这个折扇没有什么用处,唯一的能耐就是坚硬!这是他父亲给他防身的法宝,就连他父亲聚障境都无法打碎,看上去就像一般的折扇,但实际据传乃是一种天外神石,只要不碎裂,就能自行恢复过来。

  而赵伦自从得到这折扇之后就没有见过它有碎裂的迹象,但是刚才硬抗了许枫七道紫雷,这折扇居然有碎裂的迹象了,表面已经有龟裂的纹印,吓得赵伦急忙收了起来。而黑龙旗的能耐能有多少赵伦也不清楚,毕竟是刚获得的法宝,但是刚才硬抗了许枫三道紫雷而没有毁坏,料计也不会太差。

  赵伦站稳身形,他也看到许枫施展紫雷不容易,两人互相过了招都对对方有了些顾忌,不敢轻易冒失激进,一旦被抓到破绽,那就是丢掉姓命的事。但是总的来说赵伦心里十分憋屈,因为自己已经强大很多了!还得到了一件新法宝,可是许枫还是能跟自己打个平分秋色,甚至能压过自己,逼得自己都不给把折扇拿出来用了。

  但是从赵伦不再主动进攻来看,他已经心虚了,已经完全没有刚才盛气凌人的姿态,而且他的右手因为刚才握着折扇硬抗紫雷导致现在还在颤抖。

  一旁看着的柳湘如那是心急如焚,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走到两人之间,许枫大吃一惊,忙道:“二小姐,快离开那!”

  赵伦也眯起眼,道:“再不走先杀了你。”

  柳湘如捏着拳头,鼓起勇气道:“赵公子,我认为你和许枫都是十分厉害的人,可是你现在的局面已经是这样了,为什么不能放下仇恨,握手言和呢?古玉英雄惺惺相惜,你执意要打败许枫,也是想证明自己压过许枫一头!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现在你仅仅是十五等劫难境,连各处城主、堡主他们的聚障境都达不到,可以说是极其底层的修士而已!”

  柳湘如见赵伦有些触动,又继续说道:“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当你们纵横一界,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时候,许枫他同样也走到了这个高度,到了那个时候,你就是高手寂寞,那么你在和许枫决斗,那样的战斗才会让你酣战得爽快,如果能赢,那样才能让你感觉到是一种成就。”

  许枫挖挖耳屎倜傥道:“没用的,我以前在异界打遍天下爱无敌手,结果还是遭小人暗算,沦落如斯田地,倒霉啊……”

  “你闭嘴!”柳相如气呼呼的冲个做个娇嗔的表情,又回身对赵伦说道:“赵公子,你对许枫气势并无多大的仇恨,不然你岂会这么公平的要跟他决斗呢?看你样子就知道你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人……噢,不是,我的意思,像你这么聪明的人要杀许枫有千万种方法,何必约他来这个无人之地呢?赵公子,我们柳家堡虽然平时跟你们云海城没有什么交集,但是我和你以前也曾见过,希望你卖一个面子,今天的决斗就这样算了,来曰待你们都走到一个更高的巅峰,再一决雌雄,如何?”

  赵伦收起了手中的黑龙旗,笑了笑:“好,说得好。我对他的确没多大的仇恨,这个世上讲究的是因果,劫难,我今天的局面固然有他推波助澜,但基本都是我一手促成。我岂会责怪旁人?只是我看他不爽罢了,欲要整个高下。既然柳家堡的二小姐这么说,那我就暂且放下这些事,来曰再跟他分个高低。”

  许枫嚷嚷道:“你这人怎么一点原则都没有,说要打的是你,说不打的也是你,我可不是怕你了,再打三百回合也不怕。”赵伦冷冷一哼:“因为我就是掌控主动权的人!”

  赵伦之所以借了柳湘如的这个台阶倒是因为有些惧怕许枫的紫雷。许枫还没服食武神丹就能跟自己打个平分秋色了,如果服食了呢?岂不是更强?而且赵伦知道许枫还有一头淡淡虚影般的金色巨龙,许枫还没拿出来呢。

  归根到底赵伦在许枫祭出紫雷的威力,以及自己的折扇被紫雷打得出现裂痕之后,他就有些心虚了。加上柳湘如的一番话让她冷静下来,现在的许枫并不比自己差多少,甚至更强,着急低估了许枫!同时他心里也很不服气,认为修行回来,面对许枫定然能获得更大把握。

  赵伦决定不再比试,这让许枫有些突兀,还因为他有什么阴招,可当看到赵伦真的走远了许枫才如释重负,有些惊奇的看着柳湘如:“他居然被你说服了。”

  柳湘如如取胜的凤凰,高兴的扬起螓首:“那当然了,我看人一向很准,他被你的紫雷打了一通就心虚了,气势也弱了很多。说到底还是许枫你厉害。”

  许枫讪笑,赵伦又怎么会知道自己使用紫雷灵力消耗是十分巨大的呢?因为劫难道源自不停的杀戮,故而力量是源源不断,她们怎没知道许枫是已经消耗了很多灵力了呢?不得不说许枫取了一个巧。

  但是总算渡过一劫,柳湘如插着小腰娇嗔道;“许枫!你老实交代,你从昨晚开始,去哪里了?”

  许枫故作凝重道:“二小姐,其实小的昨晚就发现了这个赵伦的行踪,所以我追踪他一整晚呢!可是他太狡猾了,中午的时候拜托了我,害做了无用功。”

  “哼哼哼,你编,你继续编!”柳湘如双手抱胸,一步步的逼近着许枫,显然对于许枫的话一点都不相信:“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的,你知不知道我刚才是让你别管我,赶紧走的,你知不知道我多怕又看到你以为我而被人欺负,你知不知道我……”

  许枫静静的看着柳湘如,心中暖洋洋的,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在自己沦落如此田地的时候,还能有人这么关心自己,许枫觉得自己是最幸运的人。柳湘如被他目光看得有些不自然了,羞涩的低下头:“你看什么看,给我严肃点儿,我的话可是命令。”

  许枫柔声道:“我很严肃啊。”

  柳湘如偷偷瞄了许枫一眼,心窝砰然一跳,顿时脸红到耳根子上,心窝乱糟糟的:“我这是怎么了?被他这么看着就感觉心窝跳得很快呢?被他看着我就感觉脸很红。”

  柳湘如气急败坏的说道:“看什么看,赶快走人啦!都很晚了,老管家他们等急了吧?”许枫摇摇头,道:“他们已经赶路先走了,我们再跟上吧,澳门赌博网站:他们会留下记号的,想这次不会再有那么多麻烦。”

  柳湘如听到这个消息,心里非但没有有些小高兴,这样自己岂不是可以和许枫一起很长一段时间了吗?许枫也没多想,只是想着尽快找到跟上老管家等人,毕竟青木身上还有柳云天种下的印记,必须要炼化掉,不然青木到时候逃走也做不到。

  但是当两人再次启程的时候,却是一路顺风,再也没有遇到任何麻烦了,许枫想想都觉得奇怪,但是许枫也没有追上老管家等人,显然他们也是全速赶路,因为沿途都有做联络记号,倒是能一路跟踪。

  直到一个月之后,许枫越过一条河流,徒然感觉到进入了一个特殊的空间一样,许枫来回几次,明显是感觉到以河为界,河对面是一个特殊的空间,跟聚障境的修士的恩泽领域不同,许枫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继续前行。

  在两人风尘仆仆越接近九华皇朝的时候,许枫发现这里的修士越厉害,大多都是十等劫难境以上的,这在柳家堡那边地方是十分少见的。柳湘如掀开浣纱帽,看向九华皇朝宏伟的城墙,来来往往的修士也不少。

  “许枫!”

  许枫正在前头,听到柳湘如喊自己,忙回身问道:“怎么了,二小姐?”

  “你不觉得奇怪吗?很多人都往皇都里赶呀。”柳湘如指着四周的人说道:“我小时候也随爹爹来过皇都,可是那时候哪有这么多人呢,毕竟人与人之间建立了仇恨,很容易被天道的命运抓弄,扭成一团,不死不休的局面。”

  许枫摇摇头道:“可能有被恩泽领域更厉害的东西吧。二小姐,我们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