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096章 发现青木
  许枫跟着那老修士来到了简陋的后堂,居然有jing雕的五根石柱布置着一个传送阵,阵法上闪现着道纹印光,许枫诧异道:“这传送去哪里?”

  “朋友莫不是第一次来野外的群落?”老修士解释道:“这个大寨子只是交易的地方,掌控这里的家主们自然不会在这里,他们一般在别处藏身,或者在恩泽领域之内,而我们家主则是没有依附云海城的,所以藏身的地方有些特别,朋友请放心,我们是诚心找医师的。”

  老修见许枫驻足不前,又说道:“这事是今早才传开的,但是我们家仙君也找了不少本领厉害的丹药师,只是都毫无办法,这个传送阵是到我家家主的临时洞府之内,就在苍茫森林之内。”

  许枫问道:“今儿来了多少位医师了?”

  “十八位了,他们各处奇招,却到目前为止还没想到法子。”

  许枫沉吟了一会,还是决定闯一闯,他可不是胆小之人,尽管这么做有一定风险。

  阵法一阵白光闪烁之后,许枫跟着老修士来到了苍茫森林的一处幽谷,脚下是厚实的岩石,头顶距离一片云海,正眼所望,一处仙气环绕的庭院,老修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道友随我来。”

  穿过一条湖泊小桥,许枫很快来到了湖中心的一处别优雅的阁楼,到这里老修就止步了:“朋友,里面还有很多为了奖励而来的丹药师、医师,他们都在等,不过一般来说有没有把握很快就能确定的事,我家主君说了,要实话实说,如果办不到也可在坐下来聊一聊,交个朋友。”

  许枫点点头,走了进入阁楼之内,这里倒是像一个公会大厅一般,人来人往,人还真不少啊!一名圆脸的宫装少女走过来接待许枫:“公子要给我们七夫人治伤的?还是和众位丹道大师交流的?”许枫道:“当然是给你们七夫人治伤,我该在哪里等?”

  许枫悠然的在窗边坐着等,许枫没想到一些家族势力还能如此经营他们的一亩三分地,他们虽然没有柳家堡、云海城那般庞大,却是能在自己的地盘做个土皇帝,而且各大势力还需要他们这些人通商,换取一些有益修炼的物品。可谓是夹缝之中求生。

  许枫见这个阁楼,建造起来也有一些年月,而外面的湖泊四周也有阵法结界保护,估计这个据点已经有不少岁月了,也不会是人家的最后一个据点。忽然,一个穿着斗篷的蒙面女子走了过来,一身黑se的玄衣,把她分外妖娆的身材展露了出来。一双黑漆漆的眼眸直盯着许枫。

  “许枫”

  许枫一愣,这人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但是此时许枫已经等了一会,刚才那个侍女再次走过来,恭敬道:“公子,我们家主有请。”这个蒙面的玄衣女子见状立刻走开,许枫尽管有些莫名其妙,却还是跟着侍女来到阁楼的顶层,每一层都有一层水幕般的阵法隔绝,看起来防备十分森严,但是这些阵法在许枫严重却是不堪一击。

  来到顶层,这里的装饰十分奢华,檀木椅,翡翠屏风,珍珠吊帘,上好的香茶,烟炉芬芳,一个jing明却又有些瘦削的白袍中年修士坐在主座上悠然的喝茶,看到许枫上来,伸手示意:“请坐。”

  许枫暗暗提防,这个家主修为也不低啊,十五等劫难境。只听那人说道:“在下江白鹤,听我的管事说,朋友的丹道领悟高,想必能治好我爱妾的奇毒。不知道云海城主现在可好?”

  许枫抖了抖一身云海城家丁服饰,打个哈哈道:“晚辈是赵景少爷手下家丁许枫,我们城主现在还没回来,在下只是粗通医术,等下如果不能帮到江家主,还请莫怪。”

  江白鹤大喜,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亲自给许枫倒了茶,笑道:“缘分啊,在下跟你们云海城的列老也有一些交情,你跟赵景少爷身边,肯定是列老身边的红人。”

  许枫心中十分搞笑,列老已经死了,这家伙还不知道云海城最近发生的事情吧。许枫倒是不想跟磨叽废话,赶紧看病,然后询问是否有柳湘如等人的消息。

  江白鹤道:“那请随我来。”

  两人越过翡翠屏风之后,之间一个一袭浅蓝se宫装的翩翩女子睡在床榻之上,乌黑的流苏垂到了翘臀之上,小小腰肢被一条丝带束紧,即使是睡着,胸脯明显看到前凸挺翘,相貌更是绝se,许枫看呆了,倒不是被此女美se所惊艳,而是这不就是柳蕊吗?青木双手紧握着青木的冰霜权杖,全身冰霜弥漫,仿佛是一个雪之女,许枫确信她这么做是自我保护。

  “有古怪!”许枫知道这里面肯定有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经过,柳蕊得到了青木的法宝庇护,那么青木却是逃到哪里去了?

  “江家主,他不是中毒吧?”

  江白鹤点头道:“这一点我并不这么认为,她是受到寒气入体而陷入沉睡,只是这寒气有些奇怪,我怎么抽都抽不走。因此我认为这是寒毒无疑。”

  许枫恍然,原来这个江家主并没有认识到寒气的来源就是柳蕊手中握着的冰霜权杖!许枫不由得想起了刚才在阁楼下碰到的那个蒙面玄衣女子,她认识自己,会不会就是青木啊?这个中的事情太复杂了,许枫有些难以理清楚。

  许枫转向江白鹤道:“江家主,她所受的应该就是这件法宝的所产生的冰霜之力,冻固全身,进入一个冬眠的状态,而这法宝也不简单,除了修为高强的人就只能是拥有特别本领的人才能做到!在下才疏学浅,无法根治,不过在下的内人就会根治这种寒毒入体,可否让在下的内人前来?”江白鹤点头:“噢?你认为寒毒是这法宝引起的?我强行掳走不就好了?”

  说罢,江白鹤伸手一抓,冰霜权杖却是自行的反弹了江白鹤的劲气,那是极其厉害的法宝,岂会是江白鹤能碰触的?江白鹤脸se顿时有架不住了。许枫懒洋洋的说道:“江家主,你不用费劲了,这法宝有些特殊,需要特殊的手段才能收取,我保证收取了法宝之后,她肯定没事。”

  江白鹤听到许枫的承诺,那是十分高兴,加上刚才亲自尝试失败,不由得多信几分:“那我就在这里等许兄弟了。”许枫离开了江白鹤的顶层阁楼,许枫所谓的内人,其实就是想到了刚才的蒙面女子,许枫猜测她就是青木本人。至于为何说成是内人,许枫不过是随口一说。

  下到阁楼,许枫很快找到了刚才接近自己的那个蒙面女子,看那妖娆的身形,前凸后翘的,的确有些像青木。两人对了一眼,许枫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离开阁楼。他相信如果那女子真的是青木,那么不久后就会跟出来。

  通过传送阵,许枫回到群落大寨的商号,许枫就在拐角处静等,果然不出许枫所料,前后不过一刻钟,黑衣女子就跟了出来,在人群之中四处张望。许枫装作没发现她,大摇大摆的走在她面前,然后一路走到一处小林外,神识一扫,四下无人,只有黑衣女子跟来。

  许枫这才回身问道:“谁?”

  青木摘下蒙面轻纱,脸se凝重的说道:“我们遇到佣兵团埋伏。”许枫一瞧,果然是青木,将走近,问道:“你脸se很难看,没受伤吧?”青木摇摇头,小手捂住小腹,显然是一直在忍耐,痛苦道:“我受伤了,一直没办法疗伤。”

  许枫责怪道:“那你还去江白鹤的阁楼那里?”

  青木忍耐了很久,这时看到许枫,她终于按捺不住了,一下子依靠在许枫怀中,抱着娇软青木,许枫按住她的手脉,神识内视,发现青木体内有一团不属于她的业障之力在肆虐。许枫奇道:“这团业障之力并不强,你怎么不逼出来?”

  青木无奈的摇摇头:“我们遇到了袭击,一个佣兵团袭击了我们,我们和大队走叁,而我带着柳蕊逃走后结果碰到那个江白鹤,他要把我们收纳为妾,我们自然不肯,但是我修为还未恢复得和他抗衡,唯有利用冰霜权杖冰化柳蕊,确保她的身体不会受到伤害,然后逃走,可是逃走的时候被他打伤了。而我失去冰霜权杖,等同于失去一身修为,所以我想找接回偷会冰霜权杖,才会去江白鹤的阁楼宝塔等待机会,没想到能让我看到你。”

  许枫一边听着一边把手放在青木的小腹,一点点的炼化着无形无质的业障之力,一片yin狠暴戾的气息冲击过来,许枫突然吒喝一声,固守心神,浑身玄气爆发,才看看把这团业障之力带来的杀戮秽气给击溃。

  许枫心惊不已,这江白鹤还真厉害!要是寻常十五等劫难境的修士岂会有如此水平,也亏得自己是异界破界而来,懂得神通道法多,要不是真不好对付啊!

  青木体内的业障之力一扫而空,顿时jing神了不少,脸se也红润了几分,发现自己被许枫搂在怀中,不禁有些羞涩,低下头问道:“你见到柳蕊了?你和那江白鹤怎么说?”

  “还能有什么话说?我说我内人能救下柳蕊,让他稍等。”

  许枫的话却是让青木的脸嘭的一下子红了,巴巴结结的说道:“我,我怎么成了你内人了?你你怎么能乱说话!”青木气呼呼的端坐在地,一向冷若冰霜的表情,少见的出现了少女的羞涩。

  许枫挠挠头,心道坏了,他早就不是当年的小家丁了,活了这么多年已经是人jing一个了,看青木这表情,哪有半点不高兴的意思?许枫紧张的问道:“青木妹子,我只是随便跟那江白鹤说说而已,你不用这么大反应,难不成你喜欢我了?说起来,我在异界的老婆们不会介意多一个”

  “滚滚滚!谁说我喜欢你了?我脸红就是喜欢了你吗?少臭美!”青木真是气极了,这个许枫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居然还拉调戏自己,太可恶了。青木气得两眼瞪直,冰霜般的脸确实分外冷艳,一下子扑过来要跟许枫“拼命”,无力的拳头一通乱打。

  许枫自然不觉得痛,但是青木紧俏的身子在他身上滑动,那饱满的胸·脯压着自己,都能感觉到它的形变。

  两人闹腾了好一阵,青木才气呼呼的放开许枫,许枫十分纠结的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女人真是不可理喻的生物,居然拿自己的头发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