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088章 一挑二
  许枫一直在闪避,遁术配合开山裂石,断金削玉的紫雷,使得十二等劫难境的宁一标空有一身修为却是无法施展,好比一头敏捷的猛兽,却是怎么也抓不到一头灵敏的飞虫,那种无力的感觉,让宁一标痛不欲生。

  宁一标怒道:“敢不敢跟我战个痛快!别跑。”许枫好笑道:“你抓不到我,还想我自己送上门?”许枫莞尔一笑,躲避了那么久,是时候全力出手了!许枫两掌合十,手中印诀连打,演武广场四周的空气变得诡异起来了。

  赵坤一惊,忙道:“这是什么?五行凝聚,是什么神通?”

  宁一标也觉得空间的气氛有些古怪,温度不断下降,让他异常的难受,咚!一团冰霜在宁一标侧旁凝聚,咚!咚!接二连三的冰霜凝聚起来,宁一标身上也凝聚一层层冰霜,只是依仗着实力强大,宁一标大手一挥,冰柱瞬间粉碎:“哈哈哈,如此不济的术法,还想打赢我?”

  许枫不说话,何必跟对手解释那么多?眼看宁一标跟来,许枫不慌不忙的继续后退,当宁一标跨出冰霜阵法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雷电的空间,到处都是紫雷打击,相比刚才的冷雪凝霜,这个紫雷可要强大得多!打得宁一标嗷嗷尖叫,急忙后退。

  可是后退却是走错了方向,落入了五光十色的空间,这些光芒似乎是凭空而生,其实是许枫刚才四处逃走时巧妙的布置的!这宁一标哪里见过如此精妙的阵法配合,越打越难招架得住。到后来反而没发现许枫在那里了,光是面对各种五行道法都让她有些烦恼,纵然他能强行打破五行,却是没用,因为阵法会不断衍生!

  最后宁一标没办法了,澳门赌博网站:急忙跳出战圈,却是发现许枫就在战圈外,悠然的等着他,宁一标暴怒无比,感觉自己被人当做猴子一样戏耍,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大手一拍,宝鼎飞了过去。

  许枫的身体被撞,顿时四分五裂,可是掉在地上才发现那不过是一堆雪花。宁一标大吃一惊,宝鼎打了出去,却是落入土属姓的阵法之内,被突然飞起的泥墙困住!他正要控制,却是听到脑后生风,只听许枫朗笑:“你还有法宝吗?”

  宁一标冷汗直冒,他已经没有法宝了!

  许枫背后突袭,宁一标原本就有些暴怒,冲昏了理智,这下最后的法宝也暂时被困住,他更加慌了,看到许枫双手鼓弄着异常恐怖的紫雷,宁一标知道自己身体无法抵抗紫雷,下意识的往后退去。

  这一退可就气势尽无,反而是一脚错落,踏入了冰霜阵法之内,唰!的一声,一层层冰霜将他冻住,尽管许枫的冰霜术法没有青木那么专精,但是也不会太差!许枫随后紧接着一团紫雷劈下。

  轰隆!犹如晴天一个霹雳,宁一标直接被打飞!口吐鲜血,还只是受了伤而已!许枫暗暗咋舌,自己诸多盘算,最后竟然还没有把他打成重伤?不愧是比自己强上一个境界的。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宁东大为惊诧,没想到许枫还能打败自己的大哥。

  宁东也走到前头,两人都凝重的看着许枫。宁一标服下一颗丹药。

  所有人都没料到宁一标被逼吃下疗伤的丹药,许枫眼看伤势尽好,唯有赶紧出手,两手一搓,一把天霜兵刃就握在手中,天霜刃偷袭,喷薄的寒气,隐隐有扭曲空间的感觉,宁一标眉毛一挑,这么熟悉的感觉,刚才让他吃足了苦头,破口大骂:“嘿嘿,来得正好,臭小子,摆了我一道,我要你十倍奉还!”

  “嚣张个锤子,刚才你还说要杀了我的!”

  “嘭!”宁一标隔空吸过自己的宝鼎,一下子顿住了射过来的天霜刃,许枫被荡开之后,紧接着许枫沉下再一击,喝道:“霸天斩!”

  “玄技?!”

  许枫突然施展天阶玄技,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新异界玄技匮乏,就连云海城主也不过是拥有地品玄技而已!这个许枫哪来修习得到的?只见那冰霜凝聚的天霜刃,一层层的划开雪花,在霸天斩的玄妙加持之下,犹如散开千万到气势磅礴的冰霜斩刀!

  许枫全力施展,猛然间,爆发的灵力犹如爆炸的太阳一般,剧烈地膨胀起来,全身体内真气如同沸腾之水,翻江倒海,万马奔腾。仿佛一头开闸的骏马瞬间开足了马力,疯狂地运转起来。许枫的爆发让宁家兄弟吓了一跳,他们以为许枫神通多,术法精妙,没想到还懂得天阶玄技

  许枫半空中以一个诡异的速度冲出,这一冲竟然不再是数十道残影,而是直接一阵黑风。速度之快,力道之猛,是方逸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甚至有点儿刹不住车的感觉!宁一标自问自己也做不到这么诡异的步伐。宁家兄弟现在只能匆忙招架,但是他们竟然有一种打不过的感觉蔓延上心头!

  嗖嗖嗖……方逸连续几到剑气挥出,连手臂的影子都连成了一片羽毛般的剑光,所到之处皆是一片血腥,那宁家兄弟招架了好一阵,却发现那紫雷之强,他们不能抵挡多久,却冷不防方逸的速度陡然增加了几倍,还不及躲闪,身上已经瞬间中了数刀。

  饶是如此,两人也只是被击退而已!略受轻伤,但是许枫却是毫发无损,出了灵气消耗过大,不过许枫要的就是震摄作用。他们以为自己也是修炼劫难道的,不会消耗力量的。许枫淡然的走到赵伦身旁,赵伦自然明白,这个时候就是需要耍威风了。

  赵伦摇动着着折扇,斯条慢李的绕着目瞪口呆的赵坤走了一圈,赵坤怒道:“有屁快放!”

  看到如此气急败坏的赵坤,赵伦心情极为愉悦!这赵坤一直依仗着自己的大哥赵景不把自己放眼内,要不是自己修为高,只怕下场更凄惨。“什么时候我不能回家了?难道我搬出去住,家里就没有我的一席之地了吗?爹说的吗?还是夫人说的?”

  赵坤不爽的捏着拳头,今天净是晦气事,看了看许枫,一言不发的走了,而这城主府的大门自然也无法再阻挡二人。宁家兄弟垂头丧气,没想到两个对付一个都落于下风,都觉脸上无光,不敢正眼看向许枫。

  赵伦大摇大摆的带着许枫进入城主府,赵伦来到自己的厢房,示意许枫坐下:“今晚行事,地牢就在城主府下面,不过没有通行令的话,地牢会有很多阻挠,这个我帮不了你,如果你死在里面,那我们的计划也就就此罢休。通行令就在夫人手中掌控,你如果能得到,那也行。”

  两人就这么一言不发的等到了半夜,许枫知道自己和赵伦的动向肯定是被人监视着,现在他在等,外面乱起来,分散城主府一众高手的注意力。许枫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张玉龙足够聪明,不然可就麻烦一点了。”

  月上高空,城主府外竟然下起了雪花,气温还不断的下降,青木远离城主府,却是能通过冰霜权杖施展术法,要把城主府给冰封起来。积雪很快就积了厚厚一层,赵景终于按捺不住了,命令方老去破除青木的术法,并把青木找出啦。

  可是破除术法容易,但是要找出青木却是为难了。青木见术法被破,隔了一阵又开始施展术法,然后方老适时出来破除。如此反复几次,一直潜伏等待时机的张玉龙似乎看出了端倪,只身一人来到城主府门口,直接来个硬闯。

  今天被许枫打败的宁家兄弟,状态一落千丈,直接被张玉龙徒手干掉。这时已经烦躁不已的赵景急忙和方老出来抓张玉龙。可是张玉龙见着两人一起来,立刻掉头就走。有青木的阵法协助,倒是没有被抓到。

  赵景气急败坏,道:“方老,现在就差此人,不如我们深追,一举拿下的话,那就万事皆备。”方老恐防有失,却是碍于赵景是主子,点点头道:“老奴听候公子爷差遣。”

  只是两人这么一追,却是令得城主府没有了一个绝强的高手坐镇!许枫也从容的抹去脸上的伪装,对一旁悠然看书,摇着羽扇的赵伦说道:“城门那边如何了?”

  “放心好了,我的人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打开城门。”

  许枫瞄了一眼手中的地牢地图,现在万事俱备,只欠越狱啊!赵伦忽然提醒道:“没有钥匙破开太虚阵法的话,你会耗费很多时间的,我觉得你去把夫人给杀了,抢了钥匙,这样会快很多。”

  许枫哦了一声,却是不以为然,夫人身边定有不少高人保护,而且云海城主回来后发现自己妻子被杀,必然勃然大怒,甚至超越赵景搞的这么多麻烦,最终自己不会有好果子吃。赵伦是借刀杀人,自己岂会上当呢?自己昔年也是大神通境的高手,现在在新异界,岂会惧怕区区一个幻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