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086章 密室之内
  赶跑了赵坤等人,澳门赌博网站:青木也迅速离开现场,许枫一边拉着柳湘如走一边问道:“二小姐,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还跟踪那些人,多危险啊。”柳湘如撇撇嘴:“人家担心你嘛,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以后我们都不知道怎么离开这里呢。”

  许枫带着柳湘如来到一处大宅院旁的房舍停下,迅速进入一间房子内,许枫抬手对着门墙飞出数张符篆,确保自己接下来的谈话内容不会被人偷听。

  柳湘如此时还是一身酒气,十分不悦的皱着眉头:“许枫,你给我打些水好不好?我想洗一洗。”许枫连翻白眼,我的二小姐啊,你还真是把这里当做自己的柳家堡啊?但是看到柳湘如湿漉漉的身体,衣衫紧裹,胸膛上隆起的雪峰,大腿更是如没有穿一样,丝绸粘着肌肤,好不美哉,许枫不禁吞吞口水。

  柳湘如也发现了许枫的窘态,脑海灵光一闪,凑近许枫,突然从后面抱住许枫,一边蹭一边撒娇道:“许枫,你就答应人家啦,是不是现在不在柳家堡了,人家没有爹爹保护,你就嫌弃我了?不把我当做二小姐,不停我命令了?”

  许枫突然被这么一抱,只觉后背两团软肉紧贴着都变形了一般,柳湘如娇声嗲气哀求,让许枫实在难以拒绝,忙道:“二小姐,我怎么会不停你话呢?你先放开。”

  “不放,我就不放,除非你答应人家!”柳湘如肆意的蹭着许枫,这样抱着许枫,她有一种十分奇怪的安全感,感觉抱着许枫就自己就能得到满足。许枫道:“行行行,我这就给你去弄大浴桶来,顺便给你弄一套云海城丫鬟的服饰。”

  “嘿嘿!”柳湘如走到许枫面前做了个胜利的手势。许枫无奈的笑了笑,这丫头真是把云海城当做自家的柳家堡啊。

  许枫其实勾搭上赵伦倒是一个意外,他原本打算潜入云海城城主府,意外的却是偷听到城主私生子赵伦不甘心因为自己是个私生子而是去继承云海城的可能,加之最近赵景把云海城搞的一团糟,不满赵景的话语都直接说出来了。

  碰巧被路过的许枫听到,许枫就立刻表明身份,表示和赵伦合作,把赵景搞垮,这样赵伦就有机会得到城主的青睐,可能改变私生子没有话语权的局面了。其实许枫之所以看得起这个赵伦是因为他修为不俗,十二等劫难境!

  对比柳家堡的二房所生的柳蕊的大哥柳天河,修为那是极低,平时被柳湘如的大哥柳元霸给死死压着,想要修炼突破简直艰难如登天。柳堡主对他也不甚宠爱。而这个兆伦不同!如果不是赵景吸收了列老的业障之力,赵景实力还不如这个赵伦呢。可见赵伦在云海城主的心目中地位不一般。

  可能是碍于正妻的颜面,才不给赵伦继承云海城的机会,但是平时修炼所需,肯定不会少。

  赵伦听到了许枫的合作建议后,要求许枫首先归还库房宝塔里的东西以示诚意,许枫以先还给一半作为合作条件,待离开后再换另一半。赵伦觉得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就答应了许枫。

  故而许枫现在名义上是赵伦的家丁,实际上赵伦也派人监视他。许枫自己是不在意,但是柳湘如修为并不高,不能不在意啊!故而许枫小心谨慎,生怕柳湘如再次落入敌人的手中,遭受欺凌。

  好在这次许枫弄出的动静并没有立刻遭到赵坤的报复,似乎赵坤也有些忌惮赵伦,许枫顺利的吩咐赵伦府上的丫鬟弄来洗浴用的大木桶。正要离开,柳湘如急忙叫住许枫,道:“你别走,我怕。”

  许枫纳闷道:“你还让我看着你洗啊?还是让我帮你?”

  柳湘如呸了一声:“不害燥,谁让你帮啦。我怕你走了会有危险,你背对着我不就好了。噢,不许用神识!知道了吗?有你在我才安心。”

  “你就不怕我偷看?这么信任我?”

  “我就是信任你,嘿嘿。”柳湘如温婉的一笑,想起当曰在妖兽森林,这家伙还偷看过呢,后来自己以为他是敌人,就扑了过去,结果身子都被看光了,一想到这,不禁俏脸绯红,说起来自己其实早就被许枫看光了?只是柳湘如心里就升不起那种厌恶,反而是有些安心。

  许枫没办法,背对着柳湘如,倒是拿出一些玄技,等会给柳湘如,让她修习,这样可以提升她的自卫能力,而储物袋中还有很多云海城储存的业障之力,等一下也能帮助柳湘如提升修为了。

  嘶,耳边听到柳湘如脱衣服的声音,脑海中不由得想到了柳湘如宽衣解带的情景,落水声,近在耳边,那么的清晰,许枫不禁心中默念玄咒,嘀咕道:“最近总感觉心神不宁啊。”

  其实柳湘如整个人潜在水里面,许枫就算要看也不会看到什么。而且两人之间还有一件屏风阻隔。偏生在这时,贴在门口的符篆动了一下,许枫立刻察觉有人意欲进入,而且还是通过一些小把戏,并非光明正大的来敲门。

  许枫急忙出去,之间地上掉落了一张黑色的符篆,上面扭曲歪斜的几个血色咒文,许枫并没有放在眼内,这是一张窥视符,能让施符者看到符篆坐在地方的一切,看来有人对自己带了柳湘如回来很感兴趣。

  赵伦吗?他对自己如此不放心,还妄图利用自己帮助他打败赵景吗?许枫教一下,符篆瞬间被一团念火给烧成了渣。而许枫有所不知的是青木一直隐藏在暗处,看到自己的符篆没能突破许枫布置的结界,反而惊动了他,不禁有些泄气:“不就是想看看你们两个孤男寡女的在里面干什么嘛,要不要发那么大的火呀?哼,两人肯定有歼情,这个许枫,花心萝卜一个。”

  房间之内,柳湘如已经穿戴整齐,手中把玩着一团无形无质的业障之力,柳湘如道:“许枫,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修炼嘛?”

  许枫摇摇头,柳湘如叹了口气,把这团业障之力放到一旁,神思似乎飞到了很远的过去:“我的第一次拥有业障之力就是我的一个朋友那时他是我唯一的朋友,但是他的身份很普通,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我们都还小,只知道一起玩,一起修炼。”

  “娘亲也没有在意,觉得我们都是小孩子在玩耍,但是随着他的实力一天比一天强,他想修炼术法,想要修炼玄技,我就帮他偷家里的宝库,后来他变得更强了。”柳湘如说到这里,神色黯然,小手紧紧的捏着衣衫:“再后来我被柳天河欺负,他就帮我出头,打伤了柳天河,结果这事被惊动了我爹,他作为一个普通人家的子弟,在柳家堡打伤柳天河,就注定了他没有活路,最后爹就把他给杀了,他的力量就转嫁道我身上。从此我就再也不敢交朋友了,我怕,我怕他们又会因为我而死。”

  许枫听罢,不禁唏嘘不已,没想到柳湘如有这样的童年难怪她如此排斥修炼。

  “每次我看到这些业障之力,我就仿佛能感觉到这份力量的原本的主人,他们是通过怎样的杀戮,怎样残酷的争夺才能得到这力量。我就十分反感,就不想去拥有这些力量。”柳湘如叹了一口气:“身边每一个人整天都在想着杀人,杀妖兽,提升修为,为什么我要活在这么一个世界里呢?我常常这么想,可直到你出现后我就发现你与众不同了!”

  许枫讪笑:“我哪里与众不同?我不也是渴求力量,渴求变强嘛?”

  柳湘如脑袋摇得拨浪鼓一样:“才不是呢!你跟他们不同,你不会为了力量而滥杀无辜,你不会为了力量而疯狂。许枫,你会责怪我吗?会嫌弃我是拖油瓶吗?我什么都帮不了你,反而会成为你的累赘。”

  许枫摇摇头:“你有成为你爹的累赘了吗?在柳家堡,比你厉害的人太多了,可是敢对你不敬的人却没有。只要我足够强大,我就能保护你,哪怕你是全天下最弱的一个,只要我足够强大,我就能让你走到哪里都可以横着!”

  柳湘如的心砰然一动,许枫的一番豪言壮语极大的打动了少女的芳心。柳湘如羞红着脸庞:“你就知道吹牛,你以为变强是那么容易的么?这次是侥幸得到了云海城的库房宝塔啦。”

  许枫正要把业障之力收起来,柳湘如却是突然拉住他的手,道:“留下吧,我要变强,虽然不想,但是我更加不想因为我的无能为力而害了你。”许枫并没有顺从柳湘如的意思,收起了无形无质的业障之力,道:“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你待在这里,我在床边布置了一个短距离的传送阵法,你紧急的时候可以传送走,地点就是你和柳蕊原本在一起的民居那里。”

  “许枫,你去哪里?”柳湘如紧张的问道:“你要去救老管家他们吗?”

  “不错!我有人照应的,你不用担心我,我不做没把握的事情。”许枫说完,离开了房间,今晚就是许枫逆袭云海城主府的地牢的曰子,赵伦答应帮助许枫救出老管家等人,只要许枫能把丹药交给老管家,帮助他恢复伤势,赵景就基本输了!

  一旦许枫等人逃离云海城,那么赵景就完蛋了!赵伦将会在云海城主回来的时候取代赵景的地位。而赵景把给云海城惹来这么大的麻烦,不死也是绝对失宠。

  城主府之外,一辆马车靠在巷道边上,乔装过后的许枫来到马车旁,道:“我来了。”这时,马车内一个阴郁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一身白色的玄衣,手中握着一根折扇,倒是有些典型的反派气质。

  赵伦道:“听说你揍了我那便宜弟弟赵坤一顿,打得很好,我素来不爽他,碍于他母亲,不敢对他有什么异动。你放心,我已经用别人的命给平息了这件事,你是安全的。”

  许枫一惊,皱眉道:“为什么要用别人代替我?”

  赵伦捏了捏鼻子,对许枫的话不以为然:“哼,笑话,你给我装什么仁慈?你我现在要做的事,必须要绝对安全,我可不想因为这些琐碎事而搅乱了整个布局。走吧,我带你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