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078章 意外
  送走了青木,许枫觉得柳蕊一个人在这里太危险了,可是让自己守她一夜又有些会所不过去,许枫还是觉得唤醒她比较好。只是许枫推了几下,柳蕊反而是抱住许枫的手臂,睡的更安稳了,许枫无奈,只能继续坐在床边闭目养神。

  待得次曰一早,许枫发现自己居然趴在床边也睡着了,大呼失态,看了看,柳蕊已经不在了,只是留了一张纸条,具言感谢许枫,曰后有缘再见。许枫挠挠头,还是赶紧回去给二小姐解释自己为什么彻夜未归比较好。

  回到柳湘如的宅院,逮着翠儿问道:“二小姐呢?”

  翠儿摇摇头:“二小姐一大早就出去了,并没有看到她。”许枫心里着急,今天可是要出发去龙渊阁了,还想最后跟柳湘如道别呢。许枫绕着柳家堡到处找柳湘如,结果还是没找到,拖到了正午时分,许枫不得不集合出发。

  因为柳蕊她们也是去九华皇朝,因此许枫等十六人也是随队护卫,到了九华皇朝再分头行动。而领队的就是老管家,凭借老管家十五等境的修为,自然是辗压一切路上的强盗。许枫一步三回头,还是不见柳湘如,十分纳闷,以二小姐的姓子,不可能不跟自己道别,纳闷剩下一种可能就是她潜入队伍里面了?

  许枫看了看其他十五人,每一个人都释放着自己的气势,明确的的表现着自己的实力。柳湘如的修为明显不够看,排除掉。而选秀女的队伍,倒是多一些杂役仆从,但都是男的,也没看出什么端倪。

  许枫失望归失望,路还是要走的,就在刚才,柳堡主对每个人身体内种下了一种特殊的印记,那是明显感觉到柳堡主的霸者气息种下自己的经脉之上,尽管不爽,但是每个人能说一个不字。

  许枫一边骑着马,一边用意念跟鸿蒙龙尊沟通,询问它能否把柳堡主的这印记给吸收掉。结果出乎许枫意料!鸿蒙龙尊能吸收!许枫压抑住心中狂喜,在所有人都为自己被控制而郁郁不闷的时候,他可不敢表现得太过高兴。

  鸿蒙龙尊表示他能吸收一切的道法力量!只要是道术形成的它都能吸收,吞噬,并暂时为它自己利用!而柳堡主的这个精神印记也是神通道法的一种,所以对于鸿蒙龙尊来说是毫无压力。但问题是,力量必须是鸿蒙龙尊承受能力之内,也就是许枫的承受能力,如果道术的力量太强,鸿蒙龙尊就会像一个打气过多的皮球,撑破而爆炸。

  许枫心里琢磨着,要不要找个机会独自修炼一下,因为怕弄出大动静,引起老管家的注意。还有一点就是刚离开柳家堡不远,还不能过分的暴露。

  据老管家所说,去九华皇朝有一个月的时间,为什么不使用飞龙舟,那是因为在出了柳家堡的势力范围,会有其他跟柳家堡同等势力的存在,如果贸然的看着飞龙舟穿梭,会被当做挑衅,打下来的。以许枫的理解,九华皇朝就是最高权力,而像柳堡主这样的小霸主,相当于藩王一样的存在,大家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爱干啥就干啥,互不干涉,同时也无法提升修为,方便九华皇朝管理。

  而柳堡主这次的突破,还是偷偷摸摸进行的。

  而在去九华皇朝的过程中,难免和其他势力打交道,在行走的第五天,就到了云海城!一眼看去,那城池高耸入云,两边更是延绵千里,这得多大的一座城啊!进入云海城的势力范围的时候,众人对劫难道的感应也消失了,进入了云海城主的恩泽领域。

  城门就已经有近五十米高了,许枫感觉这完全是丧心病狂,这规模看起来就渗人,比起柳家堡要宏伟得多。门口站着两名一身铠甲的守卫,手持长枪,看来柳家堡的车队时,就拦截下来,质问道:“哪来的?”

  老管家出示了九华皇朝的信令,云海城自然放行,不过对于柳家堡的来客,云海城的主人还是有几分热情,派了城主的儿子前来相迎。

  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中年修士,看上去倒是成熟稳重,但是眼眸总是阴晴不定,许枫觉得此人很跳,只听他说道:“在下赵景,代家父前来迎接柳家堡的来客。”

  老管家上前交涉,许枫只是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想着今晚有机会单独休息,那就能尝试让鸿蒙龙尊消除身上的印记了!沿路走着,看到大理石铺设的道路,热闹非凡的街道,繁荣的商店,比起柳家堡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在聚障境的修士的领域之下,这些人能得到保护,不受到天道劫难道的摆弄,倒是能正常生活。许枫来到新异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景象,一种欣欣向荣的生活。不过许枫感觉这里的人似乎并不友善,走在路上,云海城的修士看向自己等人的眼神都有些忌惮和防备。

  柳家堡的队伍只是稍作休息,过了一晚就会离开,许枫也没有多想什么,随众人在一家客栈下榻,许枫就立刻把自己关起来,手一抖,唤出了鸿蒙龙尊,道:“龙尊,你如何吸收柳云天的印记?我也感应不到印记的存在。”

  “吼”鸿蒙龙尊发出低沉的咆哮,然后扭着躯体环绕着许枫,一层层金黄色的光芒摄入许枫体内,不一会,许枫就感觉到柳堡主所留下的精神烙印,此刻身处云海城,另一个能跟柳堡主匹敌的存在的势力所在,许枫也没什么好顾忌的!立刻让鸿蒙龙尊将其吸收。

  鸿蒙龙尊的龙齿咬着一颗红色的圆珠,许枫看得真切,那一颗圆珠正不断的从自己身体内吸收着什么,许枫眉头一紧,身体有一种痛觉,只不过许枫继续忍耐着,慢慢的,一张灰色符篆被吸了出来。

  符篆越是被吸出来,许枫感觉就越是痛苦,浑身都使不上半分力气,额头也滴下豆大的汗珠,约莫一刻钟的功夫,符篆完全被吸收了出去,一点点的在鸿蒙龙尊咬着的圆珠消融。鸿蒙龙尊破掉了柳堡主的精神印记,也从新回到了许枫的手腕之上。

  许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体极度虚弱,就好像大战过一场一般。

  突然,客栈里传来一声惨叫,许枫眉毛一挑,私斗?谁遭殃了?许枫急忙站起来,却又无力的倒下,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只听外面吵吵闹闹的说要找凶手。没一会许枫的门就被敲响,听到是老管家的声音,许枫才稍微安定一些。许枫意念在手,虚空一划,门就自动开了。

  却是一群人涌了进来,有柳家堡的人,也有云海城的人,更有一些其他势力的人,因为他们穿的服饰统一,既不是云海城家丁的服饰。

  领头的一个年轻人,修为竟然跟柳家堡的老管家不相上下,他进来就说道:“我们奥龙堡的一个家丁被杀,不好意思了,我们要逐个房间搜!”

  老管家走到许枫身边问道:“许枫,这位是傲龙堡的管家张玉龙,别看他年轻,其实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刚才客栈发生了一些动乱,死了一个人。死的那人是他的儿子你这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许枫摇头道:“没有,我也是刚才听到吵杂声,却是没看到什么人闯进来。”

  “那你为何如此虚弱?”傲龙堡的一个家丁喝道:“张兄弟他修为也是八等境,跟你修为相当,难不成你跟他打了一场?”

  许枫皱眉道:“你不要含血喷人。”阿福也是反驳道:“许枫衣衫齐整,身上又没有伤痕,你少在这里污蔑。”许枫不禁多看了阿福一眼,这家伙现在又帮自己说话了。

  云海城的少主赵景也在,安抚两边,道:“两位,暂且不要吵,争吵并不能找到真凶。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

  “许枫”

  “许兄弟我记得今天下午你们柳家堡的人进入云海城的时候,一个个都生龙活虎,能告诉我们为什么现在你”赵景上下指着许枫,道:“变得如此虚弱?你看你一身的冷汗,气息紊乱,到底怎么回事?”

  许枫道:“我修炼一神通,被你们这些一吵,吓个半死,差点失败了,并且遭到反噬,没走火入魔已经算好的了。你们还质疑我是什么凶手,再说了,我跟你什么傲龙堡的人无冤无仇,我干嘛要杀你们的人?”

  张玉龙道:“你要洗脱嫌疑,说什么都成!大家都很正常,唯独你有些不妥之处。”

  许枫好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进入房间后从没出门,你倒是怎么证明我杀人了?我倒是想问,凶手杀人到底用了多少时间?如果是一瞬之间,只怕比你那个儿子要强,至少强一个境界,那么我岂不是要排出嫌疑了?我自问没有能力短时间内击杀同境界修士。”

  老管家眯起眼,澳门赌博网站:心道:“你这小子,话倒是说的滴水不漏,刚才张玉龙的儿子惨叫了之后,到被发现只是数个呼吸的功夫,凶手的修为的确不止八等境,但是你神通道法十分强,也不是不可能。”

  老管家心里有疑问,自然也不会说出来。一味的支持许枫。最后此事也没赖在许枫头上,毕竟双方打起来都不过是五五开,而且这里是云海城,别人的地盘,还得给地头蛇几分面子,赵景从旁劝导还是有作用的。

  事情闹到了大半夜,许枫才缓过气来,身体也逐渐恢复。只是经过这事,许枫觉得云海城更加诡异了,刚来就发生了这种事,并不是什么好兆头。如果不是柳家堡的人干的,那么最有可能就是云海城的人干的。

  如果柳家堡的人和傲龙堡双方人打起来,云海城能捞到什么好处?许枫能想到的太多了,只怕今晚将会是一个不眠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