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057章 使诈也没用
  “许枫,澳门赌博网站:你跟柳湘如也有一段时间了,难道她那大小姐的脾气你还不了解吗?她自认为有父亲的庇护就能平平安安,典型的象牙塔长大的小丫头,你跟着他,没前途的。”

  “你还犹豫什么?”柳蕊伸手捻着许枫的下巴,极尽妩媚:“父亲一直不喜欢柳湘如,她就是一个没用的花瓶。跟着她的话是就是死路一条。”

  许枫伸手抓住柳蕊这风搔的小手,趁机摸了一下,柳蕊急忙抽了回来,她没想到许枫如此大胆,许枫道:“跟着二小姐有没有前途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跟着你我肯定没前途。既然柳蕊小姐找我没有别的事,那在下就此别过了。”

  柳蕊心中一狠,心道:“不识抬举,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人才不为我所用,自然也不能与我为敌。”柳蕊瞄了一眼桌子旁的一个酒壶,这个酒壶是阴阳壶,内里有机关,把一种有毒的酒和没毒的酒区分开来,只要动一动其中的机关就能把里面的两种酒给分别倒出来。

  而柳蕊在酒中下了了一种‘酒欲醉’的春药,喝了的人就像喝醉酒一样,看着异姓就想发泄。

  柳蕊冷冷的看许枫,感觉她已经是一个死人了,等下威逼利诱许枫喝下‘酒欲醉’,然后就开始喊救命,区区一个家境,喝醉了酒来到小姐的营帐里实施兽行,绝对是必死的格局!就算柳湘如再怎么保他,也是徒劳,毕竟已经犯下了大错。

  退一万步来说,许枫真的侥幸逃过一劫,柳蕊还能借此把那块中品天玉心魄给要过来。柳蕊道:“既然你不愿意做我的家丁,那我也的确强迫不了你。来我敬你一杯,你不要想多了,我柳蕊一向敬重强者,你修为虽然不高,但是能几次危难中保护得了柳湘如,也看得出你这个人不简单,希望以后我们不会成为敌人。”

  许枫看着柳蕊倒酒,许枫轻轻的嗅了嗅,两种酒的味道有些不同!一种略微清淡,一种略微浓郁,怎么可能是同一种酒呢?许枫心道:“幸亏老子提防,原来你这狠毒的女人要害我。”许枫坚决不会喝,正要说几句好说话推辞,忽然营帐外走过一个黑影。

  柳蕊大吃一惊,她以为自己的和许枫在这里说话被人听到了,那么那个黑影可能会在最后替许枫说话!柳蕊哼了一声:“什么人!走,出去看看。”

  许枫嗯了一声,但是走的时候,却是把鸿蒙龙尊给丢了下来!鸿蒙龙尊自然知道许枫要干嘛,触须轻微的动了动,把两杯酒给交换了!要毒也是毒死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两人出去了,却是发现一个普通的家丁路过而已,虚惊一场。回到营帐,柳蕊首先端起自己身旁的一杯酒,道:“许枫,你知不知道多少家丁都没有你这样的殊荣,喝了这杯酒,我们交个朋友可好。”

  许枫知道酒已经换了,自然笑呵呵,端起酒道:“承蒙柳蕊小姐不嫌弃,许枫自然是喜欢跟美女做朋友。”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柳蕊看着许枫喝下毒酒,心中畅快:“哼,得瑟,我让你得瑟,等下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柳蕊笑吟吟的抿抿嘴,许枫也是笑吟吟的抿抿嘴,许枫急着离开,省得柳蕊毒发身亡死在这里,自己可就就难脱干系了。

  可是柳蕊怎么会放过许枫呢?她知道药姓,只需要一会儿就会见效,柳蕊上前勾住许枫的脖子,可把许枫吓了一跳,这女人怎么了?使美人计?可是柳蕊却不知道她喝的就是‘酒欲醉’啊!还主动迎上许枫,勾住许枫的脖子,火热的身子燃烧得更加剧烈了。

  柳蕊忽然觉得许枫是那么的迷人,沧桑的脸孔有着让人无法读懂的故事。许枫虽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是被衣衫半解的柳蕊这么缠绕着,却是难以挣脱,柳蕊嘤嘤的说道:“你走,你敢走我就敢叫,让所有人来看看,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柳蕊使劲的缠住许枫,在许枫没有防备之下突然吻了过来,毒酒的作用已经开始发作,柳蕊早就难以控制住自己,明知道许枫不过是一个家丁,但是还是无法抵挡对他的渴求。许枫看柳蕊变化如此之大,料计那毒酒就是春药了!许枫一阵后怕,这个女人还真是狠毒啊,要是自己喝下去,她立刻叫人来,那么自己的丑态不是被所有人看到了吗?

  “许枫嗯嗯你不要走。”

  许枫被法浪的柳蕊撩拨起了熊熊烈火,她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姓感薄润的双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许枫不禁吞吞口水,送上门了该不该吃?忽然,许枫的手被柳蕊抓了过去,一把按住那丰润的雪峰,尖椒乳啊!虽然隔着亵衣薄衫,但是仍然能摸出它的轮廓,感受它的圆润。

  许枫彻底把持不住了,柳家小姐中了毒,身为家丁责无旁贷的需要解毒嘛。许枫伸出手,在四周打下隔音禁制。视线若有若无的落在的柳蕊浑圆洁白的胸脯之上,目光游离之时,才发现自己的衣衫已经被她褪下大半了。

  “呵呵呵,许枫,今晚你逃不掉的。”

  柳蕊仍然有些羞涩的捂住胸口,虽然是中了‘酒欲醉’的人,可是被这么直接的看着还是很害羞,许枫见玲珑袖通红着脸,远观去盘卷的亮发,玉颜倾城不禁有些意动。嗖,许枫不知何时抱起了柳蕊来到床塌前,同样的柳蕊的最后一丝亵衣被他扒下,两人可都是一丝不挂。

  许枫冷冷嘿笑:“这次你有难了。”

  柳蕊被黑颜紧紧抱着,感觉到许枫渐渐的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中,许枫大手在揉动着自己傲人的许枫,亲吻着自己每一寸肌肤,卷缠在一起的舌尖,震荡的激流,柳蕊"shen yin"着抚摸着黑颜的虎背,那一种被人填饱的感觉让她迷醉。

  良久,激腾的动作渐渐平息,两人的汗水湿透了床单,柳蕊从来没有感觉到这种云起云落的满足感,舒服趴在许枫怀中,药力过去了之后,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只觉得顺着身体的本能就对了,她咬着许枫耳绕舌挑逗。

  半夜时分,柳蕊在舒服之中睡去,许枫也发泄了一通,感觉这女人还是很不错的,就是太热情了一点,为了不和自己做敌人,居然要奉献自己,真是难得,既然这样,那咱以后就不那么针对你就是了。

  许枫看了一眼床单上的一滩血红,想着要不要带走呢?不过最后还是算了,许枫穿戴整齐,快步离开了柳蕊的营帐。而柳天河在焦急的等在自己的营帐内,等着自己妹妹大喊救命,然后他就冲过去,可是愣是等到了大半夜都没有动静,柳天河自然认为自己妹妹失败了,也就败兴的睡去了。

  只是次曰一大早柳蕊醒来,看到凌乱的床榻,殷虹的床单,自己有些疼痛的腹部以下,还有记忆中自己和某个男人你侬我侬,柳蕊发出了有生以来最大的一声尖叫,可是外面没人听到,许枫的隔音禁制还没有消失。任她喊破喉咙也没有人回应。

  柳蕊无奈的撑起额头,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越想越清晰,毕竟那只是春药,不是"mi yao",用作是激发人的本能欲望,柳蕊记得自己明明和许枫一同离开过营帐,他是没有机会做手脚的啊?脑海中满是和许枫缠绵,交融合体的场景,柳蕊一边回想一边撕扯床单,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身上,嫩白的雪峰上居然被亲了好几个红印!

  “许枫!你给我等着!我不杀了难泄心头只恨!”柳蕊恨得咬牙切齿,设计没害得成许枫,反而让他肆意玩弄了自己,扬长而去,简直是奇耻大辱,最重要的是那家伙什么身份?区区一个低贱的家丁而已。

  “妹妹,你在不在?”

  忽然,门口传来柳天河的叫喊,柳蕊收拾心情,这等奇耻大辱,她可不敢乱说,慌忙穿好衣裳,看到那染血的床单,柳蕊心情又不能平静了,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被葬送了。

  “哥,什么事?我还要睡一会。”

  “你真以为这是游玩啊?你现在的修为也不高,哥收拾帮你提升一下修为,柳湘如那个家伙不知道怎么最近修为突飞猛进,你可不能输给她,不然她又要嚣张了,赶快出来吧。”

  柳蕊诺诺连声,柳蕊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是一向都压柳湘如两个境界,现在柳湘如反而是压她一个境界,都是柳湘如跟着许枫,每次都能意外惊喜,修为更是步步高升,作为二房的人,自然有些妒忌和气不过,柳天河一大早就来催促柳蕊了。

  而柳湘如那一头,也是一大早跑过去找许枫,可是许枫昨晚太销魂了,今天一大早还在回味,哦,梦中回味。柳湘如兴冲冲的闯进去,见到许枫还在呼噜大睡,娇嗔的伸过手捏着许枫的耳朵:“许枫,快起来,今天要去找雪豹。”

  “嗯?”柳湘如见一脸的傻笑,只觉莫名其妙,忽然看到许枫裤裆上撑起了一个搭帐篷,柳湘如惊吓的往后缩了缩,知道许枫在做美梦,还居然是那一种事情,柳湘如气愤的插着小蛮腰,嘀咕道:“这个许枫,说好了陪我找雪豹,自己在这里倒头大睡,嘿嘿,看我怎么叫醒你。”

  柳湘如凑到许枫耳边,清了清嗓子,嗲声嗲气的说道:“我还要,嗯嗯”说完这一句话,柳湘如偷偷一抿嘴。被这迷人的声线刺激的许枫嗷嗷的大叫:“来来,再来一发。”

  “哈哈哈”柳湘如实在忍不住许枫那抱着枕头猛亲的模样。许枫被这银铃般的笑声给吵醒了,正郁闷谁打扰自己的美梦却是看到柳湘如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二小姐早,嗯我怎么了?”

  柳湘如两手放后,一副刚来的样子:“没啊,我来叫你起床,怎么样?还不起床?去抓雪豹。”